校霸拿着一个遥控器学霸_多男调教一女折磨高潮

    叶绯染看了一眼云琛四个人一眼,问道,“近心剑不在你们手上?”

    “不在!”        

    “在!”

    话音一落,所有人的视线落在司徒雨身上,同时提起的心也放下了。

    在就行!

    “司徒,那你这是什么表情?”叶绯染细眉微蹙道。

    该不会是有什么意外吧?

    “是啊,你这反应,我们还以为近心剑落在别人手上。”牧歌也忍不住道。

    司徒雨抬眸看向叶绯染,蹙眉道,“绯染,一个百花谷的弟子跟我传送到同一个地方,然后他问我,近心邪剑是不是在我手上?”

    所有人:“!!!”

    传送到同一个地方,这是什么回事?

    问这话,这又是怎么回事?

    “司徒,你把当时的情况详细地告诉我们。”叶绯染立马道。

    司徒雨点了点头,立马把当时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我当时不知道近心剑的名字,所以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什么近心邪剑?绯染,百花谷的弟子会不会还怀疑我啊?”

    所有人:“……”

    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知道是该笑呢,还是该笑呢!

    “不是,司徒,你不是得到近心剑了吗?怎么会不知道它的名字?”江映寒一脸疑惑地问道。

    “呃……我拔起近心剑之后就发生天地异象,因为担心有人看到,所以天地异象一消失,我就把它收入纳戒了,没有看剑身上的字。”司徒雨如实回道。

    所有人:“……”

    不过,司徒雨这一神操作可以消除百花谷弟子的怀疑也是一件好事。

    叶绯染看了一眼司徒雨,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敲桌子,“这百花谷的弟子怎么会突然怀疑司徒?”

    听言,司徒雨立马靠近叶绯染,紧张地问道,“绯染,他该不会还怀疑我吧?”

    “不会了。”叶绯染微微摇头,“不过,你怎么知道他是百花谷的弟子?”

    “他衣服上绣了百花谷三个字。”司徒雨回道。

    叶绯染点了点头,然后安抚道,“不用担心,他不会怀疑你了,即使怀疑你,你没有暴露近心剑,他们也不能做什么。”

    闻言,司徒雨紧张的心瞬间平静下来,绯染说不会就不会。

    与此同时,叶绯染不忘安抚一番情绪不高的云琛、江映寒和韩希泽。

    接下来,叶绯染八个人依然天天去剑会报道,抓到机会就进入万剑冢,没有抓到就去修罗格斗场。

    当然,叶绯染除了去修罗格斗场看小伙伴们的格斗,还时不时去一趟石阁,然后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去神秘空间巩固修为。

    这样的日子一下子过了五天,万剑冢不再有邪剑现世,石阁也找不到表皮有小黑点的裸石,但叶绯染的修为巩固了不少。

    第六天,除了叶绯染,云琛七个人都进入了万剑冢。

    见状,严正忍不住打趣一句,“小叶子,你最近的运气不怎么样啊,一次机会都没有抓到。”

    “咳咳……估计老天爷是怕我运气耗尽吧!”叶绯染轻咳一声道。

    严正:“……”

    这话听起来怎么好像是在炫耀?

    叶绯染看着郁闷的严正,突然眼珠子一转,压低声音问道,“严导师,难道我还有机会被灵剑择主?”

    听言,严正微微一怔,他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过……

    “万事皆有可能!有些灵剑喜欢强大的主人,不会介意跟别的灵剑拥有同一个主人。”

    说到这里,严正心里更加觉得叶绯染再次进入万剑冢。

    “要不要老夫让秦白他们暗箱操作一番?”

    “不用!”叶绯染毫不犹豫地摇头,“看缘分吧!”

    “行,那就看缘分,不过你要天天过来抓阄。”

    严正叮嘱道。

    “好!”

    当叶绯染回到客栈的时候,变异九叶红枝也回来了。

    “染染,黑玫瑰精把端木书澈的裸石抢到手了。”

    听言,叶绯染眉梢微挑,好奇地问道,“什么时候,怎么抢的?”

    变异九叶红枝看着叶绯染,犹豫了一会,才细声道,“黑玫瑰精变成你的样子,然后就无比顺利地抢过来了。”

    叶绯染:“……”

    变异九叶红枝看着微微蹙眉的叶绯染,小心翼翼地问道,“染染,那个端木书澈是不是对你一见钟情,然后见色起意,所以黑玫瑰精才能如此顺利地抢到裸石?”

    听到此话,叶绯染嘴角微微一抽,瞥了一眼变异九叶红枝,才回道,“大概是见色起意吧,但你不要忘了黑玫瑰精的花香致幻能力十分厉害。”

    “哦!”变异九叶红枝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但时不时看一眼叶绯染,又若有所思。

    叶绯染也不管它,从纳戒拿出一块裸石开始切割,打算一边把裸石切割成陆影舟手中那一块,一边等黑玫瑰精。

    过了好一会,变异九叶红枝飞到叶绯染前面,再次小心翼翼地问道,“染染,那个端木书澈是不是喜欢你?”

    叶绯染抬眸看向变异九叶红枝,警告道,“小萌子,不要胡思乱想,我们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端木书澈喜不喜欢她,她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染染,我知道了。”

    看到叶绯染如此严肃,变异九叶红枝也认真地应下。

    只不过,接下来它一直看着叶绯染开始胡思乱想。

    当叶绯染把裸石切割成陆影舟那一块裸石的时候,黑玫瑰精来了。

    “染美人,本座来了,你有没有想本座啊?”

    “想!”叶绯染头也不抬道,“想你找到剩下的裸石没有?”

    黑玫瑰精脸上原本扬起的笑容瞬间僵住了,亏它刚才心里还突突突地跳了几下。

    不过,当它看到叶绯染在裸石上画小黑点,注意力瞬间被转移。

    “染美人,这是什么?”

    “我意外得知其中一块裸石被我朋友开了,所以切割一块来代替。”叶绯染回道。

    黑玫瑰精看了一会,才一脸了然道,“原来还可以这样。”

    等到叶绯染画完小黑点,黑玫瑰精就把从端木书澈手中抢过来的裸石交给叶绯染。

    “染美人,我们来看看还差几块。”

    叶绯染点了点头,然后神识一动,所有裸石就出现在眼前。

    “一、二、三……七,染美人,是不是还差七块裸石?”黑玫瑰精问道,同时慢慢地靠近叶绯染。

    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它的小动作,嘴角微微一抽,然后素手一挥把裸石收起来,就移步到桌子旁坐下。

    黑玫瑰精顿时一脸的惋惜,就差一点点,它就可以占一点染美人的便宜。

    叶绯染给黑玫瑰精倒了一杯茶,才道,“黑姐姐,帮我调查一个人。”

    “谁?”

    “端木书澈!”

    闻言,黑玫瑰精立马把刚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

    “噗!”

    见状,叶绯染似笑非笑地看着它。

    黑玫瑰精顿时就有点心虚起来,想到自己之前干的事情就更加心虚了。

    “呵呵……本座让鬼市的人把端木书澈的资料送过来,保证详细无比。”

    “我等着,黑姐姐,慢走不送。”叶绯染非常无情地下逐客令。

    心虚的黑玫瑰精只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鬼市的人就把端木书澈的资料送到叶绯染手上。

    叶绯染看了一遍都没有找到什么可疑的地方。

    就在叶绯染猜测端木书澈知道她多少事情的时候,端木书澈竟然传音给她。

    “叶姑娘想要知道我的事情,不妨直接来问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