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路被顶了一路/梅开二度张雪妮韩雅茹

    就是这种傲气,真正俯视这方宇宙的傲气。      

    一个尸王,如何来的这种傲气?

    “大人。”炎刚与青王同时行礼。

    唯一真神看向天赐:“知道虫巢吗?”

    天赐点头:“听说了,一种让天上宗兴师动众的文明传承,遇到虫巢必须摧毁,但没有深入了解。”

    “好好解释一下虫巢。”唯一真神吩咐。

    炎刚看向天赐,缓缓将虫巢的情况说了出来。

    越听,天赐越震惊,竟有这种文明?无止境的虫子,还都很厉害,甚至可以破坏智慧文明的传承,尤其是最后一种虫子,叫青仙吗?天赋绝顶,适应当前宇宙生态而变换形态,这种感觉跟灵化宇宙的灵蜕很相似。

    灵蜕也是根据每个人修炼力量,未来方向作为选择形态的重要要素。

    炎刚很快说完,他不知道天赐是谁,但此人给他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绝对的强者,如神一般。

    天赐打量着青王,这个,就是青仙?它本身是虫子,居然能成为尸王?

    “感觉怎么样?”唯一真神问。

    天赐感慨:“很厉害的文明,不过数量再多也没用,数量决定不了一切,这些虫子所带来的威胁就跟他们的种族一样,只是虫子而已。”

    青王抬眼,看向天赐,神色平静。

    天赐与青王对视,没有在意:“就算那种青仙天赋再高,总有极限,每一个物种都有极限,除了我们人类。”

    唯一真神淡笑:“对灵化宇宙而言,虫巢文明没有威胁,那些虫子不可能跨越一个宇宙,但对于天元宇宙而言,威胁就大了,尤其陆隐这种在乎普通人生命的,虫巢,是他致命的威胁,所以天上宗将很大部分精力放在了虫巢上,否则边境之战,你们会看到完整的天上宗战力,就算再多两个桑天也没用。”

    “虫巢文明哪来的?这方宇宙自我发展的?”天赐疑惑。

    唯一真神道:“或许吧,平行时空太多,既然能出现人类组建的天上宗,就可以出现虫巢文明。”

    天赐也没有太过纠结:“你是想用虫巢拖住天上宗发展的步伐,拖到我们灵化宇宙增援?”

    “不错,现在与你们联手,最多与人类两败俱伤,但只要利用的好虫巢,无穷无尽的虫子虽然不可能带给人类毁灭,却可以有效拖住他们,人类想剿灭虫子并不容易,这段时间我一直带着虫子四处散播,就是为了分散人类注意。”

    “好主意。”天赐赞叹,他也不想与天上宗死拼,能这样最好。

    唯一真神忽然问:“灵化宇宙的增援何时能到?”

    天赐目光一闪:“不清楚,这要看御桑天的安排。”

    唯一真神收回目光,不再说话。

    天赐依然打量着青王,忽然想起了什么:“原起呢?他为什么也没出现?”

    之前陆隐对决原起,只有忘墟神,王小雨和詹言知道,詹言被杀,如今除了天上宗,知晓原起出事的只有唯一真神他们。

    “他在筹谋另一件事,蜃域。”唯一真神道。

    天赐目光陡睁:“蜃域?他能找到了?”

    “当然可以,原起比你想的更聪明,御桑天让我协助我攻破太古城,他却趁机寻找蜃域,原本找不到,你我也找不到,但陆隐几次进入蜃域,终于被他寻到踪迹。”唯一真神看着茫茫夜空,繁星点点:“一旦进入蜃域,他会做什么还真没人知道。”

    “他在哪?”天赐急忙问。

    唯一真神皱眉,没有说话。

    天赐盯着唯一真神:“原起在哪?”

    “你想做什么?”

    “入蜃域。”

    “原因。”

    “你不想入蜃域?”

    唯一真神失笑:“蜃域内不会有时间流速,这点对我没有意义,至于那些禁地,我也没打算去。”

    天赐眼睛眯起:“传闻,禁地内有永生的路,你不感兴趣?”

    唯一真神摇头:“永生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没有人会把这条路摆在你面前,而且。”他看向天赐:“你是始境,就算去了也没用。”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今后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帮我找到原起,不,帮我进入蜃域。”天赐郑重。

    唯一真神不解:“你为什么一定要进入蜃域?”

    天赐语气低沉:“我有我的目的。”

    唯一真神看着天赐,对视一会:“帮你进入蜃域不是不可以,但有条件。”

    “说。”

    “浊宝借我。”

    天赐一惊:“你说什么?”

    唯一真神背着双手:“你应该清楚,我很在意浊宝,不过放心,我只是想看看。”

    “不行。”天赐直接拒绝。

    唯一真神也不在意:“那你自己找原起吧。”

    天赐咬牙:“你一直想得到江峰的三神器,就因为三神器也是浊宝,浊宝只是外物,你为什么那么在意?”

    唯一真神没有说话,闭起双目,似在感悟这天地间。

    “如果灵化宇宙与天元宇宙开战,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会踏入苦厄,一个渡苦厄的强者对你的帮助远远超过一个浊宝,何况你只是借,浊宝毫无意义,灵化宇宙必将重启天元宇宙,我也必将踏入桑天之位,将来甚至可以帮你争取御桑天的位置,这是我给你的承诺。”天赐继续。

    唯一真神还是没有说话。

    天赐无奈:“只能看,不能碰,等我见过原起,浊宝就要还我。”

    唯一真神睁眼:“可以。”

    天赐迟疑片刻,自体内取出一抹光焰。

    当初第二厄域之战,天赐凭着光焰出手,但之后的数次战斗,光焰从未出现过,这便是他的浊宝。

    光焰照亮夜空,整颗星球都亮如白昼,这种异常现象让星球上所有人都走了出来,跪伏在地,望向繁星祈祷。

    唯一真神目光明亮的看着光焰:“有什么用?”

    “给我多一次灵蜕的机会。”天赐沉声道。

    唯一真神目光陡睁:“多一次灵蜕?”

    天赐深呼吸口气:“你应该清楚,对于我灵化宇宙的人而言,多一次灵蜕将会怎样?”

    灵化宇宙以灵种打入体内开始灵起修炼,最终实现灵蜕,那是一个质的变化,有些天赋卓绝的修炼者可以在灵蜕时获得灵化天赋或者武器,天赐对外宣称的浊宝是三尺青锋-无距,三尺距离,不算距离,足以让人相信,然而那是灵化武器。

    原起老怪的一道钟,圆脸老者总会长的金笔,暴岐的拟音,梦桑的梦魇,瑶宫主的碧水,都是灵化武器或者天赋,可以说这是灵化宇宙强者的象征。

    天赐凭此达到仅次于桑天的层次,如果再让他多一个灵化武器或者天赋,实力必将超越瑶宫主。

    唯一真神赞叹:“怪不得你有信心成就桑天之位。”

    天赐忍不住得意:“詹言靠着原起,想谋夺桑天之位,瑶宫主自认桑天之下第一人,几乎被内定为桑天,他们岂会知道我才是真正可以成就桑天之人,我是灵化宇宙一个时代的最强,可以被那位。”说到这里,他再次顿住,仿佛有无形的力量压制。

    唯一真神惊叹看着光焰:“忘墟。”

    忘墟神走出:“大人。”

    “带他去见原起,以我的人情,换他随同原起同时进入蜃域,原起不会拒绝。”唯一真神道。

    忘墟神看了眼天赐,缓缓行礼:“是,大人。”

    天赐好奇:“你的人情?”

    唯一真神目光盯着光焰:“放心,原起肯定会带你进入蜃域。”

    天赐松口气:“多谢。”说完,跟随忘墟神离去。

    在他们离开后,唯一真神目光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繁星下,忘墟神带着天赐朝一个方向而去,天赐疑惑:“原起在这片时空?”

    忘墟神浅笑:“你以为呢?不跟他在一起,大人如何保证自身的安全,大人可发挥不了实力了。”

    天赐想起唯一真神体表笼罩的金色光芒,脑中出现大天尊的影子,没想到那个太鸿居然会牺牲自己。

    “听说你们被称为老鼠,真有意思。”忘墟神忽然道,带着娇笑。

    天赐脸色一冷,始境压力降临,压迫向忘墟神:“你说什么?”

    忘墟神脸色一变,变得苍白,带着敬畏:“对,对不起。”

    天赐语气冰冷:“再有一次,永恒也保不住你。”

    忘墟神急忙道:“不敢,不敢。”说完,在前面带路。

    天赐冷傲,区区的七神天,在他面前也只能唯唯诺诺。

    不久后,两人停在星空,忘墟神看向四周。

    天赐皱眉:“原起呢?”

    “应该在这里的,咦,找到了。”她指着一个方向,一步踏出,落在一块陨石上。

    天赐同时降落,触碰陨石的刹那,脑中竟瞬间空白了一下,什么都忘记。

    忘墟神脸色突变,宛如深渊凝视,真神自在法。

    天赐周边出现灯笼,发出哀婉的歌声。

    天赐也只是忘却的刹那,转瞬恢复,目泛杀机盯向忘墟神,一剑刺出:“大胆”。

    忘墟神阴沉着脸娇笑,挥手斩断灯笼。

    天赐一口血吐出,蓦然间,一根根漆黑线条环绕,来自黑无神,在天赐吐血的刹那探入他口中,天赐骇然,剑锋上斩,斩断线条,这时,忘墟神又斩断一个灯笼。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