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性调教室/两个人一见面就一直做

    粟歌直视着南宫曜,唇角勾起浅浅的笑意。

    看到粟歌笑了,南宫曜眸光幽沉了几分。

    粟歌无疑是美的,长发如海藻般披在肩头,巴掌大的小脸璀璨明艳,皮肤白净如瓷,红唇娇艳如玫。

    她美得风情万种,风华灼灼。        

    只不过身上的气质,比起以往,要显得沉静了不少。

    他不愿意离婚,她也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

    美眸流转间,她只淡淡说了一句,“不离也行,只希望你别后悔。”

    南宫曜不喜欢粟歌这种冷淡的眼神,他也不清楚为什么,心里有些烦闷,没有再跟她多说一句话,一甩手,离开了王后寝宫。

    南宫曜走后,四周仿若凝固住的空气,才重新恢复流动。

    粟歌闭了闭眼,将眼底的酸涩逼退回去。

    有什么关系呢?

    他对她,从来没有爱,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不离婚,只是因为他还不想得罪粟家吧?

    不过没关系,他不肯放手,她会让他主动放手的!

    不知过了多久,小翠气呼呼的跑了进来。

    “气死了气死了,主君刚出去,就遇到了从梨苑过来请他的宫女。”

    粟歌重新拿起书,静静看着,没有任何反应。

    “小姐,你是王后,那个继女,有什么资格跟你争宠?”

    粟歌抬起眼眸看了眼小翠,“你还不明白吗?就算争宠,也要男人喜欢。”

    听到粟歌的话,小翠眼眶顿时一片通红。

    她实在想不明白,当初小姐为什么要嫁进王室。

    明明小姐有那么多追求者,她选那些人中的任何一个人,也不至于在婚后受这种委屈!

    看出小翠的疑惑,粟歌勾了勾唇角,“所以,我自作自受咯!”

    听到粟歌自嘲,小翠心里更加难受了。

    翌日。

    粟歌正准备吃早餐,宫女进来汇报,“王后,梨王妃来了。”

    “姐姐。”粟雪穿着一条宫廷长裙走了进来。

    一头乌黑滑顺的长发盘成了公主头,细白脖颈间一枚红痕相当明显。

    她走到粟歌跟前,见粟歌扫向她脖颈,她指尖轻轻抚了下红痕,“昨晚曜哥哥在我宫里过夜,他不小心留下的……”

    看着茶香四溢的粟雪,粟歌身后的小翠气得脸色铁青。

    粟歌放下手中的刀叉,抬头看了眼粟雪,唇角微微勾起,“怎么,进宫这么久了,南宫曜还没有真正上过你的床?”

    “粟歌,你什么意思?”

    “跟南宫曜上过床,你大概就会知道,他从不会在人脖子上留什么痕迹。”

    粟雪唇角抽了抽,强行镇定下来后,她冷讽道,“他不在你脖子上留,只能说明他不爱你,但我就不一样了,他最近有多宠我,你难道一点也不清楚?”

    粟歌从椅子上站起身,她走到粟雪跟前,指尖轻触了下她脖子上的红痕,“粟雪,自己揪出来的红痕,和真正吻出来的,不太一样。”

    粟歌凑近粟雪,用只有她们二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了句,“南宫曜曾经在我腰间留下过一个,和你这种揪出来的完全不一样。”

    “还有,你到医院修复的事,跟他说过么?”

    粟雪闻言,脸色陡变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