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人妻沦为玩物&要到了,快点,快尿出来了

南烟拧着眉头想了许久,才慢慢说道;“是为了……留下这条根?”

    “不错,”

    祝烽点了点头,说道:“他们只留下了一些百姓,而没有留下军队看守,就是笃定了,朕不会对手无寸铁的百姓动手,而留下了这些人,就留下了库伦城中的一条根。”      

    “……”

    “只要朕不继续追击,只要朕一回头,他们随时都能回来。”

    “……”

    “到那个时候,这一次驱逐他们之功,就会毁于一旦。”

    南烟的脸色有些苍白,好像是刚刚那一阵冷风卷走了她身上所有的温度,她的声音都有些冷意:“所以,皇上还是要继续,继续往北走?”

    祝烽看着她,平静的说道:“朕说了,朕是在驱逐他们。”

    “……”

    “驱逐,哪有只驱一半的道理?”

    “那……”

    南烟皱着眉头,踌躇了一会儿,轻声说道:“那,皇上也不必一定要御驾亲征,既然是驱逐,交给下面的人做,也是一样的。”

    祝烽轻笑了一声,带着一点鄙夷的瞅着她:“你想得倒美。”

    南烟道:“为何这么说?”

    祝烽道:“你当蒙克是吃素的?”

    一听这话,南烟的眼神沉了下来。

    祝烽慢条斯理的端起放在一旁的碗,里面的米汤还冒着热气,他喝了一小口,然后说道:“蒙克这一次搞出那么多事情来,就是为了引朕入彀,若朕不在,他也不会如此做。”

    南烟道:“皇上的意思是,如果皇上一退,他也立刻会回到库伦城?”

    祝烽道:“朕之前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这一次,他的目的就是要拖死朕,而朕,也是要拖死他。”

    “……”

    “朕是不可能把他留给成轩的。”

    “……”

    “所以这一次,就看我们两,谁的命更长,谁能拖得更久。”

    他这话说得轻描淡写,好像这样的口气就能让人忽略到这句话背后的残酷,可南烟比任何人都更明白祝烽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但她看着祝烽,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轻轻的说了一句:“皇上快些喝吧,这米汤要凉了。”

    祝烽知道,她这么说,就是彻底放弃要劝自己回去的意思了。

    不知为什么,心里欣慰之余,却也一点不习惯的酸涩。

    因为他知道,这一路上,不仅自己不止一次的反悔,想要把南烟送回去,不让她面对某些事,而南烟自己也在不止一次的反悔,一边想要追随自己,一边又想要劝自己回去。

    拉扯的,不止是他跟蒙克之间,也是在他跟南烟之间。

    现在,做出这个决定,最难受的人一定不是他,而是眼前这个看似平静,但眼睛已经有些不自觉的发红,做出平静的样子拿起碗筷要继续吃东西,手抖得却连一块肉都夹不起来的小女子。

    祝烽道:“南烟……”

    他想要说什么,但开口后却说不出口,反倒是南烟一边夹菜,一边平静的说道:“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立刻出发吗?”

    祝烽看了她一眼,口气缓和了一些,温柔的说道:“既然不是要跟他们对战,那也就不必追得那么急,只要跟在他们后面,让他们时刻有紧迫感就可以了。”

    南烟道:“就是不能容许他们回头。”

    祝烽道:“不错。”

    南烟低着头,平静的说道:“知道了。”

    两个人坐在桌边,虽然都没了胃口,但一个还是默默的吃,一个也默默的将碗里温热的米汤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

    气氛像是很压抑,但又压抑得很平和。

    过了一会儿,像是为了缓和这种压抑的气氛,祝烽喝完米汤之后放下碗,一边擦了擦嘴角一边状若不经意的说道:“晚些时候,太子派来的人就要回去了。你看看,还要不要再跟他交代什么。”

    南烟想了想,道:“也好。”

    祝烽看了她一眼:“你还有话要跟太子说?”

    南烟道:“是的。”

    祝烽道:“怎么,太子还让人给你带了什么话吗?”

    南烟放下碗筷,平静的说道:“太子殿下特地让人来向妾问安,如此有心,妾若不单独交代些话,岂不显得妾太凉薄了?再说了,太子殿下特特请求妾劝谏皇上早日回京,妾既然做不到,也应该给太子一个交代才是。”

    祝烽不耐烦的道:“你是他的庶母,是长辈,要什么交代?”

    南烟道:“这是妾跟太子的事,不与皇上相干。”

    她这话,说起来已经犯了欺君之罪了,但祝烽倒也没生气,只看着她冷冰冰的样子,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太子那边本来事情就多,这一次,叶诤和冉小玉还要跑一趟,这些事已经够他烦难的了,你若没什么大事,不必跟他多话。”

    南烟一听,立刻抬起头来看向祝烽:“皇上说什么?叶诤和冉小玉——”

    祝烽道:“他们两已经回来了。”

    南烟睁大眼睛:“太子让人来禀报的?”

    祝烽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道:“算日子,他们两已经到了京城,现在,恐怕要准备北上,要来追咱们了。”

    南烟的目光立刻变得柔和起来,神情既有些欣慰,又有些感慨。

    叶诤和冉小玉这一走,已经好多年了。

    多的,她都快要忘记,曾经有这么两个人,那么亲近的跟在她和祝烽的身边,如今人虽然走了,可那种亲近的感觉却还是萦绕在心头,甚至一听他俩的名字,就有一种别样的柔情涌上心头。

    当年,因为叶荃的死,叶诤心生芥蒂,坚持离开了祝烽的身边,也带走了冉小玉,但即便是天各一方,他们也没有放弃初心,反倒是一直以使臣的身份出使西洋诸国,将大炎王朝的声威文教远播四方。

    本以为,他们会一直保持这种若即若离的态度,此生不复相见,却没想到,在知晓了祝烽这一次出征之后,叶诤一反之前的态度,急切的要赶回来。

    显然,他是明白祝烽的心思的。

    南烟轻声道:“他们回来了……”

    “……”

    “好久,好久没见他们了,没想到,他们两回来了。”

    祝烽看着她,柔声道:“你想见他们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