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在毛绒玩具上摩擦/女生和女生谈恋爱应该怎么做

    “呼~”

    一步跨入木门之后的庞风,立即长出了一口气,先前他为了能够顺利进入其中而不被湮灭掉,整个人神经紧绷,连大气都不敢喘上几口,更是将全身仙力都释放了出来,裹挟在自己身上。        

    虽然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这番举动抵御住了烈焰的侵蚀,亦或者是自己运气足够好,但总之,他安然无恙的进来了,除了有些心力交瘁之外,并没有任何被的创伤。

    这对于他而言,便是最为神奇的地方。

    当然,时间紧迫,他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空想之中,既然已经进来了,那他现在就必须抓紧时间找到赤玄剑并将其驯服才是关键。

    只是这阁楼之内仍是一片漆黑,根本分不清方向,也看不到那轰击而出的烈焰,只能隐隐得听到那不断的声响。

    “我这究竟是到了哪里,该不会是直接湮灭进了地府吧?”

    庞风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成功进入阁楼之中了,这里黑漆漆的一片,还伴随着凄厉的阴风袭来,更加让他感到不妙,不管从哪个角度去看,都像是地府似的。

    “别瞎想自己吓自己了,赶紧办正事要紧!”

    庞风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而后他释放一道仙力凝聚成一团耀眼的白芒,伸手掷向了半空之中。

    随着白芒的浮空,周遭的黑暗也逐渐消散了,虽然还是很微弱,但已经能够看到周围的大概样貌。

    只是这一眼望去,庞风几乎差点就要确信,自己此刻身处的位置,正是那地府之中,因为入眼便满是森森白骨,几乎铺满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的腐臭之味极为的呛鼻,且在这阁楼内部的四周,分别矗立着四尊凶神恶煞的雕像,每一尊都有两米多高,张牙舞爪,面相极为的凶恶。

    庞风又仔细看了一眼,发现这四尊雕像,分明就是传说中镇守地府的四尊神兽。

    “我该不会真的已经死了吧?”

    这一刻,庞风想不怀疑自己都难了,连地府神兽都出现了,他赶紧死死得捏了自己一把,还好疼觉还在,不然他真的怀疑人生了。

    “好好的一座阁楼,为何要放上四尊地府神兽呢?”

    庞芬感到很是不解,但此时也并没有人能够解决他的疑问,所以他也只是随口嘟囔了几句,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转而寻找起了赤玄剑。

    搜寻了半天,庞风发现这里并没有任何赤玄剑的踪迹,同样的,连赤玄剑的气息都显得十分薄弱,由此庞风推断,赤玄剑应该不在这里。

    他赶紧寻找上一层的楼梯入口,在一尊地府神兽的后方,庞风发现了通向二层的楼梯,只是这楼梯被神兽死死得挡住了,根本无法上去。

    几番努力试图将神兽挪走无果后,庞风有些失去耐心了,撸起袖子对着神兽雕像说道:“喂,我劝你最好识相点,不要挡着我的路,否则信不信我灭了你!”

    然而下一刻,庞风说完之后蓄积仙力准备强行破坏时,却忽地发现雕像动了,原本注视着正前方的双目,竟然转向了盯着下方,也就是自己的方向。

    庞风当即愣了一下,这不是雕像吗,怎么会转眼珠子呢?

    但随即庞风发现,这货不仅能转眼珠子,手中的那柄长达三米的长枪,居然也能高高得举起,并且朝着他狠狠得砸了下来。

    庞风当即傻眼了,这根本就不是个雕像吧,而是一尊半死半活的地府神兽。

    “该死,怎么什么奇葩事都让我碰上了!”

    庞风一边迅速闪身躲开这只神兽的长枪攻击,一边无奈得吐槽道,同时立即祭出如意双轮,朝着它攻了过去,既然它想杀掉自己,那自己就不用客气了,况且自己还急着找到赤玄剑救人,不能跟在它在磨蹭来磨蹭去。

    只听得唰唰唰一阵破空声响起,如意双轮高速旋转着朝着手持长枪的神兽飞了过去,与此同时,双轮之上也散发出了刚才吸纳的玄火烈焰,再次形成两道火柱,直接将其缠绕了进去。

    玄火烈焰的威力自不必说,即便强大如它是地府神兽,在这象征着天地至阳力量的玄火前,它也只能连连后退,气势消弭,很快便陷入了沉睡之中不再动弹。

    见此一幕,庞风也立即收回了如意双轮,他并没有赶尽杀绝,直接将这地府神兽破坏掉,这么做的原因也无非是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况且说不定人家的任务便是看守赤玄剑罢了。

    他的目的也无非是让其让路罢了,现在路已出现,他也不必再动手,趁着其陷入了沉睡之中,庞风赶紧跃上楼梯,来到了上一层。

    这一层之内依旧是漆黑一片,没有丝毫的光亮,庞风如法炮制,凝聚出了一道耀眼的白芒,照亮了周围的一切,相比第一层,这里显然要干净整洁得多了,除了积灰之外,十分的简陋,没有丝毫杂物,但同样的,也没有他想要的赤玄剑。

    “看来赤玄剑也不在这一层!”

    庞风略微有些失望,不过他也早就料想到了这一点,毕竟要想找到这样一把传说中的神品仙器,可不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若是如此简单就发现了,那第一层中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森森白骨了。

    因而失望归失望,庞风并没有气馁,而是快速得找到了通往上一层的楼梯,再次走了上去。

    来到第三层,这里已经不再是完全的黑暗了,透过阁楼绣窗,庞风看到了外边的那道玄火烈焰,它还在不停得冲击着,但好在,镇妖塔还在,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看到这,庞风不由得不感慨了一句,镇妖塔真不愧是万古一绝,面对如此攻势,都还可以稳如泰山,不摇不晃,实在是可怕。

    不过可惜得是,这里依旧没有赤玄剑的影子,四周依旧是十分的干净。

    庞风叹息了一声,准备寻找楼梯前往上一层,但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这里似乎没有楼梯!?

    第5143章阁楼的本体

    “怎么回事,难道没有下一层了吗?”

    庞风四下找了半天,却根本没找到任何通往上一层的楼梯,这让他不禁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

    于是乎,不信邪的他又立即再次搜寻了一遍,结果依旧是如此,根本没有任何楼梯的痕迹。

    但是这座阁楼,从外表看上去,起码是有着四层的空间,现在自己只来到了第三层而已。

    就算抛开这些楼层问题,为什么自己找遍了每一层阁楼,却依然没有发现赤玄剑的痕迹呢?

    这时,阁楼外忽然传来了蛊凌云两兄妹的叫喊之声,庞风赶紧跑过去看了一眼,蓦然发现蛊凌云的仙蛊屏障,此刻只剩下了最后一道,也就是说,他们兄妹已经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如果自己再无法找到赤玄剑结束这一切,他们两人必死无疑。

    “该死,这座破阁楼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庞风愤怒得一拳捶在了阁楼的墙壁之上,然而这一拳下去,却使得阁楼微微颤动了一下。

    庞风不禁大为奇怪,自己这一拳并没有使用仙力,再者说,就算自己用了仙力,凭借自己的力量,也不可能将这样一座阁楼撼动。

    心中感觉到一阵古怪的庞风,立即对着自己落拳的墙壁看了过去。

    阁楼是木制而成的,结构简单,放在外界,就是一间十分普通的阁楼罢了,寻常人家也造得出,但是为何陆玄仙尊要把赤玄剑如此强悍的神器,藏匿在一间不起眼的阁楼中呢?

    庞风伸手按在了墙壁之上,微微用力一按,墙壁竟然咔嚓一声,被他按出了一处破洞,不知是木材腐烂了,亦或者是时间食材太过长远,藏匿着赤玄剑的阁楼,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腐烂碎裂之状。

    随着第一道破裂声传出后,整座阁楼便一发而不可收了起来,如同蛛网一般的裂缝,以最初的破洞为中心,四散而去,瞬间而成。

    庞风见此一幕,不由得咕噜吞了一口唾沫,心中多少有些骇然,难道是自己这一拳,将这阁楼破坏了?

    随即他又联想到,若是阁楼被毁,那赤玄剑中的玄火,会不会也一发而不可收拾,直接变成一片火海轰泄而出?

    而到了那一刻,恐怕只有玄火童子亲自坐镇,才有可能救下三人,而此时的玄火童子仍然在镇妖塔之中生死未卜,不知何时才能出来。

    庞风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连脚下的地面都出现了裂缝,整座阁楼的全面碎掉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他赶紧回到阁楼正中央,谨慎地看着四周,一旦阁楼碎掉,他也好趁此机会逃出去,虽然他知道,自己并不一定能够逃出去。

    咔嚓之声越来越密集,但似乎还差最后一个契机似的,蛛网般的裂缝已经密布于各处,碎裂只差一根稻草罢了。

    庞风惶恐不安地看着这一切,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慌乱,自己若想活着出去,就必须在碎裂的那一瞬间,从这万千碎片中找到一条生还之路,以最快的速度逃出去。

    只是这最后一根稻草迟迟没有落下,庞风一直紧绷着神经,额头手心都不由得涔出了冷汗。

    忽然,庞风内心猛然感到一股激动,仿佛是最后一根稻草落了下来似的,接着,他便看到阁楼外,蛊凌云的最后一道屏障面临崩碎的危险,这时,见两人都可能瞬间消亡的蛊凌雨,无法就这样坐视不理,只见她双手飞快的在身前结印,各种诡异复杂的印花飞掠而出,在空中化作一道道暗紫色的符纹。

    这些符纹看上去无一不是复杂多变,且充斥着玄机,令人眼花缭乱,寻常人想要短时间结出一个就已经非常吃力了,而蛊凌雨却在短短的数息间,结出了百十个。

    这百十个符纹一经出现,便立即如同蛊凌云的仙蛊虫一般,幻化成了一道道的暗紫色屏障。

    惊觉妹妹蛊凌雨这一举动的蛊凌云,神色当即大变,大喝道:“凌雨,你疯了吗,快收回仙印,否则你也会死的!”

    “哥哥,如果最后一道仙蛊屏障破了,我们岂不是一样会死,起码我这些仙印能够抵挡一时半刻!”

    面对哥哥的大喝,蛊凌雨并没有收手,反而双手张开,低喝一声,瞬间,上百道屏障再次包裹住了两人。

    而这一道屏障的出现,竟然不容小觑地震动了本就岌岌可危的阁楼。

    庞风心中一颤,明白了刚才的悸动便是来源于此,最后一根稻草终于要落了下来。

    果然,暗紫色屏障出现的那一刹那,整座阁楼瞬间破碎,化作了一片片的木片,木片纷纷落下,如同下了一场大雪一般。

    庞风则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死死得盯着每一片落下的木片,将自己的精神力发挥到了极致,试图在这其中找到一条飞出去的路线。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番探寻过后,庞风终于发现了一条绝佳的逃出路线,可以完美地避开这些木片,离开这座阁楼。

    一念及此,庞风立即一跃而起,用最快的速度在这些木片之间东行西驰,身形极为的巧妙诡异,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身法可以如此灵活。

    这一路倒是没有任何的风险,庞风非常顺利得来到了阁楼的楼顶,马上便可以离开这里。

    忽然,只听得咣当一声,庞风眼前直冒金星,脑袋感觉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似的,那一瞬间天旋地转,差点没昏死过去。

    “什……什么玩意?不应该啊!”

    庞风很是不解,赶忙稳住心神,自己刚才已经计算好了一切,怎么可能撞到东西呢?

    然而当他抬头一看,发现自己撞到的并不是什么木片,而是一座淡蓝色的阁楼虚顶时,他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又立即向着四周看了看,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原来他以为的这些木材,根本就不是阁楼的本体,真正的阁楼是一座用仙尊仙力构筑而成的阵法,这些木材不过是外表看上去的伪装罢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