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老公是怎么搞你的/和对象在浴室不可描述

在左风身上并没有什么储晶之类的装置,来到这片空间以后,就连这具身体也都是后来才凝聚成的。

    也就是说,左风除了一道灵魂来到这里再无他物,可谓真正意义上的“孑然一身”,所经历的也是从无到有的过程。

    他身上如今所携带的东西,全部被他用衣衫包裹起来,最多也就分门别类的隔开,不过如此一来倒是不会让包裹中的物品相互影响。

    这也是多年来使用储晶和纳晶后,养成的一种习惯。既可以保证物品间不会相互影响,也不会在紧急时候取用错了物品。          

    之所以左风能够确认,那只麻雀还能够保持非常清醒,因为对方用爪尖刺破的位置,恰好就是自己需要的那处地方。

    如果有一点点的偏差,那么后续想要取出物品,便要花费不小的气力,麻烦是再所难免的。

    如今只是按照麻雀破开的小口子,用手探入其中狠狠再次刺入,便成功的取出了自己需要的物品。

    随着白色的粉末落入口中,一股熟悉的气息在口腔当中弥漫开,左风毫不停歇的将其咽入腹中。

    与之前并不任何不同,在那白色药散落入腹中的瞬间,立即便有着炙热的气息从其中弥漫扩散开。

    这种气息左风倒是并未感到丝毫意外,哪怕那炙热的气息,已经渐渐带来了灼烧一般的感觉。

    与此同时另外一部分白色粉末,准确来说大部分的白色粉末,还是随着左风灵气和念力送往了麻雀的伤口处。

    如果有选择的话,左风当然愿意将这部分粉末,径直送到麻雀的口中,因为那样才能够更好的发挥出效果来。

    然而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允许他这样做,如今麻雀双目紧闭,似乎正处于昏迷之中。抛开自己很难将药粉送到麻雀的口边,就算是送到了对方也很难将其吞入腹中。

    不过虽然无法将药散送入到麻雀的口中,可是直接送入那撕裂开的伤口,其实效果也还算不错。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可这也是最为折磨的环节。在等待的时间中,左风身体内的变化,并未有一刻停止,他相信麻雀在这段时间内,也应该有着同样的变化。

    骨骼还在一块块的破碎着,而且频率开始出现了加快的趋势。另外血肉皮肤也在不断的撕裂开,虽然相比骨骼破碎,这种痛苦要稍微轻一点,可这都好似炼狱中的酷刑。

    另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体内的脏器和经脉也都开始自我破坏。因为最初开始破坏的时候,好像是从血肉带来的破坏向外扩散,界限上倒是并不太明显。直到大范围的脏器和经脉受损,左风才确定身体中最后这部分应该也是难逃厄运了。

    在这种不断的破坏中,左风甚至连咬紧牙关都做不到,因为他脸上的部分骨骼,也在之前的某一刻破碎。不过他已经不在意这些,因为再这样继续破坏下去,就算自己的身体不崩溃,自己的精神恐怕也都要彻底崩溃了。

    即便是这样,左风能做的也依旧是等待,等待着最后一丝希望的出现,至于说信心,那是半点都欠奉。

    至于麻雀的情况,左风倒是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至少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好转的迹象。

    特别是那些粉末融入身体后,不仅没有任何变化,左风反倒发现,对方身体内破坏的速度,似乎比刚刚还要快了几分,

    ‘难道说思路错了,我所做的这一切,最后只能够适得其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为什么还要如此折腾,这不是自己在找死嘛。’

    正在左风心中郁闷的时候,在腰胯位置有一块不小的骨头,忽然传来的麻痒胀痛的感觉。左风无声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有一块骨头保不住了,恐怖的剧痛下一刻就会来到。

    然而让左风感到意外的是,自己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那破碎时的剧痛,却迟迟未曾来到。

    这变化让左风也有些意外,同时也让他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希望的曙光,仿佛已经照耀到了自己。

    那处腰胯位置的骨骼,麻痒和胀痛的感觉还在加剧,而且感觉到那骨骼也似乎还在不断的自行胀大。

    ‘千万不要爆碎,千千万万呐,如果就这么爆碎开,就证明了连最后的这个方法,也没有任何作用,剩下的就只有最终“审判”了。’

    在左风默默祈祷着,事情千万不要朝着最糟糕的状况发展时,从那腰胯位置的骨骼当中,十分突兀的传出了‘咔嚓’一声脆响。

    这声音仿佛对左风宣判死亡的钟声,好似吹熄最后希望火焰的狂风,左风的一颗心在此时也是冰凉一片。

    即便是经过了最后的努力,也只是延缓了骨骼的破碎,而未能够真正将危机解除。

    不过就在左风心生绝望之际,他的双眉却是微微皱起,因为那处腰胯位置的骨骼虽然已经裂开,却并未就此爆碎。

    如果真的像之前一样,此时的骨骼应该碎成一粒粒,可现在只是在骨骼上,纵横交错间显现出了许多的裂痕。

    那些裂痕有深有浅,有的裂痕只是停留在表面,而有的却似乎深入骨髓,可不管怎么样骨骼没有彻底破碎,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刚刚熄灭的希望之火,在此时重新燃起,左风已经明白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那被自己服用下去的白色粉末已经开始发挥起效用。

    那白色粉末自然是药散,而且正是左风之前炼制出来的那份药散,身处绝境之中的左风,最终想到的就是这药散,可能会发挥作用。

    事实证明左风的判断没有错,那些药散当初曾经阻碍过兽血精华,被麻雀顺利的融入身体。也就是说药散本身,是会对兽血精华产生影响,或者在兽血精华融入身体的过程造成影响。

    这就好像车子从山坡上向下疾驰,这个时候不论以何种形势,只要能够对车子产生阻力,那么自然而然就会带来好的效果。

    对于现在的左风和麻雀,就像是那从山坡上快速冲下去的车子,哪怕只是产生一定的阻力,也是非常不错的结果。

    当然,左风相信这能够达到极阳转阴品质的药散,其所带来的效果,绝不会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左风还在确认着,腰胯部分的骨骼,最终会不会破碎的时候,手臂上的小臂骨处,已经传来了麻痒和胀痛感。

    在小臂处出现变化的同时,腰胯位置的骨骼那种麻痒和胀痛感,也随之消失不见。只是表面上产生的裂痕,还是会让左风感到很痛。

    不过痛归痛,内心之中左风还是无比开心的,因为他已经能够确认,骨骼破碎的问题,应该算是暂时解决了。

    左风倒是依旧认真的观察着,留心小臂位置的骨骼变化,在麻痒和胀痛感过后,就是表面上一丝丝的裂痕浮现而出。

    只是相比起之前腰胯位置的裂痕,此处的变化要更加轻微的多,特别是当小臂位置出现裂痕的同时,自己血肉和皮肤处的变化,也渐渐变轻了许多。

    一连串的转变让左风明白,自己的身体虽然还在遭受着改造的破坏,可是已经明显有些好转,只不过这种好转依旧未能够达到左风预期中的最好状态。

    与此同时麻雀的身体,也有了明显的变化,不光没有像之前那样剧烈的颤抖着,同时那身体当中每隔一段时间,出现的爆碎声音也消失不见,周围的血水也因此而渐渐平静下来。

    还有麻雀皮肤表面上,那种撕裂的伤口在逐渐减小,甚至于有些地方只是皮肤裂开口子,内部的肉体几乎没有什么伤。

    破坏终于在这个时候被控制住了,不过左风的眼神微微变化,好像又一次陷入了沉思当中。

    一个危机被化解后,他并没有安静的等待,而是立刻去思考着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或者说对于自己身体如今这副样子,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做的。

    ‘我还可以做些什么……,还有什么是我能够做的?’

    稍微思索了一阵子后,左风的双眼却是渐渐放光,他终于有了新的想法。不知道是药散发挥效果打开了他的思路,还是药散对身体的作用,给了左风信心,他的思考也变快了。

    左风已经再次伸出手来,狠狠的刺入到晶壳当中,只是这一次他的手指朝着侧面的一处位置探入。

    好在周围一片区域,都在麻雀的爪尖搅弄之下,显现出了裂痕,所以此时此刻左风下手去破坏的时候,也变得容易许多。

    这一次左风下手倒是比之前更加粗暴了一些,虽然痛苦丝毫没有减小,可是他现在心中的压力已经减轻了许多,在行动的时候,自然而然会多出几分自信来。

    这一次他的手指再次伸入到包裹中,很快就将一部分双花藤的果实,以及一部分云草的草汁给取了出来。

    现在这种情况下,炼药当然是不可能了,而左风能够做到的,也只是将两种药物草草的混合到一起,其中一部分就那么直接吞入腹中。

    眼下药散的药性才刚刚释放,这部分药物被吞入之后,就让它们在腹中混合,至于效果怎样就留给时间去检验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