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从后面太深了小说阿阿&别墅群娇交换杂交

    “教授,您走错教室了!”

    坐在第一排的李萌最先注意到进门的身影,立刻丢下那本让她头晕脑胀的《标准咒语》,非常积极的站起身,一脸殷勤的提醒道:“这是天文08-1班!”        

    “你走错教室啦!”

    门后的简笔画小人儿也跟在小女巫之后嚎了一嗓子:“这里是教学楼东601,你没有课在这间教室!”

    李奇黄教授歪着头,扫了门后那个小人儿一眼,微微颔首,用他惯有的轻柔嗓音温和道:“啊,对,没走错。”

    “但是我们这节是魔咒课!”

    小女巫一脸诧异,甚至不自信的翻了翻自己的课表,再三确认后才重新抬起头,自我肯定道:“……是老姚的魔咒课!”

    蒋玉一把拽住李萌的袍子,把她揪回原坐,同时抱歉的冲门口的教授笑了笑。

    魔药课教授并未直接回答小女巫的质疑,而是环顾四周,问道:“大家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周一!”

    “九月七号!”

    “阴历七月十七……”

    “乙卯日!”

    “白露!”

    教室里响起七零八落的回答声,李教授抬手,微微向下按了按,示意大家安静点儿,然后颔首道:

    “没错,今天是白露。古人云‘未夜青岚入,先秋白露团’,到了这个季节,天色未晚,空气中已经弥漫了薄薄青雾,山间草地上,露珠成团。正所谓‘秋露如珠,秋月如圭,明月白露,光阴往来’,这就暗合夫子所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台上,教授讲的兴致盎然。

    台下,同学们听的一脸懵逼。

    最后,仍旧是李萌同学举起小短胳膊,再次勇敢的打断魔药课教授的兴致:“所以,教授,这跟你走错教室有什么关系呢?”

    即便郑清都忍不住在桌底暗暗给小女巫竖了个大拇指。

    李教授愣了愣,似乎觉得自己都说这么清楚了竟然还有人不懂,略显失望的叹了口气:“白露是非常珍贵的日子,尤其对制作魔药来说……大家还记得去年端午节吗?这也是个差不多的日子,端午节有午时水,白露有白露珠、白露霜等等,都值得我们收集一下……所以我特意与姚教授沟通了一下,跟他换了一节课,他的魔咒课挪到周四上午,我们这节课先上魔药课。”

    “不!我的魔药课作业还没写完呢!明明还有三天时间!”

    “啊……老姚不是说要回答我们问题吗?亏我还做了那么多准备!”

    “也就是说,我还要把‘讳’的那些解法再在脑子里记四天?苍天啊,梅林啊,这个世界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台下一片乱哄哄的哀嚎,与之相对的,也有人在那里欣喜若狂:

    “太棒了!多出三天补作业的时间!我就说昨天罫线图显示我最近运势这么强,怎么可能因为没写完作业就倒霉呢?”

    郑清掐指算了算,去年白露,恰逢开学第一周结束,是个周末,难怪他不记得去年魔药课教授有换课的举动。

    等等,说到魔药。

    掐算到一半,年轻公费生忽然忆起去年白露那天早上,萧笑给他调了一杯解酒药,用童子尿做的基底,骗他一口闷下去了,气急败坏的郑清当时就赏了西瓜头男巫两个黑眼圈。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磨了磨牙,再次看向萧大博士空荡荡的座位,暗自嘀咕:“这厮是不是算到什么了……不然怎么趋吉避凶到如此地步。”

    李教授笑眯眯的看着教室里乱哄哄的场面,并未阻止,直到同学们后知后觉,讪讪然安静下来,他才重新开口:“这节课,我要带你们去百草园收集‘白露’。”

    说着,他看了一眼怀表,点点头:“距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请大家收起法书与《标准药剂》,带上眼睛、耳朵与双手……还记得进百草园的要求吗?”

    “第一,听老师的吩咐;第二,不要乱动;第三,听老师的吩咐不要乱动!”堂下立刻传来同学们整齐划一的回答,然后是一片稀里哗啦的笑声。

    教授笑了笑,目光扫过几个身影——包括李萌与辛胖子——略带深意的强调道:“对,进了园子一定要安分一点,不要乱动。尤其白露是一种非常容易挥发、很容易被污染的物质。我不想大家今天白白辛苦一趟,也不想又有人在园子里昏倒,或者一个月捧不起饭碗。”

    辛胖子抱着胳膊,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神气活现的四处张望,生怕别人忘记那个‘一个月捧不起饭碗’的家伙是谁。

    与之相反,曾经在园子里昏倒的李萌则一脸不悦,显然不喜欢别人提起她的糗事。

    简单吩咐几句注意事项后,李教授便径直向教室外走去。天文08-1班的年轻巫师们三三两两交头接耳着,跟在教授身后。

    郑清最后看了一眼萧笑与张季信空荡荡的座位。

    “他俩咋办?我们等一会儿,还是给他俩飞纸鹤?”他有些犹豫不决,普通的纸鹤找人便要找半天,万一距离远一点或者位置隐秘一点儿,可能上课铃响,两位同伴还收不到纸鹤。

    但等又不知道要等多久。

    “他俩干嘛去了?博士不是跟你一起做早课去了吗?”辛胖子盯着郑清还没吃完的早餐纸袋,正在思考要不要从里面抢一个包子。

    “博士去图书馆帮忙占座了,”郑清非常爽快的把纸袋塞给胖子:“还有两个肉包,我撑了,给你……至于信哥儿,大概率又是他哥找他。”

    胖子接过包子,惊奇的看了郑清一眼,似乎有些纳罕年轻公费生今天的大方。但旋即,看到男巫手中捧着奶茶,美滋滋一小口一小口啜着,顿时感受到极大的恶意,以至于纸袋里那两枚冒油的肉包闻起来都不香了。

    “飞纸鹤就行!”

    胖巫师悻悻然把包子塞进嘴里——浪费粮食是可耻的,而且食物可以抚平内心的伤痕——同时嘟囔着:“他俩一个是雷哲的亲弟弟,一个是近乎全科满分的大佬,就算迟到,就算旷课一两节,又能怎么样呢?”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身上背着一个留校察看,以至于连一节课都不敢逃吗?”

    郑清啜了一小口奶茶,眯着眼,感受舌尖流淌过的那抹丝滑与甘甜,假装没有听到胖子刻意堵心的话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