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征服.教师美妇雪臀&下午在老外家中的一次

    “肯定是逃跑的低等奴族,和他废话干什么,直接抓回去。”另一个妖族男子说道,冷漠的眼神没有一丝人情味。

    “呵呵,你们发现什么没有?”又一个妖族冷笑。

    “黑发黑瞳黄肤。”

    “中土族的人?”          

    “不错,我也看出来了。这个低等奴族一向很安生,任劳任怨,坚韧得令人发指,想不到竟然也有人敢出逃。”

    “既然是中土族,那就好办了,直接杀了。回去拿他们的族长是问。”

    ……

    几位妖族你一言我一语,很快便判了叶天死刑,把他当成了一个逃犯。

    叶天气息内敛,反哺归真,在冰原行走的同时,也在感悟这片天地的大道,身上没有灵光覆盖,也没有强大的异象浮现,以至于会被几人当成了软柿子。

    轰!

    那位为首的五品金丹出手,右手探出,化成一个鹰爪般的巨掌,狠狠抓向叶天的天灵盖。

    噗!

    叶天一指点出,一道金色的剑波冲出,如同一道犀利的剑气长河,直将出手的这位妖族斩成了血雾,刹那间血光迸溅。

    “什么?”

    另外三人都是一惊,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冰封万里!”

    其中一个妖族男子快速反应,掌心一翻,多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灵珠,掐诀一引,一团白茫茫的冰冻之气铺天盖地而出,霎时间将叶天淹没在厄其中,封印在一座冰山中。

    “好!”其他人惊叹。

    咔嚓!

    可是,时间仅仅过去一秒钟,冰山就爆碎开了,叶天轰出了一拳,根本没有什么能冰封他,且拳势无敌。

    噗!

    施展冰封术的妖族男子,连带他手中的一颗冰灵珠,被生生震碎当空,如同一只土鸡瓦狗般,死于非命。

    “这……怎么可能?”

    剩下的两位妖族男子全都惊悚,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想回到自己的战梭中,第一时间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叶天只接连两指点出,他们的战梭座驾就崩碎开来,成了一堆破铜烂铁。

    “中土族的人在哪里?”叶天沉声问道。

    “小子,我们可是一等奴族,是上界沧族在下界的代言人,你一个中土四等奴族,杀了我们,知道后果吗?整个族群都会因为你的愚蠢举动而遭劫。”

    “你的废话太多了。”

    叶天懒得和此人废话,一指将他点爆了。

    最后一位妖族男子差点吓尿了,瘫倒在了地上。

    叶天问询几句话,答非所问,就直接搜了他的魂魄,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最后再将其镇杀当场。

    这一片冰雪覆盖的大地,盛产冰灵石,还有诸多冰系灵药,属于上界沧族,有诸多下界的奴族在这里开采矿藏。中土族就是开采矿藏的奴族之一。

    只是,作为四等奴族,中土族开采的矿藏所在,环境极其恶劣。而且,还经常被其他的奴族欺凌。

    在北极洲这片大地上,中土族仅有的一个四等奴族。

    得到了消息之后,叶天就直接赶了过去。

    前方,一座城池横亘,如同沙漠里的一片绿洲,方圆能有十多里,笼罩在一座巨大的法阵之中,任外面狂风呼啸,气温极寒,法阵里面却一片生机勃勃,树木青翠,无数琪花瑶草正像绽放。

    数艘巨大的钢铁战舰停在城池外,舱门打开,许多人忙忙碌碌,在对着里面搬运东西。

    刚才叶天从妖族男子的识海中提炼到的信息中,有关于这座城池的记述,是上界沧族在下界的主城池,名叫沧城,只有一等奴族和上界的人才有资格出入。

    北极洲所有矿区的资源都会汇聚到这里,然后通过宇宙战舰运载到上界。

    城外寒风呼啸,如同人间地狱,城内四季如春,如同人间天堂。

    “快点,别偷懒。”

    一个朝宇宙战舰中搬运矿石的二等奴族因为对城内多望了一眼,走路慢了一点,就被一位一等奴族拿着鞭子在身上狠狠抽了一下。

    顿时,这位二等奴族横飞了出去,矿石散落一地。

    “没用的东西。”

    一位上界的男子看到这一幕,直接手起刀落,将这位二等奴族给杀了。

    类似的场景,在这片大地上无时无刻不在上演,无时无刻不有人死去。

    “我看你也去死吧!”

    伴着一声冰冷的话语,叶天点出一道指芒,洞穿这位上界男子的眉心额骨,接着整颗脑袋都爆碎,惨死当场。

    轰!

    紧接着,沧城所有的人皆惊,全都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血气,笼罩在仓城的上空,像是有一座魔山从远古的大地飞来,镇压而下。

    “发生了什么?有大敌入侵了吗?”

    “谁敢入侵我沧族的城池?活得不耐烦了吗?”

    “啊,那是,外面,你们快看……”

    ……

    厚重的血气如山岳压来,沧城内一片大乱,许多人飞到高天之上,对着城外张望。

    轰隆,轰隆!

    他们眼中就见到,停在城外的几艘上界宇宙战舰,被一个通体混沌气缭绕,看不清具体面容的男子,用一柄紫色大剑,一艘艘给挑了起来,爆碎在虚空中,化成一道道巨大的火焰。

    锵!

    最终,叶天更一剑劈出,斩出一道惊世剑芒,将笼罩沧城的防护大阵一剑给劈开。

    轰!

    顿时间,冰冻寒气,夹杂着漫天冰雪,呼啸而至,城内的许多大树,花草,都被连根拔起,更有一些建筑物被吹坍塌。

    温室里的花朵,怎能禁得起冰天雪地的摧残?

    破败的城池中,传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锵!

    叶天又一剑斩出,通天剑芒将几十米厚的冰盖一斩到底,现出一条巨大的裂缝,将城池一分为二。

    冰盖之下,是冰凉刺骨的海水,循着裂缝冲出地表,像是逆冲高天的瀑布一般,刹那间将城池淹没。

    “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是我沧族的城池吗?你是要与我沧族为敌吗?”一个老者冲天而起,目眦欲裂,手持一杆冰晶长矛,直面叶天的威严。

    轰轰轰!

    紧接着,又几十道身影冲出,环绕叶天周围,封死他所有的逃路,皆是上界和下界一等奴族的大能力者,杀气通天。

    其中说话的这位老者更是一位七品后期大金丹,乃是上界沧族的一位族老,天生冰系灵根,所以来到下界的北极洲冰雪大地修炼,是沧城最具权势的人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