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夹水/极品调情师

 入夜,风凉天寒。

    随着时间渐晚,肖冬忆似乎真没回家的打算,也不再找猫,而陆小胆缩在角落,也没出来的打算,周小楼则拿着换洗衣物,借着洗澡为名进入洗手间。          

    然后,

    苏羡意的手机就开始疯狂震动。

    她也是刚洗完澡,正坐在梳妆镜前,拿毛巾擦拭头发,见着信息不断,打开查看,全都是周小楼在@李思的。

    【李思,别装死,我知道你没睡,你赶紧给我出来!】

    【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没完。】

    【你快点出来!】

    ……

    她在之前的伴娘群里,上蹿下跳。

    但隔了许久,李思都没出现。

    “谁的信息?”陆时渊拿了吹风机,通电,站在苏羡意身后,帮她吹头发,暖风烘着头皮,有点热。

    “小楼的,大半夜的,也不知怎么了。”苏羡意大概猜到了,只是这种事却没告诉陆时渊,“对了,你明天有什么安排吗?”

    “晚上约了几个在康城共过事的同事吃饭,你跟我一起?”

    “明天下午约了我姐去看礼服。”

    “那我先陪你们。”

    康城的婚礼,没有太多繁琐的仪式,只是邀约了苏家这边的亲友吃饭,苏羡意也没打算穿婚纱,但为显郑重,会穿个红色小礼服。

    陆时渊正帮她吹头发,手机震动。

    “我自己吹吧,你去接电话。”苏羡意从他手中接过吹风机,陆时渊已拿着手机离开卧室。

    看着来电显示,有些诧异,“成苍?”

    “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就是没想到,你会这么晚找我,上夜班?”

    “不是,睡不着。”

    “……”陆时渊一愣,大半夜的,你睡不着找我干嘛?

    “回到康城,感觉怎么样?”

    “还行。”

    “康城应该比燕京好些,最起码记者狗仔没有那么多,想做什么都方便。”

    陆时渊今天倒没注意到有人跟踪,只是厉成苍的提醒,倒是让他暗暗记下了,确实该多留意下周遭环境。

    挂断电话前,陆时渊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成苍。”

    “嗯?”

    “你是不是深夜寂寞?”

    “……”

    “赶紧找个女朋友吧,你会发现生活很美好。”

    厉成苍挂了电话,竟有些哭笑不得:

    陆时渊这小子,

    是在跟他显摆什么么?

    媳妇儿?他也有啊!

    就怕到时候吓死你。

    只是相比他说的话,今天苏琳提及跟踪一事反而让他更在意,她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几乎可以断定,那群人没那么疯狂。

    既然不是他们,那跟踪苏琳的,又是谁?

    他此时无法去康城,便只能旁敲侧击提醒陆时渊多注意。

    **

    另一边的公寓内

    周小楼从浴室出来,故意穿了套中年老款的深红色夹棉睡衣,头发吹得半干,看着坐在床边,正在用手机玩游戏的肖冬忆。

    “你今晚真的不走?”

    “嗯。”肖冬忆抬头看她,“你洗好了?”

    周小楼点头。

    “那我们睡觉?”

    “你不去洗澡?”

    “反正待会儿还要洗。”

    “……”

    肖冬忆说着,走到周小楼身边,手指搭上她的肩膀,稍一用力,她整个人便落入他怀里,刚沐浴过得身体还带着水温的余热,身上还裹着棉睡衣。

    心脏快速跳动着。

    跳得她头晕。

    “我是这么想的,那东西,无论是李思给谁的,如今既然到了我们手里,就别浪费她的一片心意。”肖冬忆声音贴着她的耳朵。

    语气很慢,呼吸很热。

    熨耳蛊惑。

    “浪费可耻,小楼,你说呢?”

    周小楼咬牙,若是李思现在站在她面前,她绝壁会把那死丫头打得半死。

    反正,该来的总会来!

    她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干脆往床上一躺,双手张开,说了句:“好了,来吧!”

    摆成一个“大”字型。

    一副任命的模样。

    下一秒,

    肖冬忆破功笑出声,“你这表情,搞得我好像在强迫良家妇女。”

    “你到底来不来?”

    “赶紧睡吧!”

    周小楼一听这语气,觉得自己逃过一劫,便乐呵呵的脱了睡衣钻进被窝。

    肖冬忆去洗了个澡,而她拿着手机玩了会儿,便昏沉着有了睡意。

    直至感觉身后的被子被掀起,伴随着一小股凉意钻入,后侧的床往下软塌几分,一只温热的手从后面揽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往怀中带。

    她此时身上只穿着秋衣秋裤。

    能感觉到身后那人的体温,很热。

    热得烫人。

    将她原本涣散的神智瞬间拉回几分。

    说真的,以前没谈恋爱时,周小楼觉得,跟喜欢的人抱在一起睡,应该很幸福,也曾无数次在自己脑海中幻想过。

    但是现实告诉她:

    当你身体真的觉得很热时,什么男朋友的拥抱?

    只想把他一脚踹开!

    当她要逃离时,腰上一紧,身体一拽一扯,整个人就落入了他熨烫的怀中。

    “很热。”周小楼嘟囔着表达不满。

    “那把衣服脱了?”

    “……”

    什么?

    周小楼瞬间清醒几分,此时已关了灯,室内很暗,只有轻薄的月光洒进卧室,将一切都照的迷离朦胧,影影绰绰,温柔如水。

    “肖医生?”

    周小楼寻常就爱这么称呼他。

    还会故意喊他小名,或者叫声肖叔叔、肖爸爸调侃他。

    两人之间,还真没什么正儿八经的称呼。

    “嗯?”肖冬忆低低应着她。

    声音像是从胸腔发出来的,伴随着心脏的震动,周围很黑,很静,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脏震动,正不断撞击着她的后背,鼓噪着她的耳朵。

    剧烈,紊乱。

    让人心乱。

    “我们该睡觉了。”周小楼声音压得很低。

    “你睡得着吗?”

    周小楼疯了。

    你这么搂着我,抱着我,你让我怎么睡啊!

    “睡得着。”周小楼咬牙。

    “不给我一个晚安吻?”

    “……”

    周小楼咬牙,心底想着:

    晚安吻?这老男人事儿真多。

    她翻了个身,两人身体相对,她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口,想着吻一下就赶紧睡觉吧。

    结果,

    当她触碰到肖冬忆唇角时,他便顺势翻身,将她整个人压在了身下,突如其来的袭吻,热切激烈。

    那股热意,更是从唇角直接燎烧蔓延至她全身。

    周小楼觉得:

    浑身更热了。

    她从不知道,肖冬忆还有如此“禽兽”的一面。

    脑海中有个声音在告诉她:

    阻止他,不然你就完了!

    当她双手抵在他胸口,试图将他推开时,肖冬忆却忽然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抓牢,将她双手直接举过头顶,固定,按在了床上。

    周小楼:“?!”

    “肖医生?”

    “嗯?”

    “你吃神药了?”

    “……”

    肖冬忆身体悬在她上方,呼吸急促而热切。

    却没回答她的问题。

    她觉得热,其实他也觉得燥。

    脸是红的,烫人的,衣服是松散的,相比较寻常的验光硬朗的形象,此时的肖冬忆,就好似喝了酒,双眼都被染得透着一丝红。

    “小楼?”

    “我手腕疼。”

    周小楼觉得,肖冬忆将她双手按在头顶上方动作,简直霸道极了。

    她可太喜欢了。

    就是姿势不太舒服。

    当肖冬忆松开手时,紧箍在手腕上的力量与热度消失,周小楼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只是肖冬忆却并未彻底将手收回,而是握住她的右手,将她的手指带到胸口衣服的纽扣上:

    “帮我。”

    低声诱哄,寸寸撩人。

    那一刹那,就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周小楼脑海中忽的崩裂。

    她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这个男人,

    很欲!

    “嗯?”他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就像是在诱哄她做坏事。

    周小楼脑子乱哄哄的,也不知怎么的,就着了他的道,手指颤巍巍得摸到他胸口的纽扣,当第一个扣子被解开时……

    就像是有什么洪水猛兽被释放出来!

    ——

    肖冬忆似乎是憋气太久,就想着好好证明一下自己。

    这就导致周小楼遭罪了。

    受不住,就只能伸手抓挠他的胳膊与后背,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红印。

    周小楼难受得眼睛都红了,就像是朵朵绽开的桃花,在这寒冷的冬夜盛放,而他眼热如烈焰,凶蛮无礼……

    好似将入室的冷清月色都烧红了。

    周小楼本就放得开,也是任凭他予取予求。

    这一夜……

    满目荒唐!

    大抵是两人动静太大。

    惹得躲在暗处睡觉的陆小胆都被惊醒了。

    喵喵直叫,表示抗议。

    只是此时,却已无人搭理它。

    气得小家伙就只能窝在床头生闷气。

    他们是不会累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安静下来!

    后来,两人又各自洗了澡才睡觉,此时已接近凌晨四点,周小楼胳膊酸胀,见肖冬忆又凑过来,直接抬脚踹他。

    “我明天还要上班。”

    “我也要上班。”

    “别闹了。”

    周小楼生怕他再来这么一出,一个翻身,将大部分被子裹在身上,肖冬忆只能盖到一点被脚,惹得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结果,

    翌日天微亮,肖冬忆起身洗漱,买了早点回来,准备叫她起床,周小楼却嘟囔着说身体不舒服。

    体温计一量……

    发烧了!

    “昨晚被子都被你裹去了,我没生病,你倒是发烧了。”肖冬忆没直接给她吃退烧药,而是去买了退烧贴,放在额头。

    周小楼脑子晕乎乎的,也懒得和他说话,任他摆弄。

    她身上似乎出了点汗,有些黏热,觉得难受,肖冬忆又重新给她拿了套秋衣秋裤让她换上,她没力气,就只能由他伺候着。

    “你感觉怎么样?要不就跟我一起去医院?”肖冬忆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也是心疼。

    “不想去。”

    到了医院里,别人问起怎么感冒发烧的,她该怎么说……

    跟肖冬忆荒唐一夜后。

    把自己搞病了?

    这话她说不出口!

    “我今天没有手术,手机一直开机,如果觉得实在不舒服,随时打我电话。”肖冬忆帮她换好衣服,把她塞进被子里,又在她额头亲了亲,“别忍着。”

    “知道了。”

    “秦纵那边,我帮你请假,你就好好休息。”

    秦纵接到电话时,正陪着自家大哥吃早餐,他今天有个拍摄活动,原本周小楼应该跟着他,一听说她要请假,自然会问一下原因。

    “她生病了,发烧。”

    “发烧?”秦纵喝着白粥,微皱着眉,“小楼嫂子,体壮如牛,昨天见她还活蹦乱跳的,怎么会突然生病?”

    “这不是你该问的。”

    “……”

    秦纵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一听这话,就瞬间明白了。

    直接说了句:“肖哥,你真禽兽!”

    “闭嘴吧你。”

    肖冬忆离开前,伸手试了试她的额温,无奈叹息,他昨晚……

    也没有很过分吧!

    这事儿说来是周小楼自己的责任。

    将被子裹在身上,后期觉得热,就一脚蹬开,再觉得冷时,又把被子裹起来,如此反复折腾,哪儿有不生病的道理。

    肖冬忆上班前,还带着陆小胆出去溜了一圈。

    遛狗得多,遛猫的少,惹来不少人注意。

    陆小胆似乎很怕他将自己送去绝育,出去遛弯时,十分不情愿,吓得要死!

    **

    当周小楼睡醒时,已是中午,冬日的暖阳照进室内,一点也不刺眼。

    床头放着肖冬忆留的纸条:

    【睡醒联系我。】

    旁边有已经凉透的水,还有退烧贴和装着退烧药的药盒。

    原本睡在床边的陆小胆,听着动静,喵喵叫了两声,周小楼伸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你昨晚躲哪儿去了!”

    “喵呜——”

    当她准备给肖冬忆打电话时,就听到外面传来开门声,她裹了外套出去时,就看到肖冬忆正拎着几个餐盒进屋。

    穿着黑色羽绒服,一身寒气。

    陆小胆见到他,则直接跳上窗台边,一脸警惕得盯着他。

    “醒了?”

    “嗯。”周小楼声音有点嘶哑。

    “正好吃饭。”

    肖冬忆医院事忙,根本没时间亲自下厨,况且他也不会做饭,就从医院食堂打包了一点饭菜。

    “感觉怎么样?”肖冬忆伸手,试了试她的额温,又让她用体温计量了下。

    周小楼喝着热乎乎的排骨汤,偏头看着肖冬忆。

    心底思量着:

    李思送的药,效果这么好吗?

    当她拿出手机时,李思在早上七点左右给她回了信息:

    【怎么了?是不是用了我的神药,快活似神仙?】

    周小楼气结:【李思,你给我等着!】

    【真吃了?你还好吧!】

    【我都生病了!】

    【你家肖医生……这么厉害?】

    周小楼崩溃:

    以前在宿舍时,郭可可是腼腆,李思话却是最少的,怎么毕业后,变得如此骚气。

    【小楼,其实跟药效无关,那就是一盒普通的糖果,故意包装成那样的,你说我一个黄花大闺女,我去哪儿搞这些玩意儿啊,这就是个逗趣的东西。】

    她们早就知道苏羡意怀孕,这东西既然是给她准备的,肯定不可能真的是那些玩意儿。

    这里面装的就是不同口味的水果糖!

    【糖果?你耍我?】周小楼疯了。

    那自己昨晚遭的罪,又算什么?

    【我明知道意意怀孕,你说我能送她那种东西吗,真的就是糖!不信你可以吃一颗试试啊。】

    周小楼咬牙,扭头看着肖冬忆:“你昨晚吃那个东西了吗?”

    “没有。”

    “你没吃?”

    “我查了下包装盒上的药品批准文号,是假的,上面也没有保健品的批准文号,足以说明,这是个假药,我自己是做医生的,我怎么会吃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

    “可你昨晚……”

    “实力吧。”

    “……”

    周小楼被一噎,瞬间不知该说点什么了。

    深吸一口气,觉得李思真是个祸害,拿这种东西骗她干嘛。

    肖冬忆不解,怎么喝个汤,还气呼呼的?

    ------题外话------

    一更、二更连在一起发哈,字数较多,连贯的情节,就不分章啦~

    十二点,准时三更。

    我对肖叔叔还是不错的,哈哈哈……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