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书记花瓣/放荡美妇欲仙欲死

“卖报~卖报~”

    “朝廷出台《劳动者权益保护法》,严令全国各地所有的用工单位必须按月足额发放劳动者工钱,不得以任何理由拖欠,各地官府必须严厉督查,确保劳动者合法权益!”

    清晨,伴随着报童的声音在大街小巷响起,原本寂静、沉睡的城市仿佛一下子就苏醒过来,从一个个角落里面涌现出大量的人围着报童,很快就将报童手里面的报纸买的精光。        

    街道上面的店铺转眼间就纷纷开张,道路上面也出现了大量的行人,伴随着钟楼这边传来阵阵钟鸣声,街道上面开始变的热闹、繁华、喧嚣起来。

    茶楼是京城老少爷们都爱去的地方,点上一壶茶,来几盘早点,看着报纸,喝着早茶,再和人谈天论地一番,这才是北京老少爷们的早上。

    “完了,完了~”

    “这工人的工钱要一个月一发,还必须要足额发放,我这才刚刚将手头的资金投资到南洋去种橡胶了,哪里有多余的钱来给工人发工钱啊。”

    李良友看着最新的大明早报,顿时就忍不住喊了出来。

    他有一家规模不小的纺织厂,雇佣了几千工人,同时在南洋还有几个种植园。

    “可不是嘛,这正月才过,大家都将资金抽去做新的投资和买卖了,手头上也就仅仅只是留了一些流通资金,哪里会留着给工人发工钱的资金啊。”

    旁边,潘宇成也是跟着直点头,他同样也是经营着一家几千人规模的中等纺织厂,算一算这按月发工钱的话,起码要准备几万两银子。

    几万两银子,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够拿得出来的。

    “这朝廷也真是的,我们又不是不给工人发钱,只是这钱都放到年底一起发,大家手头就更宽裕一些,也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现在这一个月一发,我们大家都会面临资金紧张的局面,原本我还想着再买一艘船专门跑黄金洲呢,现在看来,今年是买不成了,这银子要留着给工人发工钱。”

    “算下来,这一年发几十万两银子,留在银行也有上万两银子的利息了。”

    两人的好友马永也是跟着无奈的说道,他经营着一家不小的水泥厂,同时还有一个海贸商行,有几条船在海上走动,得益于这些年迅猛发展的海外贸易和海外殖民,生意是相当不错,船一年比一年多,越买越多。

    “说到这事啊,其实也不能怪朝廷,要怪就要怪南京人,还不是因为去年年底出了那档子事,几十万工人的工钱到了年底的时候故意不发,以至于差点酿成滔天大祸。”

    “上面肯定是要防止在出现这样的事情,于是就出台了法律要求大家按月发放工钱了。”

    李良友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好友,也是将此事和去年的事情联系起来。

    “不用说也都知道肯定是和这事有关。”

    “如果说经营不善,没赚到钱,实在是没钱了,好好和大家说,大家会体谅,说不定会让你欠一下,等来年赚到钱了,再一起补上。”

    “可是他们那些人呢,明明赚到钱了,可是就是故意不发工钱给工人,还雇地痞流氓殴打讨薪的工人,你说他们可恶不可恶,这几十万工人岂会如此善罢甘休?”

    潘宇成也是跟着说道,显得极其气愤。

    “这大家辛辛苦苦的为我们干了一年,我们做人、做事要凭良心,该给的钱一定要一分不少的给人家,纵然是没赚到钱了,我这卖房、卖田产我也是一样要将银子给工人发下去的。”

    “我们做买卖也好,做人也罢,要重信誉,信誉二字值千金,现在因为南京这事,大家再也不能和以前一样了,这工钱一个月一发,我们的资金就紧张多了。”

    马永也是跟着郑重的点点头说道。

    “哎呀,都是他们那些人给拖累的。”

    “现在手头没钱了,下个月就要发工钱了,上哪里去搞这几万两银子啊。”

    “没办法了,我是准备去找银行这边贷款了,将我在京城、天津这边的房产抵押过去,看看能不能贷个几万两银子出来周转下。”

    “我也准备去银行贷款了,借钱是肯定借不到了,估计着大家都在为发工钱的事情烦恼了,也不知道我南洋的几个种植园能够贷多少钱出来。”

    “这样也好,月月发工钱,到了年底的时候就轻松了,不会像以前那样一下子筹集几十万两银子来发工钱。”

    “也是~”

    “但想一想还是觉得亏啊,一年几十万两银子的工钱,放在我们手上,一年下来都差不多可以在添几艘船,多赚很多银子了。”

    “都怪那些南京人,以后做生意,我绝对不跟他们做。”

    “我也是,他们再多的钱我都不和他们做买卖,没信誉的人!”

    “……”

    三个工厂东家皱着眉头的商量着筹集资金给工人发工钱的事情。

    另外一边,京津各地的一座座工厂里面,得知最新消息的诸多工人们也是一边忙碌着一边讨论着这件事情。

    “还是天子惦记着我们这些老百姓,你看,这以后啊,工钱都是按月发放了。”

    癞子头兴奋的和身边的工友们说道,手头上也是一刻不停的忙碌着。

    “按月发放也好,这银子啊,落到自己口袋里面才安全,去年南京这边不是出现了几十万人到了过年的时候竟然拿不到工钱的事情嘛。”

    王老三也是跟着点点头说道。

    “岂止是拿不到工钱啊,那些东家啊还雇佣地痞流氓殴打讨薪的工人了,据说死了好多人,还有几千人被打成了残废呢。”

    赵大郎也跟着说道。

    “这也太无法无天了吧,不给工钱就算了,还打人,将人给打死、打残,这以后谁还给他们做事?”

    王老三一听,顿时就震惊的说道。

    “可不是嘛,现在报纸上面不是报道了,说南京这边今年没人去打工了,一下子少了上百万人呢,南京的那些工厂、走访、工地之类的大面积停工,这订单啊,都来到我们京津地区这边的工厂了,我们厂今年的生意比去年要好很多,做都做不完呢。”

    “他们活该,我们辛辛苦苦在厂里面上班,做牛做马的,到了年底了竟然不愿意给钱,不闹事才怪,要搁我们这里,非得要将厂给砸了。”

    “就是啊,所以去年年底的时候南京那边闹的很凶,朝廷不得不派遣了吏部尚书刘大人前去南京处理此事,最后是将那些欠工钱的东家都给抄家、砍头了,然后将工钱足额发放下去了,这事情才平息下去。”

    “但也是因为这事啊,伤了大家的心,所以再也没有人愿意去南京做事了,大家都说南京人没有信誉,不愿意给他们做事。”

    “要是我遇到这样的东家,我也肯定不会再给他做事,现在又不比以前,现在日子好过的很,随随便便做什么也不愁吃喝,谁还来受那个鸟气啊。”

    “就是,就是。”

    “报纸上面也是说了,这天子啊为了防止有人不发工钱给我们老百姓,于是就出台了这样的政策,按月发工钱,如果发布出来的话,也仅仅只是一个月的几两银子拿不到,也至于出什么太大的事情。”

    “要是这一年辛辛苦苦的几十两银子拿不到的话,大家伙还不得要急红眼。”

    “还是天子对我们好,挂念着我们老百姓!”

    “那是当然,当今天子是自古以来最圣明的天子,最是爱民如子了。”

    “这按月发钱好啊,有了钱就可以到处玩玩了,这以前一年一发,平时穷得很,袋子里没几个银子,想去哪里玩都玩不成。”

    “癞子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这银子到了手,该省的还是要省,别吃喝嫖赌花光了,到了年底回家的时候,要是拿不出银子来,看你老婆不把你给撕了。”

    “他啊,有银子了还不得飞起来,赌场、妓院肯定是少不了,几天就得造完了。”

    “去年年底的时候发工钱,就两天的时候,他输了十几两银子,要不是最后我拖着他出来,估计着都要输完了。”

    “赌博害人啊,癞子头,还是少去赌场玩,我们赚钱不容易,辛辛苦苦一个月就那么几两银子,你家里面老婆照顾着二老和六个娃,你这要是不拿银子回去,他们喝西北风啊?”

    “我晓得,我晓得,我会紧着点花的。”

    “你啊,到死都改不了,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染上的赌博坏习惯。”

    “其实也不止是癞子头,我们厂里面很多人都会赌,以前的时候,日子难过,大家没钱,天天都在为吃饭的事情烦恼,现在日子好过了,很多人又染上了赌博的坏习惯,有的一夜间就输光了一年赚的银子,连年都不敢回去过。”

    “现在这一个月一发的,到时候还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到了过年的时候,一两银子都剩不下,赌博害人啊!”

    王老三感叹一声,直摇头

0

更多精彩

啊…夹水/极品调情师

2022年1月6日 小羽 0

 入夜,风凉天寒。     随着时间渐晚,肖冬忆似乎真没回家的打算,也不再找猫,而陆小胆缩在角落,也没出来的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