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自己和男朋友第一次/在车上摸得我受不了

    正神盟平时的花用,都是各宗门自己备下的,所以各宗门交给正神盟的那些军费,用处一般有两个,一个是给修士的,一个是给宗门的,正神盟每一次要发动战争,一般对付的敌人,都不会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伤亡一定不会小,所有受伤的修士,都会得到一些补偿,如果有修士战死了,正神盟也会给那些修士家族一些补偿,要是没有家族,就会给他所在的宗门一些补偿,这就是用在修士身上的,而给宗门的,一般都是他们驻扎在那个宗门,就会给那个宗门一些补偿,像这一次,正神盟准备驻扎在槁梧宗这里,那他们就会给槁梧宗一些补偿,这些才是正神盟的那些军费的用处,而正神盟真正发动战争的次数并不是很多,所以正神盟的手里,还是有一些家底的,当然,这些灵石,正神盟的人是不能随意乱动的,五大长老有一定的分配权,但是他们要用这些灵石,必须要有帐目,而且这些帐目是所有宗门代表都能看的,这也就代表着,那些宗门起到了一定的监督做用。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吴为才会如此的大方,直接就说让高建瓴建传送阵,费用他们出,还要给高建瓴补偿,高建瓴也知道正神盟的事儿,所以他也并没有在拒绝,而是冲着吴为道了一声谢。

    吴为接着对高建瓴道:“高宗主,不知道东安山那里的传送阵,什么时候能建好,十天之后,大军就要向这里集结了,如果十天之内不能建好的话,那就只能暂借槁梧宗的这里的传送阵了。”

    高建瓴马上就道:“用不了十天,在有三天左右,那个传送阵就可以建好,传送阵建好之后,我会马上就让人把传送阵的坐标,送到正神盟那里去的,请吴长老放心。”

    吴为点了点头道:“那是最好,那我便告辞了。”说完就站了起来,高建瓴他们连忙站起来相送,吴为与高建瓴他们说说笑笑的就到了槁梧宗的传送阵,随后直接就坐上传送阵,回到了正神盟那里,而高建瓴他们这时也才算是松了口气。

    吴为回到了正神盟那里之后,他马上就把五大长老中的其它四位,全都请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等到几人到了之后,吴为请几人坐下后,他这才开口道:“槁梧宗那里已经清楚了,大军驻扎的地方,也已经安排好了,就在槁梧宗近灵矿山最近的东安山那里,槁梧宗已经开始做准备了,甚至在东安山那里建了传送阵,在有三天左右,这个传送阵就可以建好了,到时候他们会把坐标送来,不会误了我们的事儿,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一次应该给槁梧宗多一些补偿。”

    宾地尊者点了点头道:“这个应该,不过要等到事后在说,现在说还太早了,槁梧宗那里已经做了准备,我们也就省心了,十天之后,大军在东安山那里集结,我们五位也不能全都去前线那里,这里还是要留人坐镇的,我看不如请覆雨长老和向王长老两位留守如何?”

    宾地尊者其实是想要带着覆雨的,但是如果留守的人,全都是魔门宗人,那还有些说不过去,可能会有人有意见,所以他才会如此决定,留下覆雨和向王,这样就没有人能说得出什么来了。

    宾地尊者没有想过要把吴为留下来,因为他十分的清楚,吴为是不可能留下来的,自从知道天下影族人是一家之后,宾地尊者就明白了,吴为一次一定不会留下来,所以他这才让覆雨留了下来,同时又留下了一个向王。

    向王和钟无究互望了一眼,随后全都点了点头,覆雨也早就从宾地尊者那里知道了这件事情,也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而吴为也很高兴,他还真的怕宾地尊者把他留下来,要是宾地尊者真的要把他留下来,那还真的会很麻烦,他还必须要跟宾地尊者说,他不想留下,只能把别人换下来,像现在这样当然是最好的,他也就放心了,所以他自然也没有反对的道理,反到是很高兴。

    宾地尊者一看几人都没有意见,他就直接开口道:“要是大家都没有意见的话,那就这么定了,不过吴长老,还请你前往东安山那里先行坐镇,只要那里的传送阵准备好了,你马上就告诉我,我就让各门的人,往东安山那里集结,毕竟要集结的人马数量也是不少,要是全都在那一天集结的话,怕是会忙不过来,要是有准备好的,就让他们先到东安山那里去集结,这样我们也会轻松一些。”宾地尊者十分的清楚,槁梧宗是不可能在东安山那里,建多大的传送阵的,要是赶在那一两天之内在东安山那里集结,那可能真的忙不过来,不是人忙不过来,是传送阵忙不过来,所以让准备好的人先去,这样他们还有一个缓冲的时间。

    吴为想了想,接着他点了点头道:“可以,那我明天就去东安山那里,只要他们的传送阵建好,我马上就通知尊者。”吴为对于宾地尊者的这个任务,到是没有一点儿的反感,他要是不去,其它几人也必须要去一个,而吴为是真的想去,他想要早一点儿把那里的传送阵建好,这样就可以顺利的对烈日盟动用了。

    吴为觉得现在对付烈日盟才是最重要的,为了对付烈日盟,他们太一宗联盟,最近都没有对地狱门用兵,他们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因为要进攻烈日盟的事情,他们准备好的进攻不得不停下来了,太一宗能支持得住双线做战,但是太一宗联盟里的其它宗门,可支持不住,所以他们的那个特别行动队,不得不先转移了一下,准备先收拾了烈日盟,然一在去对付地狱门。

    当然,他们不在这个时候对地狱门用兵,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影响,如果他们在这个进候对地狱门用后,那影响就太坏了,地狱门也出兵对付烈日盟了,要是这个进候,他们在对地狱门用后,那别人会怎么想?你一个超级大宗,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要对付你的敌人,那你是不是在利用正神盟,把敌人的一部分力量给拖在这里,然后好对敌人动手啊?

    在说了,现在他们可是要对付烈日盟,算是正神盟的行动,要是他们在这个进候对地狱门用兵,那可就有点儿要破坏这一次行动的意思了,那会引来所有人的不满,所以吴为在与孙青竹他们商量之后决定,先暂时不对地狱门用兵,而是把那些集结起来的人,全都调过来,对付烈日盟,而那些人也可以算是太一宗联盟各宗出的人,太一宗联盟各宗就不用在额外的出人了。

    而且吴为也想要让特别行动队的人,到这里来进行一下实战训练,让那些人拿烈日盟的人练练手,以后对付地狱门的时候,也会更加的容易一些,说实话,在吴为看来,烈日盟的实力,是比不上地狱门的,只不过与地狱门有仇的是太一宗,而与烈日盟有仇的是影族,所以他当然希望先对付烈日盟了,所以吴为这才会让特别行动队的人来对付烈日盟。

    宾地尊者一看吴为同意了,他这才点了点头道:“好,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天请吴长老辛苦一点儿,到东安山那里去坐镇,我们这些人负责联系各宗,绝对不能出任何的意外。”几人全都应了一声,正神盟出兵,他们几人就是领头之人,要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丢人的可是他们,他们可全都是神界这里有名有姓的高手,可丢不起那个人。

    宾地尊者随后又看了一眼吴为,接着开口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知道有一些宗门之间是有矛盾的,不过我希望,在这一段时间之内,双方都能忍一忍,让一让,先不要让这个矛盾暴发出来,这一次的行动,关系到我们正神盟,希望大家还是能以大局为重。”他这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说的是谁,大家却是全都明白,所有几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吴为的身上。

    吴为看了几人一眼,接着开口道:“各位请放心,我分得清轻重,在对付烈日盟其间,只要没有人来挑衅我们,那我们太一宗,也不会对任何人动武,这样总可以了吧?”

    一听他这么说,几人这才松了口气,宾地尊者道:“这件事情之后,太一宗想要做什么,我们不会管,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地狱门并不是一个弱宗,他们的实力也很强,为了不引起地狱门的强烈反弹,如果在这件事情之后,太一宗还是要对付地狱门的话,那我们也只会看着,不会帮太一宗,但不能允许太一宗,以正神盟的旗号,来对付地狱门,这只是你们两宗之间的事情,与正神盟无关。”宾地尊者沉独这个进候还是把这些话说在明处为好了,也免得以后吴为真的拿正神盟的名头来压地狱门,他现在这么说了,以后吴为要是在拿正神盟的名头来压地狱门的话,那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而且他们到时候要反对,那也是有理有据的。

    吴为点了点头道:“放心好了,我们太一宗不需要借用任何的名头,也可以把我们想办的事情给办成。”吴为对于宾地尊者还是有一些不满的,觉得宾地尊者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话,不过他也算是明白了宾地尊者的意思,而其它人也没有反对宾地尊者的话,看样子他们也是同意宾地尊者的做法的,所以吴为也只能接受这种结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