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夹得好紧小嘴真紧/杏鲍菇舒服还是黄瓜舒服

楼夜渊回过神,抬眸扫了眼冉舒清的手臂,声音淡淡的,“不用,本尊看着你接骨。”

    冉舒清知道他的心思全然不在这里,索性直言道,“魔尊既然放不下苏姑娘,还是过去看看她吧,虽然臣女不知道你们有过什么样的恩怨,但还是希望魔尊能打开心结,解开误会的好。”        

    楼夜渊闻言,剑眉一蹙,面色如窗外的黑夜迅速沉下来,利剑般锋利的眸子猛地扬起,一股阴鸷和冷酷,直直射进了冉舒清的眼里,“谁说本尊放不下她!”

    “胡乱揣测圣意,小心你的脑袋!”

    喝声还未落下,就被砰的一声巨响掩盖,楼夜渊猛地一掌拍碎了身边的桌子,轰然起身,大步跺出了殿外。

    殿内的人全都吓得跪倒在地,噤若寒蝉,直到声浪平息,魔威散去,大伙儿也战战兢兢的不敢私自抬起头来。

    反倒是躺在榻上的冉舒清最为淡定,面无表情的望着楼夜渊离去的方向,静默了一瞬,便冷静的吩咐道,“魔尊离开了,都起来吧,给我接好骨头要紧。”

    魔医们被她清醒的声音唤回思绪,随后纷纷起身,片刻不敢耽误的为她处理好伤口。

    不管对方怎么惹魔尊生气,人家毕竟还是堂堂魔界公主,未来的嘉贵妃,自是不能有半点闪失。

    所以,在一大群魔医的努力下,冉舒清的骨头不出一个时辰就被处理妥当。

    倒腾了一晚上,不止魔医们累出了一身汗,就连冉舒清也觉得乏得紧,早早打发他们回去休息。

    看到人群走远了,冉舒清的贴身宫女翠环才近前,替她委屈道,“公主,你又何必替那个根本不领情的贱人说话呢,多少女人盼着魔尊来都没机会呢,您反倒还将他推出去,这下惹恼了魔尊,不是自毁前程吗!”

    “是呀,那个白眼狼根本不值得公主待她那样好!”翠雪气呼呼的点头。

    冉舒清皱眉,厉声警告,“你们别跟其他人那样满嘴贱人白眼狼的。她现在是苏选侍,好歹也是魔尊的女人,再卑微也不是你们宫女可以辱骂的。以后我不想再听到这些话,记住了吗!”

    “可是——可是,您为了她惹怒魔尊,奴婢实在替您不值啊。”翠环不甘心。

    冉舒清却是莞尔一笑,心有成算道,“放心,刚才那番话,我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身份,魔尊再生气,气的也只会是苏陌凉,不会是我!想来这几日他都不会前往凝雪殿了。”

    “再说了,魔尊的心思本就不在我这儿,我又何苦拘着他,还不如放他离开,大家都能轻松自在些。”

    “原来如此,还是公主心思缜密。只是奴婢瞧着,魔尊还是十分紧张公主的,亲自送公主回宫,亲自守着魔医给公主治伤,明明满腹心思都在公主身上呢!”翠雪想起魔尊一路护送,就心潮澎湃,兴奋不已。

    冉舒清笑了笑,声音透着无与伦比的清醒,“你年纪太小,还不懂,这个世上太多虚幻的东西,看不清也摸不着,却往往最容易迷人心智,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不过是伤人伤己罢了。”

    翠环凝着俏脸,疑惑摇头,“公主,奴婢不明白——”

    “不明白不要紧,只要记住,生而为女人,一定要坚守内心,千万不要成为男人的附庸。因为男人都是靠不住的,那个人也不例外——”冉舒清望向窗外的月色,美丽的瞳孔倒映着清幽的月光,显得澄澈透亮,眸光逼人。

    听她说到那个人,翠环和翠雪都是吓得捂住了嘴巴。

    很显然,她们的公主觉得魔尊大人跟其他男人一样,都是靠不住的。

    “公主,可魔尊大人目前是您唯一的依靠了,只要当了贵妃,得了魔尊的庇佑,您就能脱离栖霞元君的掌控,您身上的蛊毒或许也能解开,以后就再也不用过以前谨小慎微的生活了。”翠雪还满心盼着魔尊能救她家主子于水火。

    冉舒清却是冷笑摇头,“从始至终,能救我的只有我自己!”

    没人比她更想挣脱束缚,可是残酷的现实让她清楚,她必须不断强大自身,强大到没人能撼动得了她的地位,才能在这场殊死搏斗中战到最后。

    所以魔尊也不过是她登顶的踏脚石而已!

    ***

    魔煞殿

    “林侍卫,魔尊还在闭关吗?”萧万廷这几日忙着册封的事务忙的焦头烂额,今日终于筹备妥当,便抽出点时间赶过来汇报情况。

    林琛闻言,叹了口气,情绪不高的抱拳回道,“魔尊心情不好,把自己关在殿内五日了,属下也不敢进去打扰,萧大人今日怕是见不到魔尊了。”

    “我听闻是清幽宫的乐清公主惹怒了魔尊?”萧万廷虽然忙,但多少也听到点风声。

    林琛摇头,“其实不是乐清公主,乐清公主的为人处世最为妥当您是知道的,是她不小心提起了那位苏姑娘,才惹恼了魔尊大人。”

    “哦?又是那个姓苏的!”萧万廷皱眉,脸色渐渐阴沉下来,“你交代下去,叫宫里的人都小心些,切记不要提起那个姓苏的,免得又惹了魔尊生气。”

    林琛深以为然的点头,“萧大人提醒的是,属下定好好吩咐下去,这个名字断不能出现在魔尊跟前了。”

    “嗯,你还是去通报一声吧,明日就是册封大典了,我怎么也得跟魔尊汇报下情况。”

    “好,萧大人稍等片刻。”林琛也知道不能耽误册封大典这样的大事儿,点头应下便转头走进了殿内。

    隔着幕帘和魔障,林琛看不清魔尊的身影,只模糊的见他倚在榻上,不知是在修炼还是在假寐。

    但想着萧大人还等着外面,他只有硬着头皮禀报,“魔尊,萧大人来了。”

    “什么事儿?”隔了一瞬,只听冰冷如雪霜的声音淡淡响起。

    “回魔尊,是册封大典的事儿。”林琛回话。

    声音忽的沉了下来,“后宫除了册封,就没别的事儿了?”

    林琛摸不清他的喜怒,听他这么一问,生出些茫然来,“应该没有别的事儿了。”

    说完,他又福至心灵,顿时想起来,“对了,乐清公主的手臂基本已经痊愈,明日可以顺利行册封之礼了!”

    “谁问她了!”声音非但没有满意,反而还多了几分怒意。

    林琛疑惑不解,“那魔尊问的是——”

    “凝雪殿那边怎么样了?”

    听到凝雪殿三个字,林琛心头一跳,脑袋压得更低,半个字都不敢多说,“属下没去凝雪殿,并不知情。”

    有乐清公主的例子在先,他哪里还敢再提起苏陌凉这个人。

    一旦提起,他小命都难保,眼下还是装傻为妙。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听里边传来暴戾的怒吼,“滚出去!”

    林琛被吼得冷汗涔涔,赶紧转身退出了殿外,对着萧万廷就是一阵感慨,“萧大人,你说得果然没错,魔尊光是提起凝雪殿就火冒三丈,更别说那个人的名字了。幸好我机智,什么都没提,不然我这会子怕是已经没命出来见您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