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之间一起做亏亏的事情/男主强迫女主各种地方play

   德王恼火至极。

    若是四处无人,他真想将阮大兄骂一个狗血喷头。      

    你这狗东西到底帮谁呢?

    你是我的人,竟然帮着黎高说话。

    我才是你的主子。

    狗东西!

    没人能理解德王此刻的郁闷心情。

    这比吃了苍蝇还要恶心。

    不过,有一个人与德王的心情恰恰相反,非常开心。

    这人非黎高莫属。

    黎高被德王逼得无言以对,很郁闷,但阮大兄这一番表态,让他从后脑勺舒服到脚后跟儿。

    开心!

    因为,以德王为首的一群势力,在怒火万丈的质问他。

    而且,质问的光明正大。

    关键在于,黎高还没有理由反驳。

    只能被动受气。

    搞不好,就因为这一个巨大的错误,让他失去了积累多年的威望。

    可是,唯有阮大兄一人,有能力帮他排忧解难。

    因为,阮大兄是搞情报工作的。

    安南在暹罗情报系统非常发达。

    这些情报,很大一部分归阮大兄控制。

    阮大兄说其中有猫腻,那就是有猫腻。

    别人没有这个资格,但是他有。

    以阮大兄的人品,众人认为他说话可信。

    现如今,阮大兄站出来,为黎高证明清白,那简直就是给他来个洗刷刷。

    黎高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期待的望向阮大兄:“哦?阮大人,你负责情报系统,暹罗到底暗藏什么机密,快说出来,让各位大人知晓真相。”

    阮大兄脑中急转,胡乱编了个理由:“根据我搜集的情报,暹罗国因为水域纠纷,对安南十分不满,渔民渔民常常因为水域捕鱼问题,发生械斗。”

    “尤其是最近以来,吉拉德家族控制了暹罗国,作风更加极端,几次处心积虑,想要蚕食安南水域。毕竟,安南水域鱼肉丰富,远强于暹罗。”

    “吉拉德家族试探着向安南找茬,妄图挑起争端,可是,黎高国师高瞻远瞩,心怀大度,不予计较,这才相安无事。不过,吉拉德家族并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越发找茬,试图挑起争端。”

    “这一次,吉拉德作假,辱骂国师,侮辱安南,国师为了正风气,扬我安南国威,将吉拉德棒杀之。”

    “吉拉德家族得知此事,不以为怒,反以为喜。他们刚好借着为吉拉德报仇的理由,向安南发动攻击。”

    “一方面,暹罗貌似正义,师出有名,领方面,又可以趁机削弱国师的威望。毕竟,战争看起来由国师引起,无论死多少人,最终都会由国师负责。哎,多么完美的栽赃啊。”

    阮大兄一翻娓娓道来,可谓解决了黎高的尴尬。

    一盆水淋下来,洗刷了黎高所有罪名。

    群臣本就十分相信阮大兄。

    更何况,阮大兄说的有理有据。

    “原来如此,没想到国师是被吉拉德家族给利用了。”

    “搞不好,吉拉德家族就是故意让吉拉德在国师面前叫嚣,然后故意让国师杀了吉拉德,这样,吉拉德家族就有出兵进攻安南的理由了。”

    “吉拉德家族可真够坏的,竟然让国师背锅,若非阮大兄给国师证明清白,国师纵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

    听着众人的议论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德王的肺子都要气炸了。

    日!

    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竟然让阮大兄给干废了。

    德王恶狠狠盯着阮大兄:“你可要对你说的话负责任,胡乱臆测,曲解情报,乃是死罪,你最好想明白一些。”

    阮大兄知道这么一下,就得罪了德王,但是,他相信燕七。

    因为,这是燕七让他这么说的。

    自然有大道理。

    阮大兄不卑不亢道:“回禀德王,我受您多年教诲,言传身教,自然不敢妄议时局,更不敢曲解情报。我为我说的话负责,若真有罪,请德王责罚。”

    “你……”

    德王没想到阮大兄如此头铁。

    这一下,他是没招了。

    黎高开心大笑:“阮大人,你的情报工作做的非常出色,我很满意,德王调教出来的人,果然能力非凡,能力非凡啊。”

    众人哄然大笑。

    德王听到耳中,百般不是滋味。

    我调教的人,竟然帮着黎高说话,这算什么事啊。

    纵然德王生气,但也奈何不得阮大兄,更改变不了局面。

    德王想了想,立刻改变了态度,哈哈一笑:“国师谬赞了,阮大兄是我培养出来,我对他最了解,他绝不会曲解情报的。也幸亏阮大人出面解释,不然,国师还洗刷不了冤屈呢。哈哈哈。”

    黎高和德王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这一次争锋,黎高赢了。

    阮大兄望向燕七,似乎是在询问为何这么表态。

    燕七微微一笑,眸光中有鼓励之色。

    阮大兄一见,就知道自己做对了,心中更有底气。

    燕七计算的很清楚。

    阮大兄想要出人头地,必须要掌握兵权。

    想要兵权,就必须讨好黎高,让黎高放心,当成自己人。

    因为,阮大兄无论如何偏向德王,德王也不给阮大兄兵权,那偏向德王,又有什么意义呢?

    今日,阮大兄为黎高自证清白,乃是首功一件。

    就凭这个雪中送炭的大功,足以让黎高将他当成自己人。

    如此一来,黎高遴选将军之时,阮大兄方才有机会取得领兵之权。

    不然,一切都是徒劳。

    ……

    黎高拜托了尴尬局面,终于将节奏引入正题:“各位大人,暹罗如此狂妄,必须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吗?”

    群臣纷纷表态。

    “迎击暹罗,痛打落水狗。”

    “让暹罗尝尝我的厉害。”

    “支持国师。”

    ……

    黎高见火候已到,看向众人:“你们谁愿意领兵,截杀暹罗水军呢?”

    这可问到了关键之处。

    谁不想立功啊?

    一群将军争先恐后出列。

    “末将领兵。”

    “末将愿意痛打落水狗。”

    “末将定能一战定乾坤。”

    ……

    这些人中,有德王的人,有黎高的人。

    大家吵吵嚷嚷,乱七八糟。

    德王当然想要把兵权趁机揽入手中,笑着出列:“国师,不如由我领兵,截杀暹罗。”

    黎高闻言,暗骂一声:真不要脸。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