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磨调教小说做到失禁/污污污污污污污小火车

    转天拿到最新出版的西班牙语版《泰晤士报》时,这种感觉更强烈。

    很多人不知道,按照第一语言使用者数量排名,西班牙语世界第二大语言,仅次于汉语,约有4.37亿人作为母语使用。        

    使用西班牙语的人数占世界人口的4.84%,第一语言和第二语言总计使用者将近5.7亿人,尤其拉丁美洲,很多国家第一语言都是西班牙语。

    不过在《泰晤士报》,单纯就发行量来说,西语版只排在第四位,前三位分别是汉语、英语、以及法语。

    《泰晤士报》的记者确实是神通广大,居然能弄到德军战俘营的照片,看着照片里比贫民窟更惨的战俘营,再看看自己干净整洁的病号房,蒂亚戈上尉简直有种身处天堂的感觉。

    说实话,南部非洲的病号房,条件比蒂亚戈之前的军官宿舍都好。

    军官宿舍可没有身穿白色制服的护士,虽然护士对待蒂亚戈这个俘虏的态度并不算好。

    不过对于军人来说,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即便很多护士都是腰比水桶粗的大妈,穿上白色制服之后,突然就有了一种特殊的魅力。

    身为军官,蒂亚戈有资格享受一间单独病房。

    房间的面积并不大,十五平方左右,地面使用水泥铺平,墙壁是使用木板拼接的,房间里有电灯,床头还有一个呼叫器,摁下去最多十秒,护士就会赶到。

    即便只是临时的野战医院,卫生也有专人每天打扫,蒂亚戈这间病房的卫生是由一位非洲裔大妈负责的,她每天早上八点会来打扫卫生,蒂亚戈尝试使用西班牙语跟大妈聊天,可惜没有得到回应。

    可能是大妈不会西班牙语。

    当然也更可能是大妈不想理蒂亚戈,南部非洲人是很骄傲的,哪怕是南部非洲联盟的非洲人。

    毕竟他们是胜利者,哪怕是暂时的。

    蒂亚戈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泰晤士报》不放过任何一个宣传的机会,中午有两名记者来采访蒂亚戈,这是战俘营方面安排的。

    两个记者都是西班牙人,一男一女,女士负责采访,男士负责拍照,从他们的话里,蒂亚戈能感受到,他们因为自己的工作骄傲。

    蒂亚戈希望他们不是以自己能为南部非洲人工作骄傲。

    “你知道俄罗斯战俘遭到了德国人的虐待吗?”女记者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放在床头的报纸。

    “是的,我已经从报纸上了解到,德国人不该那样做,那太不人道了,俘虏也是人,也应该得到和身份相匹配的待遇。”蒂亚戈上尉斟酌用词,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不想说。

    “所以你在南部非洲的战俘营里,得到了和身份相匹配的待遇。”记者的采访有明显的引导性。

    “是的,如你所见,我现在有干净的衣服,这至少让我保留了身为军官的体面,与其说这里是战俘营,不如说是疗养院,这在以前只有高级军官才能享受到——这里的工作人员很负责,送到病房里的汤还是热的,我每天都有新鲜水果——”蒂亚戈话里还是有嘲讽,不过更多是赞美。

    这些都是客观事实,蒂亚戈说出来并没有心理负担。

    “对于正在进行的战争,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记者对蒂亚戈的答案并不太满意。

    “站在我的立场上,我当然反对西班牙遭到任何形式的入侵——”蒂亚戈刚开口,站在窗台旁监督的汤姆上尉突然咳了声。

    蒂亚戈马上闭嘴,重新组织语言。

    “虽然我是一名军人,不过我反对任何形式的战争,我是一名和平主义者,参军只是为了一份工作——”蒂亚戈滔滔不绝。

    记者表情逐渐难看,我可不是想听你说这个。

    身为一名军人,你好意思说自己是和平主义者?

    难怪战争爆发后,西班牙军队败得这么快。

    就在采访发生的时候,第33师已经即将抵达马德里。

    佛朗哥明显没有坚守马德里,和南部非洲军队厮杀到底的决心,前一天就宣布迁都加泰罗尼亚首府巴塞罗那。

    在巴塞罗那,有西班牙政府匆忙组建的两个师,加上第一师,西班牙政府可以指挥的军队再次突破五万人。

    只是名义上而已。

    从战争爆发到现在才刚刚过去五天,巴塞罗那的两个师只有番号,第一师在撤往巴塞罗那的途中,不断有官兵逃往,15000人的部队,撤到巴塞罗那的时候已经不足12000,西班牙人已经被南部非洲军队吓破胆。

    和西班牙内战时期的战斗相比,南部非洲军队让西班牙人知道了什么是现代战争。

    西班牙内战期间,参战双方实力差距并不大,所以有来有往打了好几年,这都在人们的理解范围内。

    南部非洲向西班牙宣战的时候,西班牙军队的实力比内战期间更强大,官兵们也更有经验,可是却不堪一击。

    第33装甲师在攻破第二师的防线后,根本没有遇到有组织的抵抗,一帆风顺抵达马德里。

    空降兵连出场机会都没有得到,运输机的油还没有加满呢,第二师防线就已经崩溃,只能望洋兴叹。

    塞浦路斯分舰队希望的登陆作战,只在攻击巴利阿里群岛时发生了一次,舰队主力抵达巴伦西亚的时候,这个城市毫不犹豫的打起白旗,居然还有人挥舞着南部非洲国旗在码头上欢迎。

    连夜绣,恐怕都绣不了这么快。

    汤姆上尉又开始咳嗽,他今天身体貌似不太好。

    蒂亚戈表情可怜兮兮,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大老爷们卖萌挺恶寒的。

    “所以,你在南部非洲的战俘营里,享受到了在西班牙政府军中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女记者不耐烦,干脆直接念采访大纲。

    “从某些方面说是这样——”蒂亚戈终于放松,有必要这么折腾一次吗?

    当然有必要。

    如果没有西班牙军官的现身说法,那不成了《泰晤士报》瞎编乱造。

    《泰晤士报》可是一贯以“严谨”著称。

    “你恨南部非洲人吗?”记者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

    蒂亚戈低头沉思良久,并没有注意到汤姆上尉饱含警告的眼神。

    就在汤姆上尉和记者快要不耐烦地时候,蒂亚戈才抬头苦笑。

    “怎么可能没有仇恨呢,我那么多战友都已经牺牲他们都有家人——不过这很正常,很久以前我们就明白一个道理,国家弱小就一定会饱受凌辱,几百年前我们手持火绳枪,征服了南美森林里的土著,那些土著也很我们,不过我们给他们带去了文明,将他们带入文明社会——”蒂亚戈明白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这个道理几十年后还有很多人不明白。

    或者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西班牙和南部非洲相比很弱小,我们倾国之力连南部非洲的一个师都挡不住,哪怕这个师的编号已经排到30号以后,不过这又能怪谁呢,波兰被瓜分了,法国放弃抵抗,俄罗斯人正在德国的战俘营里遭到虐待,和他们相比,至少南部非洲对待我们这些俘虏,符合一个文明国家的标准。”蒂亚戈很伤心,不明白曾经拥有无敌舰队的国家,为什么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采访进行到这个程度也够了,记者拿到了想要的东西,汤姆上尉也松了一口气,决定晚餐给蒂亚戈加个鸡腿。

    鸡腿这东西南部非洲是不缺的。

    1941年的当下,南部非洲有大约600万个牧场,这个数字在接下来几年内肯定还会增加。

    南部非洲的牧场有大有小,大牧场面积可能超过十万英亩,都控制在大的农业公司,或者是大富豪手里。

    小牧场面积只有三五百英亩,看上去不大,绝大部分经营状况都很好,农场主是南部非洲最富裕的群体。

    南部非洲刚立国的时候,白人农场主和华人农场主的数量差不多。

    几十年过后,华人农场主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白人农场主。

    土地在华人手里真的能玩出花来,边边角角都可以利用上,再大的农场都没有多余的土地,努力工作,充分开发,再加上农业机械的使用,随随便便一个农场都有几十上百只鸡鸭鹅。

    欧战爆发前,为了保护农场主的利益,南部非洲还实行了价格保护制度,保证农场主的最低收入。

    欧战爆发后,农产品的价格飞速上涨,所有的东西都供不应求,以前多到只能喂猪的土豆现在都成了口粮,酒精的产量屡创新高,不仅能喝,还能用来处理伤口。

    就在佛朗哥败亡在即的时候,俄罗斯看上去也岌岌可危。

    战争正在继续朝着对俄罗斯不利的方向狂奔,俄罗斯人在苦苦支撑。

    在基辅,65万俄罗斯军队已经被德军包围。

    俄罗斯为了解救被包围的军队不断投入生力军。

    德国人为了消灭包围圈里的俄罗斯军队,投入了全部都战略预备队,又从中央集团军群抽调部队支援,数百万军队在300公里宽,600公里长的区域内厮杀,战况空前惨烈。

    中央集团军群在明斯克俘虏50万俄罗斯人之后,继续向莫斯科前进,这一次被包围的是铁木辛哥指挥的西方方面军、朱可夫指挥的预备队方面军、库兹涅佐夫指挥的中央方面军、以及叶廖缅科指挥的布良斯克方面军。

    又一次无可挽回的惨败正在形成,这一次不能怪俄罗斯军队的前线指挥官们无能,绝大部分原因在于大胡子。

    南部非洲军队的进展顺利,给了大胡子巨大刺激。

    为此大胡子拒绝了朱可夫将俄罗斯军队从基辅撤离的提议,为了减轻基辅方面俄军的压力,朱可夫和铁木辛哥努力阻止德军的前进,终因装备和战术的落后,导致中央俄军再次被德军包围。

    中央俄军是俄罗斯最后的生力军,包围圈里的部队如果被消灭,那么将没有任何军队能够阻止德军进攻莫斯科。

    距离冬天还剩不到两个月,如何让俄罗斯坚持到冬天,成为罗克和温斯顿要面对的首要问题。

    “抱歉洛克,联合王国已经没有能力为俄罗斯提供支援,这个冬天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很难熬,现在伦敦的家庭还没有储存够足够他们过冬的燃料,老人悲惨死去,孩子们缺乏营养,男人都在前线,女人在工厂——”温斯顿有保留,他说的部分是事实,不过英国还没有到无以为继的程度。

    跟去年冬天相比,英国现在的情况已经很好了。

    去年伦敦还每天都在遭到德军的轰炸呢,今年至少德国人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北方。

    欧战爆发后,英国征召的百万陆军现在已经全部训练完毕,英吉利海峡固若金汤,每个港口都有坚固的炮台,机场里停满了战斗机,皇家海军依旧强势。

    就在前几天,刚刚服役不久的“提尔皮茨”号战列舰试图冲破皇家海军的防线,突入大西洋实施破交战,但是被皇家海军阻止。

    “提尔皮茨”号战列舰是俾斯麦级战列舰的二号舰,以德意志帝国海军元帅阿尔弗雷德·冯·提尔皮茨的名字命名。

    “俾斯麦”被击沉的时候,“提尔皮茨”号尚未服役,这是“提尔皮茨”号的第一次出海作战,却以失败告终。

    已经不错了,至少“提尔皮茨”顺利返回母港,“俾斯麦”号却躺在冰冷黑暗的大西洋底。

    “温斯顿,你应该知道俄罗斯如果战败之后的后果。”罗克头疼,温斯顿这是想把责任都推给南部非洲。

    反正英国没多余的力量,你们南部非洲看着办吧。

    南部非洲肯定有能力,罗克已经尽最大努力为俄罗斯提供援助,甚至没有顾及俄罗斯人赖账的习惯。

    俄德战争爆发的两个月里,南部非洲已经为俄罗斯提供了1200架飞机,1500辆坦克,4500门火炮,以及11000辆卡车。

    这些援助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甚至还赶不上俄罗斯军队的消耗速度。

    大胡子并没有将南部非洲援助的先进武器马上送到前线,而是留在莫斯科,装备刚刚征召的部队。

    看上去,大胡子是准备用数百万俄罗斯军队,把德国人活活撑死。

    这真是个好主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