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里啊…用力/她的小手覆上他的昂扬顶端

 “哇,怎么能这样啊。”一旁的人又开始喧哗。

    “就是就是,就算他年轻怎么不对,好歹现在有改过的意思,不但不给机会,还踢一脚……”        

    “这样踢她老子,不怕以后遭天谴哦。”

    “就是啊,这样做实在太过分,怎么说都是亲生父亲,还给她捐了肝。”

    “没错啊,要知道这器官多难找啊,我那个侄子,到现在都等着别人的肝来救命了,都等了一年了,医生也说了,再过半年,他可能就不行了,但是这没有肝源,他父母的也不匹配,现在两老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等,天天哭啊天天都等着,可怜得很呢,就算她爸做的怎么不对,那都是以前的事情,没有尽养育的义务,但好歹也是给了肝啊,等于给了第二回生命,怎么就能这样呢?”

    听着众人的言论,林宁的脸色难看至极。

    “你们知道什么?他打我妈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他要卖掉我妈,卖掉我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话?后来他毁掉我的事业,你们只说他可怜,只说他惨,那我呢,你们只会指责我骂我,你们是瞎了吗?他收了钱的,这是他欠我的!”她摘下口罩,对人嘶吼。

    这下,还有些不确定是不是林宁的人,都能确定了,眼前的人就是林宁本尊。

    瞬间,好些举起手机的人,把镜头拉得更近。

    苏德听着林宁说的这些,担心她的话会对自己有不好的影响,连忙跪起来补救道:“宁宁,我收钱,是想要后面能够保障你的生活,那些钱不是你父母给的,我想着等你康复了,我也有钱去给你买些补品,我没有想到你是那样的想我,钱我可以给你,但是你不能不认我这个父亲,以前我是做的不对,但是这些年我已经过的凄凉,受到了应受的惩罚,现在我老了,只想着,认回你这个女儿,只要你叫我一声爸,我就心满意足。”

    “你看他都承认自己的错误,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就原谅他呗,多一个亲人,总比少一个亲人好,更何况他都不顾自己的身体给你捐肝了。”站在一旁的一个大妈被苏德的话语给感动了,不禁替他说话。

    林宁冷笑,脸色被气的发青,指着苏德的鼻子骂道:“你妄想,我的父亲,只有一个,那就是林文正,你不过是一个流浪汉,怎么能配得上我认你?”

    众人大哗,其中一个人不悦道:“林先生怎么有这种女儿?”

    “不过是收养的,骨子里带着些劣性,正常,但是这样做,不就是败坏林先生的人缘?”

    “我邻居的女儿是在省府做的,你们可别乱说啊,林先生好着呢,我邻居的女儿说,林先生关爱民众,还打算推出更多的惠民政策,我听说了,林宁被送到国外留学,指不定啊,这些劣性,就是在国外学的,林先生做好心,收养了她,她反倒好,这样来败林先生的名声,林先生还真的养了一头白眼狼。”

    “是啊,林先生人好得很,估摸着林宁变成这样,他也是不想的,他真可怜啊。”

    看戏的人熙熙攘攘的,从林宁,讨论到林文正,但最后林文正的名声并没有因为林宁说的那些话给败坏。

    因为这些人当中,有慕少凌安排的人。

    他要对付的是林宁,而不是林文正。

    要是林文正的名声因为林宁受到了损害,对慕家也没有好处。

    “到底都是收养的,肯定没有亲生的好。”另外一个人又总结道。

    “你们都闭嘴!”林宁呵斥着他们,一声历下,她看着眼下的情形给苏德给搅得已经无法收拾。

    她咬了咬唇,干脆翻了翻白眼,直接装晕。

    护工尖声道:“林小姐晕了,不好了,林小姐晕过去了!”

    护士皱着眉头,连忙喊着道:“你们都让开,都让开,来人,来个推床,这里有病人晕倒了。”

    在忙着的好几个医护人员听见有人晕倒了,立刻推着床,上前救治。

    苏德哭着道:“宁宁,你怎么了?你别吓爸爸啊,是我不好,你不想见到我,以后我不找你就是……宁宁,你可千万别有事情啊。”

    林宁被人从轮椅上架着上了推床,然后送进急救室。

    站在一旁的司曜勾着唇,把录好的视频发给慕少凌,这下子,他应该满意了。

    他慢悠悠地从人群中走过,却被眼尖的护工一眼认出,拉着他的衣袖,“裴医生,你在这里啊,那你快去看看林小姐吧,她晕倒了。”

    “晕倒了?这么严重?在哪里?”司曜故作惊讶问道。

    “就在抢救室。”护工说道,担心着,要是林家责怪下来,她就要丢饭碗了。

    “行,我去看看,不用焦急。”司曜说道。

    “那我要通知家属吗?”护工问道。

    “我先看看情况。”司曜没有让她通知家属,因为他刚才一直在暗中看着,虽然是在录视频让慕少凌看,但他也在观察着林宁的情况。

    虽然她要坐轮椅,浑身无力,但是刚刚那个情况,她应该是假晕,没有什么大问题。

    走进抢救室,司曜询问道:“什么情况?”

    “病人突发性晕倒,裴医生,这是你的病人吧?”抢救室的医生询问道。

    “嗯,是我的病人。”司曜回答道,走过去,正要给林宁做检查,却见她的眼皮动了动。

    他笑了笑,说道:“林小姐,既然没有晕,就别浪费医院的资源。”

    林宁睁开眼睛,眼神凌厉,“你怎么在这里?”

    “路过,看见你的护工,说你在这里抢救,就看看怎么回事。”司曜脸不红神不慌地撒着谎。

    “我才晕倒多久,你就过来了?苏德是不是你故意安排的?”林宁眯着眼睛,往日她怎么都不可能碰见苏德的,毕竟住在VIP病房,连检查的楼层都比其他人要高些。

    苏德没有可能享受到那种待遇。

    所以,这回司曜给她做的检查,很有可能就是他专门安排自己跟苏德碰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