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生越要塞女生越喊疼/早就想在学校要你

京城南区新城的一处繁华商业街这里。

    伴随着夜幕的降临,花灯初上,玻璃技术越来越好,各色的玻璃灯具也是相继制造出来,鯨油灯点起来的时候,整条街道都灯火通明、五光十色,让无数人流连忘返。

    明天是周末,是法定的休沐日,工厂、学校、作坊等等都放假,大量的人群自然而然就涌到了商业街这里,让这里变成了最热闹、最喧嚣的地方。

    李二秀带着王根生在街道上面逛来逛去,手里面拿着糖葫芦,吃一口,满嘴的甜蜜。        

    对于他们来说,小时候家里面很穷,糖葫芦那是难以奢望的东西,现在长大了,条件好了,这逛街的时候看到了,也是买了两串。

    反正也不贵,只要五文钱一串,两串也才十文钱。

    “这糖葫芦真好吃~”

    李二秀吃着糖葫芦,开心的犹如一个小女孩一般。

    尽管她都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妈了,也已经二十多岁了,但放在后世的话,还只不过是刚刚出校园的小姑娘。

    这个时代的人结婚早,很多人十三四岁的年纪就已经嫁人生子了,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孩子都已经一大把了。

    农村贫苦家庭出身的李二秀和王根生也是如此,王根生十六岁的时候就娶了十四岁的李二秀,第二年就生了老大,接着一年一个,短短几年的时间,孩子就了生了一箩筐了,也就是这几年在外面打工了,夫妻之间相聚的时间少,这才一直没有再生。

    因为结婚早,生孩子早,身体恢复的很不错,此时的李二秀看起来依然非常的年轻漂亮,身材也没有丝毫的走样。

    再加上现在在厂里面上班,虽然累,但是和农村生活相比,还是要更简单、轻松的多,在城里面也和身边的人一样注重打扮,看起来就和农村人完全不一样。

    “好吃就多吃点,我的也给你吃。”

    王根生将自己手中的糖葫芦递到李二秀的手中。

    “你也是吃吧,我吃一串就够了。”

    李二秀心里面很甜,这个时期的女性都是伟大的,他们对于自己丈夫的要求并不高,只要踏实肯干、顾家就行,王根生很显然是非常完美的符合这一点。

    做事非常的勤快、为人踏实,又从不会去耍钱、喝花酒之类的,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夫妻两一起努力,生活是越来越好。

    吃着甜甜的糖葫芦,李二秀随意的看着两边的一个个商店,很快她的眼睛就被一家服装店门口展示的衣服所深深的吸引。

    整个人不知不觉的就走了过去,看着玻璃窗户里面的衣服,天蓝色的色彩,精致的图案,如丝光滑般的色泽,仿佛具有无穷的魔力,吸引了周围一大圈的人在这里围观。

    “喜欢就进去看看,这马上就要到夏天了,也该换几件衣服了。”

    王根生看到李二秀的样子,也是笑着说道。

    “彩云纺织厂的衣服,好看是真的好看,就是贵,我们厂里面有个河南妹买了一件,穿起来是真的好看。”

    李二秀看了看商店的招聘,彩云纺织厂,这是大明最有名的纺织厂,专门制造成衣的一家纺织厂,专做中高端市场,里面的衣服,随随便便一件都可能要几两银子,更好一些从的衣服,用上等丝绸和上等染料制成、设计的衣服,可能一件就要几百两银子。

    甚至于在冬天的时候,还有专门的用来自北极地区各自皮毛做成的大衣,一件衣服几千两、上万两银子都是有的。

    不过那种店一般都是开在北京老城区的朱雀街,专门卖给京城真正有钱的人,一般老百姓根本就消费不起。

    眼前展示出来的这些衣服,都是属于中等档次的衣服,用材考究,所印染的颜色也是彩云纺织厂特有的颜色。

    比如眼前的天蓝色,这种颜色目前只有彩云纺织厂能够印染出来,其它厂是印染不出这种颜色的。

    据说是帝国理工学院的师生研究出来的化工印染方法,彩云纺织厂这边花了十几万两银子买下来的。

    不单单是天蓝色,还有几种颜色也是彩云纺织厂才能够印染出来的颜色,其它的纺织厂即便是能够印染出同样的颜色,但却是不经洗,会掉色,同时印染出来的颜色不自然,难以达到彩云纺织厂的效果。

    除了颜色之外,彩云纺织厂在衣服的设计上也是不断的开拓创新,生产出来大量全新款式的衣服,这也是彩云纺织厂能够稳住大明纺织业龙头宝座的重要原因。

    彩云纺织厂凭借自己手中特有的印染颜色和不断创新的设计,再加上最先尝试做成衣,牢牢的霸占中高端市场。

    同样的衣服,它就是要卖的比人贵,而且还卖的比人快、比人好。

    “好看,我们也买~”

    王根生笑了笑说道,现在也差买衣服的这点钱。

    以前在农村的时候哪里有那么多的讲究,一件新衣服都已经是结婚的时候才有船,平时穿的衣服那都是缝缝补补不知道多少年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城里人讲究,不说逢年过节了,就是四季轮转,每一次换季都要添几身新衣裳。

    此外,新衣裳就算了,还要看颜色,看款式,要跟随时尚潮流。

    就比如现在的年轻人都流行穿紧身的衣裤,原先的长衫、长袖、宽袖的衣服不再受人喜欢,大量新式学校的学生,他们所穿的校服款式,既好看又显得年轻时尚,同时又方便工作生活,也是逐渐成为了一种潮流。

    在城里面打工,男人相对还好一些,特别是对于王根生这种做工地的,衣服很容易脏也容易破损的,倒没什么太大的要求。

    可是对于纺织厂里面的女工来说,这女人爱美,又喜欢攀比,自然而然的,现在不仅仅要比一比大家穿的衣服,甚至于一些年轻的小姑娘们,还要学着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要梳妆打扮一番。

    半个多小时之后,李二秀拿着一件新衣服走了出来,整个人都心满意足。

    “彩云纺织厂的衣服真是贵,这最便宜的衣服都要1两银子。”

    李二秀有些担忧的看着王根生,一两银子买一件衣服,实在是太贵了,还从来都没有这样奢侈过。

    “贵就贵吧,又不是经常买,偶尔买一件也没什么。”

    王根生虽然心疼的要死,可是想想李二秀厂里面的女工都换新衣服,买新衣服,李二秀都升小组长了,这没身合适的衣服也是不行的。

    一两银子啊,这可不是一般的贵,一匹布也就100文不到,都够做好多身衣服了,但没办法,谁让自己的媳妇喜欢呢。

    “根生,那边有专门卖男人衣服的店,你要不要也去看看,也卖身新衣服,这以后周末我们出去玩的时候穿,这样也有面子。”

    李二秀拿着新衣服,再看看前面,很快就看到了一家专门卖男人衣服的店,也是说道。

    “不去,不去了~”

    “有件衣服穿就可以了,更何况这里的东西都贵,花那冤枉钱干嘛。”

    王根生连连摇头,然而拗不过李二秀,还是被拖着来到了店里。

    “太贵了,太贵了,一件衣服竟然要两百多文,怎么不去抢~”

    “而且原本只打算买一件的,这出来就买了两件~”

    半个小时候,王根生手里面拿着两件新衣,嘴里面不断的说着。

    “一件两百,两件三百,这不是剩下一百文嘛,这衣服穿着多合身,多好看,感觉就好像是学校里面的学生一样。”

    李二秀却是不以为意的说道。

    女人自古以来都是一样的,在商家的这种销售套路之下,不知不觉之中就多买了一件,多花了一百文。

    时间在慢慢的流逝,街道上面的人群却是越来越多,并没有随着夜晚的降临变的稀疏起来。

    京城的一家客栈内,李二秀和王根生提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进来,将手里面的东西一放。

    “感觉跟过年一样,逛个街买了怎么多东西。”

    “这衣服,鞋子、裤子,还有你的胭脂水粉,还有这些吃食,算下来,这二两多银子就不见了。”

    王根生指了指桌上的这些东西,算一算,顿时就心疼的发作起来。

    “什么,二两多银子就没了?”

    李二秀一听,顿时就尖叫起来。

    “你以为呢,你这件衣服就一两银子了,我的这两件衣服三百文,裤子一百文,鞋子一百文,还有你的鞋子、胭脂水粉,左一百右两百的,算下来都差不多快要三两银子了。”

    王根生仔细的给李二秀算了算说道。

    “早知道就不买怎么多东西了,这钱不知不觉之中就不见了。”

    李二秀顿时就心疼起来,以往花钱的时候都很舍不得,因为身上都基本上不会兜什么钱,可是今天发工钱,习惯性的就和过年时候拿到过钱一样的买起来了,一下子就花出去了二两多银子。

    “可不是嘛,原本觉得这也不贵,那也不贵的,没想到一下子就花了这么多银子。”

    “睡觉,睡觉,明天还是早点去看房子,买房子。”

    “这以后按月发工资,要是还和现在这样大手大脚的,过年就别想留多少钱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