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里跟家公做那事&将军不要塞红酒求你

    这刀疤脸全身上下,所有身家加起来,也不过是五六百万八品灵石左右,这么多的宝物加起来,价值都还比不上一件八阶极品法宝。

    以楚剑秋现在财大气粗的身家,自然是看不起这么一点东西。

    楚剑秋直接把储物法宝中的宝物取了出来,然后把那柄破碎严重的大刀和其他破损的宝物,扔到了混沌至尊塔中。        

    “龙渊,这些东西,给你吃了!”楚剑秋对青衣小童说道。

    正盘坐在混沌至尊塔第二层天地中,炼化荒古气息和吸收浓郁星光的青衣小童,瞥了一眼那些破碎严重的法宝,眼中也不由露出了几分嫌弃的神色。

    他现在的胃口,早就已经被养刁了,对于这么几件品阶还不到八阶极品的法宝碎片,他着实有些看不上眼。

    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青衣小童虽然有些嫌弃,但终究还是没有拒绝,伸手一挥,那几件法宝碎片,立即化作了点点星光,融入到他的身体中。

    楚剑秋收拾了一番之后,便在树林中,找了个地方,开始调养伤势。

    他身上的伤势,倒不是被刀疤脸所伤。

    以他现在的肉身强度,已经无限接近于八阶极品法宝,刀疤脸的实力,还无法伤得到他。

    他身上的伤势,是在最后施展青阳剑诀第二重的时候,自己被那凌厉无比的剑意,给切割出来的。

    虽然以楚剑秋现在的实力,仅仅只能勉强施展出青阳剑诀第二重入门阶段的威力,但即使如此,这一剑所爆发出来的威能,也是极其恐怖的。

    尤其还是在他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勉强施展,对他的身体造成的负荷,还更加巨大。

    他施展出这一剑的时候,连自己都无法掌控那凌厉无比的剑意。

    此剑一出,可以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只不过,由于他的肉身强悍,伤敌一千,敌人会被他直接一剑砍死,而自损八百,对他来说,也只不过受伤严重一点而已。

    况且,他如今的无上武体,已经有十分之八转化成了先天道体,恢复能力,极其强悍。

    这么点伤势,调养个半个时辰左右,完全足以痊愈了。

    ……

    莽莽山林中,鹰钩鼻和扫帚眉,带领着一群盗匪,落荒而逃。

    鹰钩鼻此时心中很是庆幸,好在自己刚才的决定明智,选择立即撤离,否则,若是和那小子硬拼的话,说不定现在自己和刀疤脸一样,都已经成为那小子的剑下亡魂了。

    他带领着一众盗匪,逃出好一段距离后,忽然感觉到那片山林上空的天空中,传来一股令人心悸的压迫感。

    他转头回望过去的时候,恰好见到那一道凌厉无比的剑光横空出世。

    见到那道可怕无比的剑光,鹰钩鼻心中震骇到了极点。

    即使他们已经逃得很远了,但他依然能够感受得到,那道剑光之中,所蕴含的可怕威能。

    若是他面对这无比可怕的一剑的话,也未必能够在这一道恐怖无比的剑光之下存活下来。

    当见到这道剑光的时候,鹰钩鼻就已经知道,刀疤脸死定了。

    以刀疤脸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如此可怕的一剑。

    鹰钩鼻看着那一道剑光,深深吸了口气。

    这小子,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高手?

    他在青安城一带混迹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莫非是哪一位出门游历的五大宗门的武道天骄?

    只是,对于五大宗门的一些著名的武道天骄,他也并不算陌生,那些武道天骄,一个个名号都震天响,传遍整个中洲,很少有人不认识他们的。

    但这青衫少年看起来,却和传说中的那些五大宗门的武道天骄,没有一个相符的。

    虽然不知道这青衫少年的具体来历,但是鹰钩鼻却是明白,这青衫少年,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

    “大哥,今晚的行动,我们还要不要继续?”

    在逃出很远之后,扫帚眉看着鹰钩鼻问道。

    “出了这码子事,这行动还怎么继续,万一再把那小子吸引了过来,我们可就损失大了。先回去,此事从长计议!”鹰钩鼻目光阴沉,沉声说道。

    扫帚眉闻言,顿时一阵默不作声。

    今天突然冒出了那青衫小子,着实令他们损失不小,尤其是连老三这个大通玄境中期的强者,都折在了那小子的手中。

    他们干这行买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折损得这么严重的。

    最为关键的是,这一场损失,还损失得莫名其妙。

    今天晚上这一番行动,还当真是出师不利,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

    鹰钩鼻和扫帚眉,带着剩余的盗匪,回到了他们盘踞的山寨中。

    当鹰钩鼻回到山寨中的大堂的时候,忽然间瞳孔一缩。

    只见在大堂之中,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一道身影。

    “邬宕,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鹰钩鼻盯着站在大堂中的那道身影,眼中露出一抹阴沉的神色。

    “腾开,你以为你们尖洼寨,真的隐蔽到无人可知么?”那道身影转过身来,微微一笑说道,“只不过那些家伙,全都各怀心思,没有人愿意出力来剿灭你们而已!”

    “你想怎样?”鹰钩鼻盯着那道身影,满脸戒备地说道。

    这家伙的实力,比传闻中的都还要恐怖,居然能够无声无息潜入他们的山寨中,之前自己还没有半点发觉他的存在。

    “别紧张,我只是想过来和你们做一笔交易而已。”那叫做邬宕的身影,笑着说道。

    “怎么样,你们今晚的行动,得手了没有?”邬宕看着鹰钩鼻问道。

    尖洼寨盗匪今晚的行动,本就是他提供的消息,让他们在那片树林中,提前埋伏,做一笔买卖。

    “没有。事情出了点意外!”鹰钩鼻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杀出了一名高手,让老三和我麾下的三十多名兄弟,全部都折在了他的手中。今天晚上,我们尖洼寨损失大了。为了防止被那名高手继续盯着,我们只好暂时放弃了今晚的计划。”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