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混蛋唔痛放开我&被两个男的玩喷水了

“我们……接下了儒生控制的医馆挑战。”

    吴杞仁笑得苦涩,神情中明显有几分懊恼。        

    自己这张贱嘴,之前得罪太子不算,有了机会又乱答应什么挑战,结果将局面搞成这幅样子。

    “结果,到了比试现场之后,我们刚亮出仪器,就被对方用事先准备好的问题歪曲、挑拨百姓情绪,导致比试没有开始,病人当场倒戈,我们也跟着被赶回白石滩,南亭医院的名声,也就这样臭了。”

    徐渭接过话头。

    “是我的错。”艾迪生想起当时的场景,现在还有几分无措,“当时是属下带着吴院长去比试,也是属下支持这场比试,以为科学用事实说话就可以,没想到……”

    “不怪小艾。”徐渭叹息一声,接着说下去。“其实这件事也不怪吴院长,当时属下猜到对方会出什么阴招,但一直没有查出来,想着到时候见招拆招,放任小艾和吴院长闯进他们的陷阱,结果,就成了这样……”

    “确实。”

    王安微微颔首,折扇敲了敲桌面,半撑起身子,严肃道:“艾迪生和吴杞仁都是科研人员,他们有什么心眼?你明知道对方有陷阱,还放任他们去冒险,万一他们不是想要搞臭白石滩的名声,而只是想当面将艾迪生和吴杞仁绑走,拷打他们审问呢?”

    闻言,徐渭脸色更加惭愧,深深地低下了头。

    “这件事你们都记住,尤其是你,徐渭。”王安环视了一圈在座的人,一字一顿道,“人,尤其是人才,永远是最重要的。”

    “存地失人,人地两空,存人失地,人地两得!”

    “不论一个计划能保存或得到多少利益,只要对人有风险,就是一个不合格的计划。”

    王安声色俱厉,看得所有人一边低下头,心中却热血澎湃。

    跟着这样的太子,值!

    “属下知错了。”徐渭彻底心悦诚服,拱手躬身认错,抬起身子,又转头郑重地向吴杞仁和艾迪生道歉,作为老江湖的吴杞仁心中都感慨万千,小年轻艾迪生更是已经眼泪汪汪,手忙脚乱扶起徐渭。

    “好了,多余的话,本宫就不说了。”

    王安眼睛一眯,进入正题。

    “既然我们吃了亏,那就讨回来,既然百姓不相信白石滩,那就想办法让他们相信。”

    “殿下的意思……”

    三人神色一动,不由自主向前倾身,仔细听王安的话。

    “儒学和科学的矛盾,一定会爆发,这一点,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只能你死我活,认同儒学,就没办法认同科学,而相信科学以后,也很难再回头相信儒学那些愚昧的宣传。”

    王安已经想了整整一天,思路十分清晰。

    “但,这些矛盾,只是对儒生而言。对百姓来说,并没有那么复杂!”

    徐渭心头微动,目光一闪,思索道:“确实,百姓并不关心儒学和科学谁更有道理,只是关心谁看起来是错的。”

    “不错。”

    王安赞许地向徐渭点点头,得到承认的徐渭脸色一阵发红,心中十分激动,更认真地听太子说话。

    “对百姓来说,他们不关心科学,也不关心儒学,他们只关心民生,也就是衣、食、住、行!朝政和那些复杂的东西来说,只是那些所谓名士口中的几句话而已。”

    “但,正因为这样,百姓,才容易被一些公知打着为他们好的旗号欺骗!”

    就像王安前世那些乱七八糟的营销号,为了一己私利乱带节奏,搞得网上乌烟瘴气。

    现在京城这些百姓,就好像那些被营销号洗脑的人一样,对没见过的东西妖魔化,其实什么也不了解。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王安才有信心能打赢这场舆论战。

    “可现在,京城百姓和儒生反对科学和医学的已经占了大多数,怎么办呢?”吴杞仁忍不住发问。

    “很简单。”

    王安微微一笑:“只要找到比那些儒生说话管用还权威、对老百姓影响力更大的人,然后,再让老百姓强行支持我们,就可以了。”

    这叫简单?

    谁的话比儒生对老百姓影响还大,皇帝都不行好吗!

    毕竟皇帝一个人,儒生多少人?

    还有强行,又要怎么强行?老百姓本来就反对我们,我们要是强行让他们支持,他们不得当场造反?

    吴杞仁嘴角抽抽,微微转过头去,忍住没有骂出声。

    太子这招,感觉……

    不太靠谱啊。

    “当然,这个方法还有一个前提是闹!闹大!闹得越大越好!”

    “只有闹得越大,阵仗越大,我们根植的印象才会更加深入百姓内心。”

    王安看见几人或迷茫或不屑的眼神,心中一乐,这可是前世纵横键盘多年的出来的珍贵经验,这些人没见过,很正常。

    “你们想想,百姓现在反对我们,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反对我们吗?”

    “不不不,是因为,他们支持的人反对我们!”

    “是他们信服的人在说我们的坏话,并且这种说法,没有得到我们的及时回应,反而在他们眼中,被证实了,这才越演越烈。”

    “但实际上,百姓只是因为信任他们支持的人,才反对我们而已,所以,百姓本身,是并没有立场的!”

    徐渭若有所思:“属下好像明白了,我爹曾经说过,官场上,谁会用民意,谁就能青云直上,这个用民意,就是太子说的这个意思吧。”

    王安有些惊讶,挑眉看了徐渭一眼,笑道:“没想到,徐侍郎还是有点为官之道的。”

    不过也难怪,当官到了中枢,谁没有几手绝活呢?

    “闲话不说,就是这个意思。”王安颔首,喝了一口茶,眼神闪烁,“显然,我们没办法在短时间内让儒生变得人人喊打,所以,我们只能选另一条路……”

    “什么路?”三人凝神屏息,目不转睛地盯着太子。

    “那就是,让他们反对的人,也反对我们、甚至想发设法诋毁、谋取我们的科学和医学的产物。”

    王安嘴角勾起一丝愉快的弧度。

    “而且,相对于百姓反对我们,百姓一定会更厌恶他们反对的人,从而,就会变相支持我们!”

    “可这种人……”徐渭刚想说话,忽然愣怔一瞬,眸光一闪,倒吸一口凉气,低声道,“北莽?”

    王安没有说话,只是低头慢慢喝了一口茶,目光坚定,戏谑一笑,慢慢吐出一句话,就不再多说。

    “王瀚可以搞献俘,我们有货真价实的北莽小王子阿勒古和猛将乌恩其的人头,凭什么不能搞个献头仪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