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叽咕叽的捣水声&我的初苞被强开了

    除了卓亦青已经出宫回府,夜洛寒、夜思天、韩靖琪以及成兰亭和笑笑都在皇后宫中前殿里坐着,宫女们来回换了一批又一批的热茶都没有人喝一口。

    当宫女们再一次上来要给五人换上热茶时,夜思天略烦燥道,“别换了,换了也没人喝。都下去吧,没有吩咐也别进来了。”

    “是。”众宫女应声退了出去。

    几人又等了会,夜思天站起声道,“我去看看怎么还没醒来,太医明明说最多一柱香时间就能醒的,这都快两柱香的时间了。”        

    夜思天话刚落繁星扶着面色苍白的木青黎走了进来。

    夜思天见状立即道,“你怎么起来了?太医说你还发着低烧呢。”

    木青黎进门后第一眼是看向夜洛寒,对方也正看着她,只是他如墨的眼睛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听到夜思天的声音,木青黎转头看去,扯出一抹不怎么好看的笑容,“我晕倒前说了那些话,想着再怎么样也该跟你们解释清楚的。”

    夜思天看着木青黎的模样,虽然心里是很想知道事情的始末,但木青黎这般看起来这么虚弱,她也是真的于心不忍。之所以在这里等着,也是没想到她会病的这么严重。

    “其实也不急于一时的,我们可以再等两天,等你身子休息好了再说也不迟。”夜思天说完看向繁星道,“扶你娘娘回寝殿休息吧。”

    繁星正要应声,木青黎已经出声道,“不了,我还是先跟你们说清楚吧,我刚才喝了太医开的药,好一些了。”

    夜思天哪里不知道药效没这么快的道理,“木木,还是……”

    夜思天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一边一直站着的夜洛寒起了声,夜思天噤声看了过去。

    夜洛寒仍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出声道,“明日吧。”

    “我没事的。”木青黎看着夜洛寒说,“只是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而已,其实……”

    “你误会了。”夜洛寒淡淡出声。

    木青黎微愣的看着他,夜洛寒又道,“朕不信你的,需要另一个人跟你对质,还有行验血之术来证明你说的话是否为真。”

    明明木青黎明的脸色已是苍白,可夜洛寒这话落后,夜思天觉得她的脸色好像更白了,连唇上最后一丝血色也没了。

    木青黎心痛的听着夜洛寒对她的不信任,“对质?你说的是木随吗?”

    夜洛寒淡漠的看着她,“是的,明日朕会召他入宫,在你们没有见面前提审,朕倒要看看你们没有串供前说的话是不是一样。”

    “提审?串供?”木青黎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虚弱声音中隐隐带着几分委屈跟生气,“我们不是犯人。”

    夜洛寒却是眸色一沉,“如若木倾洛真是皇子,偷生皇嗣是罪;若他不是,欺君也是罪。”

    罪……

    是她病的太严重了吗?为什么心痛的停不下来,“那,那我说爱……”

    “别对朕提这个字。”夜洛寒声音虽冷却还是带了一丝怒意,“成兰亭,明日午时过后将木随跟木倾洛带到这里来,记得掩人耳目。”

    成兰亭对着夜洛寒拱手应声,“是,皇上。”

    听到成兰亭的回答,夜洛寒径直迈步离开,韩靖琪看了眼笑笑,笑笑明白的点了点头,随后韩靖琪也跟着离开,成兰亭亦是如此。

    三个男子离开后,夜思天道,“走吧,我们送你回寝殿。”

    木青黎见状也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只能听夜洛寒的安排,她对着夜思天点了点头然后便由着的繁星扶自己回寝殿。

    见夜思天与笑笑一直跟着,木青黎知道她们这是在送她回寝殿,心里涌上一丝丝暖意。

    即使在她做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后,她们对自己仍保持着一腔善意。

    想着,木青黎出声道,“天儿,笑笑,你们相信我说的吗?”

    夜思天转头看向木青黎,她相信当木青黎说出那句话后,众人除了震惊外应该就是相信了。虽然他们不了解木青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五年前会突然离开,但至少在他们的心里,木青黎不会说这样的谎话。只是太过震惊也太过疑惑,所以他们更想知道所有的事情。

    很久都没有得到回答的木青黎苦笑了下,在他们的心里自己五年前离开又跟人成亲了,怎么会仅凭一句话就轻易相信了她呢。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们。”木青黎说完又咳嗽了一声,“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宽容跟照顾。你们真的,比想像中的好太多太多了。”

    夜思天想问她,想像中是什么意思,可是看到木青黎说完话又咳嗽个不停,又不觉得这些重要了,“你别说话了,还是好好休息吧,等休息的好一些了,想说什么都行。”

    木青黎咳了几声后,也是真的没什么力气了。她也是真没想到自己的身体调理了快五年,一个感冒而已也能让她虚弱成这样。

    夜思天与笑笑看着木青黎在床上躺下后便与她道了别,出了寝殿后夜思天便担心道,“木木她真的只是感冒吗?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严重。”

    笑笑回道,“看着是挺严重的,不过太医应该也不会说谎才是。”

    夜思天觉得笑笑的话也很有道理,“希望她休息一夜,明天身体能休息好些吧。”

    当晚半夜里,木青黎的低烧成了高烧,繁星急的忙让人去请太医。等太医给木青黎诊治后惊讶发现,白天不过普通的感冒之状现下竟已经有心疾之症,当下后悔今日下午用药过轻。太医吓的忙给木青黎先做了针灸后又开了几副药,再无白天时的轻待。

    太医这一通忙下来,天色已渐大亮,繁星看着病床上晕睡中的木青黎,以皇后娘娘现在的身体肯定是没办法再起身的,“来人。”

    殿外一名宫女走了进来,躬着身子恭敬的唤道,“繁星姐姐。”

    繁星看着宫女道,“你去找皇上,跟皇上说……”说了一半繁星改口道,“算了,我自己过去,你在这里好好守着皇后娘娘。若是看到皇后娘娘有一丝不适就立即叫太医。”

    “是,姐姐。”宫女回声。

    早朝刚下,李耀便凑到夜洛寒的面前,“皇上,皇后娘娘身边的繁星姑娘早朝前就来求见了,现在还一直在候着呢。”

    夜洛寒眉头微皱了下,繁星的性子向来稳重,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不会这般,他提步向前,“将人带到御书房来。”

    “是。”

    片刻后,夜洛寒便在御书房里见了繁星,听繁星说完昨夜发生的事情。

    “心疾?”夜洛寒眸色里全是冷意,她有心疾吗? 夜洛寒回忆着五年前的相处,他见过心疾之人的模样,那时候她看起来一点心疾之症都没有。可五年前没有,为何现在有了,心疾之症一般都是出生便有的。

    繁星回道,“太医确实说皇后娘娘此状有些心疾之症,不过好在并不算太严重,但也需要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皇上,皇后娘娘现在很虚弱,下午怕是没办法起身。”

    夜洛寒静默了片刻,对繁星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繁星不放心的出声:“那,皇上,下午的事情……”

    话落,一边的李耀便目露心惊,这个小丫头怎么这么大的胆子!他眼中略带担心偷偷的看向夜洛寒,只希望今日皇上心情好,不会跟这丫头计较。

    夜洛寒抬眸看向繁星,良久,久到繁星眼中生出畏惧,李耀的眼中生出怜悯,夜洛寒终于开口了,并不是繁星与李耀所以为的愤怒,只是轻抬起手冲着繁星摆了下:“朕会推后的。”

    “谢皇上,奴婢告退。”退后两步转身离开的繁星,走出御书房门后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几乎要以为皇上要下令杀了她了。虽然皇上并不是嗜血之人,但终究是皇上,他的威严不容许任何人侵犯。可是皇上却没有因为她的无礼而生气,甚至还告诉她会延后,这说明,说明皇上还是有些在意皇后娘娘的吧。

    如果那个木小公子真的是皇子,或许皇上跟皇后娘娘还有希望的。

    御书房里,夜洛寒出声对李耀道,“派人去看看成将军有没有出宫,没出宫将人叫过来。若是出宫了,派人追过去,下午的事情先推后,等朕再订时间。”

    “是,皇上。”李耀领命离开。

    当李耀走到御书房的门口时,“等等。”夜洛寒出声将人叫住。

    李耀回头躬身,“皇上,还有什么吩咐?”

    “让林太医来见朕。”夜洛寒说。

    林太医是木青黎入宫后专门负责给她诊治的太医,听到夜洛寒的这话,李耀心里也明白了些,“是,皇上。”

    片刻后,御书房外的小内侍进来禀告,“皇后,林太医求见。”

    看着奏折的夜洛寒头抬也未抬的答了声,“让他进来吧。”

    小内侍退出御书房,很快林太医走了进来:“臣,见过皇上。”

    夜洛寒抬头看了眼林太医,“起来吧。”后又继续低头看手里的奏折。

    “臣,谢皇上。”林太医起身。

    “朕记得昨天你跟朕说,皇后的身子不碍事,寻常风寒罢了。怎么过了一夜,来传信的人竟说是引起了心疾之症?”

    夜洛寒的声音不怒自威,吓的太医立即跪地,“皇上恕罪。”

    “恕罪?” 夜洛寒冷笑一声将手里的奏折放下,抬头看向跪地的林太医,“你说说,你何罪之有?”

    林太医即不敢多搭错又不敢说自己什么错都没有,他谨慎道,“臣在给皇后娘娘医治时,一时疏忽,忘记问了皇后娘娘是否有其他隐疾。或是提前问了,只需将昨日的药量再加些,立即压下风寒之症便不会引起心疾之症。”

    “望闻问切,朕这个不懂医的都知道这四个字的重要性,林太医这太医当久了,连医者根都忘记了。”夜洛寒话说的毫不留情。

    林太医吓的立即伏下身子,“ 臣知罪,还望皇上恕罪,臣接下来一定尽心尽力为皇后娘娘诊治。”

    “既叫她皇后娘娘那她就是皇后娘娘,你们这些人惯喜欢猜朕的心思,自作聪明的做事,朕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夜洛寒话语里带着隐怒的讥讽。

    林太医吓的一动不敢动,他原以为皇上并不在意皇后,否则也不会让他配合皇后娘娘假死事件。可这会看来,皇上竟是在意。

    当初选林太医给木青黎完全是因为知道他嘴紧,但是也忽略了他的小心思,夜洛寒又道,“你即这么喜欢揣测朕的心思,应该知道朕在大部人时候都愿意给第二次机会的。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这太医院你也不用再待了。”

    汗湿了一背的林太医忙出声谢恩,“臣谢皇上隆恩,臣定尽心尽力医治皇后娘娘。”

    “起来吧。”夜洛寒敲打完出声道。

    林太医躬着身子起身,小心的抬手用衣袖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又怕又悔。

    夜洛寒又问,“朕听说,心疾向来都是与生俱来的,依你看,皇后娘娘的心疾是出生时就有的吗?”

    听到夜洛寒声音如往常时一般,林太医心里的惧怕褪去了些,稳下心神回答夜洛寒的问题,“回皇上的话,一般天生心疾之人,唇色异与常人,泛微紫。平日里也不能做过剧烈的动作,可是臣观皇后娘娘脉像,她的唇色以及早晨皇后娘娘醒来后的问话,皇后娘娘的心疾并非天生,是后来由其他病发而引起的。不过皇后娘娘的心疾之症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只要平日调理好与常人无异。需要注意的是最好不要生病,任何病症稍微不注意就容易引起心疾,心疾一旦引起都是严重的。”

    其他病发引起的?这五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得心疾。

    林太医看着陷入沉思中的夜洛寒,不敢出声,只静静的站在原地。

    夜洛寒回神见林太医还站在原地,冲着他挥了下手。

    “臣,告退。”林太医退下。

    夜洛寒神色凝重,心疾……她为什么会得心疾?

    在这一刻,对夜洛寒来说,好像这五年她发生了什么比当初她离开的原因更重要。这五年里,她过的不好吗?

    他以为,她过的很好。

    应该很好的,不是吗?

    一个时辰后,李耀进来禀告,成将军已经出宫回府了,不过派去的人追到了成将军的府上,传递了皇上的意思。

    夜洛寒只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继续低头看奏折。

    这一看,便看到了中午,李耀在一旁提醒几次该用膳了,夜洛寒都以为不饿回了。

    再次看到夜洛寒放下手里的奏折,李耀又忙出声提醒,“皇上,午时都过了,还是用些午膳吧,龙体要紧呀。”

    夜洛寒理都没理他,将手里的奏折扔到已阅的一边,再次从未阅的一堆里拿起了一本。

    李耀见状心里着急却没有办法,这会一个小内侍从外面走了进来,没有说话的看了眼李耀便出去了。

    李耀对着夜洛寒行了个礼,“皇上,奴才去去就来。”

    夜洛寒没有任何反应的看着手里的奏折,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夜洛寒一页页的翻着,希望自己的心能静些下来。只是已经这样翻了几个时辰,他的心还是没办法静下来。

    夜洛寒脑子里全都是昨日木青黎苍白的脸色,不知道她这会是什么情况。夜洛寒烦燥的扔了手里的奏折,都说做皇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他这个皇上却连去看个女人都拿不定主意。

    夜洛寒已经分不清自己对木青黎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了,怨有,恨也有,但……放不下也是真。

    他可以骗任何人却骗不了自己,即使五年过去了,他对木青黎仍放不下。

    正烦着,刚才出去的李耀走了进来,对着夜洛寒行了个礼,“皇上。”

    夜洛寒看着他,“什么事?”

    “皇后娘娘写了封信想要送到成将军府去。”李耀手里捧着那封信。

    夜洛寒看着那封信,“拿过来。”

    “是。”李耀走到夜洛寒的面前,将信呈上。

    夜洛寒接过信件,信封上的字一如五年前那般丑,夜洛寒觉得他这辈子怕是都不会遇见写的比她字还丑的人了。

    夜洛寒将信在手里来回翻转了几下,“你说,她这封信是不是写回去串通那个人的。”

    李耀当然知道夜洛寒说的那个人是谁,皇上这么问他不代表就真的喜欢他讨论这件事,李耀回答道,“回皇上,来人说皇后娘娘写这封信的时候是当着繁星姑娘以及所有人寝殿内下人面写的。”

    “你的意思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不敢?”夜洛寒说。

    李耀道,“奴才不知,奴才只知皇宫里的人只有一个主子,那便是皇上。”

    夜洛寒看了眼李耀,然后将手里的信递了回去,“派人送过去吧。”

    李耀接过信件,“是,皇上。”

    夜洛寒又道,“备轿,朕要去皇后宫里看看。”

    这封信送来的也算及时了。

    “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