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攻男受h失禁&跳舞时被他顶了

    “你们死心吧!”

    地上躺着的宁昆不知怎么挣扎将嘴里的破布吐出来了,看着楚棠将纸条和萧珣的印章递给小兔,他一声冷笑。

    “你们挟持世子,但你们插翅难逃,这个屋子你们都出不去——”          

    他的话没说完,小兔已经跑到一个老妇身旁,这个老妇就是适才动手制住铁英的人之一。

    “鼠婆。”小兔说,“送出去吧。”

    老妇笑呵呵应声是,从怀里拿出一只老鼠,用布将纸条和印章缠在老鼠身上,往地上一扔:“乖孙儿,去吧。”

    那老鼠刺溜消失在厅堂,沿着墙角不知哪里去了。

    宁昆的声音戛然而止,这是一群鸡鸣狗盗之徒,会有传递消息的奇怪办法。

    “但是!”他再次厉声喝,“你们这样做根本是无用功,就算你们把消息送出去,你们出不去,外边也杀不进来,现在收手还——”

    话没说完被迈步走过去的楚棠俯身给了一巴掌。

    不待宁昆回过神,又被接连打了两巴掌。

    “这下我把世子身边的人也得罪了。”楚棠晃着手,蹙眉说,“路是堵死了。”

    说罢甩手。

    “小兔把嘴给他堵严实。”

    小兔蹦跳过去,抬脚在宁昆脖子上一碾,宁昆眼一翻晕死过去。

    “这就说不了话了。”小兔笑嘻嘻说。

    楚棠长叹一声,看向四周,十几人围绕厅堂将他们围住,但这丝毫没有安全感啊。

    正如宁昆所说,他们插翅难逃啊,他们绑了世子,但真敢杀世子吗?

    不杀世子,他们就要被杀。

    杀了世子,他们也要被杀。

    这怎么看都是死路一条啊。

    楚昭说让她制止萧珣,然后等着,她慌里慌张也忘记问了,等到什么时候?一天两天三天,还是一年两年?

    楚棠抬手捶了捶自己的头:“楚昭啊楚昭,我为什么昏了头要听你的。”

    ……

    …….

    楚昭也在等,看着日升日落,王府厅内光影变幻。

    阿乐坐在椅子上一个打盹,猛地醒过来,不待眼睛完全睁开就忙起身做出护卫状。

    “阿乐你再睡会儿吧。”楚昭笑说。

    阿乐揉着眼:“不睡了,一会儿要吃饭了。”坐直身子看外边,门窗都开着,可以看到外边天光大亮,但也能看到有兵士森立。

    那日楚昭让中山王好好想想,中山王看了楚昭一眼,没有再说话离开了。

    她们被关在这里。

    一会儿就该吃早饭了,阿乐想,这是第四顿早饭——这次楚昭主动要茶水三餐,中山王府的人也没有意图饿死他们,都依言按时送来。

    “不知道那边顺利不不顺利。”阿乐忍不住嘀咕一句,说完又忙看楚昭,“小姐,我不是害怕,就算阿棠小姐失败了,我也不怕。”

    楚昭哈哈一笑:“是,失败了就一起死,没什么可怕的。”

    刚重生醒来的时候,她有一点点怕死,现在么,遗憾都已经弥补,无牵无挂。

    阿乐点点头:“我跟小姐一起死,就什么都不怕。”

    她说完看了眼丁大锤。

    丁大锤愣了下,他也要吗?好吧,没了皇后,他白熬了这么久,还得回去当山贼——也不能,皇后出事了,老大一定不会放过来,他也死定了。

    “我也是。”他说,学着阿乐的话,“我跟小姐一起死,就什么都不怕。”

    楚昭哈哈笑。

    外边传来脚步声,但这一次不是送早饭,而是中山王拄着拐杖迈进来,拐杖落在地上发出咚地一声。

    厅内的笑声也停下来。

    中山王看着楚昭:“楚小姐很开心啊。”

    楚昭看着中山王阴沉的脸,笑道:“看来王爷不怎么开心。”

    中山王看着这女孩儿,女孩儿安坐椅子上,神情似笑非笑——

    第一次见的时候,楚昭虽然眼神不善,话语唐突,但好歹也是个像模像样的闺阁小姐。

    现在呢,怎么看都些,匪气?

    中山王坐下来:“楚小姐,你都当了皇后,怎么反而一副痞子样,你这样子,可不像你父亲啊。”

    那像她母亲吗?楚昭微微晃神,木棉红,看起来可不像痞子——她收回神,压下这个名字。

    “那王爷你就知人知面不知心了,我父亲如果不是痞子的话,也坐不到今天的位置。”楚昭笑说,“我也一样。”

    中山王点点头:“你说得对,世间富贵皆泼皮。”他将一张纸条一枚印章放在桌子上,“楚小姐,我儿这次运气不好。”

    楚昭笑容更灿烂,伸手拿起纸条,端详上面的字和印章。

    阿乐已经高兴地抚掌:“阿棠小姐厉害啊,真抓到世子啊。”

    “人不逼到份上就不知道自己多厉害。”楚昭感叹。

    楚棠那一世都敢杀人呢。

    杀的是她。

    中山王看着主仆两人的样子,轻咳一声:“楚小姐,虽然我儿运气不好,但不是说你就赢了啊。”

    阿乐瞪眼:“你儿子被抓了,生死就在我们手里了,这还不叫赢啊。”

    中山王看着这个婢女,笑道:“小姑娘,你可能不知道,本王有多少儿子。”

    多少儿子?阿乐愣了下。

    “本王有妻一人,姬妾三十,生养七个儿女。”中山王说,看着楚昭,“阿珣是朝廷册封的世子,但并不是本王唯一的儿子。”

    楚昭哦了声,看着他:“那王爷的意思是,这个儿子的死活无关紧要了?”

    中山王没有回答,轻抚手里的拐杖:“阿珣是我长子,那时候我还觉得自己是个孩子,突然多了一个孩子,感觉很奇特,我看着他睁开眼,从襁褓婴儿,到蹒跚学步,看着这个孩子,哪里都像我,但他又是一个新的生命,人人都说子女当感父母生养之恩,但其实呢,是阿珣解救了我,他的到来,让我苦闷无趣的生活突然变了样,让我精神振奋,让我开怀大笑。”

    他看向楚昭。

    “楚小姐,你对你父亲来说,必然也是如此。”

    楚昭想了想,父亲围攻的山贼突然看到一个孩子被举起来,说是他的孩子,心情怎么样?

    吓了一跳吧?楚昭没忍住笑了,父亲的生活也从此变了样。

    中山王看着女孩儿笑得灿烂,道:“子女缘是人生难得的幸事,但,人生总是难免不幸,聚散离合。”

    “有话直说。”阿乐恼火喊道,“你是不是不管你儿子死活了?”

    中山王道:“我先前说了,阿珣是我从小带大的,他就是我雕刻出来的另一个我,他和我的心志一样,如果知道因为他将阻拦我们的大业,他一定会舍弃生命。”

    阿乐道:“说那么多,不就是不管你这个儿子了。”

    中山王不理会她,看着楚昭:“楚小姐,等本王登上皇位,会追封阿珣为太子,到时候,本王会封你为太子妃,让你与阿珣泉下相伴相依。”

    “你!”阿乐怒喝。

    丁大锤拔出了兵器。

    跟随中山王进来的护卫们也刷拉举起刀剑弓弩,厅堂里寒意森森。

    楚昭安坐,笑了笑:“果然天家无父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