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宝贝越来越紧了/在教室偷偷用笔自慰

    强烈的冲击,掀飞了石娃,连带脚底下的符箓还有他的身体,飞到十米之外。

    虚空上的余波还未消散,不断地波及四周。

    白经业站在远处,余波扫向他脚底下的符箓,只是轻微的晃了晃。

    抬头朝虚空上看去,剑纹跟石娃操控的符纹,竟然粘合在了一起,相互吞噬。          

    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石娃单手结印,大量的符纹出现在空中,加持到九角符纹当中去。

    剑纹还在冲击,欲要撕开面前的符纹。

    这是符纹的较量,也是符道的较量。

    石娃操控的九角符纹,还称之不上符箓。

    真正的符箓,并不是这个样子。

    白经业操控符箓,迅速逼向石娃,竟然要联合剑纹一起,将石娃杀死。

    面对一个剑纹,石娃就捉襟见肘了,白经业逼近,更是雪上加霜。

    “没想到白导师如此卑劣,以前我真是看走眼了。”

    很多学员发出愤怒之声,其中还包括白经业的学员。

    他们敬重的导师,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就算白经业活下来了,口碑也会一落千丈,没有人愿意加入他的班级。

    石娃睚眦欲裂,剑纹开始反扑,释放出滔天的剑意,九角符纹开始后退,上面出现大量的裂痕。

    这样下去,九角符纹肯定会败在剑纹之下。

    白经业的长剑已经到了,石娃腹背受敌。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石娃咬住舌尖,喷出一口精血。

    猩红的血液,注入到九角符纹之中。

    顿时间!

    九角符纹光芒大作,释放出滔天的气息,像是一尊远古异兽苏醒。

    整个死符潭开始咆哮,愤怒的水流,将石娃还有白经业的衣服全部浇透。

    还有大量的符纹从潭底钻出来,这些符纹虽然没有剑纹那么恐怖,却也不可小觑。

    “吼!”

    从九角符纹深处,冒出一团火焰,幻化出一尊恐怖的凶兽,将剑纹吞噬进去。

    依旧是祖符的力量。

    祖符乃天地中最古老的符纹,一点点孕育而成,可以说是符箓的鼻祖。

    剑纹消失了,被九角符纹吞并掉,幻化为一体。

    就在石娃收取剑纹的那一刻,白经业的长剑出现在石娃后背。

    “滚开!”

    石娃咆哮一声,手中匕首横切出去,这是暗杀术。

    经过柳无邪指点之后,匕首划出去的时候,感受不到一丝气流波动,让人防不胜防。

    白经业大吃一惊,他还是低估了石娃的实力。

    “嗤!”

    白经业躲避不及,小腹多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被法则压制之后,白经业修为堪比上仙境,石娃才能一击得逞。

    击中白经业之后,石娃操控脚底下的符箓,一个倒卷,退到几米之外,白经业想要偷袭他,不是那么容易。

    “好厉害的暗杀术!”

    外面那些导师一脸的震骇之色,石娃刚才展露出来的暗杀术,他们闻所未闻。

    能轻松击中白经业,主要是白经业轻敌了,从一开始,就没有将石娃放在眼里。

    “小子,我要杀了你。”

    白经业将伤口简单处理一下,脚底下的符箓快速逼向石娃。

    你追我赶,两人在死符潭上空,展开了激烈的追逐战。

    吸收剑纹之后,九角符纹力量大增,释放出骇然的气息,逼着虚空上其他符纹不敢靠近。

    白经业长剑连续劈砍,剑气落在潭水上面,发出呲呲声。

    “你们快看,石娃在干什么。”

    面对白经业的追杀,石娃并没有反击,一直在躲避,很多人看的一头雾水。

    “他在吞噬死符潭中的符纹!”

    一名导师满脸震惊的说道。

    “难道他……”

    死符潭太大了,两人追逐了半天,还没抵达到边缘地带。

    石娃吞噬了上千道符纹,九角符纹逐渐成型,朝一枚完整的符箓发展。

    刚才虽然看起来像是符箓,还缺少很多东西。

    完整的九角符纹,分开可以变成三枚,合并可以变成一枚。

    白经业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强烈的危机朝他逼近。

    “嗖嗖嗖!”

    又是好几枚剑纹从潭底钻出来,这次分别攻击石娃还有白经业两人。

    面对飞射而至的剑纹,白经业放弃追杀石娃,先化解剑纹再说。

    这也给石娃腾出喘息的机会,没有白经业追杀,终于松了一口气。

    操控九角符纹,主动朝剑纹飞去。

    石娃开始大肆掠夺,那些普通的符纹,一个接着一个消失。

    这样下去,死符潭中的符纹,将彻底被吞噬一空。

    没有这些符纹看守,死符潭也慢慢恢复正常。

    石娃如果能将死符潭中的符纹全部吸干净,也算是大功一件。

    冲向石娃的剑纹,很快消失,被九角符纹同化掉。

    白经业则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没有祖符的压制,剑纹幻化出利剑,横冲直闯,好几次险些洞穿了他的身体。

    “给我开!”

    白经业咆哮一声,手中长剑幻化出一尊剑幕,将剑纹震碎。

    “咔嚓!”

    剑纹四分五裂,化为无数碎片消失在天地之间。

    石娃吞噬掉两枚剑纹后,九角符纹又放大了一圈,遮天蔽日,像是一道幕帘,悬挂在苍穹之上。

    震碎剑纹之后,白经业身体长驱直入,很快追上石娃的步伐。

    两人追逐这么久,快要抵达死符潭对面了。

    只要石娃先行抵达对面,就算胜者。

    白经业不可能给石娃机会。

    手中长剑突然飞出去,逼着石娃朝右侧飞行,距离对岸越来越远。

    “柳导师,能请教一个问题吗?”

    一名老者穿过那些学员,站在柳无邪面前,一脸恭敬之色,称呼柳导师。

    就在昨天,青炎道场规定,柳无邪从助理之职,晋升到导师之职,享受的待遇更高。

    “请说!”

    柳无邪看向这名老者,能回答的问题,他都会回答。

    不能回答的问题,自然不会回答。

    老者叫陈益,在青炎道场教导符道班,所有符道导师之中,年纪最大,也是教学年头最多的一个,为人比较和善,人缘也不错。

    人刚到,叶凌寒就给柳无邪传音了。

    “石娃操控的九角符纹之中,我能感受到里面有股神秘气息,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气息吗?”

    陈益知道这样问,有些强人所难,所以姿态放的很低。

    周围其他学员还有导师全部围过来,他们也很好奇。

    能镇压住剑纹,绝非泛泛之物

    连玄仙境都选择强行破除剑纹,石娃却将其吸收炼化,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天地为始,符道为元,神道为精,气道为一,人道为生,死道为无,这是虚无之力。”

    柳无邪并未说出祖符的秘密,让他们自己去领悟。

    祖符诞生天地之初,正是天地开启之日,符道为元,元是一的意思,同样是开始的意思。

    神道为精,所谓精气神,缺一不可。

    气道为一,体内只有一种气,出现两种气,就会曝气而走。

    人道为生,死道为无,验证了天地阴阳,轮回六道。

    陈益似懂非懂,还是朝柳无邪鞠了一躬,只要仔细钻研下去,肯定会找到正确答案。

    至于其他人,更是听得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柳无邪说的是什么。

    九角符纹吞噬的速度逐渐加快,漂浮在空中的符纹,变得稀稀拉拉,吸收的差不多了。

    一股骇然的吸力,涌向四周,连死符潭都开始变得无比暴躁。

    两人脚底下的符箓能量正在大量消耗,最多还能坚持盏茶时间。

    不能抵达对岸,就会跌落死符潭之中。

    “小子,这是你逼我的!”

    白经业手中突然出现五枚符箓,一共五种颜色,对应五种属性。

    “这是五雷符!”

    虽然是五枚,可不是五行符,而是五雷符。

    白色符箓代表赤色雷电,红色符箓代表毁灭之炎,金色符箓代表灭世神雷,黑色符箓代表覆灭之源,还有一枚符箓,竟然是绿色,散发出的能量并不是很强烈。

    这是雷电之藤,可以幻化出漫天藤条,锁住对方的身体。

    为了诛杀石娃,白经业竟然拿出了自己的压箱底的本事。

    五雷符出现的那一刻,连柳无邪都站起来,眼眸中闪烁出恐怖的杀意。

    “无邪,石娃会不会有事。”

    从目前情况上来,石娃很危险。

    五雷符合并,会形成五雷神柱,连玄仙境都能杀死。

    石娃不过天仙境,面对五雷符,可以说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这是一个死局!

    柳无邪没有回答叶凌寒,目光锁定符塔,静等石娃下一步动作。

    石娃是他一手调教出来,他相信石娃一定能破局。

    可能是受到五雷符的影响,从死符潭中涌出来更多的符纹。

    剑纹就多达十几道。

    还有雷纹,冰纹,五行纹等等。

    天地中属性太多了,每一种属性,都能诞生一种符纹。

    这些符纹竟然集体朝石娃这边飞过来,跟他面前的九角符纹合并。

    “石娃在干什么,难道要借助死符潭中的所有符纹,来击败白经业的五雷符吗。”

    目前来看,石娃是这样做的。

    以他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抗衡五雷符。

    唯一的办法,借助死符潭中的所有符纹,汇聚一起,威力必定不在五雷符之下。

    白经业岂能给他机会,五雷符已经砸下,分为五个方向,直奔石娃。

    石娃单手结印,虚空一划,面前竟然出现一座黑洞,恐怖无比,又是一枚三角符印出现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