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一个吃_japanese妇乱

    “弥勒!”

    燃灯佛已是怒火填膺,目眦欲裂。

    他被李轩与罗烟二人连续斩击,真灵法体近乎破碎。。。

    可千秋笔的因果之力,还有未来佛弥勒拟定的‘未来’,都将燃灯佛牢牢的牵扯在了凡界之内。        

    他几次逃离的企图都被破坏,各种样匪夷所思的巧合都在发生,阻止他脱离到秦皇元封之外。

    而就在这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燃灯佛的法体已被那两道金紫二色的流光,轰击到近乎千疮百孔。

    他穷尽自身一切之力都无法抵御抗衡,那对双刀总能从他最脆弱的地方穿透进来。

    燃灯的法准之力在‘真理’镇压下破绽无数,而周天星斗大阵的算力,则能让李轩洞察到他每一个致命弱点,并将之加以利用。

    燃灯唯有借助量天尺来缩小李轩与罗烟的力量,再以二十四枚定海神珠镇压化解。

    可量天尺毕竟非是‘衡量’力量的天平,这两件强大的先天神宝又在几十亿里外的太虚外域,此刻只是借助他的法力投影于此。

    燃灯在抵御了将近三十个呼吸之后终于力不能支,一身法准全数溃散崩灭,真灵元神也被那金紫二色的刀光强行轰散。

    此时李轩又毫不留情的以‘六合诛仙剑图’往下方一罩,将燃灯那碎散的真灵元神,全都收入到剑图之内,交由内中的剑气斩杀磨灭。

    李轩本人的意念,又锁定了南极长生大帝与大司命。

    佛门以弥勒为首的那些菩萨佛陀对燃灯还是留有情面,他们只是封印秦皇元封内外,并不直接对燃灯出手。

    可对于南极长生大帝与大司命,就没那么客气了。

    那一重重的梵门法准如山一样碾压下来,封锁着天上地下每一寸虚空,也撕扯着南极长生大帝的法准之力,让她的骨骼血肉寸寸承压。

    南极长生大帝稍作尝试,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脱离凡界,就干脆拔空而起,挟带着大司命往西安城的方向逃遁。

    可这同样步履艰难,寸步杀机。

    李轩麾下的六极天,六神将也都同时出手,遥空以极天法准轰击,使得南极长生大帝的口中吐出血焰。

    当李轩将燃灯佛的真灵法体解决,这二人也才堪堪逃出始皇陵的范围。

    ‘天击地合阳阳神刀’随后以极致之速遥空追索而来,仅仅一个穿击,就将南极长生大帝的法体洞穿出两个巨大的孔洞。

    不过她早已有备,身躯顺势幻化为雷霆,然后在七百步外显化出形体,全身上下竟分毫无损。

    在她的足下则生出了一面阴阳太极鱼图,缓缓的循环转动,将一切加诸于其神躯之上的异力,都转化为阴阳二气。

    她竟一手提着大司命,扛着这天地间诸多神佛,众多极天的遥空轰打,安然无恙的往西安城方向踏步走去。

    李轩与罗烟身化的金紫二光穿梭斩击,也仅仅能在南极长生大帝的身体上,轰击出几道血痕。

    此时李轩的法力较之大半年前又有极大精进,他们手中的双刀也换成了‘碎光’与‘光痕’,杀伤力远胜于面对勾陈大帝与鲲鹏之时。

    可此时二人的刀光,竟无法伤及南极长生大帝。

    这位帝君体外流转着一圈立体的太极阴阳鱼图,可以将一切外力卸除化解,比之鲲鹏大帝的‘吞纳’之能更加可怕。

    两人的刀力在触及南极长生大帝的瞬间,就会被移走转化将尽七成。

    尽管余下的那三成力量,仍可将其人重创,可后者掌握生死法准,须臾间就可恢复如初。

    “道分阴阳,以太极二气造化万物!吾之阴阳法准,太极神躯,以守御而论仅逊圣人,帝君当中天下无双!”

    南极长生大帝步履从容,神色冷漠:“这次是我小看了你们,以至败绩,可汝等能奈我何?”

    她刚才拿不下李轩,可李轩也一样奈何不得她。

    只要走入到西安城内,她就可借助大司命埋下的后手,安然无恙的脱离至太虚外域。

    那个时候,无论是李轩,还是此地参与围杀的佛门大能,都将为此付出代价。

    “这是,两仪造化图?”

    就在五十里外,因身份不便未能参与此战的绿绮罗,眼眸中不由透出深深的惊异与惊喜之情。

    这位南极长生大帝不但将她的这具法体祭炼为‘太极神躯’,更将那‘两仪造化图’埋藏于她的法体之内。

    这是南极长生大帝仿制‘太极图’而炼的强大神宝,就守御之能来说确实登峰造极。

    此物在天下间所有后天炼造的神宝当中,足以列入前五,也确可护持南极长生大帝在漫天神佛,众多极天的围杀下安然脱身。

    只是他们的布置远不止此——

    就在大约七个呼吸之后,那‘金阙天章’的埋藏之地忽然爆出了滔天金气,与李轩的龙气应和。

    李轩暂时收起了‘天击地合阳阳神刀’,转而以自身的龙气神权,调度‘金阙天章’之力,朝着南极长生大帝遥空一指。

    “天律!违背天条者,当擒拿问罪!”

    南极长生大帝顿时身影一滞,她不但感觉自己的身躯四肢被一股力量束缚。就连她的所有真元法力,甚至自身的每一分血肉,都被一重重的束缚困锁。

    此外那些施加于她体外,所有与束缚有关的极天之法,都力量大增。

    就如伏友德驾驭的‘浑天锁’,其身具的锁铐,封印之力就被增强至接近于圣天之力。

    南极长生大帝的眼不由微微收缩,瞳孔深处现出了几分忌惮之意。

    集合天地人三书近半本源之力的‘金阙天章’,是力量接近于‘太极图’,‘盘古幡’,更胜于三书的存在。

    正是此物与‘秦皇元封’结合,让他们这些诸天帝君数千年不能入凡界一步。

    幸在此时的金阙天章还未完全解封,它的力量依然有限。

    南极长生大帝一声冷笑,开始以雷霆之力将那律令的力量轰灭粉碎。

    所谓‘雷霆’,不仅仅只是雷电,更是天地与人身的根本神炁,是道之化身,可斡旋造化,颠倒阴阳,变化万端,所以是道家万法之首,一切力量的至尊。

    所以哪怕是圣天级的‘天律’,也难将之束缚。

    南极长生大帝目测自己距离西安城只有三十余里,她估测自己的力量,足以支撑自己安然脱身。

    不过就在这时候,她的面色却微微一变。

    只因一只玉手,忽然就从她的胸腹部位强行插入进去。

    那竟是被她提在手中的大司命,这位的眼中毫无神采,也没有任何焦距。

    “天律,束缚!”

    她在配合着金阙天章,以天律之力,束缚着南极长生大帝的法力,元气,法准,血肉,真灵,乃至于她的‘两仪造化图’。

    “你?”

    南极长生大帝不由眼仁怒睁,不敢置信的看着大司命。

    她实在想不出这位金阙天宫之主有任何背叛自己,帮助李轩的理由。

    可她随后就意识到了什么,面色微微发白。

    “太初法准?”

    这分明是有人在大司命的真灵根本中动了手脚,却让大司命本人毫无所觉。

    而就在这一瞬,那两道金紫光华再次袭来。

    可此时南极长生大帝的太极二气却已紊乱不堪,她的躯体再次被洞穿出了两个孔洞。

    可这一次,南极长生大帝却无法以雷霆与阴阳之法化解。

    这金紫二光,随后又精准无比的轰开了她的眉心与后脑,重创了南极长生大帝的真灵。

    紧随其后,则是笼罩而来的‘六合诛仙剑图’,直接就将南极长生大帝的真灵与肉身,全数收入其中。

    李轩的昊天神印与浑天镇元鼎也随后压下,将之镇压锁死。

    此时他借助佛门之力,轻而易举就可将南极长生大帝击杀。

    可这位帝君的肉身与真灵,李轩都有极大用处,需得在‘六合诛仙剑图’内部将之慢慢炮制。

    直到此刻,大司命才恢复了几分意识。

    她的面色当即苍白如纸,毫无血色,眼神则满是迷茫疑惑的看着李轩。

    “可是破敌山之战?”

    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南极长生大帝出手?也想不明白,李轩是如何在她元灵当中动手脚的?

    大司命思来想去,也就只有漠北破敌山那一战最可疑。

    可大司命发现自己记忆中有大片缺失,仍不知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轩则唇角微扬:“待长公主殿下领受天律惩戒之后,朕再向你解释不迟。”

    此时他的一身龙气勃发,再一次与‘金阙天章’遥相呼应。

    李轩的眼中,则现出了无情之色:“自景泰十三年以来,长公主殿下屡次违背天章戒律,干犯天条,甚至不惜将金阙天章封印,以规避惩戒。可谓是执法犯法,倚势妄为,罪孽深重,还有何资格督察天地,监管诸神?”

    天律!剥夺!

    这一瞬,他直接将‘金阙天章’赋予大司命的神职与权柄,都强行剥离。

    大司命的脸上,顿时现出了无尽的痛苦之意。

    “你敢?”大司命的眼仁怒睁,目眦欲裂的瞪视着李轩:“你就不惧我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李轩顿时哑然失笑:“同归于尽?大司命是指你与南极长生大帝在西安城内埋下的后手,那二十三枚寂灭神珠吧?那确可在一瞬间夷灭西安城数百万军民,还有朝廷的百万大军。并以他们的性命为代价进一步打开元封通道,让南极长生大帝的本体降临此世。”

    他探手一招,将一本金光辉煌的宝册,直接从大司命的胸前招出,拿在了手里。

    此物正是金阙天章的副本之一,李轩入手之刻,他就感觉自己对‘天律’与‘因果’的掌控进一步强化。

    于此同时,李轩微摇着头:“可我既知此事,岂能没有安排?且朕如今何惧之有?”

    拥有了金阙天章与千秋笔,他哪怕在虚空外域,都不再畏惧任何一位帝君。

    哪怕是号称攻伐无双的斗战胜佛,号称守御无双的南极长生——

    ※※※※

    而此时在太虚外域,清净庄严世界。

    面如满月,宝相庄严的观世音菩萨端坐于莲台之上,情难自禁的发出一声悠悠叹息。

    “好一个玄黄大帝!不愧为这方天地间的最大变数,当真了得。”

    在她的莲台之下,则端坐着做童子打扮的少男少女。

    男的叫善财童子,传说其人是福城长者五百子之一,出生的时候种种财宝自然涌出,所以名为‘善财’。

    少女则是沙竭罗龙王的公主,以龙女为号。

    沙竭罗龙王出自身毒,可身毒之龙与中原之龙并非是一回事,他们名叫‘娜迦’,是一种人身蛇躯的生物,具有与龙类同等的力量。

    此时龙女就心情复杂的说着:“其实刚才我等全力以赴,还是有机会的。”

    那位玄黄大帝不但主持灭佛,更将整个佛门玩弄于鼓掌之间。

    结果最后他们还是得如了这位玄黄大帝之意,让让龙女的心情憋闷难以排解。

    善财童子倒是看得很开:“师妹此言差矣,那位玄黄大帝准备周全,备有重重后手。此战我们最多将之击退,却得付出太多代价,何苦来哉?

    师妹你可能感觉憋屈,可我等被驱逐出身毒之土与六欲天,有家不得回,才是真正的憋屈。”

    他想玄黄大帝灭佛之举,虽然是扫了诸佛与菩萨们的颜面,可就他们的根本来说,其实不但无害反而有益。

    他们要的不是信徒的财货,而是信愿香火。

    所以诸佛与凡世的那些比丘,其实在根本上是有冲突的,却又不得不仰赖其力。

    所以这未尝不是好事——

    观世音菩萨也微笑着摇头:“我等修行之人,不可为痴嗔之念所迷,才能洞见根本。”

    她的心念深处,则含着几分期待之意。

    方才南极长生大帝与燃灯佛的真灵,哪怕有三成可能从凡界逃离,观世音菩都不会将年前李轩与她定下的口头约定当回事。

    可今日李轩展现的手腕与力量,却让观世音看到了机会。

    “何谓根本?”

    善财童子嬉笑着向龙女解释:“根本就是现在佛与未来佛,都欲借这位帝君之力重归身毒,甚至是在西域之地,与那位天主抗衡。”

    “非也。”

    观世音微摇着头:“弥勒佛洞见未来,诸佛当中与李轩合作之意最坚者就是弥勒。我等若不能从其之意,只怕我佛门分裂在即。”

    “未来佛?”

    龙女若有所思:“可燃灯佛怎办?他三年来折损两次真灵,只怕现在的修为,会跌下佛陀位业,我等该怎么向他交代?”

    就在这个时候,她望见一个浑身燃火的身影,怒气冲冲的闯入到清净庄严世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