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属人妻好紧,快进去/污污的文章,看了会出水

    “大哥!”

    十太子有些惊讶,九位哥哥被困地维空间不得成长,性情一如好嬉顽童,十太子根本没指望九位哥哥能在这种决定妖族命运的时候起什么作用。

    想不到,关键时刻,却是大哥站出来表明了态度。

    其他八位金乌太子齐齐拱手:“婶娘,妖族复兴之事,尽管交予我等,请婶娘,就此放手吧。”          

    “哈哈哈哈……你们几个臭小子,就凭现在的你们,何德何能,叫众妖臣服?年轻识浅,受人蛊惑罢了!“

    说着,天妃应龙化作一道金光,直冲鲲鹏祖师。

    她的人设,使她无法向十位金乌太子出手。

    但是,现在能做妖族定心骨的,不是她,便是鲲鹏,只要制住鲲鹏祖师,事尚可为。

    鲲鹏祖师早有防备,大袖一拂,无量青光凭空自生,裹挟着殷殷风雷之声,轰向应龙。

    “轰“地一声,天妃应龙的一掌,与鲲鹏祖师硬撞在一起。黑色气浪翻涌,北冥之气炸裂,应龙天妃站立不稳,娇躯倒退七步,方才站稳,脚下一顿,那坚实无比,就连商羊粉身碎骨都无法炸裂的地面,竟被她硬生生踏

    出一个足坑,龟裂之纹喀喇喇裂向四方。

    鲲鹏祖师身形晃了几晃,脸色先是一白,继而涌起潮红之色,但是被他真气一压,北冥之气与应龙天妃的掌力反复作用,脸色复又变成淡金之色。

    但,鲲鹏祖师却仍稳稳地站在原地,并未退后一步。

    他的本体是鲲鹏,入水为鲲,出水为鹏,所修功法也暗合阴阳互换的太极之理,竟是硬生生化解了应龙天妃这一掌的掌劲儿。

    表面上看,这一掌鲲鹏祖师自然是占了上风。

    在众大妖心中,天妃应龙的威望地位固然最高,但是论修为,在他们看来,也是不如妖师鲲鹏才合理。

    但实际上,眼前这个应龙天妃却是冒牌货,她的实力修为,实则在鲲鹏之上。

    不过,这么硬碰硬的较量,鲲鹏却是占有优势的。

    天妃应龙大怒,差点儿不计后果,祭出她的红绣球,把鲲鹏祖师砸个头破血流。

    幸亏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那红绣球一拿出来,身份便败露了。

    到时候就算重新做回圣人,除非把所有知情者都杀了,今日的污点,也将成为她这个圣人永远受人诟病耻笑的把柄。

    “好好好……“

    心念急转下,应龙天妃故意面露惨淡,凄然一笑:“也许,我就不该复出于世。如果当年,便与太一,一起战死于天庭之上,才是我最好的结局啊。“

    应龙天妃退后几步,急急一转身,便向殿外飞去。

    挥袖转身之际,两行清泪落下。

    十太子忍不住唤道:“婶婶……“

    他本想冲上前去,却被其他几个金乌身形一闪,硬生生将他挡住,看着那应龙天妃飞身而去。

    九位金乌小太子脾气秉性一如顽童,却也有顽童的好处。

    他们不会顾念太多当年应龙为妖族付出多少,不会太多考虑情面难却。

    在他们看来,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对就该拥戴,错就该反对,为什么要考虑那些有的没有?

    ……

    娲皇故作凄苦之色,挥袖离开地维秘境,直飞至东海上空,看看无人追来,方才停下,一张俏脸顿时阴郁下来。

    可恶啊!如今的妖族,竟是这般的不争气!

    想当初,我自锦绣宫中参悟大道,坐享妖族气运信仰,帝俊和太一纵然无比狂妄,也得乖乖奉我为妖教教主,何等逍遥惬意?

    如今本座怜惜妖族疲弱凄苦,为了你们,亲自出面,被那阴险狡诈的北阴大帝困住我一道元神,你们倒把我轰了出去。

    嘿!鲲鹏!

    你们以为那老匹夫,是真心为了妖族未来打算?

    到时候,有得你们哭!

    那时你们若寻来我锦绣宫哭诉,且看本座肯不肯为你们出面!

    娲皇愤愤然想了一阵,心思复转迷茫。

    不能说服妖族陪她同闯冥界,尤其是鲲鹏这个强大的帮手,她如何逼迫北阴道人交出她的元神?

    大海之上,波光粼粼,娲皇仍旧以应龙形貌卧坐于云端。

    凭她现在的实力,又是在人家的地盘,想让北阴道人臣服,那是绝不可能的。

    她需要帮手,一个强大的帮手。

    可是,若非不得已,她不想显现娲皇真身。

    而以应龙身份继续出现的话,鲲鹏祖师已经与她决裂了,九天十地诸方大能,能得罪的,全都被她得罪遍了,她还能找谁帮忙?

    娲皇思量许久,忽然望向更东方那彩霞绚丽处,一双美眸轻轻眯了起来……

    东方飘云世界,碧霞之国,翠羽城。

    高山之上,有苍龙宫倚山而建。

    宫阙最高处,其上复有一崖,如飞檐斗拱,探出山头,斜挑于空。

    其上有两颗宝珠,一红一蓝,似相互吸引缠绕,缓缓旋转,放出无量清光。

    崖尖儿上,一袭白衣、长发披肩的东华帝君以散盘的方式,端坐其上。

    风拂动他的长发,自远处望去,五彩苍云,似乎就在他的身下轻轻飘动着。

    远处一道金光闪过,却是一个金甲女神仙,攸然定在他的面前,身形悬空于崖前的天空中,衣袂飘飘。

    “木公,久违了!”

    东华帝君微微张开眼睛,看清面前站着的人儿,不由双眉微微一挑:“吉仙子?”

    应龙脸上微现恍惚之色。

    吉,是应龙天妃的闺名,娲皇第一刻听到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就算她是真的应龙,也已太久没有人唤这个名字了。

    所以,应龙并不担心因此引起东华帝君的疑心。

    她的俏脸上微现嗔意,道:“木公,应龙早就许了人家,木公可以唤我太一夫人。”

    东华帝君呵呵一笑,站起身来:“吉仙子,你我相识,可还在你结识太一之前,并非因为他太一,你我才认识。”

    他的目光在这个他曾经真心爱过的女人脸上流连着,轻轻一叹:“吉仙子容颜如昔,东华见了,恍惚便如回到了从前。”

    娲皇很不耐烦东华叙旧,截断东华的感伤,道:“木公,应龙此来,有一事相求。”东华帝君一愣,道:“可是为了十二素女?她们是陈玄丘拜托本座代为照料的客人,她们要走,我不拦着,若愿留下,本座便要尽到地主之谊。吉仙子若为此事而

    来,恕我不能答应。”

    娲皇摇了摇头,道:“应龙非为此事而来,而是想请木公,同往冥界一行。”

    东华帝君愣住了:“往冥界一行?”娲皇道:“不错!应龙闭关治疗伤势这些年,修成了身外分身之术,前不久,为报夫君之仇,前往冥界寻那后土的晦气,不料得罪了北阴大帝,以冥界宝棺,困住

    了我的分身。”娲皇凝视着东华帝君,道:“木公得高望重,有你出面,想那北阴道人,也得卖你几分面子。应龙想求木公相助,前往冥界,帮我向北阴道人讨还我的元神分身。

    ”

    东华帝君惊讶道:“竟有此事?不过……”

    他迟疑了一下,道:“北阴道人我行我素,连道祖都不大理会的。我东华的面子,只怕……”

    娲皇道:“我答应你,若你帮我讨还元神,我妖族,便暂且放弃与巫族的仇恨,妖族一体加入木公的大军,助你击退青华,进逼中央天庭,成就无上霸业。”

    东华帝君目光大炽,紧紧凝视着娲皇。

    娲皇自信她开出的这个筹码,东华帝君不会拒绝。

    东华反天,就是不甘久居人下吧?

    毕竟,他当初可是天下男仙之首,紫霄宫中三千客,谁不位居其下?

    不管三清还是二圣,那时候可都得尊称他一声木公。结果,这东华帝君出道即巅峰,越混越回去,那身份地位,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到如今爬到他头上去的,不仅有六尊圣人,还有灵山的主人,天庭的

    主人,与他地位上平起平坐、声名和权力更在其上的,也有五六个。

    东华帝君如今孤注一掷,挑起反天的大旗,绝不会愿意节外生枝。

    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妖族驱逐,做不了妖族的主了,这个条件,应该能打动他。

    娲皇笃定地立在空中,东华帝君脸上阴晴不定,沉吟半晌,英俊的脸庞上才重新漾起笑意。

    “吉仙子这个条件,还真不容易叫人拒绝呢。”

    “木公同意了?”

    “吉仙子急什么,妖族如今处境微妙,这件事已经关系到方方面面,可不是你情、我愿,就能施行的。

    仙子且先请坐,虽说此处不是我的宫邸,也不能让仙子长立空中吧?太有失待客之道了,哈哈……”

    娲皇暗暗晒然,本座堂堂圣人,你也配与我同坐?

    娲皇傲立于空,淡淡地道:“不必了,木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尽管一一说来,就算要本座立个字据,也无不可。”东华帝君笑道:“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接下来你我双方如何合作,巫人谷一战,巫族必不某休,若他们寻来,本座该持什么立场等等,这些总要先说个清

    楚明白,否则你我何谈合作?”东华举袖一拂那清凉如玉的石台,挑眉笑道:“吉仙子不要看这里一峰奇出,孤立如刃,便是站上两百人、两千人,也不至于坍塌了呢。再说,真就坍塌了,不是

    还有我陪你一起摔下去么?”

    娲皇心中愈发的不耐烦,两个人都是堂堂皇皇的上仙,神通广大,就算这苍云峰真的塌了,他们两个又怎么可能摔得下去?

    早听说这东华帝君风流成性,果然说话乱七八糟,不知所谓。娲皇秀眉紧蹙,冷着脸儿道:“木公说笑了,我所修之身外化身,与寻常分身术不同,可以拥有我一般无二的实力,可相对的,若这分身受损,本宫的修为也将大

    受影响。

    故此,我需要立刻、马上,前往冥界,向北阴大帝讨还元神。至于木公的条件,本座都答应了,我与你,签订‘天道契约’,你想要什么条件,自行填上就是!“

    娲皇说罢,素手一扬,一道雪白的镜光丝绢便浮现于空。

    娲皇抬手,手中便出现一枝紫毫,娲皇抬手,便在那镜光丝绢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又在其下画了个天道契约符箓。

    一道清光闪过,天道契约之力,已经加诸其上,非圣人不可抹除。

    娲皇信手一拂,那只签了名的空白丝绢,便飘向东华帝君手中。东华帝君抬手接住镜光丝绢,看了看卷末娟秀清丽的三个大字“吉庚辰”,又抬眼看了看娲皇,笑吟吟地道:“吉仙子还真是放心我呢,若我写上,吉仙子情愿成

    为本帝君的妾室,吉仙子岂不是就得乖乖侍奉我了。”

    娲皇心中恚怒,口中却淡淡地答道:“木公的人品,应龙信得过!”

    东华帝君哈哈一笑,平摊着的手上,那丝绢便缓缓自动卷成一轴,被他小心地揣在怀中。

    “我们走吧。”

    娲皇看看本在苍云峰上打坐,身无长物的东华帝君:“你不回去取些兵器、法宝么?此去幽冥界,若那北阴道人不给面子,可是要大战一场的。”

    东华帝君笑吟吟地道:“不必了,东华最擅长的,便是耍剑。摘叶飞花,俱可为剑。若是回去取法宝,被内人知道了,只怕又要醋海生波。”

    东华帝君已经娶了妻子了?

    娲皇心中微微奇怪,却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她素手一分,脚下五彩苍云分开,一道空间裂隙已被撕开。

    “木公,请!”

    娲皇说罢,便往那空间裂隙中一跳。东华帝君毫不犹豫,摆了个很潇洒的造型,便跟着跳了进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