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儿女相交怀孕/干妈神秘地方

    皇帝出巡这种事情,自从儒家道通建立起来之后,似乎就一直被抨击得比较凄惨。

    没办法,主要是当初首创常年瞎逛先例的秦始皇,没带个好头,弄得最后劳民伤财、天下苦秦、还导致了传位危急。

    历史上,后世还是元清这些蛮夷建立的政权,在这一方面比较能压制儒家士大夫打着节约旗号的嘴炮。毕竟他们可以强行宣传“马上得天下”,汉人皇帝,在这些方面则收敛一些。

    不过,中肯地说,对于一个国家疆域刚刚处在快速扩张阶段的帝国,皇帝亲自出巡震慑不沉,也是有必要的。          

    历史上秦始皇也好,隋炀帝也好,他们也不光是为了玩,更多是需要在新征服地区的权贵士大夫和百姓中间刷脸,彰显皇帝的威仪和存在感。

    不过这俩货花钱太狠了,看他们的行事作风,内心估计都是个“历史终结论”者,觉得自己已经缔造出了以后都不会再变的永恒制度,所以越来越狂,什么都不当回事,把人类都当成工具人。

    (注:秦始皇隋炀帝讲排场,确实也是有政治价值的,能吓住不少人。从这个角度说,他们也不算是完全为了个人享乐而花钱。比如隋唐时期西域的高昌国,在隋炀帝时派使节到长安,看了隋炀帝的威严气派、奢靡豪华,就慑服数十年,不敢动弹。

    后来唐代了隋,李世民的时候高昌国使节又来了,本意是看看是否要把原先对隋的称臣纳贡转向唐。结果看李世民比较节俭,一点威风排场都没有,高昌国直接嚣张反叛了。不过高昌国也因此被唐报复,贞观十年就被灭国了。)

    李素在这个问题上还是看得比较清晰的,也反复帮刘备辨析过了,量入为出,节约民力即可,不必过度解读。

    而站在刘备自己的角度,他选择在五十七岁这年,巡视天下新征服边疆,还有两层更细节的考虑:

    他知道太子的威严肯定比他弱得多,虽然有中兴四公爵辅佐,但远人未必知道内情。趁着自己还走得动,各处威慑显摆一下也好。

    另一层考虑,自然是刘备也担心自己的健康状况。毕竟出远门辛苦,真要是拖到六十几再出巡,万一路上有个好歹就不美了。

    秦始皇就是死在沙丘的,刘邦也是沛县回长安不久就不行了,这都是年纪太老才出远门的结果。

    刘备对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也算是有点数的,如今还算健壮,所以要趁机把年轻时没做的事情做了。

    他自己也想过要争取活过汉武帝,不过因为常年好色无度,劳损严重,估计是不太可能超过了。

    历史上刘备原本活63,那是有夷陵兵败心态崩溃的因素在。没有战败伤心的话,70岁还是可期的。

    不过历史上刘备才三个儿子,基本上是年过半百安定下来之后才有的。年纪大了之后,自然欲望减退,子女少就不奇怪了。

    可如今的刘备则是34岁就得了长安、接收了一部分被刘协抛弃的后宫。36岁称帝、42岁统一天下了。这样的环境下,后妃数量自然是极为巨大的,他的儿子数量已经比历史上的曹操还多了。

    原本曹操应该是有十七个为他生下儿子的老婆、一共生了二十五个儿子。

    现在的刘备,也有差不多二十多个儿子、三十多个女儿,简直可怕。谁让刘备也是“好声色”之人呢,这点没得洗。这方面他跟曹操是一类的,只是历史上曹操有条件他没条件。

    好在李素也劝过刘备控制宗室待遇,有些低级嫔妃甚至宫女生的就别封王了,封个侯就行。刘备自己也意识到问题严重,在这事儿上也没坚持,对母系卑微的儿子降低了爵位级别。

    ……

    217年,正月刚过去不久,刘备的出巡计划,也是在多方绸缪之后,最终出炉了。

    至少预算已经做好,他决定只带三万随行军队,在精不在多,骑兵为主。再加上其他提供服务劳役的技术人员和辅兵、随行官员幕僚、宫女家眷,总人数控制在五万人以内。

    当然为了节约马力、减少不必要的后勤开支,行军的时候就没必要让骑兵全部骑马了,可以多带一些马匹轮换,并且尽量利用船队和大篷车,路况好的地段骑兵就坐车、让马跟着走就行。这样算下来,用到的马匹数量,也可以控制在十万以内。

    整个巡游期限,应该在一年半左右完成,反正不超过两年,肯定要在218年年底之前回雒阳。

    路线的规划上,也是充分考虑到了夏天炎热的时候去北方、冬天寒冷的时候去南方。

    大约四月份春耕结束后,从雒阳北上,先故地重游走皇帝的故乡,从邺城到中山郡、再到涿郡,然后出关先巡视张飞赵云前些年打下来的赤峰郡、柳城郡。

    随后沿着关羽、吕布战斗过的地方,整个夏天都在漠南草原上新设各郡巡视。关羽会在当地主持,而被派去管理内附牧民的刘豹,也会荣幸接驾。

    入秋之前,大军会穿过草原,抵达银川郡,随后到兰州,让马超来接驾,并且一如其他盛世皇帝巡视西域一样,让西域各部都来朝见。

    在西凉渡过秋季之后,入冬前会回到长安,随后南下荆州、交州,在当地接见南方被征服地区的代表,包括旅汉的南岛蛮夷,还有扶南国和狼牙修人。

    到了交州之后,会有航海船队在那儿等候,后续行程就比较轻松了,可以坐着大船贴着海岸线北上,不会深入远海,所以全程又安全又省力,骑兵部队也能提前遣返一部分,不用全部跟去南方。

    李素一开始给刘备规划的行程,就是沿着海岸线,到长江口先看看李素前些年规划的句章港、造船厂、长江口灯塔奇观。

    然后北上到黄河、易水河口时,可以再看看诸葛亮后来规划的津门城、那座导致西方人后来把威尼斯称为“西方津门”的城市。

    把李素诸葛亮师徒俩这些年造的海港奇观看完,基本上也就能回来了。

    不过,刘备倒是胆子比较大,他后来主动提出,可以适度远航,在抵达青州半岛之后,可以穿越黄海,去三韩北部或者辽东,他要再巡视一下三韩和东北边疆的新征服地区,最好让高句丽人也臣服来朝。

    考虑到大汉的航海科技已经比较成熟了,尤其是近年来民间航运投资很发达,造船水平也是日新月异,都不用政府投资。所以穿越黄海肯定是没有任何风险的,只要避开台风季就好。

    最后权衡的结果,就是扶桑列岛肯定是不会去的,但是三韩半岛可以绕行看一下,再让甘宁周瑜准备一些流鬼人的巨菜、黑麦,扶桑人的佐渡金山产出,摆拍一下迎接视察。

    这场两年时间的出巡,总预算大约是五十亿钱……这还是用了诸葛家的物流来承运后的开支。如果让朝廷走国营的账,这个价钱还办不下来。

    虽然看起来确实巨大,有点劳民伤财。但是对于传播大汉威严,增加向心力,还是有价值的。反正刘备和李素私下里形成默契了,这种事儿刘备这辈子只做这一次,那就让他做吧。

    最后,李素自己也有一点私心,他还指望借着这次刘备出巡的机会,让刘备更直观地意识到如今的国家经济形态和工商发展潜力,已经远不是居于深宫之中的皇帝所能理解的了。

    外面的世界正在日新月异,先进生产力也在自发生长。朝廷的战略物资和贵金属储备,也在走入一条快车道正轨。

    所以,是时候搞一些货币改革,把扶桑的金银和旅汉的铜山的战略价值充分发挥出来,把航海开拓事业的国策定位级别拔高,再配套上进一步优化的教育和选官制度。

    有了皇帝出巡的契机,这些改革推动起来也容易找借口,阻力也小一点——这种事情古往今来都是这样的。南下去新发展起来的地方看看,实事求是了解百姓的真实需求,才好有的放矢。

    ……

    刘备出巡的行动,很快就按部就班的实施了。自从曹操覆灭那一年、刘备回了一趟涿县老家和中山故地,纵酒逾月,后来十五年里,刘备就没出过远门了。

    四十二岁回去,五十七岁又出来一趟,也是不胜唏嘘感慨。

    不过,四五月份这段日子的行程,刘备自己是玩得爽了,也怀旧了,对于国家大政却谈不上什么帮助,这是刘备夹带的私货。

    期间有意义值得拿来说一说的,也就是对赤峰郡等地的团结、把刘豹这些家伙都召集到一起喝个酒,恩威并施。让那些新归附、新产生大汉民族认同的牧民部族,系统见识大汉的威仪。

    六七月份期间,是马超在主持。刘备在河套阴山等地也算是第一次见到了东西绵延两千里的大草原,从头走到尾,不过很快就腻了,除了打猎射雕,或者大规模围猎兽群,别的没什么好玩的。

    只有在六月底、离开大草原路过银川郡的时候,刘备惊喜了一番,他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塞上江南的景色。

    明明周遭都是西北干旱荒凉之地,银川郡居然有大片的湖泊和绿洲,连屯田区种的农作物都是跟江南无异,是种水稻的。

    哪怕已经锦衣玉食多年,刘备还是忍不住留在银川郡稍微多吃了几天羊肉拉面,缓解之前在大草原上巡游积累的疲惫。

    七月份,本该是夏季天气最炎热的时候,刘备的队伍却通过武威,一路向西,超过了一开始规划的预期路线,竟然沿着河西走廊一直到达了敦煌郡,

    刘备还亲自登临了玉门关,在那儿驻留近一个月,还接见了所有内附的西域小国、部落首领,外加挑选视察了一部分往来的外国商旅。

    一路上,刘备见到了“兰台兰州分台”,也就是十几年前李素和诸葛亮最早搞“帕提亚和罗马翻译运动”时,在当地设立的图书馆,最初还是徐庶督造的。

    有些东西,亲眼见到了,才会觉得震撼。尤其是书,书非借不能读也,放在雒阳的兰台本台,刘备根本不会珍惜,也没有直观印象去思考“哪些是兰台本身就在的著作,哪些是外面舶来的”。

    到了西域之后,这里的兰台分台专门储存舶来著作,看起来就很壮观了,让人有一种开眼看世界的冲动。

    刘备如今年老,平时读书越来越少了,这次居然又特地拿了一批,路上车队行进时可以在车上一边赶路一边读。每有日常见闻所得,就让人想办法找找看跟书里的国家文化相似的外国人,来面谈询问、让那些使者讲解风土人情。

    刘备本来也没期望能轻易搞定这事儿,只是随口一说。但结果也让他非常满意,因为如今凉州的陆上贸易显然还是比较丰富的,不管要找哪个国家的人,都可以找到。

    这个陆上“丝绸之路”的发展水平,显然已经远超历史同期,甚至达到了后世唐朝西与贸易巅峰期的水平。

    刘备召见外国商旅的过程中,也恰巧得到了不少重要的军国机要消息——虽然,跟大汉关系不大,只能说是“很重要的国际新闻”。

    因为七月底的时候,西边又来了一大波逃难的贵族商旅,甚至比六年前罗马人老皇帝塞维鲁驾崩、新皇帝卡拉卡拉上位时、消灭附庸亚美尼亚动静更大。

    以至于不仅刘备好奇,连随行的李素和诸葛亮都有些好奇,通过多方整理,最后才了解了眼下西边的全貌:

    六年前“荧惑守心”中死爹登基的卡拉卡拉,如今也死了。不过是在发动对帕提亚人的战争过程中、都打到帕提亚国土上了,结果渡过底格里斯河时,一天驻扎的时候,被自己麾下厌战和与他有仇的罗马禁卫军军官谋杀了。

    结果帕提亚人以为看到了反扑的战机,不顾帕提亚内部本身也还在打王位内战(亲兄弟争位内战),抽出大批兵力、集中国内几乎全部铁甲骑兵和铁甲骆驼兵,反扑了罗马一波,在底格里斯河边打了一场损失惨重的大决战,史称尼西比斯战役,双方死磕打出个两败俱伤。

    毕竟帕提亚本来都被打得岌岌可危了,这六年里两河流域全丢,帕提亚人只剩下伊朗高原加上后世土库曼、乌兹别克俩斯坦的地盘,还有一小部分阿富汗了。如果按照历史的自然发展,帕提亚人还有最后六七年国运,就该进入历史的垃圾堆亡国了。

    但罗马人居然发生了弑君级别的内乱,而暂时被禁卫军新拥立上去的所谓“皇帝”马克里努斯,居然只是一个毫无高贵血统的奴隶出身禁卫军军官。这种临时皇帝注定是做不久的,大后方的罗马行省肯定会重新拥立一个有先帝血统的新帝。

    事实上,这个马克里努斯也确实不行,因为他历史上只做了一年,唯一的事迹就是跟帕提亚人打尼西比斯战役,兵败后就立刻被有血统正统的新君清算处死了。

    正是这样混乱的形势,让帕提亚王阿尔塔巴努斯四世敢反扑,说到底,历史上220年前后,罗马、大汉、帕提亚这三大帝国,几乎都是在比烂,一个个都内患严重,都有皇位争夺内战。

    只不过,现在大汉这边没有内战没有篡位,看起来才比较干净,形成了鲜明对比。

    刘备一开始对于西域那些大乱,也只是当故事听听,但是最后在得知“罗马和帕提亚都死磕打得奄奄一息,而且还双双都得同时既打内战又打外战”,搞得刘备都有些蠢蠢欲动的异想天开。

    幸好,他跟丞相李素商量了一下,李素还是冷静的,立刻扑灭了刘备不切实际的想法。

    “陛下有所不知,安息距大汉便有一万五千里了,哪怕从凉州算起,也有一万里。罗马腹心之地离大汉三万里,即使是六年前从安息人手中抢来的美索不达米亚,也有两万里。

    我大汉之西陲,能稳定在疏勒、夷播海(巴尔喀什湖)便已是极限了,如今伯起都还没完全做到呢。陛下真希望子孙再往西拓展,也得仰仗海路水运,从南海向西。海陆运输靡费,相差何止数十倍。”

    刘备想来想去,最后总算是放弃了。

    机会是真的好,但抓不住也是真的可惜。刘备第一次得知天下三大帝国的另外两个,都处在疯狂的内战加外战之中,可惜穿越沙漠和中亚草原的成本根本承受不了。

    还是丞相深谋远虑,早就该发展航海啊!让步骘走扶南国西航,听说绕过身毒半岛,也能抵达安息和罗马交战的前沿地带巴比伦湾。

    只可惜,大汉的海船规模还是支持不了十万人规模级别的军队、携带辎重军械万里远征。

    李素最后这样安慰皇帝:“陛下,打造海军最好的时机,是十年前,不过第二好的机会,是现在。”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研究人员建造了一个微型装置

2022年1月8日 小羽 0

EPFL、中国、西班牙和荷兰的研究人员建造了一个微型装置,该装置利用振动的分子将不可见的中红外光转化为可见光。这一突破可以为热成像和化学或生物分析带来一类新的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