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那个啦/下身胀不舒服怎么回事

   望着眼前怪鸟,尤其是诡异的四翼三足,让殷无流这样见多识广的人物,都感到心中有些没底。

    即便从眼下的情况来看,这怪鸟对自己应该并无恶意,然而殷无流却感觉对方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目光就像是刀子般,几乎要刺入到自己的血肉当中。        

    更让殷无流感到心惊肉跳的是,眼前这只怪鸟,不仅能够同自己眼神交流,甚至于对方发出诡异的叫声以后,自己竟然能够听得懂它所表达的大致意思。

    哪怕殷无流见多识广,也曾经见到过许多强大的兽族,其中包括魔兽和妖兽,甚至于幽冥兽。可是这些在化形之前,都不可能用声音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偏偏眼前这只怪鸟,就是通过“鸟语”,成功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殷无流虽然搞不清楚其中的奥妙,却能够猜到这怪鸟的水平绝对超出自己的想象。

    本来就对这怪鸟充满警惕的殷无流,现如今也变得更加戒备起来。心中一边默默的盘算着,眼前这怪鸟到底是否还有其他目的,同时悄悄的朝着周围望去。

    虽然拉开了一大段距离,殷无流仍旧能够看到,不远处的那些虫子们,一个个虎视眈眈在观察这边的情况。

    被那怪鸟的一番凶猛吞噬,这些虫子们一个个都被吓破了胆子,但是它们显然都没有死心。不是一部分,而是之前逃走的虫子,全都没有直接远离,都留在附近默默观察着。

    不得不说这些虫子,一个个倒是非常的凶悍,明明都看到了身边那么多的同伴被杀,却仍旧不肯死心,那只怪鸟对它们的吸引力简直超乎想象。

    这些虫子如此态度,对于殷无流来说,也就等于将他最为期盼的一条路给封死了。在是否面对这只怪鸟的选择之外,殷无流自己更倾向于从此处逃离。

    眼前这只怪鸟无论怎么看,都绝不像是一个好的选择。面对野兽的时候,对方太过愚钝灵智半点未开,又或者对方太过精明,都不适合与其有太深的纠葛。

    灵智未开的野兽,其行动大多数都是依靠本能,这样的野兽很容易就会失控。如果对方太过聪明,那么存在的威胁将会大大增加,尤其是被对方利用。

    最初殷无流担心的当然是前者,可是随着与这怪鸟的接触,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这怪鸟本身的智慧太高,属于那种非常精明的存在。

    现在倒是已经不需要选择了,眼前这只怪鸟殷无流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去面对了。

    ‘这家伙让我帮助它,将身体内的雷电取出来,这是他猜到我有这样的能力,还是他只是单纯的看出来,我拥有这样的能力。’

    在殷无流收回偷偷看向周围目光的同时,也一同收回了从此处逃离的心思。如果有可能他不愿意面对这只怪鸟,可是没有选择的话,他也只能够义无反顾的从这里逃跑了。

    然而这怪鸟太过聪明,左风在观察对方的时候,就会流露出一种,无法看出对方深浅的感觉。

    再次抬头望向那只怪鸟,在与对方目光接触的刹那,殷无流的心便是“咯噔”一沉,那颗心瞬间就沉了下去。

    他直到这一刻才忽然间明白过来,自己如今的处境,哪里有什么选择和衡量的余地。特别是在面对眼前这怪鸟的时候,自己眼下必须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来。

    也许面前这只怪鸟,他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是否拥有,将其体内雷电取出来的能力,只是觉得殷无流有可能做得到,便直接提出了要求。

    至于殷无流是否能够办得到,根本就不在那怪鸟的考虑范畴中。如果殷无流做得到,那么这怪鸟便会继续对其加以利用,如果其办不到,那么这怪鸟将会如何对待一个失去利用价值的人,殷无流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更清楚。

    这样稍微一衡量,殷无流的内心之中,反倒是一下子平静下来。之前他在烦恼着诸多选择,并纠结于各种选择要如何执行,以及其后所带来的后果。

    可是现在殷无流,已经不需要再去纠结,因为他其实就没有选择,能够做的就只有听从怪鸟的命令,展现出自己有活下去的价值来。

    ‘看来必须要与对方合作了,只是不知道我若听从它的吩咐,将雷电从其身体当中取出来以后,我是否还能够有活命的机会。’

    这样默默思考的同时,殷无流已经不情不愿的靠近过去,他不得不这样想。那麻雀的确有它的需要,而自己必须要借助对方的能力,这种时候殷无流当然会更加安全,可是一旦失去了被利用的价值以后,那么殷无流自己的安全又能够拿什么来保证。

    带着深深的担忧,殷无流缓步走上前去,内心之中纠结万分,脑子却是在快速的转动着,不断思考各种各样的应对之法。

    结果越是思考,殷无流也就越是痛苦郁闷,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所以自己所思考的一切,也根本就无法对眼前的怪鸟造成影响。

    即便现在的殷无流,实力已经达到了炼骨后期,可是最多也就是与两到三只虫子周旋,而眼前这只怪鸟,屠杀数十上百只虫子,也不过片刻间的事情罢了。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使得诸多手段看起来都非常好笑,更不要说能够发挥出效果了。

    不管殷无流多么的不情愿,又是如何拖延时间,他最终都还是要面对这只怪鸟,并且只能够乖乖的尝试帮助对方将雷电取出来。

    在来到怪鸟身边的同时,殷无流便开始运转起功法来,虽然对于他现在的修为来说,这功法运用起来有些吃力,好在其终究是达到凝念期层次,曾经的经验与能力,都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

    许多灵气几乎是极限运转,这种运用的过程中,他还会有着独特的节奏,使得灵气在运转间,有的经脉极限运转时,有的经脉可以稍微放缓来休息一下。

    如果是一般炼骨后期武者,哪怕是淬筋中后期武者,只知一味的全力运转灵气,最终只会让自己迅速的精疲力尽,更不要说后续再做些什么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殷无流对功法的掌握和理解,已经是凝念期层次的水平,即便是运用的非常缓慢,但是倒也是非常的沉稳。

    在其将功法运用到一定程度以后,殷无流在某个瞬间,缓缓的抬起手掌来,悄然朝着那怪鸟的身体上轻轻按了下去。

    那只怪鸟虽然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可是当殷无流真的用手掌,按在它身体上的一刻,那怪鸟的身体还是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了一下。

    这个动作幅度虽然非常小,可是殷无流的手掌,此时正轻轻的按在上面,又怎么会感觉不出来。

    而对方的这种反应,也使得殷无流稍稍放心了一点,因为这怪鸟即便表现的再如何高傲,可既然流露出了这种反应,那就能够说明一个问题,此时其身体内的雷电,对其真的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那也就是说,至少自己在真正取出雷电,又或者证明自己没有能力取出雷电之前,都还是比较安全的,这只怪鸟应该不会轻易伤害自己。

    搞清楚了这些以后,殷无流的心态稍微放松,同时对怪鸟身体内的行动,倒是更加的专注起来,因为他必须要为自己寻找一条生机出来。

    手掌紧紧的贴在怪鸟身体上,殷无流始终运转着功法,随着他的心念微微一动,一缕灵气便直接朝着其中注入进去。

    在殷无流注入灵气的同时,怪鸟的身体当中,便立刻出现了明显反应。这一次倒首先出现反应的是怪鸟身体内的雷电,然后才是那只紧盯着殷无流一举一动的怪鸟。

    从那只怪鸟的眼神可以看出,它明显是有些吃惊的。这么看来,它也的确不清楚,殷无流本身是拥有着帮自己取出雷电的能力,完全就是让这个渺小的人类试一试罢了。

    面对这样的“意外之喜”,怪鸟在惊喜之余,忍不住又仔细的打量起面前的殷无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刚刚殷无流当然不算是正式动手,那只能够算是一种试探的手段。殷无流本来并不清楚最终的结果会如何,但是从眼前试探的效果,以及那只怪鸟的反应来看,情况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加顺利。

    只不过这些都不是殷无流最为关心的,他现在的他并不具备念力,所以只能将更多的精神力,注入到灵气当中,然后再悄然向着怪鸟的身体当中注入进去。

    要知道雷电本身对于精神力,其实是有着非常大的克制力,同时也有着天然的破坏效果。所以殷无流这次行动的时候非常小心,如果精神力受损,对他的伤害无法估量。

    不过就算是再如何危险,殷无流也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行动,因为这恐怕是他当下最大的一次机会,那不仅仅是活下去的机会,而是翻盘的机会。

    怪鸟的身体内诸多雷电四处乱窜,殷无流必须要避开其中大部分,最终在怪鸟身体内一处偏僻的位置,寻到了一丝十分弱小的雷弧。

    在靠近这雷弧的瞬间,殷无流就立刻全力释放灵气,同时将精神力小心的隐藏在后面,既要全力保护又要依靠其进行探查。

    随着灵气与那雷弧接触的刹那,殷无流的身体不自觉的抖了抖,随即兴奋的表情便缓缓的浮现在他的脸庞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