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宫口浓精粗大/一女被多男同时做小说

 都说,这个世界变化快。可姚倍祥没想到会快到这个地步!萧峥公选上副县.长才多久,就上常委,变成了常务副县.长!哪有这么提拔干部的?姚倍祥心里很是不服!

    姚倍祥不由想起那天在食堂,萧峥说姚倍祥的提拔,“不是‘天意’,是‘人事’,咱们都懂不用装!”那么这次萧峥的提拔,背后的“人事”,到底是谁呢?

    在整个镜州,掌控者不就是谭震吗?而姚倍祥再清楚不过了,谭震和他“叔叔”谭四明是一个阵营的,他们根本就不可能会提拔萧峥!那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会后,姚倍祥心里还是很不痛快,打了电话给“叔叔”谭四明。

    谭四明已经了解了相关的情况,对姚倍祥说:“萧峥是谭震书.记提拔的。”这话让姚倍祥更加不解了:“谭书.记为什么要提拔他?现在,这个萧峥排名又到我前面去了!谭书.记是怎么考虑的嘛!”

    姚倍祥这种没有城府的问题,让谭四明心里对姚倍祥还是有些担忧的。谭四明感觉自己这个“侄子”还是有些“娇气”,这跟他一直没有吃过苦、受过挫折有关系!人的心性,是要从小开始培养、磨砺的,否则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成型了,改进的空间就不大了。谭四明现在就是有些担忧,姚倍祥很难再变得沉稳、变得有城府,这在政坛上是很不利的。

    但现在一时半会要教育他也不现实,谭四明只好解释道:“这里面是一个交易,并不是谭书.记真的认可萧峥。而且,这次你看出来了没有?谭书.记在安县就部署了王春华担任副书.记,你担任组.织部长。这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只要安县某个主要领导变动,王春华就能担任县.长,你就能担任副书.记。”

    姚倍祥一听,倒也是的!这才心里稍稍愉快了一些,说:“叔叔,我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谭四明对姚倍祥的想法,又感到无奈。

    但姚倍祥这个“侄子”,对谭四明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以前对儿子谭小杰的溺爱,自从谭小杰被关进去之后,渐渐转移到姚倍祥的身上。他说:“这个事情,得慢慢来,如今已经布局,会逐步推进。倍祥,你如今在组.织部长的岗位上,要学会积累政绩。有了政绩,什么都好说。要是没有,提拔起来就会师出无名。你看那个萧峥,他这两年积累了多少政绩?什么‘停矿复绿’、“安海酒店”、国际大片外景地、白水湾漂流等等,每一样都拿得出手,这也是他可以快速提拔的一个重要原因。

    虽然萧峥这个人,不是我们阵营的,我们早晚也会把他拿下。可他积累政绩的方法,你是可以借鉴一下的!”

    姚倍祥没有仔细听谭四明话里的意思,只是觉得连谭四明都开始认可萧峥,这让他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姚倍祥忍不住就道:“我是绝对不会借鉴萧峥那些做法的。我不觉得他做得有多好!总有一天,我坐在上面,他坐在下面,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否则就让他滚蛋!”

    谭四明见姚倍祥听不进去,也没有办法,他说:“我们就先聊到这里吧,你也先去忙吧。”

    萧峥担任了常务副县.长之后,少不得又是一拨人前来祝贺。

    管文伟还亲自跑到了萧峥的办公室来:“萧县.长,你真是不断给人惊喜啊!当副县.长才几个月,又上常务了!你这样搞,老哥我是望尘莫及了。恐怕要不了几年,你可能就到省城、甚至到华京去了。”

    萧峥递了香烟给管文伟,道:“大哥,你这话,我应该当作表扬,还是当作嘲笑来听呢!”管文伟抽了一口,听到“嘲笑”两个字,呼吸一个不畅,咳嗽了起来,他把眼前的烟雾挥散了,才呛停了,说:“我是佩服,怎么能说嘲笑呢!兄弟,大哥这一辈都不会嘲笑你,我发誓。”

    萧峥笑了:“我也是跟大哥开玩笑的!”管文伟又道:“兄弟,这是好事,我们得抓紧聚聚,晚上我请你喝酒,把秦可丽等人都叫出来,这事必须得庆祝。”这次萧峥却制止了:“大哥,这个事情,你听我的。前段时间,喜事很多,我们聚得也比较频繁,最近我们得稍微停一停。当了常务之后,各种事情也比较忙,经常喝酒搞得我精力不济,最近我想先调整一下。”

    萧峥知道管文伟喜欢吃饭,要是这次他请了,接下去秦可丽不请又不好,肯定也要安排,那其他人呢?肯定也要跟上,那就没完没了了。萧峥这段时间,想要把精力尽量都放在工作上。

    管文伟见到萧峥这么说,也不好勉强,就说:“那就先把这段饭欠着,等兄弟把新岗位上的工作都理顺了,咱们再聚。”萧峥说:“这样好。大哥你既然今天过来了,我正好有个事情想麻烦你。”

    管文伟欠了欠身,坐直了身子,问道:“萧县.长,你尽管吩咐。”

    管文伟对萧峥的称呼,如今在“兄弟”和“萧县.长”之间自由切换,萧峥也习惯了,不去计较,只道:“管书.记,上次我去见肖市.长,带去了我们天荒镇后山老茶树的茶叶,肖市.长很喜欢,还拿去给宏市.长尝了,宏市.长也说这个茶叶不一般。当时,肖市.长对宏市.长说了一个想法,想要在安县推广这种老茶,进行大面积种植。我想,咱们天荒镇能不能带个头?”

    管文伟一边抽烟,一边眼珠转动,随后问道:“萧镇长,那棵老茶树的茶叶我也喝过,口感是真的没法说。只不过这是野茶,是不是能够推广大面积种植?这点现在还是未知数。”

    萧峥说:“不试不知道。万一要是成功了呢?那对当地老百姓来说,那就是一条致富的新路子啊。而且,这是完全绿色的路子!是可持续发展的办法,与我们‘美丽乡村建设’的要求是完全符合的,你说是不是?”

    管文伟一想,眼睛有些发亮:“萧县.长说的对,这个事情值得做。我回去后,马上去和秦可丽商量。”萧峥道:“辛苦大哥了!”管文伟道:“你是在替我们想出路,我们都该感谢你才对。你看,你现在都不让我请你吃饭,我们天荒镇怎么感谢你?”

    萧峥笑着道:“要是能把老茶树的种植推广起来,给老百姓增收了,还有比这更好的感谢吗?”

    管文伟做事还是雷厉风行的,既然他已经接下了推广老茶树的任务,他也就不会等。回去之后,就立刻把镇长秦可丽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两人立刻商量了起来。

    萧峥在周末前往了镜州,和肖静宇一起请宏市.长吃了晚饭。这是一次小范围的聚会,三个人在一家包厢不多的酒庄型私人饭店中吃饭,用的酒都是酒庄中的澳洲红酒,酒瓶上有一只袋鼠的标志。

    宏市.长说:“澳洲的红酒,是继法国、意大利等老牌红酒之外的新世界红酒,这种红酒现在正在米国、欧洲、国内和印国都畅销起来。像这种红酒品牌,能够带动一大拨人就业,也能创造大量的税收。要是你们安县能把茶叶品牌做起来,不求全世界都知道,只要在国内有影响,就能带动一个地方的农业增效、农民就业、政府增收。”

    看来,宏市.长已经把安县茶叶这个事情放在了心头。

    这件事情要是做不出成效来,肯定是交代不过去的。萧峥就是及时汇报了与管文伟商量的情况,让宏市.长知道这个事情已经部署下去了。

    宏市.长道:“这个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做农业产业,比工业项目的不确定性更高,受自然条件的影响更大。所以,单单布置任务还不够,靠乡镇的力量自己去努力也还不行,萧县.长必要的时候,你要亲自牵头,协调对接各方面的资源,把这个事情搞起来。肖市.长,你是省里来的,也要帮助萧县.长对接省里的资源。”

    肖静宇点头答应:“好,我会尽力帮助安县。”萧峥也表态道:“我会把这项工作列入我今年的重点工作。”

    宏市.长对肖静宇、萧峥的表态表示满意:“那我来敬一敬你们。”三人一起端起酒杯的时候,宏市.长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手机,道:“是长湖区委书.记胡小英同志,我们先喝了这杯酒,我再接她的电话。”

    宏市.长就一口将酒喝了,然后接起了电话。

    领导有电话要接,肖静宇和萧峥不方便听,两人就到旁边的会客室去坐了坐。又商量了一下茶叶品牌打造的事情。

    肖静宇还问道:“你现在手下的人员配备如何?工作还是需要人来做,工作团队要配备好。”萧峥说:“从天荒镇借调了一名干部协助我工作,但还没确定为正式的联络员,副主任还没有配好。”肖静宇道:“那你要抓紧配备。我现在也感到压力比较大,海燕的工作很好,但是我在市府办的副主任也还没有配备。”

    萧峥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师兄张益宏,他说:“肖市.长,我有个师兄,叫做张益宏,是市府办四处处长。他对市政府的各项工作都比较熟悉,文字综合能力也都不错,就是人有点直,长袖善舞这块欠缺一些。但是他的工作基础已经很不错了,但没有什么背景,一直是中层。”

    肖静宇重视起来,瞧着萧峥问道:“人可靠吗?”萧峥点头道:“可靠。”

    肖静宇道:“好,那我让他先到我这里工作一段时间,要是合适,就向宏市.长建议提拔他。”萧峥道:“那我也找他谈谈,叮嘱他一番,让他好好干。”肖静宇说:“好。你既然跟他熟悉,那就把丑话说在前面,同时也告诉他,好好干,前途是有的。”

    刚商量到这里,宏市.长说已经打好电话了,让他们过去了。

    这顿晚饭,宏市.长吃得很高兴。结束时,还和萧峥用力握了握手,以示鼓励。

    萧峥的再度提拔,让陈家对萧峥再次抱着强烈的期待。

    陈虹打电话给萧峥:“距离十一婚礼已经剩下不到一个季度了,这个周末,咱们去预约一个婚纱照吧?还有我爸说,他打算给我们买一台轿车,让我们找个时间去看车。以后这车就作为嫁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