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做很污的事情文章/公车上给人摸出水好深

    啊啊啊……

    这一日,惨叫弥漫,流云城颤抖。

    白斩商会上空,弥漫着刺鼻血腥之气,一大批突如其来的先天高手,上来就杀,不留情面。

    尸体从白斩商会大门开始,横七竖八排列着,一直蔓延到商会最核心的一座别院内。        

    这里,已经是白斩商会最后一道防线,院落大门已碎,遍地都是尸体,黑龙会的人浴血奋战,和白斩商会高手联合到一起,只剩下几十人,形成最后一道屏障,但面对强大的敌人,这种防线,似乎根本就无济于事。

    二三十个先天境武者,分散四周,将整个院落困住,无形中形成一张天罗地网,整个院落里的人,全部成了困兽,没有后路可逃,只能任人宰割。

    “老大,我们挡不住了。”

    黑龙会一个刀疤脸,浑身都在滴血,颤颤巍巍,却依旧挡在纪默面前,他眼中满是愤怒和悲凉,已经战到了最后一刻,依旧在守护着纪默,用自己的生命,捍卫属于自己的忠诚和职责。

    此刻的纪默,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虽有力战先天的能力,但对方人太多了,随随便便就能够将他们赶尽杀绝,但对方并没有这么做,从开始就是以戏谑的做法,在玩弄他们。

    在不断的杀戮和折磨中,得到他们的快感。

    后方,白斩拎着大刀,如猛虎般的身躯,横在一间房门之前,他浑身暴虐之气,气喘吁吁,在用生命守护着那最后一道防线。

    “不要脸的皇帝老儿,给我们玩阴的是吧。”

    白斩破口大骂,因为他从今日突袭白斩商会的人群中,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面孔。

    这些面孔,正是不久之前在青云殿内,施展九星杀阵的那几个,其他的高手他不认识,但既然这些人出现了,说明今日行为,和皇室摆脱不了关系。

    “当日公子饶你们不死,真是最大的错误。”

    纪默咬牙切齿。

    “哼!图谋造反者,死路一条,方休呢?”

    一人冷哼,目光扫视一圈,并未发现方休的人。

    “呸。”

    白斩破口大骂:“马勒戈壁的,公子若在,还轮得到你们这群阿猫阿狗在此撒野,若非你们知晓公子不在,敢来找事吗?”

    “恕我直言,区区冠军侯,本少爷还真没有放在眼中。”

    一个声音从院落大门响起。

    前方那些先天高手立刻让出一条通道来,就见一个身穿华服的青年,手持折扇,洋洋走来。

    青年看起来二十岁上下,先天初期修为,满脸都是高傲之色,在他背后,还跟着两个老者,气息浑厚,以白斩和纪默的眼力,看不出潜力深浅。

    “你是何人?”

    白斩蹙眉,问道。

    以他和纪默的聪明才智,如何还看不出,今日这件事的主脑,恐怕根本不是皇室,这些皇家高手,只不过是最不起眼的随从罢了,眼前这华服青年,才是真正的主角。

    一个世俗国家的皇室,根本没有本事调动如此多的先天高手,弄不好,这是武者世界来的人。

    华服青年整理了一下衣衫,背后老者从乾坤戒中取出一把宽大的藤椅,放其身后,青年顺势坐下,翘起二郎腿:“方休呢,让他出来见我。”

    “你到底是谁?武者世界的人,为何要来干涉世俗争斗,违反了规矩。”

    纪默冷道。

    “规矩?呵呵,从天玄宗金丹长老从这里带走九星天才的那一刻,规矩就不存在了,今日在这里,本少爷的规矩,就是规矩,懂吗?”

    华服青年嚣张的很:“本少爷今日前来,就是要杀光你们,为皇上出口气,顺便看看所谓的冠军侯,有什么资格,敢和九星天才定下一年战约,顺便要他一只手,当做给赵晴儿的礼物。”

    青年的话,让白斩和纪默心头一颤,他们不由想起方休离开之前所的那句话。

    没有人扶,就自己站稳。

    现在不是没有人扶的事,九星天才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只是一个名头,就能让八方来朝,周华东长老说过,冠军侯接下来的路,不好走。

    眼前这青年,只不过是第一波,整个云州大地,这样的人,不计其数,为了巴结赵晴儿,博取一丝好感,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王公子,方休肯定是躲避起来了,没想到堂堂冠军侯,也做起了缩头乌龟,当日在青云殿,可是嚣张的很呢。”

    一个皇家高手在青年面前卑躬屈膝,言语间充满对冠军侯的不屑。

    “听说冠军侯手下,有四大罗刹对吧。”

    王公子问道。

    “这二位便是。”

    那人指向纪默和白斩。

    “嗯,冠军侯不在,就先拿他们开口,把这院子里所有人杀光,他们两个慢慢折磨。”

    王公子轻描淡写一句话,视人命如草菅。

    “是。”

    哗啦……

    杀气混合着刺鼻血腥之气,白斩商会,迎来最后一场杀戮。

    而此刻的方休,依旧在回来的路上狂奔,内心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一定出事了。”

    方休将速度飙升到了极致。

    “那是世俗国家的方向,你叫方休,难道你就是那个漠国的冠军侯?”

    苏若羽突然觉得方休的名字有些熟悉,见此刻方休行走的方向,顿时明了,忍不住对方休多打量两眼。

    显然,她对这位世俗中赫赫有名的冠军侯,还是有耳闻的。

    方休也不答话,背后缥缈雷翼突然浮现而出,他一把揽住苏若羽的杨柳细腰。

    “你要干什么?”

    苏若羽大惊,刚要反抗,就见方休整个人腾空而去,抱着苏若羽风驰于苍穹之上。

    “这……”

    苏若羽惊呆了,先天境中期的武者,竟然可御空飞行,这太离谱了。

    不过苏若羽见多识广, 很快明白,方休这是在施展一门绝妙身法。

    耳畔飓风飞驰,苏若羽冰清玉洁,第一次和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面纱下的俏脸,忍不住浮现一抹绯红。

    她偷偷看方休,见对方脸色冷峻,似有急事在身,并无对自己半点轻薄之意,当即闭口不再说话。

    白斩商会内,阻挡在纪默面前的最后一个黑龙会死士,倒在了血泊中。

    “老大,我先走一步了……”

    铁血壮汉闭上了眼睛。

    纪默浑身发抖,双眸充血,仰天一声厉啸,无尽怒火掀翻上方云层。

    他经营黑龙会多年,下面的人虽然曾经都是三教九流,但每一个都对自己忠心耿耿。

    今日,纪默亲眼看着黑龙会的兄弟们,一个个惨死在血泊当中,而自己这个做老大的,却是无能为力。

    这一刻,纪默怒火中烧,近乎于丧失理智,滔天怒火和杀意,自胸腔喷出。

    他的体内,似乎有一股被埋没的洪荒之力,开始蠢蠢欲动。

    【玄武觉醒,呼唤推荐票。】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