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叫花蒂揉捏/被灌醉拉到宾馆肆意玩弄

    如果说人世间有哪里是离死亡和重生最近的,那一定是医院。在这里,每天,都有无数悲欢离合的故事在这里上演。

    查文斌漫无目的的走着,现在的他只想远离一切熟悉的环境,找一个谁都不认识自己的地方默默的等待着可能会到来的任何事情。        

    连着转了几趟车,查文斌被司机给叫醒了,原来他已经到了终点站。下了车,天也已经是大黑,沿街的小饭馆正飘荡着饭菜的香味。他寻了一家走了进去,要了一碗面条,才坐下不多久,一个带着孩子的男人满脸愁容的落座在了他的对面。

    同样是一碗面,那父子俩分着吃。看得出父亲很是疼爱这个女儿,他尽可能的把碗里的面条捞出来放到一旁的小碗里。

    兴许是看着查文斌的打扮有些奇怪,犹豫了再三,那个男人还是鼓起了勇气问道:“请问您是不是那种算命的先生?”

    查文斌抬起头,笑了笑道:“我是个道士。”

    “道士!”男人的脸上闪起一丝兴奋,接着又说道:“你们道士会算命吗?”

    “会。”“那您能给我算一算嘛?”

    查文斌环顾了一下四周道:“在这儿?”这时他发现那孩子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碗里的荷包蛋,他便夹了过去轻轻放在她面前道:“吃吧,叔叔没吃过的。”

    “这……”“没事,”查文斌又挥手对老板道:“再来一碗面。”

    面来了,他把面推到了男人跟前,道:“先吃吧,吃饱了再来谈事情。”

    “我,我不饿……”男人把面想推开,查文斌用筷子顶住了道:“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但我们能够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这就是缘分。加上这碗面,便就是一面之缘,这是我请你的。”

    男人的鼻子猛地一酸,眼眶里似乎有些东西在打转。隔了好久,他终于是捧起了那碗面吃了起来……

    男人叫阿银,他是带老婆来这城里看病的。医院就在这条街的后头,这已经是他们来这儿的第三个星期了。

    “不瞒您说,为了给她治病,我们的家底也已经掏空了,但医生总说尽力而为。我就想让您给算算,我老婆还有没有的救。如果她命该如此,那我就把她接回去算了,总不能到最后落个人财两空吧……”

    医院一间四人病房里,查文斌见到了那个女人。她躺在床上,皮肤蜡黄,全身浮肿,尤其是她的腹部鼓起来活像是个十月怀胎的产妇。按了脉,这个女人的病状的确十分凶险,但他一个道士在医院里也不便多做停留,两人又来到了医院楼下的一处拐角。

    “先生,我老婆她还有救嘛?”

    查文斌道:“这儿的医生怎么说的?”

    “他们说我老婆是重症肝炎,肝硬化,还有什么心脏也不好。总之每天躺在那儿,都会开出来一堆化验单,但病情却一直没见好转。”

    查文斌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六层的小楼,上面挂着它的牌子,上面写着某某肝病专科医院。而这种医院,最多见的就是在火车站或者长途客车汽运站旁。

    “依我看,按照中医的说法她是岁金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所致。”查文斌道:“这种病按理来说不应该拖到现在这种地步。这样吧,我给你写一个药方,你拿去试试。”

    他就从一旁的小卖部里借来了纸笔,又把方子交给了男人,但横竖就是没提算命的事情。男人也很疑惑,他一个道士,怎么反倒做起了医生的活儿。不过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男人还是去附近的药店抓了药,药价也出奇的便宜。

    当天晚上,病床上的女人喝了药后,肚子便消掉了一半。次日一早,再喝下一碗后,那肚皮已经和常人无异了,皮肤表层也开始起了一层壳。男人大喜,在值班医生查房后,将情况如实告知,谁知那医生检查后,竟痛斥男人私下用药,并表示如果再有类似情况,出了任何问题他们都不会负责。

    这情况一说,这男人现在也开始犯难了,到底是听医生的还是听眼前这个才不过刚认识的道士?就这样,又过了一晚,停了药后,女人的情况再度糟糕了起来,医院又来催缴费用了。摸了摸已经空无一物的衣兜,男人只能背起女人默默的离开了医院,在经过那个面馆前,他再次遇到了查文斌。

    前因后果一说,查文斌便这一家三口带到了自己的暂住地:城郊一处废弃的民房。

    看着眼前这位衣着考究的道士竟然住在这种地方,男人的心里也是一阵翻腾。一个破炉子继续熬着他开出的方药,查文斌说自己有把握治好这个女人。正如女人第一次用药的结果,两天后,她的气色已经大为改观。

    “其实就是肝炎,”查文斌道:“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如此清晰的疾病,会在那间医院里反复折腾至此,难道说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清空患者的口袋?”

    他能治好肝病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在那间医院里的同病患也上门求助。他们都是通过男人知道了这里有个会看病的道士,一天之内,竟然来了七八拨类似的病人。查文斌也是尽力而为,问诊,把脉,开药,熬药,在这破烂小房子里让他有了一种回到太平观里问诊的时光。

    但同样的事情,还是会再次上演。很快,得知自己病人都跑去找道士看病的院方来找麻烦了。

    四个字:非法行医。

    这一次,他是独生一人,又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小城,阻挡了别人财路的查文斌,毫无悬念的被带走了。即使那些病患为他伸冤也无济于事,在那间办公室里,肥头大耳的办事员正在想着用什么办法给他定罪。

    “非法行医,请问,我收取那些病人费用了嘛?我没有以营利为目的,更没有导致病患产生什么严重后果,你们凭什么抓我?”

    “凭这个!”对方拍出了一张皱巴巴的药方道:“你利用毫无根据的药方蒙骗本该在医院接受正常治疗的病患,这让他们中断了本来该享有的科学治疗,这难道还不叫造成严重后果?告诉你,判你三年都算是轻的!”

    查文斌忽然觉得这世道很可笑,于是,他便对那办事员神秘道:“今晚,你爸爸会忽然得重病昏迷,非常危险,你得赶紧回家去。”

    那办事员被他那幽怨的眼神盯得忽然汗毛一阵竖起道:“神经病吧你!”

    查文斌又道:“你老婆在下班路上,会被一辆摩托车撞到,那辆车是红色的,地上有好多血!”

    “啪!”办事员一个巴掌抽了过去,查文斌的脸颊顿时浮肿了起来。当他还想要继续下一个巴掌时,一旁的同事拦住了他道:“你跟这种江湖骗子见什么气,把他丢进仓里,我看他还能神气到什么时候!”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