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太大了顶到肚子里/比驴的还长还大

  几道身影如同神兵天降般拦在莱卡面前,那三元君子六段的腐尸,那地水元君九段的腐尸,还有那只巨大无比的腐烂狮妖,高大的身影将莱卡所有的前路直接堵死,如同又厚又高的墙一般,拦住了莱卡的视野。

    他没有任何犹豫,在前路被阻拦的瞬间就直接调转了方向,试图通过侧面冲向沈七夜的所在地。        

    但已经被他戏耍过好几次的腐尸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管莱卡往什么逃,总有一只腐尸能提前出现在他的路径上。

    莱卡心中越来越焦急,视野被腐烂狮妖所阻拦,他连那血人把沈七夜怎么样了都不知道,心急如焚之下,莱卡直接摆出战斗架势。

    既然绕不过去,那就只有杀过去了!把这挡路的腐尸直接杀穿!

    身后不断地传来嘶吼之声,莱卡转过身,发现他引动了那些腐尸群,此刻已经绕到了他的后面!

    看到这一幕,莱卡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头冲到脚。

    三只强大的腐尸他不怎么怕,但这上千只地水元君境的腐尸,他是真的怂了。

    这已经不是靠质量打得赢的战斗了!

    上千只地水元君境的腐尸,就算是顶尖三元君子来都得手忙脚乱好一阵,更别说他这个连三元君子都不是家伙。

    身后,腐尸群中人头攒动,一眼望去几乎看不到尽头,它们挤满了莱卡身后的街道,不断地发出嘶吼的声,它们没有灵智,只遵循本能行动,而驱使它们的本能则是三川城内四百万余人魔百姓的负面情绪,所以它们的心中只有杀戮与破坏。

    看着四周的建筑物被腐尸群不断地破坏,感知着附近越来越旺盛负面情绪力量,莱卡右眼皮就没停止跳动过。

    难道这一次他这要死在这里?

    见到这种景象,他的心中几乎不由他控制地衍生出了恐慌与害怕,怕死是所有智慧生物的本能,越是逼近死亡,心中这股恐惧就越是高涨,它会驱使着生灵活下去,用尽一切手段的活下去。

    莱卡咬紧牙关,他没有任何犹豫,果断地施展出燃烧灵魂的秘法,以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换来了短暂的超越地水元君,甚至是三元君子的力量。

    他将这灵魂所化的力量全部凝聚在了剑刃之上,用沈七夜的灵力驱动全身。

    骤然间,莱卡爆发了。

    一股几乎能刺穿阵法屏障的青光从他的剑刃上绽放,只一瞬间就将挡在身前的腐烂狮妖洞穿。

    那青色的光芒就像是所有负面情绪力量的克星一般,挡在他面前的腐尸一旦被青色力量照耀到,就会如同冰雪消融般灭去,几乎看不到任何存在的痕迹。

    这一幕就连莱卡自己都看得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献祭灵魂换来的力量居然如此强悍,回过神之后,他狂喜地突破腐烂狮妖等强大怪物的封锁,冲向了安放沈七夜身体的地方。

    受到重创的腐尸群们没有来得及阻拦莱卡,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冲到了目的地。

    莱卡站在一堆碎瓦砾前,望着中空空如也的角落,心中想愤怒,却又愤怒不起来。

    沈七夜的身体已经消失不见,他可能是被那血人给掳走,亦或者被腐尸群给吞噬了。

    如果没有沈七夜,那他可以说是必死无疑,靠他自己的力量,是绝无可能突破得了苍穹级大阵的可能性。

    哪怕是将所有灵魂都燃烧了,也一样不可能。

    就在此刻,莱卡福临心至般抬起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城主塔。

    只见那城主塔的尖端上,一道血红的人影正矗立于上,在他身前,沈七夜的身体横亘悬浮,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托住了似的,在四周嘈杂无比的腐尸嘶吼中,如同一叶扁舟般安宁与寂静。

    莱卡瞬间瞪大双眼,本已经往渊底沉沦的绝望心情骤然间焕发希望,看到这一幕,不亚于一个落水之人看到了救命稻草,莱卡的身形在原地化作一阵青烟,眨眼之间,他就已经出现在了城主塔的尖端,出现在了沈七夜的身体之前。

    莱卡燃烧灵魂所得来的力量还没有被消耗干净,就在他准备用这力量将血人直接斩杀时,却发现血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这城主塔的尖端处,只有他一个站着的活人,除此之外就只有在他身前横着的沈七夜。

    还没等莱卡心中产生疑惑,沈七夜的身体就开始往下掉,莱卡下意识地伸出手,接住沈七夜。

    身后传来了呼呵声,莱卡紧张地转过身看去,只见他曾在城主塔顶端看到的血人,此刻居然出现在下方,而且还相当离谱地与那些腐尸战斗着!

    莱卡一时间没回过神来,作为负面情绪力量化身的血人,为什么会帮助他挡住那些腐尸的进攻?

    他非常清晰地看到,那血人迎着一只飞上来的地水元君九段的腐尸冲了过去,然后他的手中出现了一种红色的力量,那力量如同神兵利器般锋利,轻轻一划,就将那腐尸给拦腰斩断。

    在解决掉那只腐尸之后,血人又再次迎向其他的腐尸,态度无比之明显,就是在帮助他抵挡。

    为什么会这样?莱卡回过神来,面色古怪地盯着血人那如同血蝴蝶一般灵动的身影。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