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着点刚开始可能有点疼/男朋友让我在家光着

    一旁的黑玫瑰精也激动地站起来,语气同样着急地问道,“司美人,你知道往昔烛在哪里?”

    司玄看了一眼黑玫瑰精和叶绯染,最后目光停留在叶绯染身上,轻启薄唇,“我可以告诉你,但前提是除了你要拜我为师,还要说服你的心上人夜慕凛,让他也拜我为师!”        

    叶绯染:“!!!”

    司玄竟然还想收帝尊大人为徒!

    这么看来,司玄面临的麻烦绝对不小啊!

    “我相信你可以说服他,也相信你们两个以后实力一定比我强大,但眼下不可否认我的实力明显比你们强大。”司玄继续道,几句话就把叶绯染想要说的话全部堵住了。

    更何况,他说的也是事实。

    以前跟卜算子学了一段时间观星象,夜慕凛和叶绯染这两颗祸世之星确实是比他这一颗天煞孤星亮。

    星星的光芒越亮,实力就越强大,这是不争的事实。

    眼下他的实力比他们强,也是不争的事实。

    叶绯染眸光微闪,过了好一会,声音有点沙哑道,“这件事我要跟帝尊大人商量一下。”

    “可以,你现在就可以跟他商量,我送你去死亡谷。”司玄神色平静道,但说出来的话似乎又透着一抹迫不及待。

    这使得叶绯染忍不住打量了他一眼,原来谪仙一般的男子着急起来是这个样子,然后问道,“撕裂空间吗?”

    司玄轻轻颔首。

    叶绯染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动几下,不动声息地问道,“司前辈,你撕裂空间一次可以带几个人?”

    如果司玄一次可以带十几人,那她和小伙伴他们直接去死亡谷,然后先取了变异火灵珠,再去接受团队传承。

    这么好的“传送轴”,她相信严导师一定没有意见。

    至于说服帝尊大人拜师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闻言,司玄微微一愣,这一次没有看破叶绯染的小心思,挑眉问道,“你想带几个人?”

    “二十人以内!”叶绯染立马道,眸底不由自主地浮现一抹期待之色,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司玄再次微微颔首,“可以!”

    话音一落,叶绯染脸上立马扬起一抹笑容,拱手道,“司前辈,谢谢你,那我现在先回去了。”

    司玄眼底划过一抹笑意,点头道,“行,黑玫瑰,你跟着她,等她安排好了再回来告诉我。”

    这些都是小事,举手之劳而已。

    听言,黑玫瑰精立马委屈巴巴地看着司玄,它发现自从染美人出现之后,它在司玄心里的地位就变了,变得越来越低了!

    其实它并不知道,它在司玄心里一直没有什么地位。

    叶绯染走出修罗格斗场之后,立马回去落脚的客栈,然后正巧碰到准备出门的唐梦桐和江映寒。

    “小叶子!”

    “映寒、桐桐,严导师呢?”

    “严导师今日没有出门,在客房,怎么了?”江映寒一脸的疑惑之色。

    叶绯染一边伸手揽住唐梦桐和江映寒的肩膀,一边道,“走走走,我们一起去找严导师,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他商量。”

    难得放松下来,严正今日也睡了一个懒觉,他刚刚起床收拾好自己就听到敲门的声音。

    “严导师!”

    听到叶绯染的声音,严正顿时眸光一亮,笑道,“小叶子,你是猜到老夫正好肚饿来送灵酒的吗?”

    叶绯染顿时一头的黑线,“是,但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跟您商量。”

    严正打开门,笑呵呵道,“只要有灵酒,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闻言,叶绯染、唐梦桐和江映寒都忍不住笑了,然后不约而同地想如果以后惹祸了,是不是送上一坛灵酒就没事儿了。

    叶绯染把灵酒给了严正,直奔主题道,“严导师,离开幻灵城,我们去哪里?”

    听言,严正打开坛子的手微微一顿,抬眸看了一眼叶绯染,问道,“小叶子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听听,老夫可以考虑一下。”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严正还挤眉弄眼了一下,完全不像一个导师。

    叶绯染嘴角微微一抽,这话的言下之意不就是有灵酒考虑一下,没有灵酒免谈。

    唐梦桐和江映寒对望一眼,也无奈地笑了。

    “咳咳……”叶绯染轻咳一声,才继续道,“严导师,我们去死亡谷接受团队传承吧!我正好认识一个鬼市的前辈,他也可以撕裂空间,并且一次可以带二十人。”

    听到此话,严正灵酒也不喝了,语气急急地问道,“谁啊?据我所知,夜小子可以撕裂空间,但还不能带人,你口中这个鬼市前辈竟然可以带二十人,他实力到底多强大?”

    “不知道。”叶绯染微微摇头,“但他的实力现在确实比帝尊大人强大。”

    严正看着叶绯染,沉默了,过了一会才继续道,“小叶子,你把事情详细地跟我说一遍。”

    “好!”叶绯染点了点头,就把事情跟严正说了。

    听完之后,严正整个人惊讶到跳了起来,“你说什么?他不但要收你为徒,还要收夜小子为徒?”

    叶绯染没有想到严正反应那么大,微微一愣,“呃……这是他的条件!”

    “条件?什么狗屁条件,他这是威逼利诱!”严正破口大骂道。

    “严导师,冷静,冷静,司前辈现在有资本也有本事对我们威逼利诱。”叶绯染实话实说道。

    回来的路上,其实她已经想清楚了,她是摄魂剑的主人,也要解决往昔烛的事情,眼下只能拜司玄为师,但帝尊大人……

    如果帝尊大人不愿意,她一定会想办法说服司玄。

    实在不行,只能再另辟蹊径。

    严正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才道,“小叶子,你现在带老夫去认识一下这个什么司玄,老夫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让你和夜小子都拜他为师?”

    叶绯染眼珠子微微一转,不动声息地道,“严导师,不如先去了死亡谷再说,我想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传送轴了。”

    闻言,严正嘴角微微一抽,不过叶绯染也说得不错,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传送轴,他们还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行,老夫现在去找你师尊他们商量,你们也赶紧收拾一下。”

    “好嘞!”

    半个时辰之后,黑玫瑰精把叶绯染他们的决定告诉司玄。

    司玄一点儿也觉得意外,毕竟他手中的东西对叶绯染充满了诱惑力。

    “让他们去幻灵城郊区集合。”

    当叶绯染一行人前脚刚刚来到幻灵城郊区,司玄和黑玫瑰精后脚就到了。

    看到他们,叶绯染眉梢微挑。

    黑玫瑰精还是黑玫瑰精,但司玄的长相却变得极为普通,可以说走在人群中根本就记不清脸。

    这是幻术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