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打脚心惩罚室/扛起岳的玉腿

事实也是如此,虽然说叶家血案过了这么多年,但罗天和陈智国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在暗中调查线索,如果查出点什么,与他们在大华的地位,要想重启调查叶家血案一事,还是有很大可能的。

    沉吟片刻,叶青又看着乌老头问道:“据我所知,那个武道征调令已经失踪了两百多年,这突然间出现,你们问过原因吗?”        

    “没问。”乌老头摇了摇头。

    “为什么?”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乌老头应声说道:“虽然说武道征调令是由武道联盟的盟主代代相传,但是武道世界还有一个传言。”

    “什么传言?”叶青努着嘴问道。

    乌老头应声说道:“不管是不是经过盟主代代相传,只要谁手中持有武道征调令,谁就能号令整个武道世界。”

    “你的意思是就算持有这个狗屁令牌的人是邪恶之辈,也得听咯?”叶青沉声问道。

    “是的。”乌老头点了点头,说道:“血咒可不分善恶。”

    “哼……”叶青冷哼一声,说道:“什么狗屁血咒,在我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但事实是……”

    乌老头想要说什么,但叶青手一摆,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狗屁的事实,我知道不听号令,天诛地灭,但我叶家的经历不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什么例子?”乌老头有些不解的问道。

    叶青沉声说道:“据我所知,不听武道征调令的人或者家族,最终都会被毁灭,无人能生还,然而,我不也好好的活着吗?我父母亲不也从那场血案中活了下来吗?”

    顿了顿,叶青瞥了一眼乌老头,说道:“我最开始我问你,认不认识我,那是因为我和我父亲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而我父亲就是从那场血案中拼杀出来的,呵……我们叶家活着这么多人,这血咒的传说不就不攻自破了吗?不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了吗?”

    “这……”乌老头沉吟片刻后,摇头说道:“你的说法不对。”

    “为什么不对了?”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血咒只是针对被征调的家族和门派,并不针对被攻击的家族。”乌老头沉吟着说道。

    “这有区别吗?”叶青撇着嘴问道。

    “有。”乌老头点了点头,说道:“就拿叶家血案来说,叶家并没有被征调,只是被我们这些被征调的家族攻击而已,所以血咒对叶家是无效的。”

    “呵……”叶青冷声一笑,说道:“乌老头啊乌老头,我看你是练武练傻了吧?”

    “什么意思?”乌老头皱着眉头问道。

    叶青瞥了一眼乌老头,沉吟着说道:“如果真有着那个血咒,当年持有这个令牌的人为什么不直接征调我叶家呢?要知道,我叶家同样是一个武道世家,同样受到这个武道征调令制约的,如果说血咒真有用,那个持有令牌的人还用得着费这么大的劲征调这么多家族围攻我叶家庄园吗?”

    顿了顿,叶青撇着嘴说道:“那个人既然想灭我叶家,就可以用那个令牌来征调我叶家,如果我叶家不听从号令,那就让血咒来毁灭我叶家呗,如果说我叶家听了,那他完全可以将我叶家调到某个地方,然后先在那个地方埋伏,又或者是做点能将我叶家毁灭的准备,这难道不比调这么多家族来袭击我叶家更容易吗?”

    “这……”面对叶青的分析,乌老头哑口无言。

    嗯……他从未想过这样的问题,现在想一想,似乎叶青的分析也是挺有道理的啊!

    叶青深深的看了一眼乌老头,沉声说道:“所以说当年参与叶家血案的所有人都让那个面具人当枪给使了。”

    乌老头没有反驳,既然叶青的分析有道理,那这就是事实。

    叶青瞥了一眼乌老头,努着嘴说道:“说一说吧,当年你们乌家参与叶家血案的一些细节情况。”

    乌老头倒也没有隐瞒什么,将自己当年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叶青。

    叶青听得很仔细,没有漏过任何的细节。

    嗯……对他来说,这其实是很重要的事情,自然得仔细听,特别是乌老头与那个戴面具的联络员见面的一些细节,毕竟这有可能关系到他是不是能将别的那些参与叶家血案的家族给揪出来。

    事实上,听完之后,叶青也没有找到什么重点。

    不过这不要紧,孙莺莺在旁边用手机将乌老头交待的事情全部用镜头记录下来了,回头传给阴武门,让阴武门情报中心的兄弟们去分析。

    嗯……群策群力,或许就会有什么发现。

    了解完当年乌家参与那场血案的情况后,叶青又问了乌老头乌家的不少事。

    不过这老头完全是一个甩手掌柜,很多乌家的事情他只是知道有那么一回事,细节却不怎么了解,特别是这十多年来的事情,都是乌启宁在负责,甚至连叶青问到乌金石的下落时,他也不清楚。

    对此,叶青也有点无语,这老头好歹是家主啊,什么事都不管,这也是没谁了。

    由此也能看出,乌老头对自己三儿子是多么的信任了。

    不过想一想,这也不奇怪,乌老头的大儿子和二儿子都是武痴,一心在修炼之上,哪会有精力放在处理乌家的事务上啊?

    而乌老头自己也几乎是这样的人,所以只能乌启宁承担起乌家的所有事务了。

    看到问不出什么之后,叶青和孙莺莺也就出了房间。

    在外面的小院中,孙莺莺瞥了一眼叶青,努着嘴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个老头呢?”

    “杀了!”叶青毫不迟疑的从嘴角挤出了这两个字。

    “嗯!”孙莺莺点了点头,对于叶青的这个答案,她并不意外。

    虽然说乌家是因为武道征调令现世,而被征调去攻击叶家的,但对叶青来说,那场血案几乎是灭门,这是血仇,不可磨灭的血海深仇,作为叶家的子孙,他必须要报,必须要让所有参与者付出血的代价。

    嗯……必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