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口哨帘十里肉41章_滚床单一直叫为什么

    “停…停战了!”        

    路浅溪在解析到《曹婴传》的远魏大军和江东联军在曹婴的号召下停战,选择转而联合一起救国救民共抵外敌时。

    她内心的激动已经很难用言语来表述了,这种感觉就像是追了十来年的爱情虐恋长跑小说,到最后大结局终于看见男女主圆满的在一起一样!

    季院长也适时的对这一段远魏与江东联军停战救民的…历史记录做出了自己的评价。

    “曹婴在合肥一战中毫无疑问的是奠定了继任世子的基础,在拿下合肥后,曹婴写给远魏众将的这封《谏和信》实在是精彩,其中详细分析了远魏与江东联军死战到底的利弊,还有中原未来的走向,最重要的是曹婴心系的不只有他祖父曹公的霸业,还有天下黎明百姓的仁德…远魏众将能接受曹婴的这封《谏和信》恰恰说明中华千年以来从来都不缺这样救国救民的英雄。”

    “那季院长如远魏和江东联军真联合抗敌,仙武战汉历史后续的走向是否会不同?准确来说是扭转?”担任捧哏的那位学长这时也很配合的出声问。

    “肯定会与陈珉版的有所不同,还是极大的不同,首先曹婴的继位会从根本摧毁司马氏的统治,再加上曹婴本身出生自华中,因而是有促成中原和平的愿望,此役远魏和江东联军扫平外敌后,在外域虎视眈眈的五国最起码…不会像是陈珉版《战汉志》中面对一个支离破碎,积贫积弱的中原大地了,而是江山英雄百代齐,武德充沛,整装待战的秦汉王朝。”

    季院长在分析到这里时,电视台那边派来的导演突然做了一个‘进入广告时间’的手势,示意季院长他们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了。

    其实这时候切广告时间,还是典征看出了路浅溪和季院长的身体状况,在煞气的侵蚀下又不太行了,需要再次接受治疗。

    路浅溪被银铃给扶了下来,季院长直接被典征给抬了下来。

    “浅浅小姐!你看这个!”

    赛璐璐在这期间拿出了手机,给路浅溪展示了此时在外网热度最高的新闻报道。

    在这个报道中这一小镇临近的那座城市,同样也受到了煞气爆发的影响,可在报道里最引人瞩目也是那个…屹立于城市大地之上,身着吞金铜兽铠,头戴遮面金兜帽的巨型身影。

    在网上传播的画面中,这一巨大的虚影直接一剑斩断了沿街上的所有鬼物。

    下面的评论全都是‘拍电影?’‘美联邦的最新人形战争机械?’‘想什么呢!这盔甲的样式很明显是中华古代的将军铠!’之类的惊叹。

    “这是…将星具象化后的力量。”银铃一眼就判断出了…这一在城市之中杀鬼杀出了万夫莫敌之势的巨型虚影。

    “是张辽将军。”

    路浅溪则是一眼就辨认出了这一虚影身上的盔甲样式…和在洞窟遗迹中发现的张辽像一摸一样,所以路浅溪又接着对赛璐璐说了句。

    “应该是张辽将军来救我们了。”

    “……”

    银铃刚想提醒路浅溪别高兴得太早,她灵敏的听觉却让她…从典征那一侧偷听到了一个近乎让她要抓狂的消息。

    “情况确定属实?”

    “属实…这是前线探测设备收集到的数据。”

    “喂!”银铃高声打断了典征与布置在小镇警备员的谈话,直接走到了典征的面前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美联邦那些家伙想做什么?!”

    在银铃高声的质问下洞窟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典征的身上,典征表情没任何变化,而是提高了自己的音量,用整个溶洞遗迹内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明了现在的情况,以及传达命令。

    “美联邦在刚才已经决定动用导弹轰炸这座小镇所在的区域!”

    这一消息回荡于溶洞中所有人耳边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银铃也是在短暂的震惊后脸上表情一黑,满脸杀意的准备冲出溶洞,却再一次被典征摁住了肩膀。

    “所有人都有!一队!二队!按照之前布置的方式做好撤离居民的准备!三队…随我一起。”典征下达完了指令后沉声对银铃说“我们还有要做的事。”

    “要做的事?难道是去拦截导弹?”银铃一提起这个就来劲了。

    “是让跨天之门重启!煞气已经导致跨天之门外的天门领域瓦解,所以他们才能用导弹打击这里…”

    “重启是指的天门领域?”银铃的第一反应是重启天门领域来到抵挡导弹的打击。

    “不,是跨天之门的传送能力。”

    典征说到这时银铃已经明白了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银铃知道就算现在自己冲出去杀再多美联邦的敌人也于事无补,眼下能做的只有尽快恢复跨天之门的传送能力。

    但这个仇…我吕银铃记下了!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

    天门领域之外。

    “导弹…你们疯了吗?”

    “那座小镇已经被判定为污染源,直接动用导弹摧毁是最安全最有效的方法。”

    洛佩尔局长和家主司马妙的争吵声传入了夏侯淳耳中。

    这让夏侯淳整个人都呆愣在了原地…美联邦打算用导弹打击这座小镇?

    一瞬间一大堆复杂的念头涌入了夏侯淳的意识当中,但这堆复杂的想法最后都化为了一个不可遏制的念头,那就是…

    救人!

    当夏侯淳浮现出这一想法时,他发现负责结阵中的十人有三人此时已经陷入了苦战之中!

    终于动手了蛰伏在小镇里的将星继任者,美联邦方反应得也极快,他们第一时间就得知了有人从天门领域中杀出,然后开始调集部队前往保护受袭的‘特派员’。

    可大阵的完整性还是被这场突然的袭击给彻底破坏,被困于小镇中的煞气开始向外喷涌而去。

    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夏侯淳现在猜测…小镇中应该是谁想要重启跨天之门的传送能力,然后将小镇中的居民送往安全的地方!

    但这需要的龙脉能量是还量的,光是大阵被破了煞气四溢还远远不够。

    救人…

    当这个念头再次在夏侯淳脑海中浮现而出时,他没有犹豫选择违逆了司马家家主的命令,以牺牲自己今后人生为代价,消耗自己的将星…将小镇周围还在流动的龙脉能量全部引导至了小镇之中!

    “你又在做什么?”司马妙在一瞬间就注意到了大阵的变化。

    “做一个中国人该做的事……”

    夏侯淳强压着将星之力大量流逝而产生的虚弱感回答说。

    “你应该清楚背叛司马家的下场是什么!”

    司马妙的声音在这一刻夏侯淳已经完全将其无视掉了,因为他发现光是依靠自己一个人往小镇里引导龙脉能量还远远不够!

    周围流动的龙脉能量受煞气的污染本来就极其稀少,想要汇聚能让小镇中所有人转移走的龙脉能量…光是依靠他一个人就算拼尽全力也是无法汇聚出来的!

    但好在…觉醒,或者说在这一刻意识到自己身上所继承将星意义的人,并不只有夏侯淳,同样还有其他结成大阵的将星继任者们。

    数道龙脉的能量这一刻从四面八方开始向着小镇中汇聚,不断的为跨天之门的运作供给着能量。

    “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司马妙已经怒到了拿起无线电指挥呵斥全员的地步。

    但在无线电的另一侧却传来了一声冰冷的女声。

    “因为他们已经想起来了,自己该效忠的是秦汉而不是你们司马家!”

    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银铃。

    “你是谁?”司马妙一时间没能认出银铃的身份。

    “这不重要,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将会亲手取下你的项上人头。”

    银铃在说完这句话后掐碎了手里的无线电通讯器,看着身边被她给制服的一位将星继任者…还有远处在拉开距离的美联邦骑兵连队。

    说实话…银铃现在就想直接杀到敌人的大本营中,将所有敢反抗的家伙人头给尽数取下。

    但也许是越强大的武将越对危险到来的感知越明显,银铃能清楚感觉到,此刻美联邦用于轰炸这座小镇的导弹已经升空了。

    她现在要做的必须是趁着导弹升空前,尽可能的帮小镇上的居民撤离这里。

    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虽这个道理在这里不太适用,却也告诫着银铃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

    其实路浅溪在一年前勘探华哀王陵墓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她感觉到自己似乎能听见文物的声音。

    说是听见文物的声音其实有点玄乎,路浅溪所能听见的其实是龙脉意识的声音。

    这点当时在咸京城遗址中,秦镇用龙脉给路浅溪邮寄了一箱郭隼的‘遗物’时,她就是通过这个能力感知到了龙脉意识努力的…想要把那个木箱拱出泥土的声音。

    而现在路浅溪同样也听见了文物的声音,她本来想跟着考古团队返回华哀王陵墓的,但这近乎于是文物求救般的声音,让路浅溪根本没办法视而不见。

    此时整个殷族人聚居地内已经彻底乱成了一团,但赛璐璐为了自己族人的安全,还是接受了典征的建议先通过跨天之门返回华哀王陵墓避难。

    在典征所执行的摧毁大阵的计划和以夏侯淳为首的‘远魏大将’努力下,跨天之门已经恢复了传送的功能。

    洞窟遗迹里的众人还算有序的一一通过了跨天之门,安全的回到了华哀王的陵墓,安全返回的当然还有那些已经勘探出来的文物。

    可…这座遗迹里依然还有登天长梯,这一奇观式的文物遗产无法带走,以及…

    “来得及吗?”

    路浅溪拿着一个小铲子跑到了遗迹还没来得及勘探的一侧。

    果然当她到这里时,地面的泥土微微的抖动着,像是下面有什么东西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灾难,拼命的想要爬上地面逃离这里一样。

    “别担心!我马上带你离开这里!”路浅溪立刻拿起了自己的小铲子开始刨起了眼前的地面。

    当她挖到了一半的时候…银铃顺着路浅溪的气息匆匆忙忙的赶到了遗迹深处的角落。

    “你在这里做什么?!”

    银铃看着跪在地上,不停挖着土以至满身淤泥的路浅溪,真的愤怒到了想把她拎起来拖走了。

    “马上就好!”路浅溪说。

    “麻烦!”

    银铃直接拿起了一侧一个更大的铲子,以极其粗暴的方式帮路浅溪挖起了覆盖在这上面的泥土。

    “找到了…这是金印?”

    虽路浅溪很想提醒银铃不能用这么暴力的方式来挖文物的墓坑,可她想提醒时…银铃就已经挖出了什么东西。

    在银铃挖出的墓坑中一枚被泥土浸染的金印掉落而下,不止是金印,伴随着土壤层的剥落,在里面还封存了一大堆大大小小的木盒与书简。

    “这是秦武王的金印,那这些书简…是秦武王时期的?”

    路浅溪的惊喜还没持续多久,她的手腕就一把被银铃给拉住了。

    “该走了!”

    “可是…”

0

更多精彩

学校打脚心惩罚室/扛起岳的玉腿

2022年1月11日 小羽 0

事实也是如此,虽然说叶家血案过了这么多年,但罗天和陈智国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在暗中调查线索,如果查出点什么,与他们在大华的地位,要想重启调查叶家血案一事,还是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