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把我下面摸流水了&bl高H道具play

    明扬道人奋勇无比,转身冲入战团,再次和那山拔战在了一处。

    这一次两人仿佛打出了真火,尤其的火爆,撕扯之间,竟然还有少见的近身接触!惹得其他半仙还特别的提醒他们注意分寸,别特-么把大家的火气全挑起来,最后谁都落不下好!        

    这真正是一场奇怪的群殴!大家本来好好的打着太平拳,偏偏有两个不知好歹的在这里破坏气氛!还得累大家插手去分开两人,平息事态!

    人总算是拉开了,一个叫嚣‘咱们黄龙见!’,一个威胁‘小心你的老婆孩子!’

    明扬道人气喘吁吁的来到云海大士身边,不着痕迹的一递手,

    “幸不辱命!”

    云海大士笑眯眯的,“多谢道友!不仅是我的感谢,应该还有青玄他们的,甚至包括娄押司!”

    转身就往上拔,花了不少时间,她需要加快速度了!

    明扬就有点楞怔,他哪里听不出来云海的意思,合着这应该不是私事,而是公事?还和三十二天上的娄押司有关?

    心下转动,还真有点麻烦,这么算下来的话,等那山拔明白过味来,恐怕是要拿他当仇人的!

    眼中凶光一闪,还是得想个办法,怎么把这山拔害在这里,才是万全之策!

    修士的心思,就是这么的阴晴不定!

    ……娄小乙已经把自己装得很弱了,但三个对手仍然把他当成大老虎来打,让他就很郁闷!

    不由得就少见的在战斗中开了口,“喂,你们优势如此明显,就不能有点上进心么?”

    三人并不答话,依然如故!

    娄小乙十分的无趣,“战斗精髓,在于优势时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

    我今处处被压制,道境无力,修为难继,化身拖累,仙压约束……如此大好形势,却不趁机突破,寻求决战,只在这里磨磨蹭蹭做甚?”

    他在这里吐槽,三人是理也不理,只私下里神识互相交流,

    冗汤想起一节,“这剑修最擅长的就是声东击西,击南北!这是其惯常之战术,此番战起,却一直留连在下层壳壁附近,按照他一贯的特点,是不是他的目标是在上面?”

    平顶僧不信,“上面?上面就是三十三天仙庭了!你真当他无所不能,以凡躯上天?若人人都能这样,那大家还修什么仙,顺这窟窿爬上去就是!”

    子晦道人摇头,“不然!还真有这个可能!此人在仙压下仍然能做到游刃有余,显然所修内炁和常人不同,是和仙灵有关系的!

    上天又不是常驻,如果去走一趟再下来,也存在这样的可能!”

    冗汤很敏锐,“道友的意思是,他想上去收混沌方鼎?这厮胆子倒是大,连金仙的宝贝也敢下手!”

    子晦轻笑,“只是一种可能!他在下层这里徘徊,最后的目标却是上层,符合他做事不走寻常路胆大包天的特点!但他不知道的是,混沌方鼎可不是寻常宝贝,需要赌在窟窿这里才能发挥作!

    它根本就在三十四天!

    我很好奇,如果这厮冲上三十三天久寻不获,是不是还要冲上三十四天?”

    平顶僧大笑,“这就有意思了,冲着冲着就变成一团虚无?要是这样的话,他往上冲时我们好像也无需拦阻?”

    冗汤冷笑,“不,拦还是要拦的,哪怕装装样子!否则这厮狡猾如狐,看我们拦截不尽力再不上去了?”

    三人胜券在握,剑修越是狗急跳墙,越是出言挑衅,他们心中就越安定!因为金仙的宝贝,就是他们最大的凭仗,还是牢不可破的凭仗!

    子晦通过混沌方鼎,再通过混沌道境接触,准确的把握到了剑修的修为增减情况,

    “这剑修确实了得!我等如此消耗,黄龙还有四个化身拖累,仙压如此沉重,这厮现在的修为仍然在五成之上!真正是不可思议!

    不过也快了!掉落五成之下,就会影响其爆发力,才是我等加大进攻节奏的时机!”

    冗汤平顶僧皆点头称是,这是爆发类术法剑术的特点,当他们的修为维持在较高水平时,爆发力和还剩多少修为没什么关系,不管是剩九成还是七成,剑上的最大威力都是一样的;

    但如果修为降到了正常五成往下,爆发力就不可避免的会受到影响!元力越少,爆发力越弱,这是修行规则的东西,也不存在您都快油干枯尽了,还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那是小说家的想象,就是纸上谈兵。

    冗汤补充道:“他那紫色剑道意志不在此例当中!所以我们应该更谨慎些,最好其修为降到了三,四成,才是总攻的时候!”

    平顶僧撇撇嘴,“三,四成?真到那时候我看也不用我们出手,就只子晦道兄的混沌道境都能直接压趴下他!”

    三人在这里私下交流,下面那剑修嘴上仍然在聒噪!

    “修道四,五千年,老子还是头一次遇见几位道友这样的好对手!彬彬有礼,礼貌待人,打个架杀个人都要給人无穷的机会,生怕别人不能翻盘,这样的境界,真正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如此大方,我若得势,该如何处置你们?”

    一边说,一边继续在下层屏障处不断冲撞,他的混沌道境也不比子晦差到哪去,每一次撞击都能破开屏障的八,九成,但就是距离那最后一层差了一步。

    这一步,就是仙与凡的差距。

    他成了一个小丑,没人搭理他,就像在看一头困在牢笼中的猛兽。

    娄小乙感觉到了自己的修为在向危险的五成以下滑落,哪怕化身并没有給他带来多少负担,对他的影响也在三成修为以下,但在三十二天,他的消耗却是实打实的。

    主要还是混沌道境的压力,对那个混沌方鼎,他是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金仙的力量,哪怕是已经黜落金仙的一个道具,也是他不能抗衡的。

    他折腾来折腾去,其实就是一直在折腾这个结果!

    事实证明,想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渡过这一关,就必须冒险!

0

更多精彩

学校打脚心惩罚室/扛起岳的玉腿

2022年1月11日 小羽 0

事实也是如此,虽然说叶家血案过了这么多年,但罗天和陈智国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在暗中调查线索,如果查出点什么,与他们在大华的地位,要想重启调查叶家血案一事,还是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