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长的手指推入一颗颗樱桃&啊够了求你们啊轮流

    中秋将至。

    郧阳城中,巡抚潘士良接到新任六省经略洪承畴大学士急令,命郧襄火速派兵南下增援荆州。

    “经略王命旗牌在此,限期三日内出兵,十日内抵达荆州城下,失期者斩,违令者斩!”

    赶到郧阳的是洪承畴的一位旗牌官,一路八百里加急赶来,还带了洪承畴的王命旗牌,但有半点耽误,连潘士良这郧阳抚治都可先斩后奏。

    接下命令,潘士良很头痛。        

    这郧阳城刚拿下,也没半分赏赐,却又派来这么棘手的任务。

    分守道刘开文献计,“抚院,不如调王斌、陈蛟和王光恩还有襄阳的王光泰等南下增援荆州,如此一来,既没违误军令,又可把这些新降之兵将派往荆州,安稳郧襄。”

    “若是王光恩等在荆州城下立功,那也是抚院之功,若是他们在荆州城下兵败,倒也除去一些后患麻烦。”

    潘士良一听,也觉得大善。王光恩等投降后,虽然也还表现的挺顺服,可对这些人总没法完全相信的。

    “好。”

    潘士良当下发下抚治军令,召襄阳的王光泰,房县的王斌、均州的陈蛟等新招附的大小几十股人马,让他们前来郧阳汇集南下增援荆州。

    接到命令,一支支人马水陆汇聚而来,潘士良看着城外越聚越多的人马,非常兴奋。

    “我郧阳如此众兵,未必不能一举解荆州之围也。”

    原本定计,是让襄阳总兵王光恩做为增援各部的主将,现在看到这众多人马,郧阳总兵杨文富反而有些妒忌了,甚至犹豫着是不是该站出来领兵南下。

    在洪经略到来前,领兵解荆州之围,立个大功,那他也就能从署郧阳总兵,立马就成实授郧阳总兵,再不济,荆州总兵也不错啊。

    “你想领兵增援荆州?”

    潘士良想了想,摇头,“你要是也走了,郧阳可就空虚了。”

    “抚院大人,如今逆贼围荆州武昌,尽在两城下,郧阳有坚城可守,抚院又有新招两千抚标守城,可保安然无忧,卑职去荆州,打了胜仗立了功,那首功也是抚院大人的啊。”

    潘士良依然不太愿意,但杨文富觉得这次荆州之战,清军肯定能赢,所以这就是个去抢功劳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左说右说,最后还把经略洪承畴抬了出来,“洪经略马上就要到了,听说洪经略向来治军严谨,他让咱们调郧襄之兵南下,咱们若只是派出些新招降的明军和流贼,只怕到时洪经略不能满意,万一震怒,岂不是要怪罪抚院大人?”

    “况且,这兵得练啊,如今难得有机会,得让弟兄们出去,这样才有机会立功受赏。”

    潘士良若有所思,他觉得杨文富这是想趁机去荆州打劫,毕竟这年头靠军饷得饿死,只有出兵打仗才有收入,不管是行粮还是立功的赏赐,其实都远不如抢掠。

    想了想后,潘士良觉得杨文富说的有几分道理,这个时候郧阳也挺安全的,把这些兵留在这里还要供养,还得时刻约束,倒不如全派去荆州,也算祸水东引。

    这些武夫**们还得念他的人情,说不得回头还要把抢掠来的孝敬他一笔呢。

    “好,去吧去吧,便改由你为主将,王光恩为你副将。”

    杨文富三千,王光泰三千,加上王斌、陈蛟各三千,又有其它各路人马,加起来得小三万人。

    ······

    经略的旗牌官催促的急,襄阳、竹溪等几部人马还没抵达,旗牌官便催着出发。

    王光恩到抚院禀报,“城外八千兵马即将南下增援荆州,请抚院大人前去检阅训话。”

    潘士良呵呵的站起身来,“什么检阅,这是提醒本院还没给他们发行粮赏赐,放心,朝廷不差饿兵,本抚院也早有准备。”

    去城百里之外,五日以上,明军另给行粮,标准是最低每日一升,月三斗,也有一升五合或月五斗不等。

    郧阳距荆州八百里,路有两条,一是沿汉水经谷城到襄阳,再经荆门抵达荆州,其二则是从郧阳直接下房县,经保康抵当阳入荆州,距离都差不多。

    明朝规定行军速度,如果紧急,骑兵一天一夜要行一百五十里路,车步兵一百里。不急,则骑兵日行一百二十里,车步兵八十里。

    当然,也有如牛人马芳,从宣大驰援大同,昼夜行军四百里。

    明代一里将近六百米,这个官方要求的行军速度还算合理,当然实际也要视具体情况而定,比如携带的物资,军情的紧急等等。

    八百里,正常步兵行军速度,需要十天。

    如果能有河道运输物资甚至运输士兵,那就更快。

    潘士良直接只按十天给行粮,且是最低标准每人一升,也就是总共一人给一斗。

    一天一升,这是大明以前边镇边军的早期标准,放到现在,肯定就太少了。可潘士良只能给这么多。

    就算这前锋八千人,每人一斗,那也得八百石粮,这些粮食还都是他从襄阳带来的,郧阳早穷见底了,而襄阳运粮到郧阳虽经汉水,但有许多段都要用纤夫拉船,非常不容易。

    “抚治,每人一斗,行粮有些少啊,荆州城下二十余万明军,弟兄们也是提着脑袋为朝廷拼命,可否多给点?”

    潘士良呵呵笑着,“你在郧阳守了几年城,也清楚郧阳的家底,本抚不是不想给,实在是拿不出来啊。”

    “你跟弟兄们好好讲讲,等到了荆州,击溃了贼众,到时朝廷还会少你们的恩赏么?”

    “这行粮也就是带在路上吃的,带多了也是负担嘛。”

    王光恩呵呵一笑,不再请求。

    一路来到郧阳城外,此时八千人马聚集在汉水河畔,有杨文富领的三千郧阳镇标,还有陈蛟、王斌二将各两千已到人马,另有一千新招附之兵。

    潘士良穿着二品袍服,得意的看着这支人马。

    两千抚标充当着搬运队,把八百石粮食搬出城来。

    一万人马,满布汉水河畔。

    潘士良站在临时搭好的点将台上,装模做样的发表了一番出师演讲,最后宣布每人一斗行粮。

    可场下众将士却没什么回应,明显是对这行粮非常不满。

    潘士良心头动怒,面上去还堆着笑容,起身要回城。

    王光恩拦住他。

    “潘抚院,借一样东西!”

    “借粮么?不是说了城中也无粮,还得等襄阳南阳运粮过来吗,怎么又提?”潘士良脸色不善的瞪向王光恩。

    “不借粮。”王光恩咧嘴一笑,然而抽刀,“借抚院人头一用!”说罢,刀光闪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刀将潘士良的脑袋,当着一万人马的面砍下。

    王光恩捡起首级,站在校阅台上,冲着还在发愣的台下兵将,仰天长啸,“日月长存,大明永在!”

    随着这声吼,台下王斌所部、陈蛟所部还有另两支人马,五千人马突然在各自军官的带领下,向着杨文富部、抚标部五千人砍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