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吃奶一人摸/新来的护士让我给啪了

    绝龙岭,是原著之中闻太师绝命之地。        

    因为据说是他师傅,在他下山之前给批的命条‘一生遇不得一个绝字’。

    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命运了,在封神世界之中,这可不是什么玄之又玄,而是真实存在的。

    毕竟时间位尊,空间为王。命运不出,因果称皇嘛。

    王霄暂时还不想挑战天道命运,所以是在闻太师回到朝歌坐镇后方之后,这才来到这里。

    至于邓九公,这位是与闻太师一样的大商忠臣,力战不敌被擒获之后,最终骂贼而死的那种。

    他儿子并不怎么出众,也就是大众脸武将的程度。

    可邓九公却是有个非常出色的女儿,名字叫做邓玉婵。

    王霄见到邓玉婵的第一印象,那就是英姿飒爽。

    出身将门世家的邓玉婵,除去学艺之外就是跟着邓九公打仗。

    这些年南征北战下来,身上的气质真的是普通妹子所难以拥有的。

    王霄看着她的感觉,就好似见到了水浒世界里的扈三娘。

    他这样默默的盯着妹子看,很快就引来了两道警告的目光。

    一道来自于邓玉婵自己,而另外一道则是来自于碧霄娘娘。

    邓玉婵的目光可以理解,这种目不转睛盯着妹子看的事情,很自然的会引起妹子的反应。

    而碧霄娘娘也用这样的目光看过来,很明显就是王霄一直以来用的手法起到了作用。

    作为一个精通渣男手册全部招数的老司机,王霄从一开始就对碧霄妹子用上了欲擒故纵之策,现在看来已经是逐渐发挥效果了。

    王霄向着邓玉婵露出了一抹笑容,而他收获的却是只有一个白眼。

    那边看到这一幕的碧霄娘娘,当即捂嘴偷笑。

    邓九公自然是见过大王的,不过在王霄混淆神识之下,他见到的王霄只是一个陌生人。

    接手大军之后,邓九公整顿营务,储备粮草物资,操练兵马,打探西岐军动向将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

    哪怕是在封神的世界之中,邓九公也是一流的统帅。

    姜子牙与之相比,真心是弱爆了。

    可惜这里是一个神魔纵横的时代,常规作战力量做的再好也没用,因为修士们一个法宝下来,一切都完蛋。

    这一点上,感觉与现代世界之中的荷包蛋很是相似。

    没过多久,申公豹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他成功的策反了土行孙,这个二五仔偷了他师傅的法宝前来投效大商。

    王霄自然不会去接待土行孙,他就以客卿的身份安静的看着邓九公忽悠土行孙。

    什么只要好生为大商效力,自然不会亏待了你,到时候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云云。

    土行孙自然是眼睛放光,期待着自己能够大展神威从而过上梦寐以求的好日子。

    像是之前那样在山上苦修,餐风饮露的苦日子他是真的过够了。

    王霄就这么看着,眼睁睁的看着邓九公只是用几句他听着就想要笑的鸡汤话,就把土行孙给玩弄于股掌之中。

    “这人脑袋不太灵光。”这是王霄给土行孙下的定义。

    然后土行孙就见到了回来禀报的邓玉婵。

    那一瞬间,王霄亲眼目睹了一只舔狗的诞生。还是那种懂得嘱咐‘你今天危险,让他在外面’的舔狗!

    邓婵玉也是有些郁闷,怎么自己遇上的竟是这些垂涎自己美色的家伙。

    那边邓九公的眼光是何等的毒辣,一眼看到土行孙的表现,立马表示说“自古美人配英雄。若是二位谁能为我大商立下战功,击杀那叛逆姬发,那老夫就将小女许配给谁。”

    王霄还在那边偷笑舔狗土行孙,却是愕然看到土行孙一脸怒容与警惕的瞪着自己。

    不仅仅是他,营帐之中的众人都看了过来。

    明白了事情来龙去脉的王霄,真是郁闷的无以复加。

    ‘看个毛线啊,老子不是舔狗!’

    王霄也是郁闷了,自己这玉树临风的怎么就被人当成舔狗看待了?

    如果不是现在时机不合适,王霄都想立马展露身份,让这帮人看清楚,自己这颜值实力身份的,用得着去当舔狗吗?

    那边土行孙干脆是走了过来,一脸傲然的看着王霄“在下夹龙山飞云洞土行孙,你是哪个?”

    王霄低头看着又矮又瘦,肤色如土的土行孙,没搭理他而是直接笑了起来。

    土行孙大怒,他最恨别人瞧不起自己的颜值。

    眼看着就要发飙的时候,申公豹冲了过来抱住了他急切的喊“道友,冷静些!这里的都是同伴!”

    “什么同伴!”感受着来自王霄的王之蔑视,土行孙直接爆发将申公豹给掀飞出去“他瞧不起我啊~~~”

    看着眼前身高不足四尺,甚至还没一些小学生高的家伙,王霄却是将怜悯的目光投向了邓玉婵。

    如此一位如花似玉大长腿的漂亮妹子,居然被强行安排给了这么个家伙,天理何在啊。

    拿着铁棍就想打的土行孙,顺着王霄的目光看了过去,迎接他的是邓婵玉那轻视的目光。

    人长的丑陋矮小也就算了,可脾气居然还这么暴躁恶劣。

    若不是多财多亿能买包,哪个妹子会愿意给笑脸的。

    土行孙心中一惊,自己这是失分了。

    不过他转头看向了邓九公,发现邓九公还在那捋须而笑,当即又回了神。

    这年头可不兴啥自由恋爱,只要邓九公同意了,那邓玉婵也是没得选择。

    土行孙先是狠狠的瞪了王霄一眼,随后走到邓玉婵身前行礼“你等我去把那姬发的脑袋提过来。”

    说完之后,土行孙当即钻进了地底。

    然后帐内众人的目光,又是都落在了王霄的身上。

    王霄懂他们的意思,这是在问‘你的竞争对手已经出发了,你还在这里等什么呢?’

    他也是郁闷的不行,自然是懒得解释什么。

    黑着脸的王霄离开营帐,一路走出了大营。来到了绝龙岭上的山林之中透透气。

    背手而立仰头看天,最终悠悠然的吐出口浊气来“我为大商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

    可不是嘛,名声都被毁掉了。

    “你不去抓那姬发,在这里唉声叹气作甚?”

    身后传来了碧霄娘娘的声音,那浓郁的不满已然是直扑面门。

    干掉姬发很简单,真的是很简单。

    可问题在于,姬发实际上和姜子牙差不多,也是那种上不了封神榜的。

    作为被阐教所选定,用来协助阐教获取天道气运的人选,王霄就算是将他给挫骨扬灰了,元始天尊也能给姬发重新塑造一副身躯出来。

    至于说魂飞魄散什么的,在圣人那通天的手段之下,又能算得了什么。

    除非是像封神台那样,由天道气运来收押,这是圣人也没办法破坏的地方。

    所以说,直接对姬发出手没有丝毫的意义可言。

    看到王霄没有搭理自己,碧霄娘娘不满上前“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在想着如何去讨好那位邓婵玉姑娘?”

    看着走到眼前的碧霄娘娘,王霄突然开口询问“你们三姐妹,为什么要戴着面纱?不会是立下过什么誓言,哪个男人看到你们的真容就得娶你们吧?”

    碧霄娘娘翻了个好看的白眼“胡说什么呢,只是懒得被世俗所牵绊罢了。真要是有男人看到我们姐妹的容颜,那实力必然在我等之上。到时候生死都操诸人手,还有什么好多说的。”

    王霄闻言挑眉“也就是说,只要实力比你们姐妹强,拿下你们之后想做什么都可以?”

    “哼哼?”

    碧霄娘娘皱着俏鼻回应“我们可是有个大哥叫赵公明,有师傅在碧游宫开道场的!”

    三霄娘娘本身实力就很强,更重要的是她们的师门更加强大,师傅更是圣人级别的存在。

    等闲知道她们身份的,哪个疯了才会为了美色而去招惹她们。

    看着一双美目之中满是小得意的碧霄娘娘,王霄突然开口来了一句“我不怕。”

    “啊?”

    碧霄娘娘楞了下,没太明白王霄说的是什么意思。

    王霄不再多说废话,突然抬手直接将碧霄娘娘面上的青纱给扯了下来。

    眼睛漂亮的妹子,通常都是美女,这个道理在碧霄娘娘的身上依旧行得通。

    碧霄娘娘的颜值极美,是典型的美貌仙女。

    此时她因为太过于震惊,俏脸上满是惊讶与不敢置信的神色。

    现在她知道王霄说‘我不怕’是个什么意思了。

    “你你你~~~”

    心神慌乱的碧霄娘娘,说话都开始结巴起来。

    王霄双臂环抱,面带微笑的看着她“教你一个道理,别在男人心烦的时候去招惹,因为这种时候的男人,什么事情都敢做。”

    “现在。”王霄俯身靠近碧霄娘娘的俏脸“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立刻离开这儿。否则的话,你就别走了。”

    脾气也是上来了的碧霄娘娘,干脆的跺脚瞪着王霄“我就是不走,看你能怎么着。”

    “你确定?”

    “确定以及肯定!”

    “好,那就别走了。”

    在王霄的眼中,别看碧霄娘娘修仙问道多少多少年了,那也依旧是不折不扣的情场小菜鸟一枚。

    各种套路接连不断的用上去,到了此时开始收割成果的时候,妹子果然并没有做出多大的反应。

    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有些受到惊吓而反应激烈,可很快就在王霄的攻势之下冰消瓦解。

    再往后,那就是沉醉其中了。

    不得不说的是,修仙问道的体质就是好。

    王霄与碧霄娘娘在这绝龙岭上,共同探讨问道之事,这一探讨就直接探讨到了第二天的天光放亮。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