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嘴帮你弄出来吧/厕所里啊…用力

    苏辛夷想得很美好,但是实际实施起来却很难。        

    首先他们没有人。

    再次他们要拿到出关凭证。

    最后还要确保在草原上不会迷失方向,得有具体的舆图。

    容王看着苏辛夷,定下神来之后,才幽幽的说道:“有件事情你好像忘了,鞑子就是没有吃的才来抢咱们,这么穷的地方,你确定辛苦跋涉去了真的能捞回本来?”

    苏辛夷被容王怼了一回,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你说得对,抢无可抢的话,的确是白白的跑一趟。”

    容王难得占一回上风,面上就带了几分得意,道:“今年鞑子南下打草谷的时间提前这么久,就是因为大旱导致牧草干枯,牛羊饿死,牧民不能果腹。”

    苏辛夷点头,“王爷说的是,但是往年他们粮仓丰满的时候,就没有南下吗?”

    容王梗了梗,当然有!

    俩人互刺一刀,胜负各半,平手。

    哎!

    唉!

    俩人蹲在屋檐下齐齐叹气,太难了,太难了!

    苏辛夷愁的是自己手中无人,任凭你有天大的抱负,无人可用,光杆一个又有什么用。

    容王头疼的是缺粮就算是当一回强盗去抢,发现敌人比自己更穷,雄心壮志未酬,太难受了。

    苏辛夷思考半天,觉得自己还是得脚踏实地从头干起,先把商队组建起来,看看能不能让穆邢带人去南边走一趟再说。

    苏辛夷的眼睛又看向容王,琢磨一下,顿时笑容满面的开口,“王爷,我有个买卖跟你谈一下,你看看有没有兴趣。”

    容王兴致不是很高,他还想着要是能立一功,也给他父皇看看,给他大哥看看,他不是废物啊。

    但是怎么就这么难呢。

    “什么买卖?你想做你去,我不去。”容王对做生意不感兴趣,商户那都是下等行当,他堂堂一个王爷做这个不让人笑死。

    苏辛夷就知道他会这样说,干脆的说道:“行,那我自己去做,我是想组建个商队,带着南边的丝绸,茶叶等草原上的贵族喜欢的东西与他们做交易。草原上的牧民日子过得苦,但是再苦能苦各族王帐的子孙与贵族?要是商队能打通这条商路,就能慢慢的绘制舆图,探清楚敌人的虚实,为大军做个先锋官探探路。而且,还能赚敌人的钱,我觉得这件事情可行,既然王爷没兴趣,我就自己干了。”

    “等一下!”容王看着苏辛夷,眼睛咕噜噜的转,要是这样的话,好像也不是不行啊,赚敌人的钱,探敌人的虚实,要是真的能绘制出各族的舆图,这就是大功一件啊。“你说真的,不是骗我吧?”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骗的,如今南齐跟鞑靼等部的互市早已经关闭多年,但是私下里还是有商户偷偷的与鞑靼等部做交易,我们现在不过是把这种行为从暗中放到表面,拿到朝廷的许可而已。”苏辛夷一本正经的说道。

    “互市已关,这是朝廷政令,不可能朝令夕改,怎么可能会答应你做这种事情。”容王皱眉说道。

    “我当然是不行,这不是有王爷在嘛。”

    容王就知道苏辛夷一笑就没好事,他看着她问道:“你说你在乡下长大,怎么连这种事情都知道?”

    “书中自有千锺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若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容王:……

    这不就是骂他书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脑子!

    他不服气!

    他也是十年寒窗苦读过来的,敢偷懒被先生告到父皇那里,就免不了一顿罚,这一点他有十分深刻的记忆。所以,他是真的很认真读书的,怎么就没像苏辛夷这般还能读到这种东西?

    肯定不是他书读得少,一定是苏辛夷读的太多了。

    但是这也不能啊,苏辛夷又要习武又要读书又要谋生他有三头六臂不成?

    他对苏辛夷不服气,但是想起当年苏淳也是天纵英才,别人读十遍书他一遍就能背下来,别人拉弓臂力不足,天天手腕上绑着石头练臂力,他轻轻松松就能拉开强弓。

    容王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是他父皇却不会骗人。

    难道苏辛夷真的与她父亲一样,天纵奇才?

    这就扎心了!

    “一本书你读几遍能背下来?”

    苏辛夷听到容王这话侧头看着他,眼珠一转就知道他肯定是心里起疑心了,特别镇定的告诉他实话,“少则一两遍,多则三五遍。”

    容王捂着心口,他还不如不问!

    别人一本书背下来都要少则十天半月,多则一两月,像是厚重的典籍那是要数月时间的,像是苏辛夷这种如此节约时间的人,比他多读很多书这不是应该的吗?

    “你都喜欢看什么书?”容王很想知道她的书单,毕竟她懂得东西很杂很乱。

    “有什么读什么吧,毕竟我们在乡下买本书很不容易,能买到什么就看什么。”

    容王抹把脸,那他是比不了,进入他书房的书单那都是经过把关的,也不是什么书他都能读的。

    俩人一时都沉默下来。

    苏辛夷就想起前世她在乡下时其实读的书不多,因为那时候花费了大量时间练武,还要进山打猎谋生,剩下的时间才能捧起一本书看几眼,而且她说的也是真的,乡下的书籍真的很有限,买一本很不容易,要走很远的路,集市上卖什么的都有,唯独卖书的少之又少。

    她后来读了很多书,是进入平靖郡王府后,无事可做总要有点消遣。而且那时她心心念念想要做个大家闺秀,不要丢父亲的脸,就拼命去读书,确实那几年读了很多书。好像把文韬武略诗经词话背下来吃进肚子里,就会变成才女一样。

    容王看着苏辛夷沉着脸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里带着丝丝他看不懂的情绪,无来由的就有点心虚,他好像是戳到别人的伤心事了。

    他立刻站起身,“商队的事情不是小事,我去打听下能不能成,你等我消息。”

    容王急匆匆的走了,苏辛夷抬头看着他的背影,轻声一笑,比起前世还是这一世的容王更讨喜些。

    所以得给他找点事情做,免得总盯着殿下的储君之位。

    容王出了门才发愁,他父皇远在京城,榆林卫的指挥使肯定不敢做主,要是往京城送信请示一来一回要耗时间,他发现现在有可能做主的居然是太子!

    容王的脚步就迟疑了,他要是去找太子,这不就表示自己不如大哥吗?

    这一巴掌还是自己打到自己脸上的!

    容王犹豫了,去还是不去?

    苏辛夷可不知道容王在纠结什么,她在等穆邢回来,大哥说了穆邢晚一步,现在应该也差不多了。

    等着的空档,她也没闲着,提着自己做的小腌鱼去了前头应大嫂子家。

    这小鱼还是浇地的时候从水里抓到的,不多,巴掌大的就十几条,她没舍得吃,用盐腌了起来,准备做人情用的。

    用麻布一裹,别人也看不到是什么东西,她就敲了应大嫂子的门。

    应大嫂子正好在家,他们家的地地段比较好,没有遭难,所以不用出门补种。

    看到苏辛夷,应大嫂子特别热情的把人迎进门,笑呵呵的说道:“辛夷妹子怎么过来了,你地里都忙完了?”

    “忙完了,这是我浇地的时候抓到的小鱼,做了几条腌鱼,给嫂子送来两条尝尝味儿。”苏辛夷笑着说道。

    应大嫂子忙推辞,这年头吃点荤腥不容易,她哪里能收别人的东西,“你看你瘦的,赶紧拿回去自己补一补。”

    苏辛夷将鱼放在桌上,笑着又道:“我还有呢,算是给孩子们添个菜,嫂子别谦让了,不然我以后可不敢登你的门了。”

    应大嫂子又气又笑,端了盏热水出来,还撒了点糖在里头,放在苏辛夷面前道:“喝点水吧,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今年天时也不算好,往榆林卫的商队越来越少,买东西越来越难,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苏辛夷点点头,看着应大嫂子问道:“嫂子,商队到榆林卫有什么辖制吗?”

    “没有。”应大嫂子摆摆手,“没有辖制都没人愿意来,这要是再给人家加条条款款的更没人来了。咱们这地儿太远了,人家商队的人说了,这一来一回的太费时间赚不到多少钱,辛苦又不赚钱,谁愿意跑啊。”

    听着应大嫂子叹气,苏辛夷就知道这是事实,商人逐利,没有利益谁愿意冒着折本的风险做生意。

    她喝了口水,尝到了甜丝丝的味道,就抬头看着应大嫂子,轻笑一声,这是把她当孩子哄呢。

    苏辛夷放下碗,想了想又问道:“榆林卫就没想别的办法?”

    “想,怎么不想,但是见效不大,主要是咱们这里也没什么好东西跟人家置换。别人挑着满担的东西来,要空着车回去,来过的商队都不太愿意来二遍。”

    苏辛夷若有所思,看来榆林卫这边确实没有足够的利益吸引商队前来。

    北地荒凉,又常年跟鞑子打仗,确实商机不足。她以前在乡下去集市买东西,还要扛着猎物去换些铜钱回来做家用,谁去一趟集市不是置换东西,将不用的换出去,有用的换回来。

    有来有回……

    苏辛夷的脑海中有什么闪过,但是太快了她没抓住,应该有办法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