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肉丝老师小说&男友你的太大了我难爱

    江燕子神情尴尬拿着手机没有出声。

    “好了,清姨,别发火了,咱们这两年经历无数风雨无数生死,这点事情没必要耿耿于怀。”

    比起清姨的愤愤不平,回来的唐若雪反倒冷静了下来。

    她安抚了清姨几句,随后望向了江燕子问道:        

    “那个卫妃底细查清楚没有?”

    “会不会是天下商会的棋子卧底在夏昆仑身边?”

    唐若雪原本觉得卫妃跟夏昆仑有一腿,不然不会对自己这么大敌意。

    但想到夏昆仑几次营救展现出来的骑士风范,她又觉得夏昆仑不是沾花惹草的人。

    而且她怎么看,卫妃都配不上夏昆仑。

    这也让唐若雪寻思,这卫妃会不会是天下商会的棋子,专门给夏昆仑添堵和捅刀子。

    卫妃是卧底的话,也就能解释她故意挑刺帝豪这个夏昆仑盟友,还无所谓三百亿资金解封不解封。

    “唐总,回来的路上,我就已经让人查了。”

    江燕子忙轻声一句:“这卫妃是天南行省人士,也是国主最宠溺的妃子……”

    “我道那女人什么东西,原来只是一个妃子啊。”

    清姨冷笑一声:“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也敢叫嚣唐总,等我伤好了非收拾她不可。”

    唐若雪挥手制止清姨出声,对江燕子微微偏头:“继续!”

    江燕子忙把收集过来的情报告诉唐若雪:

    “这个卫妃是当地一个门阀的千金,十六岁时遭遇到一伙匪徒绑架。”

    “眼看身子和性命不保,恰好被经过省会的夏昆仑救下。”

    “卫妃就此喜欢上了夏昆仑,想尽办法粘着他,还考取都城大学接近夏昆仑。”

    “只是夏昆仑心中只有家国情怀,不是想着击败边境敌军,就是想着压制天下商会。”

    她补充一句:“所以一直没有理会和在意卫妃的爱慕……”

    我就说嘛……

    唐若雪听到这里心情愉悦,再度对夏昆仑生出认可。

    “夏昆仑虽然国事为重不想成家立业,但卫妃这样一腔情意也是无比感动。”

    “所以夏昆仑不仅庇护她一家壮大发展,还不断给卫妃介绍人脉。”

    “夏昆仑还多次带着她出入王宫做事。”

    “卫妃也表现很是出色,攒下不少王室资源。”

    “可也因为她的出色和耀眼,加上年轻貌美,国主看上了她。”

    “夏昆仑看出国主对卫妃的感觉,也就跟卫妃斩断了关系,然后悄无声息离开了都城。”

    “卫妃又怒又赌气,最终成了国主妃子之一……”

    “这一次卫妃离开天下商会掌控的都城前来省会,名义上是卫妃回家省亲,实际是给夏昆仑传旨。”

    “具体诏令内容查不出来。”

    “卫妃能够出来也是各怀心思了,铁木金想要栽赃陷害屠龙殿,国主认定夏昆仑必救卫妃。”

    江燕子一笑:“毕竟卫妃和夏昆仑的昔日情分摆在那里。”

    唐若雪纠正一声:“不是昔日情分,是昔日关系。”

    “对,昔日关系。”

    江燕子连连点头,随后把剩下的话说完:

    “最终,卫妃省亲这一战,山海会坍塌,夏昆仑胜出。”

    “卫妃也就留在总督府了。”

    “她是妃子,又跟夏昆仑关系密切,她站出来替夏昆仑出来主持事务也就容易理解了。”

    江燕子苦笑一声:“毕竟她身份和地位摆在明处,夏昆仑又不可能斥责她。”

    清姨哼出一句:“原来如此!”

    “我说她怎么对唐总咄咄逼人,还不管不顾跟帝豪撕破脸皮。”

    “原来是卫妃把自己当成女主人自居了,抗拒一切靠近夏昆仑的女人。”

    “她还真是不要脸,自己都是国主妃子了,还想着做殿主夫人。”

    “也就我今天没去,不然我哪怕不当众撕了她,也要打肿她的脸。”

    清姨还耿耿于怀唐若雪受过的耻辱。

    “算了,清姨,一个偏执的女人,没必要斤斤计较。”

    “狗咬了你,难道你咬回狗吗?”

    “而且自始至终都是卫妃一个人自作多情,夏昆仑估计看都没看她一眼,女主人一说从何谈起?”

    唐若雪摆摆手,随后端起一杯金丝茶喝了两口:

    “对了,这卫妃有没有可能是天下商会渗透的棋子?”

    “这一次省亲,卫妃有没有可能也是铁木金的计划之一?”

    唐若雪担心夏昆仑身边有定时炸雷,寻思找到足够证据提醒夏昆仑,免得他阴沟里翻船。

    “这个概率不大!”

    江燕子显然做足了功课,毫不犹豫回应唐若雪:

    “第一个,传闻卫妃当年被凶徒绑架,就是闻人城壁他们雇佣人干的。”

    “因为凶徒当时提出的赎人条件,除了要五千万现金之外,还有就是让卫家低价售卖家族股票。”

    “当时想要餐食卫氏集团的人,就是闻人城壁几个。”

    “第二个,三年前夏昆仑坠海失踪,国主重病后,卫氏家主也在当月遭受车祸横死。”

    “几个卫氏骨干也因牵扯偷税漏税和贿赂被抓进去。”

    “卫氏家主和卫氏骨干一倒霉,都城和省会的家业就被人最快速度吃进去。”

    “背后的人正是闻人城壁他们。”

    “卫妃跟天下商会算是不死不休的仇,加上对夏昆仑的痴恋,做天下商会棋子的概率微乎其微。”

    “再说了,她有问题,夏昆仑也不会留她在总督府了。”

    “一个消失三年的人,王者归来后迅速摆平战惊风、整合屠龙殿、铲除山海会的人,怎可能被卫妃迷惑?”

    江燕子作出一个推测:“所以卫妃对夏昆仑应该没有算计。”

    “希望她最好不要有什么算计。”

    唐若雪哼出一声:“不然我绝不会放过她的!”

    清姨昂起头:“等我伤好了,我肯定要教训她。”

    唐若雪消化完卫妃消息后,接着又问出一句:“叶凡在省会干什么?”

    清姨接过话题:“那王八蛋,除了给我们添堵之外,还能干什么?”

    “我看过燕子前些日子的情报。”

    “叶凡带着公孙倩来省会明面上喊着有大事,其实就是过来蹭三小姐的直播热度。”

    “他们知道唐琪琪要来省会搞探险直播,就跑过来纠缠唐琪琪给公孙倩的产品做广告。”

    “听说叶凡仗着跟唐总你的关系,打着前姐夫的旗号,直闯唐琪琪跟闻人总裁的宴会。”

    “不仅搞得闻人总裁很不高兴,还打爆闻人总裁脑袋坏了琪琪合作。”

    “如不是屠龙殿恰好跟山海会开战,估计叶凡他们会被闻人家族打死。”

    “唐琪琪估计也会受到牵连。”

    “所以唐总还是远离叶凡好点,不然容易给你招惹麻烦。”

    清姨提醒唐若雪一声,每次叶凡出现,都会给她们带来凶险。

    唐若雪眯起了眸子:“叶凡去找琪琪了?”

    清姨点点头:“找了,还是非常不要脸打着你的名义!”

    “以琪琪今时今日的热度和地位,叶凡想要见她门都没有,更不要说低价给他直播卖货了。”

    “可架不住叶凡不要脸啊。”

    “他打着琪琪前姐夫、忘凡亲爸的旗号道德绑架,搞得琪琪不得不跟他合作。”

    “唐总,我觉得你该跟琪琪打个招呼。”

    “告诉他,你跟叶凡离婚了,早就没有关系了,你也有心上人了,不要让他占便宜。”

    “这种人很麻烦的,一旦占便宜占成功了,就会厚着脸皮一直占下去。”

    “哪天你拒绝让他占便宜了,他就会说你没良心,白眼狼。”

    “就跟街头乞丐一样,天天给十块钱,哪天不给了,他就骂死你。”

    “所以我觉得你要提醒琪琪,别再把他当前姐夫了,不然麻烦一堆,还影响自己格局。”

    清姨苦口婆心。

    “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抽空跟琪琪聊一聊,让她不用太看我面子帮叶凡。”

    唐若雪喝入一口热茶,随后望向了窗外:“咱们重心还是先以夏昆仑为主吧。”

    第二天,唐若雪早早起来。

    她冲了一杯卡布奇诺,站在套房的落地玻璃窗面前,眺望着省会的高楼大厦沉思。

    现在卫妃挡着路,她想见夏昆仑太难,而她发出去的邮件,也一直没有回信。

    唐若初皱起眉头想着怎么尽快见夏昆仑一面。

    三百亿的事情,开设帝豪分行的事情,都需要尽快落实。

    “得得得!”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唐若雪扭头一看,江燕子走入了进来。

    她拿着电话对唐若雪开口:

    “唐总,天下商会的骨干铁木丹想要见你。”

    “她想要跟你谈一谈铁木清被冻结的三百亿……”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