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肌肌和男人肌肌碰/97年舞蹈系女神 叫声好听

   轻松接下关尔攻击的萧月漓,似乎有些疲乏了,五指微微握紧了死神之镰,便是抬手猛的一挥。

    黑光冲天而起,直接震开了关尔,黑光碾压着关尔令其往后不断倒退,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长柄斩刀也是发出了咔咔声,刀身竟出现了裂痕。        

    “该死!!”关尔见状暗骂一声,下一瞬,他的长柄斩刀就被萧月漓这一道黑光给生生击碎,关尔极速躲避,但黑光依旧画出一道血迹。

    只听见关尔一声惨叫,还是没能完全躲开黑光,还是有一只臂膀被黑光给斩掉,鲜血喷涌。

    不等关尔反应,当他猛的抬起头准备寻找萧月漓的身影时,却发现萧月漓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一种死亡危机立刻将他笼罩,关尔心中大惊,立刻一口精血喷出,甚至直接燃烧自己的寿元,源气更是毫无保留的涌动而出,精血混杂着源气,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屏障。

    轰!

    就在关尔刚刚做出防御之时,自己的屏障便是轰然破碎,萧月漓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死神之镰一挥,关尔没有做出防御,恐怕此时已经被生生切成了两半。

    屏障破碎,关尔倒射而出,眼中尽是惊骇之色,因为方才他真的感觉到了强烈的死亡威胁,萧月漓根本没有认真,此刻萧月漓已经准备将他击杀了!

    “妮子……有话好商量,我认输!”关尔察觉到了自己根本不是萧月漓的对手,若再战下去,他定是必死无疑。

    “认输?桀骜不驯的天人府也有认输二字可言?”萧月漓眸子冷冷的看着关尔,拎着散发着黑气的死神之镰朝着关尔缓缓靠近,并没有打算要放过他的意思。

    不等关尔再度说话,萧月漓身形化作黑烟闪掠到了关尔身前,手中的死神之镰猛的一挥。

    关尔惊恐之间,再度喷出精血,以此祭炼护盾从而增加防护强度,但这一次显然没用了,黑光破开了关尔的防护,直接贯穿他的身体,最终砸向在了其身后的山石后,黑光呼啸,一座座山石顷刻间化作了粉碎。

    至于关尔,一大口鲜血喷出踉跄数步后,身体从腰部直接被拦腰斩断。

    关尔则没有伤到萧月漓分毫,二者的战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等等……妮子……”关尔欲要开口,萧月漓手中死神之镰挥动,悬停在了他的头顶,认真的看着关尔,冷声开口。

    “叫我,女皇!”萧月漓威压和霸气散发着毋庸置疑的气势。

    “女……女皇,我们天人府和冥界向来没有什么争端,朝歌等人定是惹恼了女皇,死有余辜,我掌管着,女皇要来杀伐天随时可以来,甚至女皇需要什么,尽管开口,算是我给女皇赔罪可好?”

    关尔怕了,他真的怕了,他真的没有想到萧月漓竟然强大到如此恐怖的地步,自己完全和萧月漓不在一个层次上,即便他还有未动用的底牌,但关尔明白,施展任何的底牌都是加速自己陨落的手段而已。

    认输恐怕是现在唯一活命的机会了,关尔听闻过冥界强大,但这还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了冥界的强大。

    关尔的求饶并没有消散萧月漓身上散发的杀机,萧月漓眼神冰冷,下一瞬,手中的死神之镰再一次横扫而过。

    关尔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线,只见他的头颅从脖子上跌落,即便如此,关尔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我这里没有认输两个字,只有死亡。”萧月漓平淡的声音传出,散发着彻骨的森寒。

    被割掉头颅的关尔面容一僵,就在此时,其肉身迅速膨胀似要自爆。

    萧月漓见状身形立刻向后撤离,只见关尔身形迅速膨胀,肉身上骨头刺破皮肤,正在以非常古怪的姿势变形,被切掉的头颅和肉身连接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四周一道道灵魂朝着关尔掠来,涌入了他迅速变形的肉体之中,跟随他前来的一众身影,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只见他们的灵魂被生生的从肉体之中剥离而出,然后朝着关尔涌去。

    “是我给你们第二次生命,现在我需要你们的灵魂……助我一战吧!”关尔声音变得阴沉,剥夺了灵魂的身影也瞬间失去了生机。

    只见关尔的身躯迎风暴涨,化作了一头模样狰狞的怪兽,头发变成了扭曲的蛇鳗,背后伸出了八根利刺,气息也是随之而暴涨。

    “这便是你们灵鬼的真身么……也是,出卖了灵魂之后的你们,根本已经算不得是人了。”萧月漓看着还在发生变化的关尔,似乎早已猜到了没有那么容易将其击杀。

    关尔的变化也让远端的萧炎见状,令众人都感到了震惊,当然,最让人惊讶的就是关尔气息上的变化,虽然感知不到明显的源气波动,单凭威压下,此刻的关尔就比方才要强上许多。

    咻!

    化作了恐怖模样的关尔,竟然率先朝着萧月漓闪掠而来,速度极快,比之前要更快了。

    铛!

    萧月漓伫立在原地,没有任何的惊慌,只是一抬手中的死神之镰,将八根利刺挡下,关尔已经看不出人的模样了,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满头顶的蛇鳗朝着萧月漓啃咬而来,对此萧月漓身形直接弹开,手中的死神之镰挥出,将那些呼啸而来的蛇鳗生生斩断。

    关尔没有停顿的朝着萧月漓继续攻击而来,身后的八根利刺如骤雨般疯狂猛刺。

    显然,在萧月漓没有打算放过他的时候,关尔就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决定。

    此刻他幻化而出的灵鬼本体的确要比之前强上了许多,不过在萧月漓的面前,依旧如跳梁小丑般,不堪一击。

    萧月漓身上的黑气涌动,面对关尔的疯狂攻击,手中的死神之镰挥舞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的挥舞,都斩下了关尔身上的某一个部位,甚至他身后的八根利刺,当然,还包括他头顶上的蛇鳗,这些蛇鳗拥有着剧毒,若是被咬伤一口,剧毒就会麻痹全身。

    不过只可惜,关尔无论多么疯狂的攻击,直至此刻,都未曾伤到萧月漓半根毫毛,要知晓,萧月漓可是在冥界和无数的鬼兵鬼将历练的战斗技巧,关尔看似疯狂的攻击,在萧月漓眼里如同毛毛雨一般。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