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摸湿奶头/公主在寝宫被轮流

   凯文又提出一个看似荒诞的提议,要殴打富一代。光听听就觉得可笑和不切实际,但仔细想想。如果殴打富二代是可行的,那殴打富一代似乎也没有太高的难度。          

    在场众人经过最初的惊愕过后,马上又是各怀心思。其实仔细想想,很多富一代并没有强大的个人武力,他们或许有请强大的保镖,或者住在防御极高的碉楼古堡之内,但只要前期工作做到位,那么理论上依然是可以打的。

    当然,如果一般人来做,即便是富二代想打富一代,仍然需要花费高昂的成本,前期各种实地考察,计算其中的破绽;承担巨大的风险,打人毕竟不是杀人,对方挨了打肯定会有报复行为。而得到的好处仅仅只是一时的愉悦?这在平时显然毫无意义。

    但如今有凯文!凯文带来了大量的保姆级别的新手攻略,将前期成本大大缩减。而他本人也是理想的甩锅对象,只要没有当场识破,过后都可以说是凯文打的。反正这里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主意是凯文出的。

    硕大的帝国不可能铁板一块,各派系纠葛,相互看不顺眼也挺多。不少人还真的看另一些人不顺眼,此时想着要不要借这个机会打别人一顿的不在少数。

    当然,在场众人没人会承认自己想打人,嘴上都说这提议很荒诞,但实际却是对如何打人的细节追根究底,手上记录可一点也不含糊。

    凯文也不藏私,倾囊相授。从如何打人才能打的又疼又不受伤,到如何烤肉才不会弄得房间里都是烟等等。

    对此,这些帝国人也进行发散思维:“既然烧烤都可以,那不如再多叫几个女人。我们一边玩,一边吃,一边打,会不会更爽?”

    凯文大怒,直拍桌子:“我们要纯洁一些!要绅士一些!”

    众人惊讶于凯文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倒也不多争辩,就点头附和了过去。

    这一夜,一直聊到凌晨时分,大家才各自散去,甚至还是意犹未尽。如果不是凯文找个借口说有事,可能还要聊到天亮。边上负责记录的安全局和情报局探员们,各个都写了厚厚一本,回去之后估计还要从一堆废话中整理出有用的情报,也算辛苦他们了。

    不过凯文也差不多,回去之后也的写报告。很多东西不可能全靠大脑来记录,总要拿笔打个草稿。区别仅仅在于凯文的报告是写给自己看的,一张纸上又圈又叉,保证自己能看懂就行。

    不论如何,这一次的酒会对双方都是有裨益的。虽然很多观点没有达成一致,但至少增进了了解。而且特别是他们对凯文的了解,破除诸多刻板印象,对以后交流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次日,学生交流继续进行,原本准备了一些文雅的活动。但由于有了昨天上台切磋的情况,今天索性更干脆点,直接开打吧。

    当然今天就只是学生切磋了,圣阶随从们不会来,凯文作为老师也不上场,甚至桑妮由于过于天才,破坏平衡也就没再上场。裁判由于是帝国人,自然会有些偏袒,但只是切磋,倒也不需要太在意输赢。

    凯文在边上问起了教授:“你邀请我过来也好几天了,我给你推广亡灵法术,做讲座,定方案,陪喝酒,虽说目前没什么成就,但也算有点苦劳。但你答应我给我提高精神力,却半点动静都没有?不会忘了吧?”

    “你放心,我承诺过的事情,肯定不会忘记。”教授如此回答。

    “是吗?”凯文表示怀疑,“精神力锻炼难道不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现在不说,难道等我快回去的时候再说吗?”

    教授叹了口气:“你跟我来。”

    两人一路爬上某栋实验楼楼顶,正午的阳光直射而下,映照出地面的复杂的法术纹路,空中飘浮着一些发光的球体,明显感受的到强烈的光系元素。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教授似乎想考考凯文。

    凯文观察许久,还是摇摇头:“看上去似乎是聚集光系法术的地方,但聚集方式有些奇怪,难道是要做什么特殊手术吗?为什么要放在楼顶?从医学角度讲,楼顶不合适手术吧?”

    “猜对一半,”教授回答,“确实是一种手术,但在哪儿都无所谓,楼顶做起来最省力也最安全。”

    “哦?”凯文疑惑。

    “想要提升精神力,要么自己冥想锻炼,要么外部刺激,”教授回答,“前者见效缓慢,而后者则伴随风险。而这个法阵,就是将风险降到最低的装置。”

    凯文已经下意识的去背地上的阵图了:“哦,真厉害。”

    “做个比喻,精神力如同杯子里的水,而人的脑袋如同杯子本身。杯子决定了精神力的上限,每一个阶都是一个坎。既可以自己用杯子里的水冲击杯子,以此扩大杯子容量,也可以直接从外部灌水,把杯子撑开。”教授回答。

    “这么说,这个法阵类似于能直接传递精神力的东西?”凯文惊讶。

    “可以这么说,”教授回答,“到时候你坐这个位置,我站这边,我的精神力可以直接灌进你的脑袋。你自然能从六阶到七阶。”

    “这,没有后遗症吗?”如此简单的方法,凯文也不免担忧。

    “即使失败也不会有后遗症,”教授回答,“这种法术我做的多了,失败的都没几个。之所以用光系法术,就是为了防止失败。以你的水平,更不需要要担心。”

    凯文点点头,闭上眼睛想了想,然后睁开眼睛接着背图。

    “你就不要背了,”教授不免打断,“除了我以外,你别想找别人做这个手术。你就算把图背下来,找你们国内也没人能干这个,伪圣女也不行,稍有失误对方就完了。我也是最初的时候,整疯了几个之后才勉强摸到门路。”

    “哦,我没有背,”凯文狡辩一句,“我只是试图理解。”

    教授摇摇头:“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食言,只要你做的成功,我可以一个小时之内,让你从六阶到七阶。”

    “那怎么算成功?”凯文也不免摊手,“提前说明,想达到我们国家那种对亡灵巫师的包容度,是不可能的。”

    “至少,做到你能做到的极致吧。”教授回答。

    凯文想了想,不由讨价还价起来:“要不这样,你先帮我提升精神力,到了七阶我的幻术更多,法术也更强,干起活来也更麻利。”

    教授不由皱眉:“这样你还会干活吗?”

    “教授,你也认识我这么久了。应该知道,搞事是我们搞事局的宗旨,也是我个人的乐趣所在。不论几阶精神力,我做的事情都不会改变,”凯文认真劝说,“既然如此,增加一些效率是最好的办法。”

    教授显得十分犹豫。

    “要不这样也行,你先给我提到七阶,我给你干完活,你再给我提到八阶。”凯文不由异想天开。

    “你是想死吗?”教授不由吐槽,“短时间内连续外部刺激,你脑子不要了?”

    “那给别人提升提升,我这里的学生,或者小勺子,或者乌鸦,”凯文拍胸脯,“你要是答应下来,我一定全力搞事,让帝国黑暗降临。”

    “你还没完了?”教授极其不爽,“我只答应给你提升!”

    凯文叹息一声:“教授,你应该知道我现在的资料,情报局他们了如指掌。现在又传出去,一碗薄荷水就能破解我的幻术。我现在工作越来越难做了,要是不提升实力,这以后就没法混了。”

    “教授,这对你也没什么损失吧?做个手术肯定很辛苦,但也不至于伤到根本吧?”

    “教授,如果一直是六阶,那对我的工作积极性也很受影响。”

    “教授,我来帝国之后,工作积极性如何,你也应该看在眼里吧。给我一个奖励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教授,你看我的头皮,是多么渴望得到外部精神力的刺激啊。它渴望的,都自发产生了头皮屑,它都变屑了。”

    教授终于忍不住:“你给我闭嘴!行了行了,给我坐那儿去!”

    “谢教授。”凯文当即坐在阵中,沉下心来,开始冥想。

    教授深吸一口气,双手高举,光元素环绕凯文周身,先给一层保护。随后,手上光芒化为雷电,随手挥洒,一道道电光直劈凯文脑门。随着每一道闪电划过,周围都产生一圈波纹,而凯文也伴随这一阵颤抖,空气中开始弥漫着头发烧焦的糊味。

    “我是不是应该先剃个光头?”凯文一阵阵挨批的过程中,还是坚持吐槽。

    “不必,最后还是会给你留下三五撮毛。”教授回答。

    说话间,法术威力越来越大,猛烈的雷击和强劲的白光几乎交织在一起,楼顶上的异象早已引起很多人的注意。有人好奇,有人担心,有人嫉妒,有人忧愁,有人羡慕,众人议论纷纷。

    没过多久,雷电与华光终于达到极致,一声爆响,炸的楼顶烟雾腾腾。狂风吹散,凯文依然闭着眼睛端坐于地,他已经被劈的上身衣服都烧完了,但头上居然还留下四撮毛,全部翘起,宛若触角。

    “感觉怎么样?”教授问。

    凯文缓缓睁眼,然后歪嘴一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