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奶头被吊着/王爷热铁粗大肿胀

  秦子凌连忙跳出战圈,看着发软的双腿和双手,自言自语道:“看来有后遗症啊!而且持久力还是稍微差了点!”

    “咦,怎么突然这么饿得慌啊!”

    很快,秦子凌摸了摸肚子,然后连忙走到右角落。

    那里放置着一锅早就熬炖好的异兽肉,用叉子叉起一大块肉撕咬起来。        

    没几下,本来要分开两次吃的一大锅异兽肉便进了肚子,秦子凌这才感觉饥饿感缓解了一些,腿脚又渐渐恢复了力量。

    “还好,只是用力过度的后遗症,补充能量就可以。”秦子凌大大松了一口气。

    这说明,以后根本不需要蓄力就能突然爆发的恐怖力量并不伤身,无非要及时进补。

    到这一刻,秦子凌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在这个乱世终于有了一份自保的实力。

    虽然在这之前,他已经有了堪比三位炼骨大武师的银尸,也有了能击杀炼骨大武师的神魂修为,但这些终究是见不得光,他只能在幕后操纵。

    而人作为社会性动物,肯定必须生活在一定的人际关系和社会环境当中,秦子凌肯定不可能让神魂,让僵尸代替他出现在人群中,或者一直躲在幕后操纵。

    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要走到前台,要时常出入人群中。

    以前他本体武道实力不足,若真遇到一个突发,恐怕他的那些手段就没办法再隐藏,甚至还来不及使出来,就会被袭杀。

    但现在,他单单武道方面就拥有了真正抗衡炼骨大武师,甚至能镇杀实力差一些的炼骨大武师的实力。

    可以说在方槊郡,就算不使用手段,他都有十足底气面对任何人!

    就算在清河郡等强者众多的大郡,他也能坦然面对各方强者。

    ……

    驾!

    初冬,天还未开亮,晨风寒冷。

    西城外,萧家堡。

    一辆由两匹云豹马拉着的双驾豪华马车驶出城门。

    驾驶位上并排坐着两位如铁塔一般魁梧壮实的大汉。

    车厢里的装饰很豪华,座位和地上铺着纯色皮毛,中间摆放茶几,上面摆放着茶水点心,茶几下面还有一个小炉子,也不知道添加了什么香料,释放出热量的同时,还散发出能让人神清气爽的淡淡清香。

    车厢里坐着三个女人。

    其中一位双腿格外修长,脸部线条相对分明,穿着白色劲装,透着一股子英气的,赫然是萧箐。

    其中一位身材丰腴,眉目中透着一丝女性妩媚气息,穿着蓝色劲衣,则是夏妍。

    还有一位女子年龄则偏大,大概在五十来岁左右,相貌普通,身材壮实,乍一看就是一位朴实勤劳的妇人。

    但偏生这女人身上隐隐竟然散发出一丝与她的相貌和壮实的身子板,有些不相符合的道家淡然脱俗的气质。

    “云婶,你的制香之术是越来越精湛,这明神香不管是效果还是气味都越来越好了。”萧箐微笑赞道。

    “小姐过奖了,这还是多亏了小姐的帮助。否则以老身以前的修为,是制作不出这等品质的明神香的。”被称为云婶的女人,面带谦虚感激之色说道。

    “都是自家人,本来就应该携手共进的。以前我没本事,就算有心也是无力,如今恢复了劲力,肯定不能亏了你和石家兄弟的。”萧箐微笑道。

    “能跟着小姐,是石龙和石虎两兄弟的造化。若没有小姐……”云婶见萧箐提到石家兄弟,脸上露出了欣慰和感激的笑意。

    “云婶,这话就不用讲了。”萧箐微笑着摆手打断道。

    车轱辘外面包裹着一种有着很好防震效果,又很耐磨损的异兽皮,再加上拉车的是云豹马,马车行驶在西城外的官道上很是平稳。

    说话间,马车渐渐远离了萧家堡。

    天边出现了一抹鱼肚白。

    官道边,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位男子。

    这男子看起来大概三十岁出头,穿着黑色劲装,外罩一件披风,身材匀称结实,嘴唇上留着两撇胡须,下巴留着一小撮胡子,左脸颊有个并不明显的刀疤,平添了几分凶悍的江湖气息。

    男子远远望到萧家马车朝他这边而来,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来了!”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秦子凌。

    三天前,秦子凌不仅终于练成全身铁皮,而且似乎还激发了远古血脉,胸口处皮肤之下多了一个若隐若现的神秘图纹,在武道实力上突飞猛进,达到了极为惊人的程度。

    接下来,秦子凌面临的就是凝炼劲力的问题。

    年初时,左乐曾经跟秦子凌提过,武徒要凝炼劲力,有条件以二品异兽为秘药最好,但三品级别的异兽已经差不多达到了武徒能承受的极限,而且只有如庞奇韦这类双臂铁皮,气血雄浑,根基扎实的人才能服用,而且数量上需要严格控制。

    当时秦子凌听了后,就把自己的凝劲秘药定位为四品下阶异兽级别。

    四品下阶级别的异兽,他自认以自己的根基情况,能承受得住,而且以自己的实力再加上猿大等三头僵尸帮助,也有能力捕杀。

    但自从三天前突破之后,秦子凌就像萧箐一样,已经不满足与四品下阶异兽。

    他现在单凭肉身武道便能击败甚至镇杀实力一般的炼骨大武师,纵然他的境界还只是铁皮层次,但秦子凌认为以自己的根基,还有三道同修的独特性,五品估计要出问题,当然目前他也没本事捕杀。

    但四品上阶异兽的血肉秘药,秦子凌认为以他的根基应该能承受得住,不过以他如今的实力要捕杀四品上阶异兽,就算底牌全部出尽,成功的几率也是很小。

    而且真要到了乌阳山深处,那里是异兽的天下,以他的实力要捕杀四品上阶异兽更是不现实。

    所以,全身突破到铁皮之后,很快秦子凌就决定跟萧箐动身赶去清河郡。

    清河郡是仅次于西云州州城的大郡,强者众多,每年都有不少强者会入乌阳山深处狩猎。

    他们对乌阳山深处相对比较熟悉,也积累了丰富的捕杀异兽的经验,这些都不是方槊郡这等偏僻小地方能比的。

    或许在清河郡,他和萧箐能寻到一些机缘。

    纵然捕杀四品上阶异兽依旧是不现实,但若能打探到消息,又或者寻到合适的老司机带路,以秦子凌和萧箐的实力,捕杀四品中阶异兽还是有不小希望的。

    一旦萧箐食用四品中阶异兽血肉秘药,突破到炼骨境界,以萧箐厚实的根基,再配合上他的诸多手段底牌,便多了一分图谋四品上阶异兽的实力。

    马车缓缓在秦子凌面前停了下来。

    车帘卷起,露出萧箐那张俏丽中带着一丝英气的脸。

    “大哥,快上车吧,外面冷。”萧箐催促道。

    车厢里,夏妍听到这话,嘴角忍不住往上扯了扯,表情颇为微妙,心想:“以秦先生的本事,会冷才怪!”

    秦子凌见萧箐亲自给他卷起车帘,又说外面冷,心里不禁微微一暖,在石龙两兄弟震惊的目光下,笑呵呵地上了车。

    秦子凌上了车,夏妍刚准备帮秦子凌取下披风,萧箐已经很自然地接手了本应该属于夏妍的工作。

    云婶看着萧箐亲自帮秦子凌卷车帘,又温柔地帮他取下披风挂好,哪有一点萧家大长老,女强人的架势,简直就是一温柔的贤妻,不由得目瞪口呆,半天都没办法回过神来。

    “大哥请坐。”萧箐往里挪了挪,腾出外面的位置给秦子凌。

    “嗯。”秦子凌点点头,老实不客气地挨着萧箐坐下。

    这一幕,又是看得云婶目瞪口呆的。

    “秦先生,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在云婶目瞪口呆之际,夏妍已经给秦子凌斟了一杯热茶。

    又是大半年过去,夏妍在萧箐大力栽培下,再加上五个多月前,秦子凌送了些八荒黑蟒肉和四眼碧蟾肉,夏妍也吃了些,如今已经是运劲武师。

    从凝劲到运劲,主要的关卡是在劲力的积累上面。

    有条件的,多吃一些进补的异兽血肉,便能大大缩短突破时间。

    没条件的,只能慢慢打熬。

    但从运劲到化劲,就不再单单仅是劲力积累,对劲力变化诀窍的领悟同样非常重要。前者还可以靠财力资源相助,但后者就要看天赋根骨悟性等自身条件。

    所以方槊城凝劲、运劲武师不少,但化劲武师却很少。像萧箐的父亲萧文柏,吕泰强的父亲吕建仓,说起来都是各自家族的二代嫡子,都是重点栽培对象,不缺资源,但正当壮年时没能领悟化劲变化。后来领悟到时,年纪已经偏大,想要再突破却已经很难。

    左乐是有大机缘的人,虽然也过了突破的年龄,但因为有秦子凌这位弟子,得九转血元壮骨秘丹相助,在年近花甲之际,突破成为了化劲武师。

    “舒服!”秦子凌老实不客气地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热茶,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才将目光落在云婶的身上。

    “秦大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云西梧,云婶。赶车的是她的两个儿子,石龙和石虎。她和石龙两兄弟都是我绝对信得过的人。

    云婶,这位是秦枫秦大哥,跟我有过命的交情。”萧箐见状连忙介绍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