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物人妻的屈辱&地铁公交系列H

   游卫南跑得气喘吁吁,扶膝喘气,一时反驳不及,指着铁慈,对着身后护卫一阵乱戳。

    奈何门就那么大,一半被树堵住,一半被他堵住,护卫总不能从他头上飞过去,只能在后头纷纷乱骂,听在百姓耳中,却是游卫南无言反驳,护卫们心虚。        

    而铁慈骂完就走,牵着游卫瑆跳下树,等到护卫们终于将气得腿软的游卫南好言扶开,早就找不到那两个人影了。

    这边铁慈匿入人群,百姓爆开热议,游卫南喘了半天气,恢复了平静,急急地往回走,护卫们怕触他霉头,都不敢靠近,一部分出去装模作样找铁慈两人,其余人各回岗位。

    游卫南回到茅房附近,他那群美婢小厮已经一脸惶然地在茅房附近等候,游卫南捂着肚子道:“这气得我又腹痛了。”转身又进了茅房。

    茅房内两个小厮还晕着,游卫南盯着两人看了半晌,他的手指按在自己从来不离身的那柄镶金嵌玉的浮夸扇子上,指尖在扇骨顶端拂过,扇骨看上去是一种叫斑竹的名贵材质所制,截面上星星点点的银色斑点闪耀着冷光。

    但最终他的手撤了开去,叫醒两人,往两人嘴里各塞了一颗黑色药丸。

    面对两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他平静地道:“你二人方才为人所趁,被人以命胁迫,我为了救你们二人,不得不配合对方,让对方带着大少爷逃脱。”

    那两人眼神又感激又惊恐。

    “但这事在我面前好过,在游都司面前不好过。他不喜欢养拖后腿的废物。”游卫南道,“想好怎么说了吗?没想好的话便再也不用想了。”

    两人急忙点头,都道会撇个干净,绝不辜负公子的回护。

    游卫南这才点了点头,眼看两个小厮比以往恭敬许多地跟在自己身后,微微笑了笑。

    铁慈已经拉着游卫瑆,进了瑰奇斋的后院做了一番改装,再由瑰奇斋送出,在城西一处隐蔽的庄院落了脚,留下何姑伺候他。

    此时游卫瑆出逃,定然城门关闭,满城搜索,但涉及的是燕南王府公子,又不能真当逃犯一样大肆翻找,其间必然经过几日,对铁慈来说也就够了。

    她没有必要现在冒险把游卫瑆送出去,事情总归是要在城内解决的。

    现在需要出去的是她。

    只是现在出城门必然极难,铁慈这一路过去,看见通往城门的方向已经多了很多关卡,巡城哨们加紧了对装载人和货物的各类车马的盘查,街道上也多了很多穿着寻常神情精悍的人物,看似闲散,眼珠子却滴溜溜地转。

    马车远远经过燕南王府的时候,游卫瑆忽然拉了拉她的袖子,指着王府大门道:“姐姐。”

    铁慈按住了他的手,柔声道:“放心,会有机会救你姐姐。”

    游卫瑄的婚礼一推再推,哪怕她在大山深处耽搁了好些日子也没耽误她赶上这场“婚礼”,那这场婚礼就一定是要等到她来才开场的。

    主人如此好客,她自然不会拒绝。

    安置好游卫瑆,回到瑰奇斋,负责此事的二掌柜看着外头明显变得紧张的气氛,忧心忡忡地道:“看这情形,这城难进也难出啊。”

    铁慈目光掠过瑰奇斋里的货物,在某物上停了停,笑道:“说难,其实也不难。”

    次日,瑰奇斋的二掌柜赶着一辆巨大的板车出了门。

    这门出得极为轰动,一路上引无数人围观,无数人惊呼,无数人掩眼,无数人掩了眼睛还要从指缝里偷窥。

    无它,都因为这的一板车,都拉的是栩栩如生的衣服模特。

    那种如铁慈师傅所说,在某个时代大商店里到处可见的身材曼妙的塑料光头模特。在这个时代众人眼里,大抵可以骂一声伤风败俗志怪诡异。

    这里的模特用的不是塑料,是产自燕南大山深处的某种藤,更加柔软有韧性,模特有半身的,有全身的,乱七八糟堆放在板车上,有的脑袋快要掉了,随着板车的晃动一点一点,衬着那精心描绘的眉目僵硬微笑的唇,其效果可止小儿夜哭。

    赶车的小厮一边挥鞭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周边的人搭话,“……是啊,又坏了一批,送去给城外咱们的修理店修理……这不是好奇嘛,都以为是真人,你摸他也摸……还有说摸了胸能求子的,把咱瑰奇斋当菩萨庙吗哈哈……”

    有孩子跟着跑,也有人驻足围观,也有些老街坊,知道瑰奇斋隔段时间就会把城内店铺里损坏的物品送去城外专门的修理店修理,不以为意。

    街道上的暗哨密探也瞧着这造成轰动的马车,但正因如此坦荡热闹,反而让人觉得没什么问题,大多数人瞟一眼便过了,并没有人上前拦住来查。

    板车一路到了城门口,换成往日,这板车也就抬抬手放过了,今日的守城卒却跳上车来。

    只是天色已晚,黄昏黝冥,压得极低的层云之下,一板车东倒西歪惟妙惟肖的人体模特,都瞪着死鱼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你,这感受委实称不上美好,负责搜查的小队长在四仰八叉的模特间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皱眉道:“今日你这人模子,居然还有这么臃肿的。”

    他指的是几个大尺寸的模特,膀大腰圆,在一众纤细苗条的模特群中十分显眼。

    二掌柜站在底下赔笑道:“这叫特型模特,专门用来展示大尺码衣裳的。您要知道,身广体胖者众,但一般有爱美之心,我们做生意的,总不能不为她们考虑。”

    那小队长家里倒也有个体态圆润的婆娘,闻言拍了拍他肩头,道:“难怪瑰奇斋短短时日名闻昆州,这心思细腻体贴得很,回头我让我婆娘光顾你家店去。”

    “您夫人光临敝店,敝店立奉八折银卡客户优惠。”

    小队长呵呵笑着点头,一抬手从身后士兵手中拿过一柄长枪,弓腰弯腿,猛地对着胖模特就扎了进去!

    二掌柜:“……”

    噗嗤一声,枪尖入空声响,小队长抽出长枪,枪尖依旧雪亮。

    二掌柜吁出一口长气。

    小队长斜睨他:“你慌什么。”

    二掌柜苦笑道:“您要查,尽管一个个查,这突如其来的,我这老心脏吃不消啊。”

    小队长哈哈一笑,把枪插了回去,道:“例行公事,莫要介意。”跳下车去。

    二掌柜含笑在车下接着,揖让间塞过去一张银卡。

    板车被放行,穿过城门,一直驶进了城外的修理店里,门户关好,四面看守,板车上才有了响动。

    铁慈从车上坐起来,揭开了闷气的头套。

    身上还留着模特的外皮,为了能挤进模特的壳里,她只穿了一身滑溜溜的水靠,又缩了骨。

    二掌柜由衷地道:“还是您英明,幸亏听了您的,没用那大号模特,不然就穿帮了。只是当时您就在那大号模特身边,我这心里拎了一把汗。”

    “没事,这样的人一般过于自信,受挫之后不会再试第二次。”铁慈进房,换好衣裳出来,已经是一副当地少年装扮,彩布包头,彩裙半截,扎着黑布的绑腿,绚丽又利索,衬着明眸皓齿,看得所有人眼前一亮。

    她出了门,拐了几个弯,就看见前几日进城前落脚的客栈的门,熟门熟路进门,前头一片空场地是一个茶寮,几桌人稀稀拉拉在喝茶,三个女子围着桌子,一人喝茶,一人发呆,一人做着针线。

    喝茶的人戴着斗笠,喝着茶,坐姿端正又讲究,腰背挺拔,背影乍一看有些像她。

    发呆的人一杯茶被身边的虎皮蛙咕嘟咕嘟喝个干净,然后再在杯子里吐满口水,发呆的人也没察觉,等口渴了,再呆呆地端起杯喝个干净。

    只有做针线的相比之下最正常,在给衣裳打补丁,但仔细看却并不是给磨损的衣服打补丁,而是在将质地低调却高贵的衣裳弄几个补丁,补丁极其讲究,既要显得真实自然,又要和谐朴素,还不能降低了整体的格调。

    喝茶的是丹霜,发呆的是阿扣,做针线的是赤雪。

    铁慈走近的时候,听见阿扣絮絮叨叨地和赤雪丹霜道:“……这都好几天了还没出来,要么我去找找阿丹大姑,再不然找找老虎的兄弟也可以,再不然……”

    丹霜不以为然地道:“什么?我家主子都不能解决的事,你们深山密林里的婆子和一只青蛙能处理?”

    “阿丹大姑不是……”

    话音未落,赤雪忽然放下针线笑了起来。

    阿扣一回头,张大眼睛瞪着眼前走过的朦胧的少年身影,一袭彩裙挺拔俊俏,眼底忽然就漾出无数涡涡。

    然后丹霜残忍地瞬间戳破了她生平第一次的少女心粉红泡泡:“主子回来了!”

    阿扣的肩膀猛地耷拉下去。

    生平最短暂的爱恋结束了。

    铁慈好笑地看着阿扣,都是不戴眼镜惹的祸。

    铁慈背在后面的手做了个手势,示意三女跟随她回房,这茶寮来往人杂,不是谈事情的地方。

    她当先进了二进院子,后头三女陆续回来了,赤雪走在最后,进门便道:“我走了之后又折回去,发现有一桌客人在我们离开之后结账,一人往外去了,两人则以住店为名进了二进院子。”

    铁慈点点头,并不意外这城外的客栈也被游氏父子的密探盯着,毕竟来往客商,多半在此落脚,游氏父子只要有点脑子,在此处长期派驻探子搜集信息是免不了的,倒也未必就是针对她的身份。

    毕竟如赤雪丹霜阿扣这样三个女子,在客栈一住多日,总是令人怀疑的。

    这几日里,三个人还要营造出四个人都在的情形,很多时候丹霜扮成她,赤雪扮成丹霜,结伴而行,有时候赤雪扮成她,丹霜再扮成赤雪,阿扣因为太矮,无法扮成任何人,只能时不时出来点缀。

    短期内,能给人造成四个人一直都在客栈的错觉。游氏父子在城外的密探只会觉得有点疑惑,不会轻举妄动。

    不过很快,搜查就会蔓延到城外,到时候,无论嫌疑大小,都会先被查问。

    铁慈在桌案上铺开一张纸,在纸上写下了“仇里、木邦,南崖。”

    这是燕南三大宣慰司,宣慰司原本该是朝廷派遣官员安抚管理边远疆属之地所设立的机构,但因为燕南的特殊情况,燕南宣慰司最终成为了土司自治的官衙。仇里势力最大,离昆州最远;木邦面积最大,势力中等,和昆州关系最好;最弱的是南崖,所占之地,只是区区一片万青山,位置也偏僻。

    但南崖原本是三大宣慰司中最强的一司,只是和燕南王府有宿仇,虽然臣服,总是貌合神离,也就长期受到燕南王府联合另外两司一起打压,渐渐式微。

    不过南崖的土军,却是这三司中最为强大的,族中代代出精兵强将,族民也较燕南其余种族健壮彪悍,聪明灵巧,据传是因为万青山中一口泉眼,产自地底,有延年益寿功效,滋养得那一处的族民年迈不齿摇,耄耋之年犹青丝。

    三大宣慰司,彼此距离遥远,她是不可能同时前往三司的,只能选择其一首先获得承诺,再裹挟这一司威胁或者笼络另外两司同进退。

    所以,到底去哪一司便成了一个重要选择。

    铁慈从怀中掏出游卫瑄最后一刻交来的玉片,薄薄一版,镂刻暗纹,暗纹不像花纹,倒像文字。

    她命赤雪取灯来,赤雪擎灯立于玉片侧面,不断调整角度,直到铁慈道:“好了。”

    门窗关闭,帘子拉下,光滑的桌面上映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文字,铁慈却不认得。

    正要拓下来,再拆开寻人去查问,就看阿扣好奇地凑过脑袋,道:“呀,阿丹大姑家嘛!”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