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双腿猛进入图片/公车上把我内裤拨到侧面

“凑合?”

    客栈内,林秀看着秦婉,疑惑问道:“怎么凑合?”        

    秦婉道:“你睡床,我睡地上便可。”

    林秀明白了,很明显,今天晚上,有人和他一样无家可归。

    现在已经很晚,马上就要宵禁,到时候,所有的客栈都会关门,没有时间让他再找另一个。

    作为一个已婚男人,原则上是不能和除妻子之外的其他女人共处一室的,因为需要避嫌,哪怕两个人之间清清白白。

    但林秀结的是假婚,实际上还是一个自由人,他想和谁共处一室就和谁共处一室,哪怕是赵灵珺也没有资格指责他。

    他点了点头,说道:“也只好如此了。”

    以前有赵灵珺的顾虑,他需要和这些漂亮女子保持距离,现在则不用考虑那么多。

    每次都能遇到秦婉,也算是缘分,况且开房钱是她付的,林秀也不亏什么。

    很快的,一脸郁闷的掌柜,将两人带到二楼一处房间。

    两人走进房间,关上房门后,秦婉看了林秀一眼,问道:“林公子新婚燕尔,何以沦落到第二天晚上就住客栈?”

    林秀也看了她一眼,不甘示弱道:“婉儿姑娘是权贵之女,不也屡次沦落到流落街头,连吃碗馄饨的钱都没有?”

    两人目光对视,又同时扭过头去。

    秦婉这个人就很不会说话。

    新婚第二天就住客栈,林秀难道愿意这样吗?

    他只是没办法而已。

    别人洞房花烛,是人生最大的乐事之一,林秀洞房花烛,一个人独守空房,娶了这样一位妻子,他有什么办法?

    她是明知故问,故意扎他的心。

    同样的,林秀的话,也让秦婉心中很不好受。

    如果不是经常身无分文的被那个女人赶出家门,她难道就喜欢流落街头,她只是没有一个可以安身的家而已。

    林秀多加了几钱银子,让掌柜的搬来了一套新的被褥。

    他将被褥铺在地上,很大方的说道:“我没有自己睡床,让女子睡地上的习惯,还是你睡床,我睡地上吧。”

    上次让阿珂睡地上,是他为她治伤力竭,实在动不了。

    今天是林秀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开心的一天,他心情好,让她一让也无妨。

    秦婉本就是聪明人,即便林秀什么都没有说,她也能猜出什么。

    她走到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说道:“仙女就应该待在天上,娶一个仙女做妻子,还不如娶一个普通的百姓女子……”

    秦婉的话,字字珠玑,只可惜林秀没有选择的权力。

    还好赵灵珺这个人很讲道理,林秀觉得,虽然他和李柏樟的婚姻同样失败,但他比李柏樟幸运的多,他要是知道林秀和赵灵珺达成的共识,恐怕内心的信念会崩塌……

    林秀看了眼秦婉,说道:“我只是不想回去而已,婉儿姑娘明明有家,却也要住客栈,到底是为什么?”

    秦婉并没有回答林秀,走到床边,和衣而睡,说道:“时候不早了,睡觉吧……”

    他不愿意多说,林秀也没有多问。

    晚上睡觉能有个人陪,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是一个床上,一个床下,好歹也是个伴。

    即便已经习惯了孤独,但他还是想有个伴。

    第二天早上,林秀起床的时候,秦婉还没有醒来。

    和这种级别的美女开房,却什么都没有做,这对于以前的林秀来说,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自己下楼吃了早饭,又给秦婉带了一份,然后便离开了客栈,直往皇宫而去。

    秦婉醒来的时候,闻到了包子的香味。

    地上的被褥已经收拾了,林秀也离开了这里。

    她走到桌前,吃了两个包子,一个是素馅的,一个是肉馅的,味道很不错,她都喜欢吃,在吃的方面,她不怎么挑,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能填饱肚子,对她来说,便已经很幸福了。

    她原本以为,王都的权贵中,时常沦落到无家可归的,只有她一个。

    后来她发现,原来还有人像她一样,有家不能回。

    她忽然觉得开心了些。

    而且有些可怜林秀。

    在不知道她喜好的情况下,他带的包子是一荤一素,可见他心思之细腻,而通过和他几次短暂的接触,以及薛凝儿对他的态度转变,秦婉也不难看出,他是极懂女子心思的。

    他若有心,身边不会缺女子围绕。

    可惜他遇到了赵灵珺,即便有再高明的手段,也无处施为……

    ……

    皇宫。

    夏皇清早在御花园中散步,朱锦走上前,说道:“陛下,林秀昨天夜里,并没有回婚邸。”

    夏皇忍不住笑起来,说道:“有意思,洞房当晚,新娘逃了,大婚第一天,新郎又跑了,林赵两家已故的两位,当时定下婚约的时候,怕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些……”

    林秀和赵灵珺对这婚约的抗拒,比他预料的更为激烈。

    当然,对于这件事,他喜闻乐见。

    一个异术天才,一个武道天才,如果他们恩恩爱爱,夫妻生活和和美美,他反倒要担心了。

    又在御书房逛了一会,忽然有宦官来报,林秀求见。

    夏皇微微错愕,问道:“他见朕做什么?”

    很快的,他便挥了挥手,说道:“让他过来。”

    林秀在一名宦官的引领下,来到御花园的一座小亭中,对坐在那里的夏皇拱了拱手,说道:“参见陛下。”

    夏皇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大婚才没两天,不好好陪着妻子,见朕何事?”

    林秀道:“臣想向陛下借点银子。”

    夏皇闻言愣了一下,从他登基到现在,还没有遇到过向他借银子的臣子。

    林秀是第一个。

    他讶异的看着林秀,说道:“你和秦王合开的那两家店铺,说是日赚斗金也不为过,你会缺银子?”

    林秀道:“那店铺虽然赚钱,但也买不起王都的宅子,臣向陛下借钱买宅子。”

    向他借银子的臣子,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夏皇道:“借多少?”

    林秀道:“二十万两。”

    “二十万两?”夏皇瞪眼看着他,没好气的说道:“二十万两,够在东城最繁华的地段买一座五进的大宅,朕不是刚刚赏赐了你一座作为婚邸吗,你怎么又要买,你买宅子成瘾吗?”

    林秀叹息道:“那婚邸的风水好像不太好,臣住着不舒服,想要另买一座宅邸自住,既然陛下不愿借臣银子,臣还是就住在婚邸算了,也正好和娘子多培养培养感情,争取早日为林家传宗接代,不耽误陛下赏花,臣告退……”

    “等等!”夏皇愣了一瞬,立刻叫住林秀,迫不及待的对朱锦道:“马上带他去选宅子,他看上哪个就给他哪个,就算是朕赐给他的……”

    开什么玩笑,培养感情,传宗接代,这是他们夫妻应该做的事情?

    他们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圆房生子,这才是他想看到的。

    只要能让他们分开,区区一座宅子算什么?

    十座宅子他也给。

    ……

    王都东城的街道上,林秀在朱锦的陪同下看宅子。

    这里有很多空宅的归属是朝廷,陛下偶尔会将它们赏赐给功臣或是权贵,算起来,这已经是赏赐给林秀的第三套宅子了。

    看了十余套府邸,林秀最终选了一套面积最大的五进大宅,说道:“就这座了。”

    朱锦笑呵呵的找出房契地契递给林秀,说道:“林公子,不是咱家说,陛下对你,真是好的过分,这府邸若是对外售卖,绝对不会低于二十万两银子……”

    林秀瞥了他一眼,说道:“朱总管,大家都是老狐狸,这些没意思的话就不要说了,陛下为什么会赐我宅子,你我心里都清楚,不用在这里和我虚情假意……”

    朱锦脸上的笑容收敛,这个林秀,说话还真的是不留一点情面。

    他看了林秀一眼,说道:“咱家的差事已经办完,回宫复命去了,对了,还未恭贺你新婚之喜,啧啧,好像也没有什么恭喜的,有枪用不到,难受啊难受……”

    林秀笑了笑,说道:“有枪不用,和无枪可用,是两码事,你说是不是,朱总管?”

    朱锦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林秀拿着房契和地契,对朱锦的话一点儿也不生气。

    只是在赵灵珺身上用不到而已,又不是永远用不到。

    他终于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的生活了。

    片刻后,梨花苑中。

    彩衣微笑说道:“还没有机会恭贺公子大婚,那天晚上的焰火我在窗前看到了,很美很美……”

    林秀看着她说道:“焰火再美,也美不过彩衣你。”

    彩衣俏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她从未从公子口中听说过对她如此的赞赏,回过神之后,脸色便微微泛红起来。

    之前因为和赵灵珺的婚约一事没有解决,所以林秀在别的女子面前很收敛,在那种情况下撩拨她们,就是灵音所说的沾花惹草。

    那时候,他空有一身泡妞的手段,却无法施展。

    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他想撩谁就撩谁,想沾谁就沾谁,这都是他的自由,哪怕是赵灵珺也管不到他。

    这让他有一种放开手脚,可以尽情发挥的感觉。

    彩衣低着头,红着脸道:“彩衣不过是庸脂俗粉,公子莫开玩笑了……”

    林秀摇头道:“便是自谦,也要有度,你若是庸脂俗粉,那这世上便没有美人了。”

    彩衣脸色更红,转移话题道:“公子今日想听哪首曲子,我,我准备准备。”

    林秀道:“只要是你唱的,我都喜欢,你想唱哪首便唱哪首吧。”

    彩衣忍不住笑道:“哪有公子这样惯着我们的,倘若所有的客人都像公子一样好说话,那我们赚银子也太容易了……”

    林秀叹了口气,说道:“谁让我已经离不开彩衣姑娘了呢,我不惯着你惯着谁,不如你以后别唱戏了,给我一个人唱曲吧……”

    彩衣笑道:“不唱戏,怎么养活自己?”

    “我养你啊。”林秀思忖片刻,很认真的说道:“我可以将这梨花苑买下来,你以后想唱就唱,不想唱就不唱,我养着你……”

    彩衣只当这是林秀的玩笑,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公子对彩衣这么好,彩衣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林秀想了想,然后看向她,建议她道:“不如……,以身相许?”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