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死欲仙圣洁蹂躏仙子/信不信老子睡了你

  “咯嘣”

    骨裂之声响起,黑燚魔君双眼一缩,被一股恐怖的巨力掀飞了出去。

    回过神来,黑燚魔君发现自己的整个右臂已经完全变形,扭向了不正常的方向。

    而此时,小团子和蓝翎已经站在了叶昊然面前,一脸戏谑的看着黑燚魔君。        

    眼看事不可为,最好的时机已经错过,黑燚魔君也不再停留,就要逃离此地。

    可黑燚魔君刚转过头,羽华蓉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

    “魔君,既然来了,就别着急离开了!”

    羽华蓉说完此话,一把细剑法宝瞬间出现,只见羽华蓉猛然抖了抖手臂,细剑就如同蛟龙出穴,蕴含着恐怖的威力向着黑燚魔君刺去。

    黑燚魔君眉头一皱,右肩魔气涌现,一条完好的手臂再次出现。

    眼见细剑刺来,黑燚魔君双手猛然抖动,两条附着着黑色焰火的锁链瞬间缠绕在了细剑剑刃之上。

    羽华蓉不由冷笑一声,右手脱开剑柄,双手化作手印以细剑为中心旋转而起,从而数万把细剑残影凭空出现,随着羽华蓉轻轻往前一点,黑燚魔君便看到万千剑雨向自己袭来。

    只见黑燚魔君猛然将黑炎锁链从细剑上抽离,锁链缠绕之下,竟化作一面黑色的盾牌挡在身前。

    一抹抹剑影击在盾牌之上,瞬间便被黑炎化作了一团雾气腾空消失。

    看到此幕,羽华蓉双手聚拢,无数剑影开始在细剑周围聚集,瞬间化作把擎天巨剑轰然向着黑燚魔君刺去,隐约中似是有蛟龙呼啸,气势惊人。

    从羽华蓉变化手印到巨剑刺去,不到一个呼吸声的时间,聚万千剑影为一体,威力自然恐怖万分,只听“崩”的一声,黑燚魔君前方的盾牌瞬间炸裂开来,黑色的焰火四处飞溅。

    眼看自己一招落了下成,黑燚魔君立刻一飞冲天全力逃离。

    “你走的了吗?”

    羽华蓉紧跟而上,随即在高空中,羽华蓉默念一声:“天河!”

    瞬间整个高空被一条宽阔的河流所占据,大浪滔天,一条条巨蛟在河中翻腾而起,将黑燚魔君包围在其中。

    眼看着无法逃离,黑燚魔君眉头紧锁,双手结印之下,暗喝一声“黑燚魔界!”,只见他浑身散发出无尽黑炎,瞬间将周围巨蛟击退,紧接着黑炎四散而开,硬生生将天空分割出一半的空间,化作了漆黑一片,魔气滚滚,无数燃烧着黑炎的锁链在其中穿梭。

    “法则之力?”

    叶昊然站在高台上,抬头看着高空中羽华蓉和黑燚魔君的空域不断对击,双眼微微一缩说道。

    “小丰哥哥,什么是法则之力?”小团子一脸疑惑的询问叶昊然。

    叶昊然郑重的说道:“所谓法则之力,便是拥有掌控世间万物的力量,不同属性的修士到了分神期便会尝试领悟分神空域,只有领悟了分神空域,才有可能进阶到合体期。而到了合体期便是领悟法则之力的时候,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强者自有强中手,一个修士领悟法则的威力程度,大部分取决了其悟性,一小部分则是靠个人气运。”

    说道这里,叶昊然抬头看着高空对战的两人说道:“黑燚魔君此人应该是金属性和火属性的双灵根属性,其空间便是受其修行功法所化的金火相融,演化的一方空间。而到了合体期,拥有了法则之力之后,便可让分神空域更加生动,威力自然更加强大,即便平时看似简单无华的攻击中,若是蕴含了法则之力,那就不是一般修士可以对抗的。而羽华蓉的‘天河空域’,乃是将水属性快要修炼到极致所演化的空间,再加上水属性的法则之力灌输,威力自然是十分的恐怖。”

    “那大哥哥你说这两人谁强谁弱呢?”蓝翎略表疑惑的问道。

    对此,叶昊然神情自若的一笑说道:“他们两人看似战了个旗鼓相当,但黑燚魔君原本修为只是合体中期,乃是用秘法燃烧潜力才将修为暂时提升到了合体期大圆满,燃烧潜力的时间有限,一旦到了时间,便会受到秘法反噬,修为直降一个境界。虽然黑燚魔君领悟的法则之力比羽华蓉的更加高深,但奈何修为不够,落败只是迟早的事。”

    听到此话,小团子和蓝翎露出了一脸了然之色的点了点头。

    “那我和小团子的力量,是属于什么呢?”蓝翎疑惑的问道,小团子也睁着水汪汪的眼睛,一脸期盼的看着叶昊然。

    “这…说实在的,对于你们俩,我也看不清楚,可以说是前所未见!”叶昊然苦笑着摇头说道。

    这两位可以说是身怀与生俱来的力量,即便是什么大能转世,也不可能如此恐怖,而小团子那轻轻一拜,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住的。

    两人看到叶昊然也说不出所以然来,便也都露出了失望之色,但随即便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高空中的战斗中。

    而羽雪儿和樊静雨同样作为羽族之人,自然也是加入了战斗之中,不过对方强者都被牵制,又有樊卯守护在她们身边,所以也不会有太大危险。

    此时,黎轩站在空中一处角落,不知所措,走也走不了,站着也难受。若是他加入双方的战斗中,以自己身份,恐怕会引来羽族大批量修士的围攻。

    若是黎轩这会让众修士逃离,恐怕军心涣散,死伤的更多。

    对此,叶昊然何不明白,因此便向黎轩喊道:“黎兄,何不下来交谈!”

    黎轩听见此话,长叹了一口气,便落到了叶昊然的面前,但保险起见,他时刻都警惕着蓝翎和小团子两人。

    黎轩露出一丝无奈之色,抱拳说道:“叶兄,我无意与你为敌,只是那黑燚突然失控,恐怕已经打算叛出圣族了!”

    闻言,叶昊然淡淡一笑说道:“黎兄,这是在为圣族开脱吗?叶某只不过小小一金丹而已,黎兄又何必如此谨慎!”

    听见此话,黎轩摇头苦笑一声说道:“别人不知道叶兄的能力,我可是亲眼见过的。而且当年叶兄在九州大陆使出神秘术法一击击杀一位半妖族的妖圣王事迹我也听我父王说了。此番事变,超出我的计划之外,既然如此,我也向你转告一下我父王魔圣王的口谕。”

    说到这里,黎轩抱拳对叶昊然一拜说道:“我圣族愿意与叶道友化敌为友,圣族永远欢迎叶道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