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男朋友榨干是什么体验&少爷和下人h

在时间伟力这一块,灵化宇宙是弱势,辰祖掌握逆步,可平行时间,跳过时间,更可以逆乱时间,尤其是逆乱时间,连他本人都不知道时间会如何紊乱。

    一掌打中长枪圆锥,手中升腾火焰,那是辰祖数次领悟达成的序列规则–战火,战火生生不熄,无穷无尽。      

    火焰摇曳,受到总会长规则不近身的影响,无法接近总会长,却将神照的长枪圆锥震退。

    逆乱时间加上战火,硬生生顶住了总会长这个苦厄境强者的序列之法。

    陆隐完全不担心辰祖,再怎么样,他还可以跳过时间。

    古往今来,与陆隐最相似的就是辰祖,辰祖同样修炼各种力量,但他没有万道归一,而是形成九分身,将每一种力量都修炼至大成,这是另一条路,却有极限,而陆隐走的是没有极限的路。

    陆隐朝着暴岐杀去,抬掌镇压,力量极限,化为肉眼可见的星象,在心脏处星空的碧落天宫内呼啸,压得暴岐喘不过气。

    暴岐招手,鼎钟朝着他而去,沿途却被点将台撞开。

    陆隐与辰祖两掌震退暴岐,破了鼎钟的序列之法,令初一,陆源他们也可以出手。

    轰的一声,天塌地陷。

    暴岐吐血,被陆隐一掌压制,半数骨骼尽碎,此刻他才体会到陆隐力量的恐怖,根本就是非人的力量。

    陆隐抬手抓向暴岐,这可是桑天,活着比死了有价值。

    暴岐目光陡睁,眼中的凶残彻底爆发,仰天怒吼,无声的力量化为黑暗,轰向陆隐,涟漪荡漾开,触碰鼎钟,发出巨响。

    哐

    离得最近的辰祖还有陆隐皆顿了一下,陆源的点将台被声音轰开,初一,枯祖皆被遏制了一瞬。

    总会长看向暴岐,跌落了,他,自苦厄境跌落到了始境,在这生死关头,终究跌落了下去。

    终生无法再突破,永生境,与他无缘。

    他莫名感觉悲哀,明明灵化宇宙远强于天元宇宙,明明是他们入侵天元宇宙,要重启这方宇宙,为什么会这样?自来到天元宇宙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都在总会长脑中闪过,一桩桩,一件件,让他感觉无力。

    天元宇宙的战争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这里,是敌人的主场,即便这蜃域,他进来了,却也算是掉入了另一个陷阱。

    天赐是被永恒族出卖给了天上宗,他在进入蜃域前的一刻知道了,是陆隐说的。

    未女口口声声说给他们机会解决陆隐,但现在分明是他们被陆隐围杀,永恒族根本没打算帮他们。

    他体会到了彻底的无助,这里,尽皆敌人。

    “暴岐,走。”总会长低吼,印之界再次爆发浩瀚的序列粒子,遮天蔽日。

    每一次序列粒子的爆发都会让序列之基受损,尤其在这种战斗中。

    印之界比刚来时明显小了一圈。

    但没办法,不爆发序列粒子,他们根本没有逃走的希望。

    暴岐咧嘴,与刚刚像是换了个人,张嘴,五颜六色的光芒出现,直冲陆隐。

    天元宇宙边境第一场战争,暴岐以五颜六色的光芒粉碎虚主的龟壳,压制了斗胜天尊,这道光芒拥有始境的破坏力,但与他借助鼎钟发挥的力量差多了。

    陆隐随手便将光芒震散,刚要继续出手,蜃域的天地忽然一变,原本早已被战斗分散开的雾化的时间如同人为操控一般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陆隐目光一凛:“小心,是未女。”

    在场除了他们,唯一会出手的只有未女了。

    趁此机会,总会长与暴岐撕裂虚空就要离去。

    陆隐手掌一震,心脏处星空囊括周边,星辰震动,天星功。

    在天星功下,他们根本不可能逃得掉,撕裂的虚空无法稳定。

    四周,雾化的时间如水银泻地,环绕众人,与岁月长河相连,众人忽然看向一个方向,那里,自岁月长河深处的雾气中出现一艘小船,缓缓接近。

    望着小船,陆隐想起了三个字-摆渡人。

    岁月长河有船吗?没人见过,也没人想过,但随着未女身份的暴露,陆隐知道,岁月长河有摆渡人,有摆渡人,就有船。

    小船顺着岁月长河而下,连接雾化的时间,缓缓漂泊到众人头顶。

    远处,岁月长河顺着雾化的时间朝众人倾泻而来。

    陆隐等人脸色大变。

    “抢船。”陆源大喝。

    岁月长河根本不能直接触碰,否则比死亡还痛苦。

    当初风伯宁愿逃去禁地也不愿跳入岁月长河,看似是长河,却是时间,一旦掉入,那种徘徊于生死,过往的痛苦足以让任何人崩溃。

    目前所知,众人没体验过那种痛苦,但他们都知道,发自本能。

    陆隐同样知道,大姐头就是掉落岁月长河,失去了修为,从幽冥之祖变成大姐头,究竟经历过什么,她都不愿意说,那份痛苦太深刻了。

    眼见岁月长河倾泻而落,众人全都朝着小船冲去,唯有更远之外的超大巨人之祖不在范围内。

    陆隐第一个登上小船,不远处,总会长同样登上小船。

    两人于小船上出手。

    暴岐,辰祖,初一,陆源等人皆登上小船。

    小船很容易登上,容易的不真实。

    明明是摆渡人的船。

    忽然的,陆隐后背发凉,眼前一幕幕闪过,全是自己的画面,那是?

    他周身,流光小船出现:“跟我走。”

    初一等人一愣,不明白陆隐要做什么,但眼见陆隐登上他自己的流光小船,他们急忙跟过去。

    总会长与暴岐心一沉,陆隐居然放弃围杀他们,登上了他自己的时间力量,不对劲。

    两人看了眼脚下的船:“不能留。”

    能从普通人修炼到桑天之境,两人经历过太多的生死,陆隐的行为那么反常,他们都心里发寒。

    可周围根本没有他们容身之地。

    雾化的时间覆盖,撕裂虚空更不可能,唯一的方向只有–禁地。

    蜃域的传说在灵化宇宙早已过去很多年,灵化宇宙知晓蜃域有禁地,不能轻易踏足,但已经过去那么多年,暴岐这个后成为桑天的人不太清楚禁地的危险。

    总会长犹豫,他却冲下了船,朝着没有被雾化时间覆盖的禁地而去。

    相比被岁月长河覆盖,或者连陆隐都不敢留下的小船,禁地,明显更有活命的机会。

    总会长只是犹豫了一下,紧随其后。

    流光小船上,陆隐等人望着暴岐和总会长冲向禁地,没有阻止,就这么看着。

    突然地,水银泻地般雾化的时间忽然退去,那艘航行在岁月长河的小船模糊中消失,岁月长河本身也与雾化的时间分开。

    一切只发生在刹那。

    刚刚的场景如同幻影,那么不真实。

    暴岐已经冲到禁地入口,总会长紧随其后,两人回望,看到蜃域恢复如常,下意识停下。

    陆隐挥手,流光小船朝着他们冲去,他不知道未女到底要干什么,但此刻最重要的还是对付总会长与暴岐。

    因为岁月长河和那艘小船的原因,陆隐他们距离暴岐和总会长遥远。

    总会长不甘的看着陆隐等人,蜃域,他还会回来的。

    刚要撕裂虚空。

    谁也没发现,禁地内,出现了一个影子,很熟悉的影子,不是人,而是–星蟾。

    陆隐等人站在流光小船内,望着禁地。

    星蟾自禁地冲出,一脚踹向站在禁地入口的暴岐,“走你。”

    暴岐回头,眼前,是星蟾的脚蹼,脸被一脚踹中,砰。

    暴岐自总会长眼前飞了出去。

    总会长望向禁地,愕然,蛤蟆?

    “太姥姥,别跟着我–”星蟾咧嘴大喊,带着哭腔,手持钢叉,一叉子刺向总会长。

    总会长金笔所向,点中钢叉,钢叉化为金色,蔓延向星蟾,星蟾惊悚,双目恢复清明,望着眼前总会长,眼角看到了不断接近的流光小船,也看到了陆隐。

    不好,是这个狠人。

    星蟾压根没弄清楚状况,松开钢叉,抓住铜钱砸向总会长。

    同为苦厄境,总会长比星蟾厉害多了,金笔轻易将铜钱击落,看的星蟾直瞪眼,什么时候冒出个这么厉害的高手?

    “蛤蟆,给我抓住他,不然我扒了你的皮。”陆隐声音传来。

    星蟾瞪大眼睛,不是一伙的?白痴才抓他。

    总会长给星蟾带来了压力,它毫不犹豫朝另一个方向逃了。

    这时,流光小船已经来到禁地入口,陆隐脚踩逆步,一掌打向暴岐。

    暴岐吐血于鼎钟之上,双掌拍落,震荡鼎钟,无声之力浸染周边。

    枯祖全身干枯,生生冲入无声之力内,身体肉眼可见的恢复,同时不断接近暴岐。

    金色光芒洒落,封神图录压向总会长。

    初一抱着擎天柱,狠狠砸落。

    总会长咬牙,逃不掉了,暴岐被星蟾一脚踹向了陆隐那边,离禁地较远,他想把暴岐带走都不可能。

    可恨的蛤蟆。

    总会长转身朝着禁地而去。

    初一与陆源连忙停手,蜃域的禁地极其危险,师父告诫过多次,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总会长逃入禁地。

    而暴岐则被辰祖与枯祖压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