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生,胯下,粗大内裤/手指自己h

    路浅溪和银铃的豪言壮志还没抒发多久,整个华哀王陵墓里殷族人失去家园的悲伤氛围也没维持多久。

    跨天之门就在突然间散发出了微微的亮光,像是一个身负重伤的人突然恢复了自己的意识一样,天门上的光亮就这样重复闪烁了数次之后…成功的重启了。

    “咦…”

    路浅溪看着天门后似乎安然无恙的洞窟遗迹陷入了短暂的疑惑当中。

    赛璐璐也赶忙走到了天门前用手触碰了一下天门,在她重新连接上了自己故乡的龙脉后瞬间就明白了在导弹爆炸的前一秒发生了什么…        

    “是真龙的庇护…似乎是在导弹击中小镇的一瞬间,真龙的庇护又回来了。”

    “你是说天门领域在导弹命中的最后一秒成功展开了?”路浅溪翻译了一下赛璐璐这玄乎的说法。

    “只是可能维持不了多久,有人在试图扼杀真龙的复苏…真龙在向我们求救。”

    赛璐璐话音刚落,已经忍无可忍的银铃直接再次重新跃过了跨天之门,返回了殷族人的聚居地。

    “不要冲动!”

    典征再怎么警告也终究是晚了一步,银铃的身影几乎是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天门之中。

    “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援助,但我也必须要回去,毕竟…那是我们出生的故土。”

    赛璐璐也没做多少思索,在向典征还有一众援助人员道谢后,她检查了一下自己手中手枪的弹药也毅然决然的返回了天门。

    其他死里逃生的殷族人们也都互相对视了一眼,但大多数人还是决定追随自己的族长赛璐璐一同去…为故土慷然赴死。

    典征看着这一幕双手紧握着自己的胳膊,他和他一同赶赴前线支援的同志们同样也热血难耐,但出于祖国立场的原因,典征必须要压制住自己的热血克制再克制。

    而路浅溪也在这时候发现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能做的只有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不停的给秦镇发消息,将现在的情况全数告知了秦镇,希望万能的秦先生能有什么解决之法。

    …………

    秦镇本在华中阵地通过荀令君的‘忠言’统领赤壁一战的全局。

    而现在赤壁的战局正向秦镇想要的方向发展时,路浅溪发来的一连串消息让秦镇看得血压直线上升。

    “导弹…那些家伙还真敢做得出来啊!但也合理。”

    秦镇眉头紧皱着搜寻起了一切美联邦有关的新闻,果然现在美联邦关注的重点已经转向了…美军派遣大军准备‘净化’殷族人小镇。

    这次美联邦派遣出的大军已经不再是像…之前豪斯将军那样一个装甲骑兵连的小打小闹了,这次聚拢在殷族人小镇四周的大军是成建制的部队。

    光是看新闻报道上的装甲坦克数量,秦镇就知道这种级别的部队,光是依靠银铃一人孤身奋战是根本不可能将其击退的!

    怎么办?我能做什么?

    “长兄我已经控制了合肥城内,赤壁之战的走向也如您预料的那样进行了,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这时秦镇耳边响起了张青然的声音。

    “下一步…对了!青然你继任了曹公的将星之后,可知曹公的将星有何能力?”秦镇赶忙问。

    “魏武王的将星…目前感知下来的能力是联结远魏各大将的将星,但此能力只是表象真要催动起来的话,应该是将多位大将的将星融合至一处。”

    张青然也还在适应魏武王的将星,只是张青然在继任了魏武王的将星后有一种奇怪的错觉,那就是这枚将星只是将她当成了暂时寄宿的跳板,真正的目标似乎另有其人。

    可张青然其实也不怎么稀罕曹贼的东西,要不是为了合肥一战的胜利,她可能都不会接受这枚将星的力量。

    但张青然是一位实用主义者,既然已经取得了魏武王将星的力量,那自然要好好利用一番,利用到这股力量耗尽为止。

    “青然!本王现有一请求,不…是命令!本王令你现在速速前往逍遥津援助张辽将军,且将远魏众将乃至江东众将的将星之力…赋予张辽将军!”

    “……领命。”

    张青然虽很想问张辽将军真的能承受如此之多的…将星之力加持?可在合肥一役后,张青然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但对长兄的崇拜又重新上了一个台阶,所以对于秦镇的命令,别问为什么只管执行就行了。

    …………

    “怎么回事…”

    张辽一挥手中长剑沾染着的黑血,嘴中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此时在他的脚下与身旁已经堆积了近乎成山的恶鬼尸体,本来汹涌袭来的鬼物洪流,在张辽还有一众陷阵营的狙杀下减缓了不少。

    以至杀到现在,陷阵营众将士中有不少战至力竭之时,东洲各处蛰伏的鬼物,就不敢再通过鬼门前往逍遥津一步了。

    但张辽依然能感觉到杀意,来自于东洲四面八方的杀意…

    这些杀意都来自于比鬼物更可怕的东西,因而就算鬼物退却了张辽也没放松警惕,紧盯着东洲被雾气笼罩的深处,准备随时斩杀这一可怕杀气的源头。

    而在张辽拖着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准备迎接下一波从东洲来袭的恶鬼大军时…已经镇压完合肥的张青然率领着数位江东大将和许诸来到了他身后。

    “辽将军!王…华中王有新命令要授予你。”

    张青然到了之后直入主题,亮出了自己的秦武王将星说。

    “是何命令?”

    张辽也是知道张青然身份虽为秦镇的妹妹,但此役过后大概率是要当王后娘娘的,所以对张青然传达的这一授命他并没有怀疑。

    “华中王让我动用此将星…将远魏众将乃至江东众将的将星之力尽可能多的赋予你。”

    张青然手中亮出了魏武王的将星,这么过激的将星赋予张青然也是第一次尝试。

    “王上为何要…是在下多问了,虽不知如何才能让一众江东与远魏大军的将星都赋予我身,可既然是王上之命,青然小姐请动手吧。”

    张辽也不在多问,如今许诸和太史义都已随张青然抵达逍遥津,有这两人镇守东洲恶鬼恐怕是真不敢来此放肆了。

    张青然也没再多说废话,在魏武王将星的作用下,张青然先尝试着将许诸的将星附加持在张辽的身上。

    这一过程极其顺利,张辽脸上虽出现了承受重压的表情,但光是一位大将的将星赋予所带来的压力他还是能承受的。

    张辽在得到了许诸的将星加持之后,他身后的‘飞将’虚影突然又幻化出了一个身着漆黑面罩,手持巨斧堪称黑面金刚的巨型虚影。

    这一虚影身高迫近五米,光是仰头看着就感觉压迫感十足。

    “这就是辽将军的飞将之能?”

    许诸也仰头看着从自己的将星中延伸出的‘飞将虚影’,他抬了一下手感觉自己还真能控制这一飞将虚影!

    “构筑一众陷阵营弟兄的飞将,都没许诸将军这般吃力,但青然小姐还请继续吧,在下还能支撑得了。”张辽说。

    张青然听到这里目光扫了一眼太史义,太史义微微的点了下头,准许了魏武王将星与自己的‘天义’将星联结于一起,再将其加诸于张辽身上。

    “辽将军如承受不住不可勉强。”

    太史义或者江东众将之间和张辽…其实是有杀君之仇,张辽毫无疑问是杀死上一任东吴王的帮凶。

    但太史义和周瑾一样都是忠于上上一任东吴王,如今站在同一战线他也不介意助张辽一臂之力。

    “承受不住,你以为本将军是…咳咳!”

    张辽再感觉到太史义的天义将星附着于自己身上的这一刻,他的喉中直接咳出了一大口鲜血。

    “辽将军…”

    “继续!”

    张辽擦拭掉了嘴角溢出的血液,在许诸的飞将虚影一旁,又是一尊身高近三米,三头六臂的天义将星虚影从张辽的将星中延伸了出来。

    “那下一个就是远魏三大主帅的将星之力。”

    张青然说着将夏侯惇,曹孝,还有乐进将军的将星授予张辽。

    “那个吕布身旁的副将?那年轻人承受得住如此之多的将星?”夏侯惇的询问声响彻于‘忠言’公屏之中。

    “无需多言!”

    张辽也第一时间在忠言的公屏中回复了夏侯惇,但伴随着又是一位大将级的将星之力注入张辽体内,张辽清楚的感觉到了将星之力所带来的巨大负担。

    但张辽还是顶着这一巨大的负担成功的将夏侯惇的‘独眼罗刹’的飞将虚影,给在他的身后构筑而出。

    “继续!”张辽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向张青然沉声喊道。

    张青然随即将曹孝的不破铁壁与向前而来凑一热闹的周瑾的焚江业炎的将星全都赋予了张辽。

    又是两尊形态不一的飞将虚影出现在了张辽身后,分别是代表着曹孝的铁壁巨像与周瑾的业火炎神…从这两尊虚影上透露出的可怕气势,就连张青然也止不住身体一僵。

    “长兄如此多的飞将虚影…应当已经够了吧?”张青然看着张辽变得极为困难的呼吸声,用忠言联系上了秦镇问。

    “你觉得够了吗?”

    秦镇则是直接询问起了辽将军。

    “王上…末将能否知道,您需要如此之多飞将需要的原因?”张辽问。

    “因为有一人在东洲之境等你。”秦镇说。

    有谁在东洲之境等我?这个疑问萦绕在张辽的心头时,东洲被漆黑雾气缭绕的深处突然闪过了一道漆黑的响雷!

    当张辽看见这一道漆黑的响雷后,他的瞳孔不受控制的收缩了一下。

    其实从下邳一战后张辽连着好几天都在做一个噩梦,就是在下邳之战时他未能追上吕布,被吕布和高顺给甩下的噩梦。

    他不知为何这种梦也能让自己彻夜惊醒,一直到一位同样在下邳战时…被吕布安置到后方的陷阵营弟兄询问张辽。

    “辽大人,我们被吕布大人和高顺大人…给丢在了下邳,如今咱们还能自称是陷阵营吗?”

    怎么不行?陷阵营的弟兄每一个比外人弱…他在下邳丢下我们是因为他的懦弱。

    现在我要让他看清这一点!

    “我还能撑得住!青然小姐无需手下留情!”张辽展开了自己的双手说。

    于是在张辽的要求之下,张青然继续将远魏与江东众将,乃至华中…不…应该是秦汉诸将的将星之力赋予了张辽。

    一尊又一尊象征着秦汉众将的飞将虚影在张辽身后浮现而出,屹立于东洲的大地之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