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把我内裤拨到侧面/重生小屁孩有大凶器

    报纸冲着郑清的一面露出半张鱼人狰狞的面孔,借着天棚打下的光线,可以清晰的看到鱼人颌下的腮片正微微翕动,呆滞的眼神透露出凶狠的气息,异常醒目。

    照片下是一行大大的黑体字——血友会出台新方案,透露出什么讯号?        

    年轻公费生很感兴趣的走上前,将那份报纸抽了出来,不出所料,是《贝塔镇邮报》最新一刊。

    趴在栏杆上的辛胖子费力的回过头,瞅了一眼是谁偷自己的报纸。

    “哟,渣哥儿来了?”他友好的打了个招呼。

    郑清已经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个称呼了,当然,还是习惯性的赏了胖子一脚,在他肥大的屁股上留下半个清晰的脚印。

    然后他又折了一下报纸,将那头鱼人狰狞的面孔掩盖住,才安心的继续往下看:

    “……9月11日,血友会新任奥古斯都麦克·金·瑟普拉诺正式签署《反对鱼人压迫方案》,禁止社团成员与临钟湖鱼人部落的一切交易行为,除非交易者能够证明提供商品的鱼人在学府内受到公平对待,否认任何违反该方案的社团成员都将面临警告、记过、撤销社团内职务、乃至清退等处罚。”

    “该方案的例外条款中提到‘(交易者)必须有明确和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提供魔法材料、炼金产品、以及其他广泛意义上商品的鱼人在部落、临钟湖以及九有学府内受到公平、公正、合理的对待,’……方案同时要求交易者提供相关报告‘交易者应该在确定例外情况的30个自然日内向血友会道德风险委员会提交报告,并在公开刊物(如校报、贝塔镇邮报等严肃类传媒)中进行说明……’”

    “血友会相关人士向记者正式,该方案是为了声援临钟湖鱼人们争取自由与正义的抗争,希望通过这一举动,改善学校(尤其是九有学府)对鱼人部落的管理办法,让更多鱼人享受到公平、公正、合理的对待……”

    “作为第一大学第一大社团,血友会除了在学校内部拥有强大的交易网络之外,在学校外部,包括贝塔镇、以及以血友会历届成员为基础发展的诸多大型猎团中同样具有广泛利益与影响力。许多第一大学的在校生、研究人员、教授、贝塔镇的商铺、沉默森林中的魔法生物部落等等,都处于这一网络之中……”

    “……毫无疑问,该方案的实施不仅会对临钟湖鱼人部落与血友会成员的交易造成巨大影响,而且会令其他与鱼人部落交易的个体面临一种非常敏感的两难境地…如果不接受该方案,则交易者与血友会之间的任何交易随时都会面临不受保护的严格调查;如果接受该方案,又可能招致神圣意志的不满。”

    “……血友会中一些负责公关与财务的成员对这一方案提出了质疑,因为他们担心该方案的实施会给社团内部带来不必要的裂痕……据消息人士判断,血友会的部分成员在内部闭门会议上表示,监管这一方案所需要的人力物力会令血友会执行机构不堪重负,并在学校要求安定团结的氛围中,与第一大学另一大社团神圣意志间造成尖锐对立(因为该方案的实施将会对神圣意志的成员形成事实上的‘三方管辖’)……”

    “……神圣意志的相关人士则表示,瑟普拉诺用虚假描述与谎言炮制出的这份方案,并无《第一大学管理条例》的支持,以社团内部管理方案干涉学校其他个体与鱼人部落间的正常交易,是对阿尔法学院‘自由’理念的最大亵渎……”

    在往后,是一些更加枯燥与令人乏味的分析,郑清一目十行的扫过,翻了翻其他版面,并无太多讨论血友会这一方案的内容。

    “瑟普拉诺又在搞什么鬼?”

    年轻公费生哗啦啦翻着报纸,满脸困惑:“而且,血友会什么时候又成立了一个道德风险委员会?”

    “在需要的时候。”

    辛胖子此刻已经从围栏上爬了下来,正拍打着袍子上沾染的灰尘,闻言,扯扯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这类见鬼的委员会就像擦屁股的纸,有用的时候用来包屎,其他时候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一如既往的犀利与尖刻。

    郑清赞同的竖了竖大拇指。

    “你怎么看这份方案?”胖巫师从男生手中拿回那份报纸,好整以暇的折了折,重新塞回口袋里:“……看你读的那么认真,是有什么感想吗?”

    郑清耸耸肩。

    “并没有。”

    话一出口,他眼角的余光再次瞥见报纸上那份方案的名字,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我突然觉得这个方案的名字起得极妙——反对鱼人压迫方案——既可以断成‘反,对鱼人压迫方案’,理解成针对鱼人受压迫的反制方案;也可以读成‘反对、鱼人压迫方案’,意思陡然一变,鱼人成了压迫一方;还能理解为‘反对鱼人、压迫方案’,我觉得这种读法最符合大部分阿尔法人的心意。”

    “他们一贯把鱼人、马人以及其他亚人种当成仆从,最早学校建立的时候,鱼人们之所以愿意呆在临钟湖而不是阿尔法堡外的湖泊里,就是因为阿尔法人对类似鱼人在内的亚人种魔法生物的歧视非常严重,经常出现小鱼人被偷偷捉去做实验的情况。”

    胖巫师看着滔滔不绝的年轻公费生,一时傻了眼。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

    “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他连连摆手,否定道:“你这就属于过分解读了。你看到的报纸上的文字与其他人看到的文字不一样……巫师界这么大,贝塔镇邮报又是面向全体受众的大型媒体,不可能每一种语言都出一份子刊,上面是用了魔法的。报纸上附着的魔法可以让阅读者以自己理解的文字的阅读内容,而不影响原始意义的传达。”

    “所以‘反对’就是‘反对’,没有你想当然的那些断句。”

    郑清倒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