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水变少了是什么原因&领导吃员工奶

    “啧啧,第一次来自己家的秘密小据点,总觉得有点兴奋呀。”

    在柜台后的老板,也就是那张量产红桃四的指引下,斯嘉丽通过酒柜内侧的活板门潜入了地下,并在尽头找到了那间专门为自己准备的‘更衣室’,表情颇为兴奋地走了进去。        

    加入【丑角牌】这件事,对斯嘉丽·迪塞尔来说是一个偶然中的偶然,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明明只是普普通通地去紫罗兰帝国看望导师,即费尔南大公‘汞芯·费尔南’而已,竟然就莫名其妙地被卷入了那个帝国的政变。

    不过尽管并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当时跟费尔南大公一起去了皇都萨拉穆恩(当时大公还以为真要商议瘟疫问题,就带她去玩了)的斯嘉丽积极性却是不低,不但以费尔南家族【铁闸卫队】的身份参加了调查团,后来更是在那场马绍尔领讨伐战中以费尔南大公近卫的身份出场,没少给那位本来就没剩几根头发的大公添乱。

    而就在那场仗打完之后,也不知道是从谁嘴里听说的,那个名叫安东尼·达布斯的男人竟然私下里找到了自己,并发出了一份有趣的邀请。

    简单来说,就是希望斯嘉丽·迪塞尔成为一个公益组织的成员,并不需要履行太多义务,每个月还能领到不少好处,最重要的是好玩有趣不无聊。

    不得不说,这个提议可谓是正中斯嘉丽下怀,毕竟这个姑娘本来就不是什么闲得住的人,这一点只要从她明明是迪塞尔家族的嫡系成员,却成天削尖了脑袋想往草原外跑就知道了。

    与莉亚德琳不同,斯嘉丽尽管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骑士,但她的责任感与荣誉感都不算强,就算没有贾德卡那么离经叛道,也算得上是个跳脱的怪胎了,平时最喜欢的就是惹是生非,而且特别闲不住,当年被允许离开草原去费尔南家族进修,其原因除了斯嘉丽确实在玩盾上面颇具天赋之外,主要还是她着实是太闹腾了,每天都能变着法的折腾人。

    说实在的,比起在卡塞洛草原当个光荣的迪塞尔铁骑,这姑娘的性格更适合在自由之都或者安卡集市那种地方开个酒馆或者夜店。

    总而言之,当时已经打完了仗,马上就要回到卡塞洛草原的斯嘉丽完全没能经得起诱惑,被那位自称‘安东尼·达布斯’堵在房间里聊了不到三个小时就答应了对方,半推半就地收下了那张【梅花七】的卡片。

    在那之后没几个月,回到草原的斯嘉丽便和【丑角牌】建立了稳定联系,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后续跟她联系的人始终都是一个自称【红桃K】的干部,并非那张笑起来很坏很讨自己喜欢的‘鬼牌’。

    没错,尽管那人在组织里的代号严格意义上来讲应该是【王】,但斯嘉丽还是喜欢用另一个称呼叫他,那就是‘鬼牌’。

    她觉得比起‘王’,后者更符合那个男人的气质。

    在那之后,闲不住的斯嘉丽顺其自然地争取到了一个交流团的名额,就这样跟着加拉哈德来到了学园都市,并在抵达这里的当天就见到了那张【红桃K】。

    福斯特·沃德,尽管莉亚德琳她们并不熟悉这个名字,但一直都在积极吸收外界信息的斯嘉丽却知道这位老哥有多了不起,惊讶之余,她同样为那张鬼牌能将这种人招揽到手下而感到咋舌。

    莫名其妙的,斯嘉丽对【丑角牌】的归属感变得更强了。

    很多人似乎都有这种情况,那就是当你发现一个自己认为很厉害很碉堡的人其实是某组织中的一员,而自己恰好也在里面的时候,无论之前对组织的观感如何,短时间内印象分可能‘噌’地一下就上去了。

    而当【综合骑士斗技大赛】的相关事宜确定下来后,斯嘉丽竟然又收到了那张K的联络,发现对方不仅知道迪塞尔代表团的战术安排,甚至还特意为自己准备了一些‘后备手段’,刚好能够弥补原计划中几个有可能出现隐患的地方。

    ‘打赢团体赛决赛’,斯嘉丽·迪塞尔万万没有想到,这竟然就是自己加入【丑角牌】以来收到的第一个任务。

    说实在的,尽管她本就是交流团的正式成员,但要让斯嘉丽为家族的荣誉拼命,她恐怕还真就提不起什么劲儿来,但在红桃K联系完她之后,这姑娘当时就燃起来了。

    觉得神秘组织好玩的人,并不只有沐雪剑这种稍微有一丢丢中二的玩家,也有整天闲不住喜欢胡思乱想的NPC。

    总而言之,斯嘉丽·迪塞尔罕见地全力以赴了,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在决赛时拼命冲到莉亚德琳身边,掩护后者撤回本阵的核心原因。

    诚然,她很喜欢自己的莉娅姐,但这个理由还不足以让斯嘉丽在那种并不会伤及性命的情况下爆发出120%的力量去救对方,说真的,她嫌麻烦。

    不过斯嘉丽终究还是没能用上‘后备手段’,因为战局的走向被控制得太死了,尽管圣枪骑士学院非常顽强,尽管沐雪剑强的让人窒息,但还是被默小哥安排的明明白白,直到最后都没有出现任何计划外的状况。

    之后又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直到三天前,百无聊赖的斯嘉丽再次收到了联络,而且是例行通信外的联络。

    那是一个颇为有趣的匿名委托,【丑角牌】已经承接下来了,而且经过那张‘鬼牌’以及红桃K的研究讨论,一致认为斯嘉丽十分适合参与进这个任务里。

    内容很简单,即——‘杀死奇迹之城代表团的某位正式成员’

    说真的,饶是以斯嘉丽·迪塞尔那远在平均值以上的心里承受能力,在收到具体任务内容时也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蹦,一脑袋撞在了床板上,整个人都有点发懵。

    她知道组织里的牛辶人有不少,但她同样也知道【丑角牌】作为一个新兴黑恶势……呃,公益组织,其实底蕴并不是很强,所以这事着实是有点儿离谱了!

    刺杀一个人,并不是什么问题,只要是自己不认识的陌生人,斯嘉丽的三观本来也不是那么端正,对方不是好东西自然没话说,就算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人,只是因为立场不同的死手她也不是没下过。

    刺杀一个奇迹之城的人,多少有点问题,毕竟能够被纳入‘奇迹之城’势力范围中的存在基本都是牛辶人物,要么是站在法师界金字塔上层的人,要么是他们的学徒以及关系者。

    而刺杀一个奇迹之城代表团的正式成员,这事儿着实就有点过分了。

    要知道绝大多数势力都不同于把交流会当大休假(外加贩马)的迪塞尔家族,就拿圣教联合举例,整个交流团也就七个人而已,分别是作为见习成员的墨檀、语宸、布莱克,作为护卫的依奏,以及正式成员斯普拉达大主教、汤姆大师和财富圣女菲雅莉。

    而在这六个人中,除了依奏之外,就算是三个见习成员,其身份也分别是曙光圣女、太阳圣子以及曙光教派的新将星,成分可以说是相当到位了。

    换而言之,奇迹之城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太多……

    呃……应该差不太多?

    在翻开任务详情之前,斯嘉丽其实还是抱有一点侥幸心理的。

    嗯,翻开之后就没了。

    红桃K送过来的资料上写得非常清楚,奇迹之城这次总共只派了三个人过来,其中一个是真理议会中的【调律贤者】,还有一个见习成员是人工魔眼家族的大小姐伊薇·雷曼,然后……就是本次任务的目标,一个名叫双叶的全系高阶法师,虽然实力和资历都不够,但却依然凭借一篇论文让【雾月贤者】肯尼斯·A·阿奇佐尔缇成为其资助者,以‘奇迹之城学者’的身份位列代表团正式成员,实打实的明日之星、后起之秀。

    不仅如此,根据资料附录现实,那个双叶甚至还是【雾月贤者】的妹妹,即大占星师戴安娜·A·阿奇佐尔缇的学徒,后者同样也来到了这里,尽管代表的是阿奇佐尔缇家而非奇迹之城,但俩人来到学园都市以后一直都是住在一起的。

    自己竟然被委托参与刺杀这样一位人物?

    斯嘉丽当时人都傻了,总觉得这笔买卖无论成功与否,恐怕第二天整个大陆就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了。

    迪塞尔家族确实牛辶,是毋庸置疑的第一骑士世家,但其成员无缘无故去刺杀一位奇迹之城的学者,而且还是个背景那么硬的学者,这事儿一旦曝光恐怕达里安也罩不住他。

    迪塞尔家族确实有传说强者没错,而且恐怕还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大领主,但那座浮空城上的传说更多,真理议会里的那些【XX贤者】,可都是实打实的【贤者】!跟大领主一个意思的贤者!

    说真的,如果不是情报后面附上了长达十余页的具体计划及风险评估,斯嘉丽恐怕当场就把红桃K托人捎来的那叠东西给撕了。

    但是……

    不得不说,【丑角牌】确实对这次行动下了大工夫,而且仔细看过行动计划之后,斯嘉丽发现只要自己严格按照上面的内容行动,那么无论刺杀成功与否,‘斯嘉丽·迪塞尔’被发现的几率都无限趋近于零,就算败露了,红桃K也隐晦地透露了执法队会尽全力帮忙洗清干系乃至制造为证……

    置于风险,仅仅只是身为高阶巅峰法师的刺杀目标而已,而且这方面的情报也极度详细,上面不仅提到了那个双叶是全系法师,而且各方面的能力评估也十分详尽,甚至连对方的性格都写了进去,就好像……一条双叶肚子里的蛔虫叛变了一样。

    淦!还是不干!这是个问题。

    而当斯嘉丽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答案其实已经不言而喻了。

    ……

    “真是的,无论如何也有点太刺激了。”

    实力同样是高阶巅峰,在费尔南家族留学了整整七年,深得现任【帝国铁闸】汞芯·费尔南大公真传的斯嘉丽并不弱,事实上,在一对一单挑的情况下,她已经超过绝大多数同为高阶巅峰的职业者了,就算是莉亚德琳,在全力以赴的斯嘉丽面前也未必能讨到好处。

    但是——

    如果红桃K提供的资料属实,那个名叫双叶,跟自己同为高阶巅峰的自由之都学者,在战斗力方面恐怕是……

    “沐雪剑级别的啊。”

    已经换了身行头的斯嘉丽深深地叹了口气,将一件灰色的斗篷披在自己身上。

    现在的她已经穿上了一套银灰色全身甲,款式是非常修身的那种,两只比例有些不协调的巨大护腕中分别卡着两组魔法卷轴以及数十颗魔力宝石,腰间则挂着一把通体黝黑的单手战锤,看上去颇为凶悍。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一面卡在斯嘉丽右臂上的暗紫色菱形盾牌。

    【繁景】

    类别:单手盾牌

    品质:唯一史诗

    防御力:较强

    属性:力量+20、体质+80、灵巧-25、盾牌专精+5、被暴击率-25%、被暴击伤害-25%

    特质:

    【解放】:当你使用特定技巧时,可令盾牌拆分,最多分为4个【残景】,每个部分互相结合,独立属性为【繁景】属性的1/4。

    【飞旋】:当盾牌被驱使离体时,属性被视为120%,防御力晋升为【强】,使用相关技能时效果提高30%。

    【回旋】:当【飞旋】效果被正确触发后,【繁景】将更容易被你驭使。

    【重构】:分体后的【残景】可自由组合,属性依完成度会分别为【繁景】的25%、50%、75%和100%四种情况,组合方式不限。

    【脆弱】:耐久度消耗为同类装备的200%,耐久度完全消耗后不可修复。

    装备要求:力量>100、体质>130、盾牌专精40级

    【备注:圣历8203年,岚之月咏唱8日,费尔南家族送给马绍尔家族当代族长的礼物,以感谢对方无偿赠予地大量赈灾款。】

    ……

    “我爱预支报酬~”

    斯嘉丽温柔地抚摸着手臂上的盾牌,在上面轻轻印下一吻——

    “我爱【丑角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