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娇软迷人h/珍珠内裤折磨h

  青安城,城主府。

    沐赐进入一个恢弘大殿中的时候,发现大殿中,早已经坐着九人。

    这九人,正是青安城十大家族的家主。

    其中,居中坐着的一名络腮胡子大汉,正是青安城的城主,也是青安城十大家族之首,樊家的家主——樊濯。        

    在樊濯的两边,则是摆着两列椅子,其余八人,则是分坐在这两边的椅子上。

    其中,邬家家主邬宕,正坐在左边一列椅子的第二个位置。

    在他的上首,还坐着一人,那是一位面容颇为冷肃的老者,这老者,是十大家族之一,裴家的家主——裴千亦。

    在樊濯右手边,第一张椅子上坐着的,则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

    这名身材魁梧的大汉,是十大家族之一,郑家的家主——郑光济。

    而在郑光济的下首那张椅子,则是空着,显然,是留给沐赐的。

    在沐赐突破大通玄境巅峰之前,他可没有这样的待遇。

    但在他突破到大通玄境巅峰之后,众人都是给他应有的礼遇。

    毕竟,青安城十大家族,真正拥有大通玄境巅峰强者的,也不过只有三个——樊家、裴家和郑家。

    如今,沐赐突破到了大通玄境巅峰,十大家族,也就拥有了四名大通玄境巅峰的强者。

    青安城虽说由十大家族共治,但这十大家族,实力也是有强有弱的。

    十大家族,根据各自的实力,基本上分为三个档次。

    樊家、裴家和郑家,这三个拥有大通玄境巅峰强者坐镇的家族,为第一个档次的势力。

    邬宕的邬家,却是单独位列一个档次。

    邬家的实力,虽然比不上樊家、裴家和郑家,但却比其他六大家族的实力,强悍得多。

    最后一个档次,就是沐家和其余五大家族了。

    沐家和其余五大家族,家主都是大通玄境后期的实力,彼此家族的整体实力,也是相差无几。

    不过,如今沐赐已经突破到了大通玄境巅峰的境界。

    即使沐家还无法和樊家、裴家以及郑家这三大巨无霸相比,但也不弱于邬家了。

    “邬宕,你还敢出现在这里,你还当真是好大的胆子!”沐赐盯着邬宕,冷冷地说道。

    邬宕听到沐赐这话,顿时不由一脸的愕然道:“沐兄此话何意?”

    “还给我装!”沐赐见状,怒哼了一声道,“你勾结尖洼寨盗匪,对我沐家商队下手,犯下此等罪大恶极之事,你以为无人知晓么!”

    听到沐赐这话,顿时所有人,都望向了邬宕。

    若是沐赐所说属实,那么邬宕的这种做法,就真的是触犯了大家的忌讳了。

    虽然在座的这些老家伙,因为各怀心思,所以放任尖洼寨的盗匪,一直在青安城一带肆虐,谁也不肯主动出力去剿灭这一股盗匪。

    但不主动出力去剿灭,和与尖洼寨盗匪勾结,这完全是两码事。

    十大家族,虽然平时都有明争暗斗,但这种斗争,都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不会超出一定的界限。

    但邬宕这种做法,显然是打破底线了。

    如果此事属实的话,邬家将会迎来其他九大家族的一起讨伐。

    “沐兄,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邬宕一脸错愕地说道,“我邬宕,好歹也是青安城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去和尖洼寨那等恶名昭著的盗匪勾结!沐兄,你可不要听信了奸人的谗言,挑拨了你我两家之间的关系。”

    邬宕立即把事情推了个一干二净,这种事情,他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承认的,否则,他们邬家,在青安城,立即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这也是当初,他宁愿和尖洼寨勾结,让尖洼寨的盗匪出面干这种事情,也不亲自动手,以免一旦出现意外,留下把柄。

    尖洼寨盗匪即使行动失败了,那也牵连不到他的头上。

    只要他一口否认,沐家找不到证据,也奈何不得他半点。

    “这可是尖洼寨寨主腾开亲口说的,你还想抵赖!”沐赐看着他,冷声说道。

    “腾开在哪里?你让他过来,亲自作证!”邬宕此时也是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沐兄,凡事都要讲究一个证据,可不能空口无凭,随意攀附。否则,你今天可以污蔑邬某勾结尖洼寨,明天,邬某也可以说你勾结血魔宗的魔人呢!”

    “你……”沐赐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大变,怒声喝道,“邬宕,你休要血口喷人!”

    血魔宗,这在中洲,可是一个巨大的禁忌,谁要是和血魔宗沾上关系,立即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人人得以诛之。

    “看看,沐兄,我只是这么随便一说,你就反应这么大,这能不能说,你和血魔宗勾结。”邬宕看着沐赐淡淡地说道,“所以,凡事都需要讲究一个证据,不能空口无凭,随意攀附,否则,这岂不是得人人自危。你说邬某和尖洼寨盗匪勾结,证据呢?”

    沐赐听到这话,瞬间不由哑口无言。

    无论是沐黎,还是腾开,这些关键证人,都已经全部被沐寒云给杀了,他到哪里去找证据去。

    “你说你们沐家商队,遭到了尖洼寨盗匪的袭击,但根据我所得到的消息,沐家商队回到青安城的时候,可不像遭受过袭击的样子。如果你们沐家商队,真的遭到尖洼寨盗匪的袭击,还能如此完好无损地回到青安城么?”邬宕盯着沐赐,继续质问道。

    他心中一直都很是疑惑,沐家商队,究竟是如何从尖洼寨盗匪的袭击下,存活下来的。

    而且,直到现在,尖洼寨盗匪那边,依然没有半点消息,好像彻底销声匿迹了一般。

    莫非,尖洼寨数十名盗匪,真的全军覆没了?

    正好今天沐赐送上门来,他也想打探一下这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是因为当时正好有一名高人路过,把尖洼寨所有的盗匪,全部击杀了!”沐赐看着邬宕,冷冷地说道。

    “这名高人,究竟是谁?”邬宕连忙追问道。

    可以把尖洼寨数十名盗匪,全部灭杀的高手,这至少也得是大通玄境后期的强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