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挺岳双腿之间/要到了,快点,快尿出来了

    没想到沈菲也是个枪迷,难怪会选择容易上手的95式自动步枪作为防身武器。

    陈非立刻解释道:“别乱想,这不是我的东西,是契科夫少校借给我的枪,用来防身,他是战斗飞行中队的中队长。”

    这么贵的老枪,估摸着也得两三百万星元,送不起,送不起。        

    “‘真香’中队的契科夫·列昂尼得维奇·伊凡诺夫,嗯,我知道他,没想到这头大二百斤的货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一代名枪啊!啧啧!我明白了,这支AK不是借给你防身用的,是借给你用来装逼的,我服气。”

    沈菲两眼直发光的捧起AK-47自动步枪,温柔的一寸寸抚摸起来。

    契科夫虽然暴殄天物的直接拿来打猎,可是对这支AK-47的日常保养却无可挑剔。

    温润细腻的包浆不仅存在于木枪托和木护手上,连金属体表面也有那么薄薄的一层,绝对不是防锈油的那种油滑,触感极佳,很容易让人找到合适的手感,这种感觉更有利于把握和射击。

    在某种意义上,这支老枪等若于有了自己的灵魂,不是那种刚出厂,还带着残留烟火气的生瓜蛋子能够相比的。

    捧着性能依旧完好的AK-47自动步枪,沈菲颇为爱不释手,赞叹个不停。

    “好枪,好枪,手感真是棒极了!”

    真的很难想像,一个立志投身于偏远混乱地区的小学教育,又喜欢做面包与人分享的小女子,竟然对枪支有这么大的兴趣。

    看到女老师沈菲痴迷于AK-47自动步枪的模样,陈非的目光不自觉得落在了她的脖子上,有些失神的定在那里。

    艰苦的条件和恶劣的环境,并没有让她修长的脖颈变得粗糙枯黄,依旧白皙细嫩,手感或许会非常好,如果用力掐住的话,一定能够掐出水来,持续掐上五分钟,就能让这位心地善良的女老师去见阎王!

    ……

    等等!这是什么样的见鬼念头!

    陈非没来由的一个激灵,猛地清醒了过来。

    他这才发觉自已的双手正在虚握,双腿肌肉紧绷,正在蓄力,随时都会扑过去,将方才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邪恶念头付诸于行动。

    自已究竟是怎么了,最近时不时会冒出这样的恶念,以前从未有过,很不对劲儿,非常不对劲儿。

    陈非被自已的可怕念头给吓出了一声冷汗。

    或许是察觉到了饱含恶意的异样目光,沈菲疑惑的看过来,发现陈非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问道:“陈非,你怎么了?”

    “呃……没什么,只是最近眼睛有些问题。”

    一句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陈非选择了说实话,只不过是转移了话题。

    沈菲依依不舍的放下了AK-47自动步枪,关心地问道:“眼睛?视力下降?还是被风吹进了沙子。”

    “不不不,都不是,眼前多了许多奇怪的字符,医生说是‘幻视’,是视力幻觉的一种,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病因,我猜想我的眼睛是不是被高科技文明的外星人给植入了某种黑科技。”

    陈非也顺势借着这个话题将自已的注意力拉回来,当下并不适合提及自已刚刚在死亡线上走过一遭的经历。

    911空勤基地的医疗组没能检查出毛病,连水平更高的国际医疗舰也一样无能为力,他基本上绝了再去找其他医院诊治的念头。

    好在“幻视”产生的字符都有一定的透明度,仅对视野造成一定的困扰,还不至于完全挡住所有的视线。

    陈非格外苦恼的表情让沈菲忍不住想笑,轻掩着嘴说道:“第三类接触吗?话说回来苍穹界的人类也是外星人,他们的星球是苍穹星。”

    “谁知道呢?我保证自已绝对没有见过UFO,更没有接触过未知的外星人。”

    陈非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只是不知道魔法药剂算不算。

    沈菲好奇地问道:“那你看到了什么?”

    “是一行行的文字,像是在报错,有什么‘不能识别有效CPU类型,运行内存自检失败,未发现输入/输出设备’,最后就变成了一大堆‘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就像这些。”

    陈非读了一遍自已眼前刷屏的那些“幻视”字符。

    他完全弄不明白它们究竟是几个意思。

    沈菲眨了眨眼睛,惊讶地说道:“咦?怎么感觉像电脑系统启动失败后的报错提示。”

    除非是硬件故障,现在的个人电脑很难会出现问题,特别是云终端和云硬件技术在近几年开始大行其道,连安装或卸载程序都不需要,使用者直接打开用就完事了,其他的事情包括系统安全和清理缓存等问题统统丢给云端服务来负责,加上云AI的辅助,操作方法越来越简便,就连猫猫狗狗都能够无障碍使用,想要升级硬件加速服务获取更强的计算性能也很容易,加钱订购更加高级的云硬件加速套餐就能一次性搞定,大大省下了实体硬件升级换代的成本。

    如果说有什么不足之处,恐怕就只有需要保持在线这一点要求,特殊的高效率通信算法保证了并不需要占用太大的带宽,在城市和乡镇,只要附近存在无线通信基站,网络连接的稳定性与速率就不会存在任何问题。

    况且陈非和沈菲的家乡本土全境早在四十年前就已经实现了网络信号无死角覆盖,从雪山之巅到沙漠戈壁,再到原始森林深处,任何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都能够得到足够强度的公共网络信号,保证了云端技术的广泛应用,当世第一泱泱大国,国力绝对不是吹的。

    “什,什么?电脑系统?怎么可能还有这个?”

    陈非目瞪口呆,他很难想像自已居然“幻视”出一个电脑故障,这也太不可思议。

    自已要不要吃一块CPU下去,才能让“不能识别有效CPU类型”这一条消失,再吃几根内存条,使内存自检就会成功,然后再给自已插上键盘触控板……

    那么问题来了,该插哪儿呢?

    这个很玄学!

    “听起来的确很像,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系统。”

    沈菲越发肯定的点了点头。

    陈非无可奈何地说道:“我又不是智能机械人,脑子里面怎么可能会有电脑系统。”

    “所以才会诊断为‘幻视’。”

    沈菲倒是明白了陈非的诊断结果由来。

    正因为他不是智能机械人,才会定义为“幻视”,这些字符幻觉既不致命,也不算伤病,就是烦人,不过无论如何,也比失去视力要强。

    如果是智能机械人出了这样的问题,反倒好办了,重置一下系统,除非存在硬件故障,否则立刻就能恢复正常。

    “我的眼前就像字幕刷屏,也不知道怎么治才能恢复正常。”

    陈非苦恼地摇了摇头,他开始怀念“幻视”在最初时只有一小段字符,“A:>\”老老实实的偏安一隅,对视觉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可是没想到一觉醒来,却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大堆字符,满满当当的在自己眼前刷了屏,让人郁闷不已。

    “说不定当作电脑系统故障来处理也是一种办法,等我一下。”

    沈菲来到紧挨着火炕的书架上,一层层的翻找起来,最后用力抽出一本用如今已经变得混浊的透明胶带纸固定住残破的封面,内页明显发黄的书籍,转手递到陈非面前。

    “《DOS入门》?”

    陈非看清楚了封面上的文字,疑惑不解。

    DOS是什么东西?

    他完全没有听说过。

    “你之前有跟我说,最开始看到的是‘A:>\’,我猜测也许是命令行模式的电脑系统,其实还有更高级的UNIX系统,这本里面有提到,不过我这里没有这样的书。”

    “这本是上个世纪的书?”

    陈非一脸震惊,自己竟然又看到了一件老古董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