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嗯啊校花&大叔你这太大了

 倪妮这边得到了王进北的口供,兵工厂那边的战警们,肯定也不会闲着,马上对兵工厂的女囚们进行再次审讯。

    战警们恩威并用,加上王进北的供词足以证明一切,再不实话实说,就给带回战警队审讯。

    女囚们见架势不对,再也不敢隐瞒,有的甚至当场就哭了,将兵工厂内的黑暗如实托出。        

    正如王进北供述的那样,进来之后,一切就由不得自己,如果不顺从这些人,立马就会被送去干最辛苦的活。哪怕是吃饭、住宿,全都是差别对待,让人不从不行。

    不仅如此,有一个女囚的刑期其实只有十年,竟然也被调到了兵工厂干活。这可是一个重大违纪行为,战警当即记录在案。

    有了女囚们的供词,曹达华对副厂长叶军也不会客气了,随之提审叶军。

    先前对待叶军,大家和和气气,保持着对副厂长的尊重。眼下,直接让战警站在叶军的身后两侧,还带录笔录的,跟审讯犯人没有差别。

    叶军见到这个阵仗,难免有点打怵,一脸无辜地说道:“曹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先让你看点东西,你就知道什么意思了……”曹达华大手一挥,马上有战警将女囚的供词送到叶军的面前。

    叶军看了之后,仍旧委屈地说道:“曹队长,冤枉啊……这肯定是那些女囚因为劳动改造太累,心声怨恨,造谣陷害……”

    “一个是造谣陷害,这么多也是造谣陷害嘛……”曹达华瞪起眼珠子,又指了指面前的一份供词,说道:“这里还有人事科长王进北的供词……怎么,他也是造谣陷害……”

    “我……我……我要跟他对质……”叶军迟疑了一下,咬着牙说道。

    在他看来,那些女囚或许会说,但是王进北肯定不会说的。

    “看来是不相信我们的话了……对质,没有问题……我们会给你机会的,不过在对质之前,先说你的问题……”曹达华严肃地说道。

    “我……我没有问题,说什么……”叶军硬着头皮说道。

    “好吧!把战警队那边传送过来的审讯视频给他看看。”曹达华说道。

    “是。”

    马上有战警照办,用投影仪播放出对王进北的审讯画面,其中包括王进北所说的一切。

    叶军看到王进北说的这么详细,甚至还把黑锅全扣到他的头上,不由得心中叫苦。

    等审讯内容播放完,曹达华说道:“叶军,我也不怕告诉你,就凭王进北的供词,以及兵工厂这些女囚的供词,根本不需要你承认,法庭就可以判你死刑!”

    “凭什么判我死刑……我、我又没有杀人……”叶军有些慌了。

    “兵工厂以你为首,逼死六条人命,你以为不够死刑的吗?”曹达华沉声说道。

    “这……”叶军更是叫苦,王进北的供词,分明就是让他死。

    他不知道,王进北被带去战警队之后,到底经历了什么,可你坚持坚持,再过一天就没事了,用得着都给说了嘛。

    “现在如果你坦白交代,将兵工厂里的事情都如实交代,我可以算你戴罪立功,在法庭替你求情,免你一死。你自己看着办吧!”曹达华正色地说道。

    坦白……坦白什么呀……

    叶军清楚,要是将兵工厂的账目问题都给交待了,自己死的更快。

    可到了这个份上,什么也不说,好像也不行。

    略一琢磨,叶军点头说道:“女囚的问题,确实有我的问题,但也不像王进北说的那样。”

    “到底是怎么样?”曹达华问道。

    “王进北是负责人事的,挑选女囚的事情,都是他负责,给女囚安排工作,也都是他负责。这家伙净干龌龊事儿,到头来怎么还全按到我头上了。”叶军理直气壮地说道。

    “那就由你来说说,关于女囚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曹达华说道。

    他也明白,叶军不可能说军火账目的事情。现在不着急让他们直接招认,一点点的来。

    就凭眼下从兵工厂挖出来的大瓜,只要送到总长那里,已经足够将兵工厂打个半死。乌拉宗财都已经被停职,靠着一件事,乌拉家族想要短时间内重新掌握兵工厂,更是休想。自己有的是时间查账。

    “我虽然是副厂长,其实也就是管生产的,兵工厂里面的大小事务,尤其是人事划分,全都是王进北这小子说的算。你们别觉得我官比他大,可他善于溜须拍马,厂长十分的偏袒的,以至于我都要让他三分。王进北将兵工厂搞的乌烟瘴气,我是敢怒而不敢言。”叶军无辜地说道。

    “那你就不会向厂长乌拉宗财汇报……”曹达华说道。

    “这个……这个……”叶军无言以对。

    不管怎么说,也不能把乌拉宗财给拉下水。

    “怎么?我看你打小报告的本事挺大……这个时候,怎么就不打了……”曹达华冷冷地说道。

    “主要是……我也是男人……看到好看的……一不小心,就被王进北给拉下水了……所以,让我也没法说了……但是,一切的主谋,都是王进北……我真的是被他给拉下水的……”叶军又是委屈地说道。

    他要是说,自己啥也没干,估计直接就能被王进北给戳穿。再说了,这些个女囚,他也染指过不少。想要抵赖,万万不行。

    所以,只能将责任尽量的往王进北的头上扣。

    “好,那你从实交代,王进北的所有罪责,以及你是怎么被他给拉下水的。”曹达华说道。

    叶军已经豁上了,反正不能让自己一个人承担罪责。所以,他把有的没的,全都往王进北的头上扣。

    曹达华这边不仅仅全部记录下来,而且还有视频拍摄。

    所谓的狗咬狗,几乎是在曹达华的预料之中,这同样也是曹达华所期待的。

    战警队办案,就怕铁板一块,只要犯罪分子内部发生冲突,那一切就好办了。

    在叶军狡辩完之后,曹达华点了点头,说道:“可据王进北交待,死掉的六个女囚都跟你有关。”

    “这更是胡说八道了,分明都是他干的,我一概不知情!”叶军急切地说道。

    毕竟跟女囚发生不正当关系,不至于死刑。扯上女囚的死,那可就是死路一条了。

    “如此看的话,我觉得有必要一个女囚一个女囚的进行调查了。咱们先按照进到兵工厂的顺序,给说个明白吧。”曹达华瞪起眼睛说道

0

更多精彩